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道馆的小日常 ...

  •   师娘还是很喜欢动物的,她把它带到宠物店,不仅给洗了澡,还打了预防针,就连狗粮都备齐了。
      该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师娘开始默默地琢磨起来。
      江淮道馆。
      “呵!”
      “哈!”
      亦涵师兄犹如一个大家长,双手背在后面,监督着大家的训练。
      何松年的身子从远到近。亦涵师兄看到他,赶忙迎了上去。走时也不忘丢句话:“休息十分钟!”
      师父正好找亦涵有事,就没有进去,两人到别处说话去了。
      众人累的不行,要么躺倒在地上,要么直接坐下来,终于可以休息,可谓是皆大欢喜。
      薛婷亦揉着自己的右腿,脸红扑扑的,汗就像是雨一样,流个不停。
      “这个亦涵师兄也太严格了,本来我就跳了六百个蛙跳,腿都酸的不行了,结果他又直接让我开始训练,都不给我点缓冲的时间,我这条右腿可能要废了!”
      胡远桐靠着柱子,正拿着毛巾擦汗,听闻这话,认为此言差矣,“师兄是什么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这也算是给你长了个教训了,谁让你迟到了来着?”
      婷亦轻皱着眉,可是却反驳不了,她总不能找亦涵师兄说理去吧?她可不敢。
      打她认识亦涵师兄的那一天起,他就一直是一副冷冰冰,不好接近的样子,她也从没见他笑过,要不是见亦涵师兄长得帅,很像某个大明星,要不然她早就把他怼的猪狗不如啦。
      没办法,谁让她是个颜控呢。
      关欲如挽起裤腿,也坐到地上休息,她还有些累,还轻喘着气。
      “刚刚你们看到师父了吗,不知道他们有什么事情要说。”
      婷亦撇嘴,“最好多说一点!我可不想那么快就又接着训练。”最好说到下午才说完,这样就最好了,嘿嘿。
      事与愿违,没过多久亦涵就回来了。
      钰如悄悄给婷亦提了个醒,“口水擦一下。”
      婷亦“啊”了一声,她刚刚只是眯了一会,什么时候都流口水了吗。
      眼看着大家排好队了,亦涵给大家通知了一个大消息,道馆挑战赛要开始了,时间在半个月后。
      “还是老样子,每个道馆要推出三个代表去比赛,我们明天竞争一下,选出三个最好的,大家要认真对待。”
      韩欲方弱弱地说,“不知道这次我们道馆能不能赢,如果又输了的话……”那他们就得打破纪录了。
      远桐打断了欲方的话,“别瞎说!咱们要有信心,这次肯定能赢。”
      “回回这么说,回回都输了。”
      远桐刚想开口说点什么,接着亦涵假意咳嗽了两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行了,大家有点信心,只要好好训练,就还有一丝希望,两两一组,接着训练吧。”
      另一边,潇白和叶滋、希骅在商场玩得很开心,潇白的手气好,抓了好几只娃娃,某个工作人员欲哭无泪。
      到家时已经是下午快四点钟了。
      师娘也刚回来没多久,看到潇白满满地战利品,她也有些惊喜。“这么多娃娃啊,那些娃娃机的爪子不是都很松的吗,你是怎么做到的?”
      潇白挠下头,其实她很想说,有的娃娃都是本来就快要掉了,她只是幸运捡了个便宜而已。“这都是有技巧的,我看了好多大神的视频呢,下回有时间我们可以一起去抓娃娃呀。”
      “对了,我还买了糖葫芦回来,我们四个人人有份。”
      在街上碰巧看到个买糖葫芦的,知道师娘喜欢吃,顺道也给家里几个买点。
      要说,她已经很少看到街上有卖什么糖葫芦、棉花糖的小摊贩了,今天能碰见,可真是难得呢。
      “小白!师娘可真是太感谢你了,今晚给你做好吃的!”
      潇白正给自己倒水,她也很开心啊。
      汪汪地两声狗叫,吸引了潇白注意。
      放下杯子,她心想,狗子进家门了?!
      师娘带着笑意,因为在吃糖葫芦,她也不好说话了,狗叫声就是最好的证明。
      潇白起身寻觅,正好跟从厨房出来的狗子碰见在一起,已经洗过了澡的狗子焕然一新,给人的感觉也不一样了。
      狗子看到潇白也摇起尾巴,潇白忍不住嘴角上扬,转过身看向师娘的时候,视线扫到餐桌,同时看到了桌下的狗粮。
      “师娘,您是打算养它了是吗?”
      师娘嘴里还吃着糖葫芦,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潇白大笑起来,她终于有狗啦!
      “潇白,你打算给它起什么名字呢?”
      潇白二话不说,“想好了,二货,它的名字叫二货 。”
      “二货?你真的想好了?”师娘把头发别在耳后,想想她之后可能带着狗子出去散步嘴里还叫着二货的场景……
      潇白笃定地点头。“是的,我早就想好了。”
      晚上吃饭时,师父看了看桌下的二货吃饭的样子,心里也觉得甜甜的。
      何家逸并没有太大的情绪起伏,不过家里添了个新成员也算是给家里带来了新气象吧。“这狗刚看到就对我摇尾巴了,你们说它是不是喜欢我啊?”
      潇白啃着鸡腿,说话含糊不清。“那是它不怕生,它见谁都摇尾巴,哪是喜欢你啊。”
      “什么!终究是我错付了……”
      师父这顿难得一见的话少。
      刚刚给大家说了道馆挑战赛的事情,潇白在想,师父估计是在琢磨今年的道馆挑战赛吧。
      潇白并没有猜错,然而只猜对了一半。
      这次的挑战赛每个道馆依然是派出两男一女参加,师父正在犹豫,有打算让潇白比赛的想法。
      自从撞见潇白帮助了一个跟她差不多年纪的女孩的时候,师父他就有点后悔了,后悔让她不多去道馆训练。潇白挥动的那几下功夫让师父觉得,她是能拥有一个杀手锏的,有大招,能成大器。
      潇白是个好苗子,因为喜欢跆拳道的原因,所以学得也很快。但毕竟还是学业原因,师父让她减少了去道馆训练的次数,让潇白以学业为主。
      现在师父却觉得,潇白要不多训练的话,大概这跆拳道也要荒废了,而且整天闷着学习也不是一件好事,要不真得成了书呆子,既然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多训练,应该是能比赛的吧。
      快要月考,还得复习,潇白又沉浸在了学习的海洋里。
      何家逸知道潇白此时在复习,知道她复习时并不会吃东西,大多要等复习完才会吃,所以并没有把她那份的糖葫芦给带上。
      不过何家逸此次来,是来通知一个好消息的。
      “潇白你知道不,你师父刚刚放话,从现在开始,你可以随时去道馆训练了!他说了,这毕竟也是你喜欢的东西,也不能太限制你,如果你想去,随时都能去道馆,不用太考虑他了。”
      潇白脸上淡定如亦涵,心里乐得笑开花。“真的吗?师父怎么突然转变态度了……”
      老何说,不知道,可能是他终于开窍了吧。
      此时潇白还不知道的是,在她见义勇为的时候,师父也正好目睹了她的行为。
      虽然还有些奇怪,但是能随时随地去道馆训练了,她还是很开心,特别是能见到婷亦。
      她和婷亦是从小就认识的朋友了,但是因为成绩不太好,没考上潇白所在的高中,而去了另一所高中就读,两个人就没有那么多时间聚在一起了。
      如果说希骅是稳重理智型,那么婷亦就是活泼开朗型的女孩,叶滋是直爽型且同样大大咧咧的一个女孩。
      至于潇白,她和希骅一样都稍有一些内敛,却和希骅不是很相同,希骅是那种外冷内热的女孩,她却不是。你说她内向,她也是有点儿开朗的,就像希骅和婷亦两个人一起领着她跑,三个人都有在带动她。
      第二天因为要去训练,潇白早早地起了床,师娘昨晚就听丈夫说了他想让潇白比赛的想法,还说潇白可以常去道馆训练了,心里早就替潇白庆祝了一番。
      她想钰如她们也有小段时间没见潇白了,见到潇白时应该会很开心吧。
      至于潇白,她昨天晚上就迫不及待的将这个消息在只有师兄师姐没有师父的微信群里通知给大家了,这里面最开心的就是婷亦。
      一想到即将见面,潇白又期待又紧张。
      “紧张吧?”师娘盛好白粥,递给潇白,“我想大家的心情是同你一样的。”
      潇白点头。
      “好好训练哦,加油。”
      道馆,迎城举着小扇子给自己扇风,略显无奈,夹杂着无语,“好了婷亦,够了,快停止!”
      婷亦兴奋地说,“你知道我的心情吗?我现在的心情可是激动万分呐,潇白来了,今天我练一千个蛙跳我都愿意!”
      迎城:“我当然知道你的心情了,潇白来了我也很高兴啊,但是你也不用一直滔滔不绝的说话吧,我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我这不是高兴嘛,我一高兴我就忍不住了我……”
      远桐:“忍不住也得忍,要不然潇白还觉得你话多呢。”
      原来为了迎接潇白,大伙们早早地就来到道馆等着了。
      亦涵向来是最先到道馆,然后准备准备再走,快到训练时间再来道馆,今儿个他没从大门口进来,大家又是齐刷刷盯着门口,才没撞见他。
      亦涵先是一惊,然后就躲在了柱子后面,怎么他们今天这么早就来了?
      这时候潇白和何家逸一同来了,大家看到熟人都很开心,心照不宣的都上前迎接。
      婷亦给潇白一个大大地拥抱,“潇白啊,终于见到你啦!我真是太开心了!”
      潇白笑起来也同让依一样灿烂,况且她笑起来还有酒窝,只是她自己不觉得自己也是漂亮的。
      艺笙也附和道,“是啊是啊,大家都很想你哎!我们都多久没见了呀。”
      翎骁:“你怎么才来呢,你都不知道刚才你没来的时候,婷亦可激动可激动了,现在她可算是安定了。”
      钰如站在最旁边,一直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偶尔偷笑几下,她的心情婷亦都替她表现出来了。
      大家都顾着潇白了,丝毫没感觉到亦涵的存在。
      亦涵偷笑了一下,他打算先出去避一避,先不要打破这个场面了。
      邻居几个看到师父师娘带着新成员二货出门,都好奇的上前一问,“哟,家里养狗了呀,它叫什么名字?”
      松年和倾怡两人都笑呵呵地回答:“是潇白起的,叫二货,不关我们的事。”
      好不容易没有再碰见哪位熟人了。
      师父提了下眼镜,松了口气。“潇白这孩子,咋起这么一个名儿啊,我看还不如叫阿旺呢。”
      “阿旺这个名字太大众了,相比之下还是二货好一点,多念几遍吧,我已经接受了。”
      男生坐一边,女生坐在一边,大家已经开始训练了。
      亦涵让翎骁和艺笙出列,两人PK。
      说明了一下规则,亦涵又紧接着问,“大家都懂了么?”
      “听懂了!”
      艺笙的功夫没有翎骁那么好,所以她是没有底的,所以一直处于被动之中,不常主动攻击,大多都是躲避。
      “哈!”
      “哈!”
      翎骁使出了浑身劲儿,最后以勾踢胜出。
      亦涵:“接下来是……翎骁和婷亦。”
      翎骁和婷亦的实力差不多,虽不弱但不强,甚至是两个人的缺点都一样。
      所以这两位比了两三轮才分了个胜负。
      因为在最后一轮翎骁的体力明显没有婷亦好了,最后婷亦用出了自己的杀手锏,她自己给这一招瞎起了个名字——强烈侧踢,这一招还真的赢了翎骁。
      这踢得稍重了些,翎骁倒有些吃痛,让婷亦有些惭愧,“翎骁,你还好吧?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翎骁摆摆手说,“我知道,我又没有怪你,不用道歉。”
      但婷亦还是有些高兴的,强烈侧踢起了作用哎。
      亦涵看了眼潇白,然后说:“潇白,你和婷亦打。”
      看婷亦僵着的样子,欲方忍着笑,“潇白,你比婷亦厉害,快灭灭她的威风。”当然,他是故意这么说的,开玩笑的咯。
      婷亦有所顾虑,竟然让好朋友之间对打。“师兄呀,我可下不了手,那潇白可是有段时间没有好好练过了,我在想……”
      亦涵紧接着婷亦的话讲,“有什么担心的吗,既然潇白有段时间没练了,那就让你给她练练手好了。”
      欲方只是做出了哇的嘴型,并没出声,心想着这是怼她呢,还是怼她呢。
      婷亦有一点不乐意,倒不是因为亦涵说的话,只是她下手没轻没重,加上潇白最近又没怎么练习,要是给踢伤了可怎么办呐。
      看婷亦的表情,还有刚说的话,潇白大概猜出了什么,她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反而她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测试,可以测一下她现在的实力到了哪里。
      “婷亦,没事的,我可以的。”
      “……那行吧。”
      有段时间没花功夫,潇白也不敢主动地攻击,同艺笙一样,处于被动,常在躲避。
      亦涵没忍住都提醒道:“主动出击,不要被动,更不要因为对手跟你的关系而影响到自己。”
      婷亦又使出了她的强烈侧踢,却被潇白躲了去。
      潇白发起了猛烈的攻击,让婷亦有点缓不过来,措手不及。
      下劈!
      横踢!
      后旋踢!
      一番动作直接让婷亦被踢的跌倒在地上了。
      婷亦吃痛的捂着胸口,看来是她想的太多。潇白连忙扶她起来,问她:“怎么样?还行吗?”
      “还好还好。”
      亦涵和远桐对视了一秒钟,接着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接着到了潇白和钰如。
      钰如是江淮道馆的大师姐,功夫自然是女生里面最好的,潇白也知道,她会输,不过尽管这样,也要拼一拼不是么。
      钰如的攻势很猛,潇白躲避不及,已经中了好几下,潇白就像急了的兔子,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的,进攻时也变得越来越猛,可能还是因为受到亦涵说的话的影响。
      她竟然做出了双腿连踢的动作,钰如被踢到但险些跌倒。
      远桐不由得说了句,“潇白不简单呐。”
      这两人再打下去估计这一天都打不完了,亦涵赶紧叫停。
      尽管潇白的小功夫比起钰如要逊色许多,但至少通过刚才的PK,她显得一点也不逊色了。
      钰如是真心地在对潇白说,“潇白,你是个可敬的对手,这场比赛我们还没有打完哦,有机会一定分个胜负。”
      “好,一定。”
      到了男生,迎城和欲方的实力也差不多,所以输赢地很快。
      欲方的一顿操作,最后以侧踢胜利。
      远桐作为二师兄,实力也不是盖的。
      何家逸的实力也很不错,他们就像潇白和钰如,不相上下,打成了平局。
      上午后来一直在训练,后来可以休息,大家都很累瘫了。
      潇白倒觉得舒服,恰巧之前在学校遇到了不好的事,正好,化悲愤为力气。
      下午放假,何家逸打算去图书馆复习,就先行离开了。
      欲方因为今天的双腿连踢对潇白的崇拜感又提高了一个档次,太精彩了,“潇潇白呀,你今天的双腿连踢是怎么踢出来的,好厉害啊!改天教教我呗。”
      “我教不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的就踢出来了,我现在叫我再踢是可能还踢不出来的。”
      “是吗?可是真的好厉害哎……不过明天是周一了,大家都有课,又要过好几天才能见面了。”
      “又不是再也不见了,用不着那么伤心,更何况还有群啊,我们可以在群里聊天。”婷亦拍拍他的肩膀以表示安慰,“一周很快的,你说是吧?”
      这几天的天气很好,潇白很喜欢这种晴天,蓝天白云,一眼望去,多好多好。
      午休的时候,潇白正和希骅轻声地聊着天。
      吴六涵和李程程刚打完篮球回来,两个人都大汗淋漓的。
      抖了抖自己的衣领,六涵喝了几口矿泉水,又抽出了好几张纸擦汗,可他依旧忍不住喘气。
      坐在后面的李程程拍了下他的肩,指着水,六涵咦地一声,可还是把矿泉水递给了他。
      就这样,大半瓶水都喝没了。
      六涵生无可恋地说:“你是怎么喝的?才喝了几口而已,怎么都没了!我的水啊……”
      程程抓了几下自己发痒的右脸,平静的回答,“可能是我嘴大吧,大不了一会我赔你一瓶水呗!”
      “明天咱再去操场打一场球去,今天我们输了,明天必须得扳回来。”
      六涵:“看情况吧,隔壁六班的还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呢,到时候再说。”
      潇白从拿出了自己的笔记,又从桌面上整理好的课本里抽出英语书,突然想起来她早上忘了把笔记给腾过来了。
      叶千晗刚才离开了大部队,拐弯去了小卖部,这才到现在回到班级。
      因为太热,千晗都把校服外套系在了腰间了。
      “哎,千晗千晗,你买了水了吗?”
      六涵一脸期待地盯着斜对面的黑袋子,这里面装了什么他也看不出来。
      千晗一听后面人这么问就知道,对方肯定想要喝他的水,可是他这藏也藏不了哇。“有,但是我不给,你已经欠了我三瓶水了,你竟然还想要我的喝?”
      瞬间被堵的哑口无言了,人家没催他要水就已经很不错了呀。
      这个午休过得很平静,除了余歉华突然叫起潇白的名字,就没有别的什么突发状况了。
      余歉华大概率是故意的,这么做也是觉得好玩儿,反正也没有说别的什么伤人的话,她忍忍。
      六涵的座位太乱,刚才又乱动了一下,练习册都跑到她的地盘上去了。
      潇白不敢吱声,只是记笔记的位置越来越小,直到老师来了。
      “通知一下,过段时间我们高中部要举行运动会了,我们要男生出来七个,女生出来七个,最好是体能好的出来嗷,有意愿的都站起来看看。”
      李程程两眼放光,举起双手来,“老师!我可以!”
      覃临君搓搓手,笑着说:“那你就站起来啊。”
      “老师,我还要推荐一个人,那就是我前桌。”
      吴六涵正在收拾着课本,还故作矜持,“我可不行,有了我的话我们班会输的,再说我现在太黑了,我可不想再黑了!”
      李程程心虚地摸了摸自己的脸,他的皮肤跟吴六涵的差不多,“黑又怎么了,又没有人说你是黑鬼,你还怕人家说你皮肤不好啦?”
      “再说了,你就是要多晒晒太阳,你晒的再黑一点,就没人管你叫熊二了。”
      因为皮肤比动画片里的熊二的皮肤稍微黑一点,大家给六涵起了一个外号——熊二。
      千晗噗嗤一笑,“不叫熊二,那叫熊大?”
      许多同学被千晗说的也忍不住笑起来。
      见前桌依然没有起身,程程继续说:“怎么了我的前桌,你不敢了?难不成你也觉得自己会输?”
      六涵就像被激发了斗志一般,猛地站了起来,可不嘛,他就是得证明一下自己。“我怎么可能会输?这次的运动会,我参加。”
      接下来,班里最高的夏沥和号称最低调的学霸千晗也纷纷站了起来。大家看着夏沥好像是个书呆子,但实际上他也是个运动健将,不过是隐藏的,至于千晗,他喜欢体育到什么程度,大家也有目共睹了。
      覃临君靠着墙,心想着还差那么几个人,大家都不想报名参加,这该如何是好啊。“王徐,你要不要来?”
      王徐坐在后面连忙摇头,“不行,我胖。”
      “胖又怎么了,参加了正好可以减肥啊!再说这胖子不都是潜力股嘛,说不定你也行。”
      李程程又瞎起哄了,继续搬起那一套,“是啊是啊,王徐体育课最活跃了,王徐你是不是不敢了?嗯?生怕自己会输给人家?”
      “大爷,我可不吃你这一套,同样一招用两次就没效啦!”
      结果在老师的连哄带骗之下,王徐还是被套路的决定参加这次的运动会,吴六涵都忍不住说真香了。
      还差两个人,覃临君把目光放在了余歉华身上,看着余歉华,脑海里便开始想象着他跑着步比赛的样子,接着回到现实中,又面对着余歉华小巧瘦弱的样子的现实,瞬间又打消了劝说他的这个念头。
      余歉华卷着英语练习册轻轻地打了几下自己的手,满脸问号的样子,“哎老师,你怎么不叫我去参加运动会啊?我有什么问题?”
      “你很好,但是你看着太瘦了。”这就是老师的回答。
      “啊?瘦怎么了!”余歉华扶额,这瘦不就表示他的身材不错嘛,怎么王徐都能参加,他就不能了?“不,我不服!”
      覃临君转过身对着他说,“不服也得服,你,被淘汰了!”
      余歉华欲哭无泪。
      最后的商议之下,大家一致同意让一组组长杨泽杭和余歉华小跟班方莫莫来参加这次的运动会。虽然方莫莫也看着瘦瘦小小的,但是他的体能也确实比余歉华好一些呀,更何况引体向上这块他也做的很好。
      到了女生这边,女孩子都挺积极的。
      林萱长跑厉害,被自动参加了。
      接下来踊跃报名的是林一欢、姜烟和叶滋,她们三个本身在体育课上就很活跃,所以报名参加也毫不意外。
      让人比较意外的就是同一组的杨辰昕和杨晗惜两人报了名参加。一个是同样瘦小的眼镜女孩杨辰昕,一个是独来独往,如果是书呆子可以算第一名的杨晗惜,惊了个大怪。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尴尬的气息。
      覃临君打圆场道:“人家可能有大招呢,到时候吓死你们!而且多参加这种活动挺好的,增强体力促进友谊,多好啊。”
      最后的最后,吴辛檬也被老师好说歹说地报了名,尽管她好几个不愿意,但依旧被强大的敌军给打败了。
      吴六涵签字的时候虽然尽量把字写的小了一点,但还是看着潦草的不行,真是没有愧对他吴氏书法家的外号。
      有很多问起吴六涵的名字的由来,他大多都是笑着说是因为他的母亲很喜欢六这个数字,加上自己也是六月份生的,含有两个意义,所以叫六涵。
      不过如今,两个意义中的其中一个已经主角已经不在了,这个意义大概也只有六涵他自己才会铭记于心吧。
      放学的时候,叶滋也好奇的问了问身边的两个人怎么不报名参加,潇白和希骅都表示自己没有什么体育项目是突出的,所以就没有报名。
      “到时候我会在观众席默默地为你加油的,你一定要加油啊,我相信你可以的。”潇白一边啃着巧克力一边说。
      叶滋也是很自信的,“放心吧,我也相信自己一定行,我要为班级争光!”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你推了我还把我校服弄脏了,你还不给我道歉,你什么人啊你!”
      “我都说对不住了,是你太不依不饶了吧?”
      “你这道歉方式一点都不诚恳好吗!”
      校门口激烈地争吵声引起了好多过往的同学的注意。
      竟然是余歉华!潇白心里一惊,更惊讶的是,和余歉华吵架的人竟然是……
      让依!
      叶滋冲上去揪着余歉华的耳朵说:“好你个余歉华,欺负我们班里的人不够,现在都欺负到别的班的同学了!你这个人是不是也太欺人太甚了,你以为你很有理?你做什么说什么都是对的,你是老大大家都该让着你,是吗……我告诉你,你什么都不是!”
      由于叶滋说话的音量太大,看向他们的吃瓜群众也变得多了。
      余歉华捂着耳朵,一脸痛苦的样子,他的站位刚好遮住了站在后面的潇白。
      让依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余歉华和叶滋身上,没注意到后面吃瓜的潇白和希骅。
      希骅都轻声说:“难得见叶滋这么泼辣,不过这个泼辣要加个双引号。”
      让依见这情形,通过叶滋刚说的话,原来这推她的人叫余歉华,骂他的这个女孩应该是跟他同一个班的同学。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校服,口袋的地方有一块污渍,是地上只剩一丢丢的可乐干的。
      人家骂也骂了,让依的怒气瞬间被消了一半。
      叶滋把余歉华推向让依,变得很不耐烦,“快跟人家道歉!如果你不道歉的话就别想回家了!”
      余歉华真的乖乖的说了句对不起,虽然看上去他还是半推半就的状态。
      潇白上前把可乐罐子扔到旁边的垃圾桶,这时的余歉华已经离开了。
      让依瞬间变得有些惊喜,心情全体现在脸上,“潇白!”
      “又见面了。”
      希骅见状,疑惑地问:“你们认识?”
      潇白点点头说:“是啊,就前几天刚认识的,她叫林让依,让依,她们是我的朋友,这位是安希骅,这位叫叶滋。”
      接着,其余三人都很客气的说了声你好,希骅还说了,让依这个名字特别好听。
      叶滋又不解地问:“刚才余歉华是怎么跟你吵起来的呢?”
      说到这,让依明显有点不开心,“是他自己低着头不看路的,谁知道老天爷这么捉弄我,还真让我们给撞到了,完了他的可乐还倒到了我身上,他的态度也不好,我们就吵起来了,事情就是这样。”
      “你下次小心一点,最好啊离他远远的,不要理他。”
      让依给叶滋点了个赞,“刚才谢谢你,你和潇白都是特别喜欢见义勇为的人,我最佩服这样的人了,上次要不是潇白,我还真想不到那个喝醉了的大叔要对我怎么样。不管怎么说,感谢你们!”
      “咦?潇白你喜欢吃巧克力啊。”转向潇白的时候,让依看到了潇白手里马上要吃完了的巧克力。
      潇白回答她,“是啊,我从小就特喜欢吃来着,我是德芙的忠实粉丝了。”
      让依又高兴起来,她遇到了同道中人,“我也是!”
      想起了什么,让依又拉开了背在身前的书包的拉链,翻来翻去,终于在“缝隙”中找着了。
      “呐,这个巧克力给你吃吧,就当是上次我报答你的。”
      潇白不敢拿,虽然心中万分感动。“这样可以吗?”
      让依忍不住笑道,“怎么不可以?你赶紧拿着吧,这又不是什么贵重东西,我本来就说过要感谢你的。”
      “谢谢。”
      “不用客气,我们也是朋友了,客气的话就不用说了。好啦,我先走了,不早点回去洗衣服,我这校服就真洗不干净了,下次见!”
      回家的路上叶滋还叨叨着说潇白牛了,竟然背着她交朋友了,不过这都是玩笑话,没有其他意思。潇白毕竟不是她专属的,她没有权利要求潇白只跟她和希骅两个人相处,每个人都会有新朋友嘛,她将来说不定也会,这不,已经就来了一个。
      “潇白,你最近很忙嘛?”
      师父瞅了瞅来自对面的复习资料,记得上次潇白都复习到餐桌上的时候还是之前的期末考。
      潇白边给自己喂饭,边盯着复习资料,“不是很忙了,就是快要月考了,最近要多复习。”
      “……噢,那也不要复习太久了,身体要紧,不要太累了嗷。”
      如果说没有时间的话,估计道馆挑战赛这边也应付不过来了吧。
      因为要参加运动会,叶滋她们基本都是趁午休时间去操场练习,也基本只有这个时间最为合适了。
      林殊因为总和余歉华说话,因此被调了位置,成为了方莫莫的同桌,原来的同桌陈雨浓便换到了林殊的座位,可惜此时正在训练的方莫莫还并不知情。
      原来林殊还想着说坐在第一排看黑板最清晰了,视野也最开阔,现在倒好,看黑板的同时还要看到好多个后脑勺。他也想驳回来着,奈何老师不同意,铁了心要给换座位。
      陈雨浓在新座位上整理着自己的东西,还没和新同桌聊一聊,余歉华就先给她了一个下马威。
      “哎,你的东西不要放到我这边啊,不要超线,要不然立马换座位。”
      陈雨浓白了他一眼,这家伙,竟然敢教她做事,“换座位好啊,要不是老师让我坐这,我还不想跟你做同桌呢,我看这个班也就只有林殊敢做你的好同桌吧。”
      这段话不仅是说了余歉华,也戳到了林殊。
      余歉华:“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以为我想跟你坐在一起?你别自以为是了。”
      陈雨浓耸耸肩,继续整理自己的东西,不搭理余歉华,同时她在抽屉里还搜到了林殊没搬走的垃圾,有矿泉水瓶,有几张草稿纸,还有好几个纸团,顿时心中的怒火又涨了不少。
      她换了两三次座位,每个座位的上任主人都会落下点一些垃圾什么的,她都开始怀疑,是不是每个男生都是这样的啊?
      “麻烦你下次换座位的时候把自己的东西都一并带走,省的麻烦别人还要亲自还给你,谢谢。”
      林殊竟被怼地不知道怎么说了。
      教室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余歉华本身换了同桌情绪就不好了,再搞这么一出,这教室,这会他是待不下去了。
      潇白低着头复习,不知道余歉华看向她的眼神里好像充满了一丝怨恨,好像是想把刚才受得气撒在潇白的身上似的。
      “哎呦!”
      余歉华刚走到楼梯口,正好撞上了向上跑的同学。
      被撞的同学险些摔了下去,怀里的练习册也因此撒落一地了。
      余歉华心里又气又有点心虚,是他撞的人家还是人家撞的他,他也有点不清楚,好像真的很巧合的,他刚走到这,这么正好迎面碰到了对面的人。
      “哎,你没事吧你?”
      “没事没事,我还好。”对面的同学蹲下了身正在捡自己班的练习册。
      余歉华犹豫了下,还是选择上前帮对方捡一捡练习册,“你下次小心点行不行?别跑的那么快!我都被吓死了,刚走到这,没想到这还有一个你。”
      “是是是,不好意思啊撞到你了,我很抱歉。”
      “嗯,再见吧。”
      大部分同学都在教室了,或者是在图书馆,这时很少人在的操场显得宽阔却又不太安静。
      坐在长椅上的余歉华默默地看着同班的同学们练习,再想象一下未来几天的运动会,余歉华只是很开心正好少了一天上课的时间。
      方莫莫看到余歉华,笑着冲他挥了挥手,然后放下手中的训练向余歉华跑去。
      “华哥你怎么来了?你是来看我训练的么?”
      “别想多了,我就是随便看看而已。”
      “噢……那你就继续看吧,我先去训练了,等训练完了我再来找你!”
      程程和六涵跑完步回来,直接打算坐下来休息,反正是校裤,弄多脏也无所谓啦。
      “也不知道这次比赛我们班能不能拿到第一名,回回都是第二,听说我们四班都被起外号了,叫什么……千年老二!”
      六涵纠正道,“不是不是,好像是兔子大王,他们说什么,因为兔子输给了乌龟,而我们每次都输,所以是兔子大王!”
      然后两个人幼稚的因为外号而吵了起来。
      叶滋都忍不住说:“你们俩别吵了!反正不管是千年老二还是兔子大王,不都是对我们班不好的词汇吗,你们俩这时候更应该勤加练习,这样才能打破我们总是得第二名的纪录哇!”
      程程六涵对看了一眼,叶滋说的很有道理。
      刚才的情景,余歉华都看在眼里。
      突然想到昨天叶滋揪着自己的耳朵的情形,还有想到了潇白冲着自己解释的样子,心底里又发了虚,会不会哪天叶滋又会揪着自己的耳朵不放呢?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