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背锅侠 ...

  •   什么?潇白从来没有想到,这样的冤枉事情竟然会发生在她身上,她真为自己感到不公。
      叶滋、希骅和潇白与坐在自己课桌上的余歉华大战了三百回合,吵了又吵,就差打起来了,可最终还是三个姐妹理亏,对方的队友实在太多,最后还是闺蜜三个跑出教室,去到操场散心。
      叶滋把气愤挂在了脸上,她才知道余歉华别的优势没有,偷听的本领倒是一流,难怪很多八卦都是他最先知道且带到班里来的,原来都是偷听来的!
      “这个余歉华,迟早会得到教训的!我偏要他吃亏!”
      潇白也是满脸的委屈,但她听到这番话,好像是叶滋要对余歉华做什么事似的,连忙制止道,“什么是我偏要他吃亏?叶滋,你可要冷静些,千万别激动。”
      叶滋气呼呼的说,“我可没有要打他的意思啊,我就是生气,不甘心!这什么跟什么嘛!”
      坐在长椅右边一直安安静静的希骅心中一直有一个疑问,见叶滋渐渐冷静下来,她才开口说道。“潇白,余歉华跟你是不是有什么仇啊,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笃定是你举报了严老师呢?”
      潇白摇摇头,她真的没什么印象了,她和余歉华是高二分班的时候认识到的,高一时并不在一起,现在高二在一个班了,可也没说上几句话 。潇白在班里一直是个小透明的角色,就像电视剧里不重要的配角,毫无存在感可言,她和余歉华不熟悉,话都没说上几句,何来的仇,何来的怨?
      等会儿……潇白猛地想起来,她与余歉华的第一次见面并不是在高二的新教室里,而是高一的时候的偶然见面……后来她看见余歉华还觉得熟悉呢来着!就是因为曾经偶然见过啊,那时候没忘怎么现在过了个年就忘了呢!
      那时候潇白去小卖部买水,小卖部实在是太多的人,所以她决定先在门口侯着,等人少了些再进去,记得那时,余歉华就在她的旁边。
      “那本小说我哥也有一本,真的就三十多,但余歉华却说它价值六十块,叽里呱啦的忽悠了一大堆,我想要不是余歉华口才好加上那个女孩子很喜欢这位作家的小说的话,她一定不会被糊弄过去的!”
      希骅:“……白啊,咱说重点,可以不?”
      潇白一愣,尴尬癌犯了,她说的这些都是铺垫啊,不铺好怎么能知道精彩时刻呢!
      “余歉华坑人拐骗占便宜,我当然不能让人家白白被他骗,整整贵23块哎!所以我就上去告诉了那女孩儿,说她被坑了,总之余歉华没有坑到钱,大概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有今天的举动吧。”
      回想起来,余歉华那时气的都跳起来,差点都要把书给撕了,直言潇白坏了他的好事。
      余歉华也很鸡贼,在价格的那一块贴了东西,让人看不到原来的价格了。
      潇白也很苦恼,那本书的价格真的才三十几元钱,本来就是余歉华故意想多骗些零钱嘛,她只是不想让人家女孩子受骗,怎么现在反倒她被惩罚了?
      了解到了,三人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刚才在班级闹了一场,偏偏余歉华说的那些小八卦大多都是真的,这下子有一些不明真相的吃瓜同学被余歉华带着走,便都觉得是潇白举报了老师,大家一定都讨厌极了她了。潇白虽然有些懊恼,但是也不能因为这样就不想去上课,学还是得上的,学习不好耽误的。唉……真难,真难啊。
      下课铃响起,潇白难得这么兴奋,现在她只想赶紧回家。
      潇白和叶滋家离得近,放学通常一起从头走到尾,希骅因为不同路只能走到半山腰。
      叶滋只是拍拍潇白的右肩以表示安慰,她想潇白做的已经够好的了,解释也解释了好几遍,至于大家信不信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清者自清啦。
      胡倾怡听到门口的动静,心想一定是潇白回来了,正好刚炒完青菜,师娘洗好手,满心欢喜地从厨房走出来。
      “潇白回来啦。”
      潇白“嗯”了一声,略过师娘上了楼。
      师娘目睹潇白走上楼的过程,一头雾水,看潇白闷闷不乐的样子,准是发生了什么事吧。
      叶滋还在门口,她不放心,还是陪着潇白走到了家,反正离家不远,回去也方便。
      胡倾怡转过身对着叶滋,又是笑嘻嘻地样子。“叶滋,阿姨家刚好要开饭了,在我们家吃完饭再走吧。”
      叶滋笑着拒绝。
      “谢谢阿姨的好意啦,我还是回家吃饭吧,我妈一定做了我的份,我要不吃就浪费了,下次您再招待我吧。”
      师娘:“好,下次一定哈。”
      看着叶滋打开门准备走了,这时,胡倾怡突然叫住她,“等一等,叶滋。”
      潇白躺在床上,呈现大字型的姿势,书包因为随意一丢的原因而无辜的靠在垃圾桶的旁边。
      平常这时候的她都习惯性的拿出作业来写,但是现在却没有心思,想把作业拖到吃完饭再做。
      归根结底还是早前在班里被余歉华冤枉的事情。
      突然想起初中的时候有个同学也被这样的误会过,那时的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多年以后她也会经历这样的事。
      这可真是倒霉大发了!
      师娘敲了下门,然后半个身子探了进来,说:“潇白,吃饭了,快点下来。”
      师娘先行一步下楼,潇白来没来得及答一声。
      师父和兄长还没回来,今天是只有她们俩女生的饭局。
      潇白在盛饭,没想到这会儿四缺二。“师父和何家逸怎么还没回来啊?”
      师娘把汤端出来,回答:“不用等他们了,你师父在隔壁帮张爷爷修电视,还要帮他收拾收拾家,张爷爷年纪大了手脚不利索,你师父要帮忙,估计还得有一会儿才完吧。”
      “至于你哥,他打过电话了,说这会儿下班时间堵车厉害,他没那么快到家,让我们先吃,别等他。”
      点头。
      潇白盛好饭,将手里的饭碗落在对面的位置上,这时才开始给自己盛。
      这顿吃的很安静,因为少了两个话痨。
      有了烦心事,潇白的注意力就不专注了,老是突然想起不愉快的,原本一个小时就能写完的作业今儿个竟然快两个小时才写完。
      师娘忙活着招待另外两位自家人,之后还要洗碗,还要稍稍的整理一下厨房,等忙完就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了。
      推开门走进去,师娘看到潇白学习的背影,想到了当年自己奋笔疾书的时候。
      她很怀念高中的时光,却又不太想回到那时候,毕竟实在是太累了,她可不想再拼命一回。
      “歇一会吧,师娘倒了杯橙汁,别太累了。”
      反正再有两个大题就完成作业了,潇白甘心停下笔打算休息一会,她埋头很久,脖子都有点酸。
      胡倾怡把橙汁放在潇白的手边,然后退后几步,顺势坐到床上,双手撑在后面,身体也稍稍向后倾,还翘着二郎腿,整个人悠哉悠哉。
      潇白背对着师娘,喝了几口橙汁,她还不知道师娘已经知道了她今天在学校发生的事,是叶滋告诉她的。
      师娘早就在想潇白大概率是憋在心里不会说出口的,问她也白问,干脆直接问叶滋。
      “潇白同志,你有没有什么想跟师娘说的?”
      “看到你学习的样子,让我想起了我高中的时候,当时就顾着学习,什么不愉快的通通都被我抛到脑后了,现在想想……真的很怀念啊。”
      潇白有些紧张,怎么感觉师娘话里藏话的样子。
      不是吧不是吧,千万不要跟她猜的一样,千万别知道啊!
      胡倾怡笑了笑,见潇白不回应,不知对方是不是心虚还是怎么。
      “白,师娘都知道了,你不用藏着。你回来的时候我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肯定有事儿,所以我问了问叶滋,你也别怪叶滋大嘴巴,是我问的她,叶滋也是很担心你。”
      潇白起身调整好位置,由背对换正面对着师娘,一副失意的表情。“师娘,我……真的不是我做的,您得相信我。”
      胡倾怡噗嗤一笑,她是什么样的人她还不了解么。“咱们相处多少年了都,你什么样的为人我还不清楚吗?师娘相信你!”
      “只是潇白,大家都误会了你,恐怕往后在班里的日子要难过了。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要被那些不好听的话影响,别人要说什么你也管不了,嘴毕竟长在他们身上嘛,但是,你能管好你自己,别理他们,能忍就忍,忍不了咱们告诉老师去!”
      潇白认为言之有理,不过,“师娘,我都上高中了,告老师这个行为是只有小学生才会做的事。”
      师娘带着玩笑般的语气:“那又怎么啦,该说还得说呀,让老师来处理!再说了,你是瞧不起小学生?你可别忘了你也是从小学生过来的,现在长大了,嘿!还觉得幼稚了。”
      潇白点点头,又突然猛地摇头。“我不是瞧不起,而是我现在长大了,是高中生了,不能一有委屈什么的就往办公室跑,那不然老师还觉得我矫情呢。”
      “行行行,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跟老师报告也可以,只是你也别老傻乎乎地忍受着,万一人家真的欺负你了,你一定要反击,知道没?”
      一夜好梦。
      潇白昨晚忘记关窗,偏偏晚上风又大,风吹的就像在雪地一样冷,潇白还得起身去关窗,浪费了几十秒的呼呼大睡时间。
      厕所的灯没亮,不知里面没人,潇白就这样无辜的闯了进去。
      何家逸幽怨地看向门口的潇白,他一点准备都没有,这门突如其来的被打开,差点把他吓得高血压。
      潇白心里想,冤枉啊,她真不知道里面有人!
      何家逸看向镜子,开始漱口。
      “我大爷,你把我吓死了!”
      潇白也委屈巴巴的样子,然后摸索着开了灯。
      “你才吓到我了好吗,在里面跟个鬼似的!你灯又不打开,我还以为没人在里面呢。”
      “好,我错了,我不该扮鬼吓你。”
      打开水龙头,何家逸手捧着接了点水然后往脸上胡弄,舒舒服服的。
      见此状,潇白就忍不住发问。“你经常这么洗脸呀?”
      何家逸正拿着毛巾擦脸,刘海也被水打湿了,他正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没注意到潇白的“偷窥”,侧脸看过去,潇白竟然觉得她哥这个时候还挺帅的,虽然他不及她白,但是却有她羡慕的瓜子脸,为什么她认识的人脸都比她小呢?
      “是呀,这么洗又快又舒服,你一会可以试试。”
      挂好毛巾,何家逸要告退了,这个厕所现在换成潇白使用。“请吧我的小主子。”
      潇白忍不住笑起来,同他一样的杏眼跟着眯起来,“得咧,小逸子快退下。”
      在为家人们盛粥的师娘看到这一幕,心里面满满的幸福感,幸福就是这么简单吧。
      还要赶着去上课来着,何家逸就扒拉了几口就走了,做什么都行,就是不能迟到。
      潇白的学校没有那么远,所以她并不着急。
      何松年是边打着哈欠边下的楼。
      老早潇白就看出来了,她哥除了身高、鼻子像师父,其余都随了师娘,难怪长得俊郎,不过这脾气随了谁,她就不得而知了。
      “师父,您怎么才下来,难得您晚起,我哥却难得的先走了。”
      师父故作吃惊的模样。“是吗?那我下次得早点起来,免得错过我那欠打的儿子。”
      “哎呦我的小崽崽,怎么突然感觉你高了好多?孩子们真的都长大了啊。”
      师父摸摸潇白的头,以他站着的视角来看,潇白好像是高了不少,加上有一段时间没注意到身高这方面了,如今回头来看,甚是感慨。“吃饭,我吃饭去咯。”
      真的吗?潇白今年还没测身高,不知道有没有长高,不过在家人眼里,我们始终都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吧。
      师娘也跟着瞅了瞅,好像确实是哎,想到潇白也好久没添新衣服了,她突然有了给孩子买新衣的想法,原来的一些衣服大概也不能穿了吧,毕竟都穿了几年。
      因为较早的到班级,班里还没有那么多同学,潇白松了口气。
      只是这贴在门上的安排表和通知单……月考就要开始了。
      “为什么都是先考语文?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先考数学或者英语,这样才好玩嘛。”
      潇白没想到班长大人就在她后面,也听到了她说的这番话。
      沈林然默默地从她身边经过,还不忘丢下“如果先考英语,那才是不正常且更稀奇的事。”这句话。
      潇白全身都洋溢着尴尬这两个字,不会吧,班长不会也跟着讨厌她吧?
      其实潇白的这些想法真的是想多了,林然真的只是在附和着潇白刚才说的话,仅此而已哦,没有别的意思。
      希骅因为家里今天没有人做早饭,手里便拿着菜包和玉米还有一大罐豆浆,这就是自己的早饭了,因此她引来了一小批同学的目光。
      还有嘴馋。当然,潇白也在嘴馋小队的行列里。
      希骅和潇白是前后桌,所以聊天什么的,方便极了。
      潇白正在列计划表,月底就要月考了,还有两周的时间,这个时间很充分嘛。这一天复习哪个学科,哪一天刷题,她要规划一下。
      对方是在背后袭击的。
      潇白感受到背后被很重的打了一下,吃痛的“嘶”了一声,她微皱着眉,表情管理差点失控。
      林殊从后门跑到前门,然后又跑了出去,一路上都是哈哈大笑。
      被打了的潇白又无奈又很生气。
      还不止是被打,还被贴了贴纸。
      上面写着“我是白眼狼”,字迹潦草字体也很小。
      希骅面无表情的把纸拿走揉成一团放进自己的抽屉里,心想潇白应该不知道还有贴纸这东西吧。
      心想着林殊那一下打的可真重,潇白现在想想都还觉得清晰。
      食堂人满为患,队伍很长。
      现在的站位是,叶滋最前,潇白中间,希骅站在后面。
      上午的校园生活很平淡,跟平常没什么区别,潇白还很不放心怕被针对来着,现在倒是安心多了。当然除了一开始林殊的恶作剧。
      今天有糖醋排骨,潇白最喜欢的菜,第二名是虾,第三名是鸡腿。
      可惜第二名没有,第三名被抢了光,只剩第一可选择了。
      三个好朋友选择了角落的位置,刚好也好聊天。
      叶滋心里没底。英语课的时候覃老师顺带带过来上个月月考班级的排名表,全班四十二个人,她竟然排在第三十四名,这名次她原早已忘却,可被老师这么一弄,她又想起这伤心的事情了。
      “再有两周就要月考了,我只求我别退步就好。”
      潇白安慰道,“你有底子的,这些天认真复习,我相信你一定会进步的。”
      希骅:“上个月你就是因为追剧和追星才耽误了学习,现在可别再两头追了,好好努力,进步十名都行。”
      “这么一说,我还真是惭愧啊,看来我不拼一把你们是不会放过我的,我爸妈也是,我这回要是真退了,我的手机恐怕就要凉凉了。”
      “语文老师哎。”潇白突然叫了句。
      虽然食堂的嘈杂声很大,但是熟悉的声音还是给她辨认了出来。
      徐老师为数不多的在我们学生食堂吃饭。
      叶滋都忍不住吐槽道,“每次看到徐老师他都是穿西装,而且我感觉他的西装也就那么几件,看来看去的我都审美疲劳了。嗐,我突然开始期待徐老师穿衬衫的那一天了。”
      潇白虽然想笑,但确实如此,徐老师也太喜欢穿西装了,好像很少看他穿衬衫什么的。“会不会是西装太贵了,所以才只有那么几件?”
      叶滋:“不至于吧,如果说一件几百块,一个月买一件,也不至于这么少哇?”
      “那就说明老师他勤俭节约呗,他总不至于为了买衣服,把工资全花了去,再说西装好像挺贵的吧,哎呀,不清楚。”
      希骅暗暗吐槽,这俩这是咋了,怎么还聊到老师的衣服上去了。“你俩别聊衣服了,怎么这话题跨度这么大呢?”上个话题还在聊学习,下个话题就成老师的西装了。
      叶滋抓了下发痒的鼻子,笑嘻嘻的。
      “那是老师真的只有那几件衣服嘛,我就是感到奇怪,奇怪没见他穿过别样式的衣服而已啦。”
      下午的语文课,徐老师真的换了件崭新的衣服,大家从没见过的,里面一件单薄的白色长袖,外面是一件黑色的外套。
      同学们都惊呼起来:老师终于不穿西装啦!祝贺!终于转型了!
      叶滋吃惊,觉得自己的愿望成真的也太快了。
      她们仨其实都不知道,其实是因为徐老师喝汤时不小心滴到了自己的衣服,加上吃菜的时候油也不小心给滴到了裤子,所以……一向爱惜西装的徐老师当然是欲哭无泪,只能换衣服了。
      这节语文课老师发了周考的卷子。
      虽然她经历了好多次,但毕竟不知道成绩,又是一个一个被老师叫上讲台旁边拿试卷,紧张感就像作业一样,虽然它可能会迟到,但从来不会缺席。
      吴六涵的课本堆在一起,都快到潇白的地盘了。
      潇白撇撇嘴,毕竟是同桌,不好闹矛盾,另外同桌可能也很讨厌她,这要是不小心惹到了他什么,自己可就得不偿失了。
      一个个发完卷子,老师开始揪出不及格的人,没及格的必须都要站起来。
      那一刻,潇白突然觉得自己成绩还是蛮好的。
      吴张响顶着他的一头倒着的桃子一样的发型细细打量着潇白,他没想到潇白这次周考竟然及格了,这么难!
      潇白所在的一组除了千晗、潇白和希骅及格以外,剩下几个都站了起来。
      徐老师提了下眼镜儿,看了看一组,竟然那么多人站起来,“一组才三个及格啊。”
      吴张响在第三组的第二桌位置,看到潇白坐着的时候,明显的变得不服。
      “哎,她为什么坐着啊?她真的及格了吗?”
      千晗转过去看了看潇白的试卷,确实及格了,考得还不错呢。
      “吴张响,你别瞧不起人!”
      吴张响果真没再说什么了。
      因为是潇白的后桌说的话,潇白这里听到的声音可就清楚多了。
      满满的感动啊。
      希骅心里给李程程点个赞,别看着他一脸高冷的样儿,这时候说话还挺好听的。
      徐鸣目睹了全程,心里不知在琢磨着些什么。
      虽然放学了,但是有将近半个班的人都被留了下来,周考要重考。
      眼看着潇白离开,余歉华虽然恨得牙痒痒,但是老师也在教室,他也拿潇白没办法。
      在楼梯间,叶滋得意的笑起来。“你们看到余歉华的脸色了没?可难看了!活该他被留下来,哈哈哈……”
      叶滋的妈妈早就在校门口等着了,难得今天她来接女儿回家。
      “外婆来了,我们现在去商场,吃火锅。”
      依依不舍的叶滋:“外婆来啦!那潇白,我不能和你们一起走了,我们明天再出去玩儿,约好了啊,别忘了。”
      潇白:“好,明天见。”
      希骅和潇白聊了一路,过程中还买了杯奶茶,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到了半山腰,便又要分开了。
      这一周好像发生了好多事,让她从小透明一下变成了大红人,她还真是不太适应。
      “啊!”
      一声尖叫,打断了潇白的思路。
      好像是在这边吧,潇白试图往右边走看看。
      她没想到公众场合之下竟然还会有这种调戏女孩的大叔!
      看校服,这个女孩跟自己是同校的。
      大叔已经醉了,满脸通红,“小妹妹,你多大了?你长得可真漂亮……”
      林让依把书包背在前面,气得直接骂人:“你神经病啊!”
      “呵,我就喜欢你这样性格的人!来吧,跟我走!”
      还没到大叔动手,潇白就已经先行一步的上前甩了他一个巴掌了。
      一边的让依都有些发懵,她刚才只有推他一把的勇气,这一巴掌她想打却不敢,潇白这一做实在是太解气了。
      接下来潇白又使出了一系列跆拳道的动作。
      侧踢!
      后旋踢!
      说是使出了一系列动作,其实也没都用上。
      接着潇白直接上压轴,使出了浑身力气给对方来了个过肩摔。
      潇白庆幸还好自己长得高。
      醉了酒的大叔现在也不知酒醒了没,只是还眯着眼,表情好像很痛苦的样子,蜷缩着躺在大街上也不起来,可能是被潇白踢痛和摔痛了吧。
      趁现在,潇白抓着让依的手飞奔而去。
      有一瞬间,潇白竟有些担心那大叔会不会出什么事情,那样躺在街上,会不会不太好呢。不过再想想被打前他做的,明明就是想占女孩便宜,所以她这样做似乎也不是错的,是替□□道了。
      让依很累,她的体能一直都不太好,跑一会就受不了了。“停下吧停下吧,我跑不动了!”
      潇白松开了手,这儿正好有一张长椅,可以坐下休息。“坐下休息吧。”
      “刚才谢谢你啊,幸好有你的帮忙!你学过跆拳道吗?刚才那几下真的好厉害。”
      让依拍了拍旁边的位置,笑眯眯的,想让潇白也坐过来。
      潇白变得不好意思起来,有些害羞,“我是学过,不过那都是小意思,我一点也不厉害的。”
      “没有!像我这样的外行人,你已经是大神一样的存在了。我身上没什么吃的了,也没什么东西可以报答你,我们加个微信呗,下次我准备些小零食给你,有时间我们也可以约着出来玩儿呀。”
      “更何况看这身同款的蓝校服,这就说明我们也是很有缘分的,对了,我叫林让依,你叫什么名字?”
      潇白有点木讷,呆呆回答:“我啊,我叫胡潇白,潇洒的潇,白色的白。”
      让依咧着嘴笑了,笑起来很灿烂。她观察着潇白,发现潇白长得特别漂亮,虽然不是特别惊艳,但是很耐看,一看到她的脸就觉得她是很亲切、很乖巧的。眼睛大大的,眼睫毛很长,眉毛是标准眉,也很浓,感觉跟化过一样。虽然是圆脸,但是整体也是好看的啊,脸一点也不肉。
      而且潇白是有种邻家女孩的感觉的。
      “你长得很漂亮哎潇白!”
      潇白害羞:“是吗?我长得很普通啊,我觉得你才是名副其实的漂亮吧。”
      “哪有!你看我这皮肤又黑又粗糙的,哪哪我都不好。”
      交换了微信,又闲聊了几句,二人便道别了。
      师娘正认真的追着剧,追完了还要追综艺呢,听说旅行综艺第三季开播了,她可是老观众。
      “哟,白白回来了。”
      “怎么样?同学没有刁难你吧?”
      潇白:“没有,还好了。”
      “那就好,要不然我还不放心呢。”
      想到明天终于能休息了,想想就开心啊。
      不过无论如何,还是得先把作业做了。
      何家逸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贼兮兮的笑一点也不符合他的颜值,他买的整人玩具到了,打算借此吓一吓潇白,这也算是给人家解压了是吧。
      果然随着老何的一声尖叫,再亮出玩具,潇白可以去参加音乐团了。
      潇白靠着椅子,这什么跟什么啊,她没被同学骂死,也要被大哥给吓死。
      老何跌坐在地上,还在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手边还有一小袋假的虫子,也是拿来吓人的。
      “何家逸你还笑!你说你为什么要搞突然袭击!”
      “我错了!我向你忏悔。”何家逸忍着笑意,开始收拾撒在一地的假虫子,“你不要生气哈,继续写作业吧,明天我一定买东西补偿你的精神损失。”
      潇白撇嘴,每次都这样,每次还都不腻,吓完她再给她一颗糖吃。
      “你倒是快活了,我的思路倒是被你打断了,你怎么赔?”
      “是吗?哪道题?给我看看,我一定会。”
      潇白在第一道大题的题目下划了一条短短横线。
      看完题目之后的何家逸有感而发:“哟呵?还挺难!”
      然后是突然温馨的教作业场面。
      潇白已经写完作业了,接着开始整理错题,脖子也总是酸,何家逸早就收拾完,也回到自己的房间去复习去了。
      夜晚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雨。
      潇白睡得轻,半夜还曾被雨声吵醒。
      睡梦中,床头柜的手机铃声响了,潇白摸索着好一会才摸到手机,是叶滋打来的。
      “潇白,怎么办呀,我在我家楼下捡到了一只小狗,看着很脏,应该是流浪狗,我可想养它了,可是我妈不让我养,我记得你是喜欢狗狗的,现在机会来了,你要不要养它呀?”叶滋把狗狗领到了自家的小院子,一脸期待的问。
      潇白记得叶滋说过她妈妈被狗咬过,所以变得很怕狗来着。
      虽然她很喜欢狗,但她也要问问师父师娘的意思,不能随便就把狗狗领进门的。“现在几点了?是不是还很早哇。”
      “七点了,已经不早了。”
      潇白思索了一会儿,昨晚她快一点才睡,虽然她还想睡一会儿,但是现在已经清清醒醒,想睡也睡不着了。“我还在床上呢,我先起来,一会来找你。养狗这事儿吧,我得问问我师娘,要是大人不同意,我可也没办法了。”
      叶滋用力的点了头,非常地期待,“嗯好,要不我找你也行!”
      等不及,叶滋把狗狗领到了潇白家,它非常听话,也和叶滋有了点感情,叶滋让它待在门口别乱跑,它也真的就坐在门口,一边望着她一边吐着舌头。
      潇白洗漱很快,知道叶滋可能会过来找她,她也有些着急,生怕人家多等一会。
      “叔叔阿姨好。”
      师娘招手,让她过来沙发坐,还倒了一杯水给叶滋。
      师父开了一家饮品店,他是老板,所以不会太着急,他打算看会报纸再走。
      潇白走向门口,看到狗的时候特别惊喜,这确实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呀。
      “是拉布拉多哎。”
      “是啊,应该有三、四岁了吧。”
      听闻小狗,师娘强势加入聊天,“什么拉布拉多?门口有狗啊?”
      潇白“嗯”一声,突然有点心虚。
      心想和这狗狗还挺有缘分的,她想养它的心越来越坚定,就是不知道师娘答不答应了。
      胡倾怡小碎步走到门口,发现还真有一只狗在,小狗见了她也向她摇了尾巴,特别好玩。
      “师娘……我能养它吗?”
      “我本来就很想养狗的,这不,我本还没想去买条狗呢,狗狗反倒自己找上家了,这难道就是冥冥之中的注定?”
      师娘虽然也喜欢小动物,可是真的要养一只,她却有点犹豫了,毕竟养只动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呀。
      “这个……潇白,你让师娘考虑考虑行吗?这养狗不是想养就能马上去养的,你既然养了你就要对它负责,你得要喂狗粮,要多陪伴它,要出去遛狗,还要教会它去哪上厕所,日复一日,你可能会厌烦的,你不能因为不想养了就把它抛弃,它也会受伤的。”
      这句话当然很有道理,说实话,潇白这个想法确实是心血来潮,但是她……
      潇白看向师父,眼神里带着无助,想让师父帮个忙。
      师父嘟着嘴,他也没有啥好办法,好像在说,这个家是你师娘在当家。
      “好,师娘您考虑考虑,想好了告诉我一声。”
      叶滋好奇地问:“那狗狗得住哪?”
      师娘:“就先我们家门口委屈一两天吧,我一会给它做个窝去。”
      “那太好了,小狗终于有家了啊。”
      等车的过程中,叶滋和潇白向提起了小狗的事情,希骅也很喜欢狗,所以一听到这就两眼放光。
      说到这,叶滋又有些无奈。“哎,要不是希骅家养了两只狗,不然我还真想把它往你家送去呢。”
      希骅也有些可惜的样子,“是啊,虽然很喜欢狗,但是我家里养了两只了,我爸妈肯定不会让多养了,要不然太浪费精力了。”
      “不过送到潇白家里也挺好的,潇白也喜欢狗子啊,她肯定不会亏待它,而且我也能方便去看看它。对了潇白,你决定给狗狗起什么名字好呢?”
      潇白只是挠挠头,“八字还没一撇呢,我还没想好,也不知道师娘会不会同意。”
      希骅好心安慰道,“既然师娘也喜欢小动物,我想她会同意的,家里多个狗子其实很有趣的。”这个她有深刻体会。
      下一辆的公交车来的很慢,等了又等,一个三分钟再一个三分钟,怎么也不见它来。
      叶滋看了看手机,六十六路还要三个站就到她们这了。
      潇白无聊地左顾右盼,对面的公交车站好像有一个熟悉的人闯进了她的视线。
      定睛一看,天哪,竟然是余歉华!
      可是她好像记得余歉华不住这儿吧,怎么会……
      陆川湖这么大一个地方,偏偏就这么巧遇到了,这可真不够意思。
      潇白此时只是在暗自祈祷,老天保佑,千万别让余歉华看见她啊!
      叶滋也看到了余歉华,惊讶地让嘴巴都张得很大,“天哪,这是什么运气,竟然会偶遇余歉华!”
      “以为风度翩翩,其实是其貌不扬,是我错付了……”
      潇白忍不住想说一句:“叶滋,其实我觉得余歉华长得也不是很丑,他的外貌真的很普通,说他其貌不扬是不是有点太……”
      “打住!”叶滋翻了个白眼,怎么她这个当事人先胳膊肘往外拐了,竟然向着余歉华说话,“潇白你可别忘了,是他冤枉了你,你今天为他说话,他不但不会感激,他明天可能还会再找你的麻烦呀。”
      “哎呀,叶滋你一定是想太多了,潇白是主角,余歉华泼她脏水她怎么可能在这时候为她说话呢?你呢出发点是好的,就是为了潇白好,但是这个,”希骅凑近了叶滋,在她耳边小声地说,“其貌不扬这成语在你这有点贬义的意思,攻击人长相就不大好了,下回注意。”
      叶滋知错,惭愧惭愧,她也凑近了希骅,很小声的说,“不,没有下回!”
      这时,三人要等的这路公交车终于来了。
      透过窗户,潇白看见有一个小男孩在马路边从余歉华面前跑过,因为踩到石头而差一点没走稳摔了大跤,余歉华竟会下意识地伸出双手,想要去拉他一把。
      也许是这次的冤枉,让余歉华在潇白心里的形象并不是很好,所以看到这一幕时的她,心里多少有点感触,没想到余歉华也不是那么坏,至少在她认为。
      余歉华到底是怎样的人,还有举报严老师的人到底是谁?潇白满脑子的疑惑。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