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小庄 ...

  •   那么问题来了。
      无论是种花生还是稻谷,都需要地。

      季修没有地。
      门口唯一珍贵的空地,除了留下必要的生活空间,其余的全种了豌豆。

      季修稍微烦恼了一会儿就不纠结这个问题了,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他就不信找不到地,真找不到,他就开荒。
      不过,目前最紧要的,不是开荒,而是......

      小庄之前的话,加上今天麦婶的异常,让季修不得不在心里打起了小九九。
      莫非,那个什么智者,其中有什么他可以钻的空子?

      在原身的记忆里,觉醒天赋后,似乎可以得到帝国发放的福利。
      不过福利不福利的,季修不在乎,他在乎的,是不是可以利用觉醒智慧天赋这个东西,来遮掩他突然变聪明(不是)这件事。

      只要披上羊皮,狼就是羊。
      季修笑的猥琐:可!

      也不知道到时候测试是什么样的,季修很期待。
      翌日,天光大亮。
      清晨的塔塔村有些凉,暖暖的阳光自云端倾泻而下,洒在一片微绿上,少年伸了伸懒腰,细碎的棕发在脸上留下浅影。

      看着那一片浅绿,季修笑靥如花。
      豌豆发芽了。

      有灵气这个挂,果然做什么事都很快。
      季修心情颇美地洗漱,洗衣服,打扫卫生......

      最后怀里揣了把骨刀,往外面走去。
      今天,他打算找一找有没有可以种地的地方。

      塔塔村坐落在一座山下,名义上说是山下,其实村子依然建在林子里,只是这里的地势比之山上,更加平坦。
      当然,平坦是相对而言。

      季修慢慢在距离自己家不是太远的地方走了一圈,勉强找到两处可以种地的平地。
      一处是竹林旁边,一处是麦婶家屋后。

      这两处,都可以用来种花生。
      但是水稻,基本不用考虑。

      季修继续往小溪的方向探索。
      小溪自上而下穿行整个塔塔村,溪水旁,多石头,灌溉倒是方便,但土质不行,直接在边上种水稻是不可能的。

      但季修的运气很好,距离小溪不远的地方,竟然有一片湿地。
      湿地里的杂草长势喜人,都快赶上季修的个了。

      但这也说明,这里的土壤,是肥的,适合种植水稻。
      一份只有一斤的稻种,并不需要多大的种植面积,这块湿地,完全符合季修的种植要求。

      但水稻种植远比花生麻烦,季修打算先把花生给种了。
      虽然季修确信塔塔村没有土地·所有权这种概念,但他还是抱着谨慎的态度,去咨询了他的好邻居,麦婶。

      毕竟,他要种花生的其中一块地,就在人屋后。
      土地·所有权?种植?麦婶一听季修的问题,直接懵圈。

      这孩子,到底在说啥?
      季修一拍脑袋,忘了麦婶听不懂。

      他连忙用塔塔村的世界观再次解释了一遍,这回麦婶听懂了。
      麦婶:“你意思是,你想在我屋后那地上......种东西?”

      季修:“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麦婶:“那你问我干嘛?”

      季修:“那块地在您家屋后。”
      麦婶:“我知道呀,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季修:“......那您不反对?”
      麦婶:“你想干啥就按照自己想法来,来问婶干啥,婶干啥反对呀?”

      季修:“......”
      在麦婶一脸看傻子的神情中,季修羞愧又快乐地回家了。

      花生种植事业进行的很顺利,拔草,翻地,日子在忙忙碌碌中,悄无声息地过去了一周。
      但令季修意外的是,种完竹林那块地,居然用了五斤花生种。

      果然是比不上豌豆啊。
      看看人家豌豆,怪不得人说芝麻豌豆芝麻豌豆,人家就是小。

      哪像花生,长这么大个,不禁种!
      感叹归感叹,季修还是乖乖按照计划继续去麦婶屋后那块地劳动。

      这天,季修正在苦哈哈地拔草,就听到前面一阵忙乱的脚步声自远方而来,全拥挤在麦婶家门口。
      距离也不远,尽管人群有意压制声音,但季修还是捕捉到了“小庄”“天赋”的字眼。

      对了,今天是小庄生日。
      季修活也不干了,将骨刀一扔,跑前头看热闹。

      人头攒动的院子里,有老有少,人群刻意保持安静,压低声音交谈着,偶尔用手指指麦婶家紧闭的大门。
      季修悄摸摸地混入人群,不说话,偷偷听。

      鲁村长站在最前头,表情看着很严肃。
      “时间快到了吧,咋还不出来?”
      “不会跟季修一样,花个三天三夜吧?”

      猝不及防被cue的季修:“......”
      喂喂喂,专注眼前好吗。

      突然,屋里突然传来一声吼叫,声音中气十足,是小庄的。
      季修心放下来了。

      若真耗上三天三夜,季修还真担心小庄会变成另一个原身。
      小庄的吼叫过后,紧跟着是麦婶的叫声,院子里的村民轰然炸开。

      “怎么回事!麦婶叫那么大声!”
      “小庄出事了?”
      “不对不对,你们听,麦婶好像......”

      他话没说完,麦婶家紧闭的大门轰然打开,首先冲出来的是麦婶,只见她眼眶发红,一张嘴张开,想说点什么吧,眼泪就先下来了。
      在她身后,是人酷话不多的凯叔,只是此时凯叔的表情也很不对劲。

      众人被这夫妻俩这一出搞的一愣一愣的。
      鲁村长紧张的手不受控制地抖,“你俩这是?小庄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怪不得鲁村长抖啊,塔塔村都多少年没出过觉醒天赋的人了。
      这要是觉醒一个,全村都跟着受益!

      麦婶和凯叔没说话,转头往身后看。
      季修和村民们顺着目光跟着往他俩身后看。

      灰扑扑的小庄从两人身后走出来。
      季修擦了擦眼睛。

      嗯?出现幻觉了吗?眼前这个小庄,怎么看,身形都拔高了不少。
      一夜之间长高二十厘米?!

      跟季修一样动作的人还有院子里的其他村民,大家使劲地擦眼睛,再定睛一看。
      啊!不得了!他们塔塔村出现了个巨人!

      原本就一米八几的小庄,此时竟然变成了两米往上的壮汉。
      季修的视线往鲁村长那边瞟。

      鲁村长颤颤巍巍地伸出手,不敢相信地碰了碰小庄的小臂,然后用力,捏!
      哎?捏不动!
      小庄看着小鸡仔一样的村长,笑呵呵的。

      众人见此情景,纷纷上手。
      “哇,这肌肉,好·硬,好强壮!”

      “这......这是真实存在的巨人啊!”
      “哎你挪挪地儿,让我摸一下!”
      “一边去,我还没摸够呢!”

      一群小屁孩也起哄。
      “我也要摸,我也要摸!”
      “哇,母亲,小虎子推我......呜哇呜哇。”

      季修看得目瞪口呆。
      这......至于么?

      小庄倒是全程笑嘻嘻,看到季修,挥手朝他打了个招呼,顺带提起了几个挂在手臂上的小屁孩。
      季修:......强。

      虽然已经确定了,但本着谨慎的态度,鲁村长还是问出了那句灵魂拷问。
      “小庄,你感觉怎么样?”
      小庄握拳手臂一收,鼓鼓的肌肉像俩小土堆。

      “村长,我觉得全身充满了力量!”
      随着小庄这话,刚才一直处在“摸摸摸”状态中的村民,不知怎的,突然就全员红了眼眶。

      “好。好啊!哈哈!”鲁村长笑着笑着,眼泪就下来了,步了麦婶的后尘。
      “小庄觉醒了‘力量’啊!”

      “我们村,终于要出一个觉醒者了,以后再不用上贡了。”
      “老顾,多谢你啊,你养了一个好儿子。”

      凯叔悄悄抹了下眼角,沉默地点点头。
      院子里,尘土飞扬,众人叽叽喳喳,热热闹闹。

      季修默默看着这一切,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觉得有些孤单。

      鲁村长待大家都冷静下来后,大手一挥,那叫一个豪迈,“明天,喝了灵液的人,由老顾带队,都去卡洛镇测试!”

      人群一阵欢呼,这力量天赋觉醒后,视觉感官上就很明显,明天测试,不过走个过场,通过妥妥的。
      等一通过,免贡证明一下来,塔塔村就安心了。

      第二天,季修提着个布袋子来到麦婶家。
      进屋时,发现屋内除了麦婶一家三口,还多了两个瘦不拉几的少年。

      看来,这两个也是去卡洛镇一起测试的塔塔村村民。
      凯叔:“人到齐了,我们出发吧。”

      麦婶拿出一个兽皮袋,塞给凯叔,说:“带着路上吃。”
      又对小庄说:“小庄,路上别惹事,保护好大家,早去早回。”

      季修、小庄、另外两个少年加上凯叔,一行五人,踏上了前往卡洛镇的途中。
      作为第一次走出村子的土包子,季修非但不觉得紧张,反而兴奋的很。

      小庄作为四个少年里唯一确定觉醒的人,兴致也很高涨。
      只有另外两个少年,显得紧张又沮丧。

      他们跟季修一样,也是喝了灵液后,毫无感觉的人。
      一般来说,喝下灵液后而毫无感觉,基本可以判定,觉醒失败。

      除了“智慧”,其他天赋觉醒时,觉醒者都有明显的感受。
      比如小庄,他觉醒了“力量”天赋,那么除了直观上的外表改变,还有不那么直观的内里改变。

      这种内里改变,只有觉醒本人能深刻体会。
      “力量”觉醒,会感觉全身充满了力气。

      因此,鲁村长才会对每一个喝下灵液的人问,“你感觉怎么样”这种看起来特别随意的问话。
      实际上,这是个很严肃的人生大问题。

      从塔塔村走路去卡洛镇,要走上一天,五人行路途中并没有遇见什么,顺利地到卡洛镇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夜幕中,位于平原的卡洛镇并不热闹,凯叔没有带他们进入镇子,而是在外面找了个背风的地方,准备过一夜。

      等明天天亮了,再去测试。
      凯叔从兽皮袋拿出一块兽皮铺在地上,又从里面拿出竹筒,里面装着肉块。

      另外两个少年,一个叫顾猛,一个顾安。
      也分别从随身带的兽皮袋里掏出食物。

      季修打开了手里系统赠送的布袋。
      原本雪白的布袋被季修故意弄得灰不溜秋,毕竟,塔塔村可从来没见过这么精致的布袋,连身上穿的衣服都是糙糙的。

      说起衣服,季修也是一肚子委屈。
      塔塔村村民的衣服,似乎都是用同一种原材料做的,全部都是季修身上这种扎人的衣服。

      特别不舒服!
      季修特别嫌弃!

      更期待桑树种起来了有没有!
      雪白的布袋被季修忍痛改造后,就变得异常不显眼。

      季修拿出自制的竹制饭盒,打开盖子,早上做好的烤蘑菇和豆苗已经有点焉焉的。
      为了避免事端,凯叔一路上都没停过,直到安全抵达卡洛镇,才有功夫吃顿饭。

      虽然焉焉的,但饿了一天的季修一点儿也不嫌弃,从布袋里抽出一双竹筷子,巴拉着吃起来。
      埋头吃了一会儿,季修突感几道凌厉的目光钉在自己身上。

      他懵逼地抬头,只见包括凯叔在内的四人,正死死地盯着他。
      季修:?

      季修心里很毛,“你们......你们看着我干啥?”
      小庄居高临下,声如洪钟,“修哥,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季修:“不就是......”
      一双筷子。
      季修:药丸。又OOC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又有三个小可爱收藏了,谢谢你们呀。谢谢月澜小可爱的评论,第一条评论,郑重感谢一下。爱你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