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解锁 ...

  •   小庄:“修哥,觉醒结束后你不是说你失败了吗?你记不记得,五大天赋中,有一个天赋觉醒的时候,本人是没有任何感觉的,得去测试了才知道。”

      小庄看起来兴奋又激动,季修都不忍心告诉他,他想歪了。
      无论他怎么做,他都不可能觉醒什么天赋,他里子里压根就不属于这世界。

      再次拖着竹子回家时,后面多了个跟屁虫。
      激动的小孩非得亲眼看看,那神奇的豆苗托盘是怎么做出来的。

      季修也没多管他,自顾自地编起来。
      慢慢地,一个托盘在他手中成型。

      一旁围观的小庄早已变成星星眼。
      “修哥,你这个...能教教我吗?”

      这么大个盘,好处太多了,不管是用来装肉还是装别的东西,都是可以的。
      季修想了想,麦婶家比他家殷实不少,东西也挺多,别家他不知道,但是麦婶家,能存放东西的物件确实缺乏,很多东西直接往地上一放,不说杂乱,就说那卫生状况,就很令人堪忧。

      “这样吧,你也别编这个,我教你编个别的。”
      季修教小庄编的,是簸箕。

      小庄人高马大,看着不太聪明,但手却很灵活,等离开季修家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两个一大一小的簸箕。

      季修家黑乎乎的房子挨着后山竹林,除了平时吃饭睡觉的那一间屋子,旁边还有间更小更简陋的工具房,骨刀、水桶什么的都堆放在里面。

      房子前面是一大片空地,平时疏于管理,杂草丛生。
      季修编完几个豆苗托盘后,开始拔草。

      他准备将豌豆种在门口。
      这个世界有灵气加持,在现代世界生长周期七十到一百天的豌豆,不用五十天就可以收获。

      等季修将门口的空地捯饬好,再将豌豆种下去,第一次种的豆苗也长好了。
      掀开盖子,绿绿葱葱的豆苗散发出清香,季修激动简直要热泪盈眶。

      久违的蔬菜呀。
      这几天他割了一些咸叶回来,叶子当然是扔掉的,但是那些根茎全部留下来,用石头简单粗暴榨出汁液,过滤,暴晒......

      最后出来的成果,是一捧绿绿的颗粒。
      尝了尝,嗯,不腥不臭,除了颜色不对,粗糙了点,跟盐已经有八·九分相似了。

      季修割了一些豆苗,立马开煮。
      简单的小炒,加点盐,放点水,浓郁的独属于豆苗的香味直钻鼻孔。

      香的不得了。
      季修口水哗哗的。

      就是卖相有点干巴巴,谁叫季修没有油呢。
      穿来这个世界五天,季修吃到了第一顿蔬菜。

      满足。
      麦婶家那盘,也应该可以吃了。

      季修来到麦婶家的时候,凯叔和麦婶刚好在做饭,熬了一些肉汤,此时正在煮从山里摘来的野菜。
      小庄领着季修进里屋,兴奋地要让季修看看他的成果。

      季修一进去,就看见地上一溜儿铺了八九个大大小小的簸箕,有的放肉,有的放野菜,最里头那几个,上面甚至放了衣服。
      这些都是小庄在家肝出来的。

      季修:“......”
      我这无处安放的脚啊。

      偏偏小庄还得意的不得了,“修哥,我聪明吧,东西放上面,可干净了。”
      季修:“......”

      季修表示不想发表意见。
      这跟铺地毯似的。

      麦婶在外间喊:“季修,吃过饭了吗?在婶家吃。”
      季修走出来,“不用了麦婶,我吃过了。”

      麦婶笑的很开心,“前几天小庄拿回来的叫簸箕的盘子,太好用了,他说是你教的,婶还没谢谢你呢,别客气,坐下来再吃点。”

      在麦婶的认知中,季修说的“吃过”,就真的仅仅是“吃过”,而不是吃饱。
      看了一眼碗里那几片熟悉的咸叶,季修打了个寒颤。

      “麦婶,我是来提醒你们,豆苗可以吃了,不要放太久,老了就不好吃了。”
      “豆苗?”

      季修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
      麦婶一拍大腿,“你不说我都忘了这玩意儿了。”

      季修:“......”
      人都找过来了,不给面子硬要继续吃饭似乎不太好,麦婶果断选择去掀开豆苗盖子。

      一股浓郁的清香把麦婶给香傻了。
      这味道,好香好清新啊。

      再一看,托盘里的小豆苗,小小棵,嫩嫩绿绿的,赏心悦目。
      凯叔和小庄也放下碗走过来看,一时间,初次面对“种植”这种毫无概念的东西,三人都说不出话来。

      “这......这就是豆苗?”
      “这能吃?”

      “......”
      面对三双求知若渴的目光,季修心底微叹。

      贫穷使人落后啊。
      中午这顿饭已经做了,不敢奢侈再做一个菜,答应麦婶晚上过来教她做豆苗,季修才返回自己家。

      下午的时间,季修进山砍了很多咸叶,去掉叶子,留下根,继续做盐。
      晚饭时间一到,季修收拾好,就走去麦婶家,准备教麦婶做豆苗。

      临走时,季修用叶子包了一点盐。
      家里就麦婶和小庄在,凯叔出去打猎还没回来,回想起麦婶家餐桌那两大盘,季修将一整个托盘的豆苗全割了。

      主食还是肉汤,已经做好,季修将豆苗简单地炒了炒,加了自己做的盐,继续煮了会儿,就要出锅。
      麦婶赶紧拦,“季修啊,你怎么不放咸叶呢,这样没味道不好吃的。”

      季修微笑说:“我放了。”
      麦婶、小庄:“?”

      啥时候放的,他们怎么没看见。
      季修随手扔绿盐的时候,他们自动性选择没看见。

      实在不好意思开口责备好心教他们做菜的季修:你将沙子扔进去了。
      季修趁着两位愣神的功夫,将豆苗盛出,放在桌子上。

      麦婶和小庄一看,嘿,这颜色翠绿翠绿的,闻一闻,中午闻到的那股清香更浓了。
      行吧,不放咸叶就不放,反正那玩意儿顶臭顶臭的。

      小庄的手慢慢往前伸。
      “啪嗒”一声,小庄的手挨了一记重击,麦婶颇有些嫌弃,“着什么急,你父亲也该回来了,等。”

      话音刚落,就见凯叔手里抓着个山鸡进来。
      这山鸡是凯叔一下午的收获。

      “都在呢。”凯叔人酷话不多,将山鸡往地上一扔,不多时一家三口坐在桌子前,准备开吃。
      “季修,站着干嘛,一起吃。”

      麦婶家比季修家大很多,但是如果地上全是家伙什和物件,还有那一片地毯,那怎么看都是不怎么美丽的。
      再加上,季修沉默地看了一眼那三双蓄势待发的手......

      季修义正言辞:“家里熬着汤,再不回去要坏了,告辞!”
      说完,一溜烟跑了。

      看着比兔子溜得还快的季修,麦婶心疼地说:“这孩子,脸皮薄,他哪有肉熬汤啊,待会我得过去看看,顺便给他送点吃的。”

      凯叔面无表情地点头,小庄......小庄的爪子已经伸向了豆苗。
      一把塞进嘴里,小庄睁大眼睛。

      嘴巴里最先感受到的,是适中的咸度,然后传来清脆的咀嚼声,最后是满口的豆苗清香。
      好吃!太好吃了!

      小庄:“父亲......母亲,你......你们快尝尝!”
      麦婶和凯叔疑惑地相视一眼,也抓了一把吃起来。

      然后,他们也像小庄一样睁大眼睛。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

      “咸吗?”
      “咸。”

      “臭吗?”
      “不臭。”

      “好吃吗?”
      小庄没搭话,他用伸爪子的行动来代表他的语言。

      蔬菜和盐组合的双重体验,对麦婶一家的冲击是季修无法想象的。
      此时的季修,正在家里接待一位贵客。

      塔塔村的鲁村长此时的心情是惊讶的。
      从一踏进季修的地盘时他就发现了。

      原本杂草丛生的空地,此时一片空旷,以前隐藏在杂草里的房子,突然一下子毫无障碍地出现,他很不适应。
      干干净净的空地上,摆着个奇怪的东西,不像兽皮又不像树皮,周围还伸出无数枝条。

      鲁村长表示,活了几十年,从来没见过这种玩意儿。
      如果他问,季修会告诉他,这,就是个有待完工的簸箕而已。

      进了屋,更是干干净净的,村长从来没见过有人的家会干净整洁的像季修的家一样。
      本来挺心疼浪费了一份灵液的鲁村长,在这干净的屋子里,心情不自禁地舒服了很多。

      他递给季修一个东西,季修接过来一看,是一张骨牌,上面刻着他没见过的文字。
      但,莫名的,他懂了。

      那是三个字:测试牌。
      “这测试牌你拿着,虽说你没觉醒天赋,但测试是每一个帝国公民应尽的义务,再过几天,你和其他满十六岁的孩子一起去卡洛镇吧。”

      季修脑内搜索了一下,原来,但凡喝了灵液的少男少女,不管有没有觉醒天赋,都需要到镇上的测试点测试。

      季修点头,“我知道了,村长。”
      鲁村长惋惜地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走了。

      鲁村长前脚刚走,后脚麦婶就光着手风风火火地跑过来了。
      没错,就是跑过来的。

      麦婶一把抓住季修的肩,有些语无伦次。
      “季修啊,你......那个......哎什么来着?哎哟,我想说什么来着!”

      季修被摇的头晕,赶紧出声,“麦婶,冷静。”
      “冷静。我冷静。”麦婶长吁一口气,对上季修的眼神,神色尴尬地松了手。

      季修端着竹杯让麦婶喝了口水,麦婶才稍微缓和了激动的心情。
      麦婶:“季修,那豆苗可真好吃啊,婶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野菜,而且,你没放咸叶,那豆苗竟然有咸味,你怎么做到的?”

      季修一听,转身找了个竹筒,打开柜子倒了点东西进去,交给麦婶。
      麦婶:“?”

      季修:“这是盐,豆苗里我放了这个。”
      麦婶:“......”

      盐?
      又是一个没听过的新鲜的词。

      麦婶想起了之前小庄跟她提过一嘴的话。
      心,就突然突突的。

      没见过的豆苗、簸箕,还有这个盐......
      麦婶越想,越觉得就是那么回事。

      麦婶:“季修啊,我刚才遇到鲁村长了,他是不是给你送测试牌来了?”
      季修:“是的。”

      麦婶:“一周后我们家小庄也十六岁了,等他喝了灵液,到时你俩一起去镇上测试,做个伴。”
      麦婶想,欲知事实真相,一测便知!

      这个世界很大,很陌生,很渴望四处去看看的季修乖巧地笑:“好啊。”
      麦婶很欣慰,季修长大了。

      欣慰完了,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季修:“麦婶?”

      麦婶很不好意思,“季修,这个盐,还有那个豆苗,你能不能......匀一点......”
      麦婶老脸都红了,她可是老姜了,一吃就知道,这两样东西,好着呢,厚着脸皮也想上门讨一点。

      不等麦婶说完,季修二话不说,转头抱了一个豆苗托盘,交给麦婶。
      “这竹筒里的盐,您也一起带回去。”

      麦婶手忙脚乱接过,看着手里的东西,心里暖暖的。
      “婶谢谢你了,季修。”

      季修认真地说:“是我谢谢您,你一直在帮我,如今我有能力能回报您,是应该的。”
      麦婶眼眶微红:“哎,你这孩子,懂事了。”

      麦婶欢欢喜喜地带着豆苗和盐回去了,季修“喂”了一声,系统带着特有的金属音出现。
      系统:“这个喂怎么听怎么不爽!”

      季修:“那叫你搞搞?”
      全称“搞事业系统(初级)”:“......”

      这一届的宿主,太不严肃太不严谨了,差评!
      季修:“别废话了,看看解锁了什么。”

      搞搞:这么不关注员工心理状况,你要出问题,我会罢工的!
      戏多的系统心里说着罢工,身体却很诚实地坦诚在季修眼前。

      【食】
      【种子】:豌豆*0
      【种子】:花生*10
      【种子】:稻谷*10

      【衣】
      【原料】:桑树苗*100

      看到花生和稻谷的那一瞬间,季修是狂喜的。
      花生啊!
      榨油啊!

      稻谷啊!
      米饭啊!

      季修幸福的全身发抖。
      季修:“搞搞,好样的!”

      搞搞:“......”
      虽然觉得哪里不对,但,嘿嘿,被宿主夸了,开心。

      再看到“桑树苗”的时候,季修愉快的嘴角都歪了。
      桑树苗都有了,下一步要解锁什么,用脚趾头猜,都能猜出来。

      如此如此,四舍五入,离他穿上新衣服的日子,还远吗?
      季修此刻只想一手拿麦,一手指苍天:感谢上天没有放弃我!

  • 作者有话要说:  又有个小可爱收藏了,开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