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意外 ...


  •   大雨滂沱,山谷湿茫茫一片,雨势让天色显得更加灰暗起来,一条不大的盘山路就像有人用刀在墨色群山间刻出的一条白痕,还可以隐隐约约见一个黑点在白痕上行进。这孤独地黑点也不是什么稀奇物,近看就能发现不过是一辆大马车。马车冒雨疾驰,车头坐着位经验老道地老把式,卖力鞭笞马匹、用力把稳车辆。马车无畏无惧得疾驰着,似乎觉得只要跑得够快就能躲过这大雨。
      “老尤,到哪了?”车厢内一嬷嬷着急催促,因外面雨声太大只能扯起喉咙大喊。谁曾想这雨说下就下,竟还越来越大,天也黑将下来,再不抓紧恐怕连城都进不了。今日诸事不顺,但小姐一再坚持,定要赶着回来给夫人过寿辰,谁知遇到这鬼天气。
      “还没拐到大路!还得在山里转一段!马上就到!雨太大,再快也不能了啊!”老车夫回头大声答道。今日大家准备都不充分,雨下起来时他也只能找到一个斗笠遮身,现在除了头顶,身体其他地方都被这斜风大雨淋了个透。所幸马车车厢制作紧密又内衬过雨布,小姐才不至于跟自己一样狼狈。
      “你们不要再催老尤了,他也想着快点回城。”车厢内小姐安抚众人,又忍不住揉了揉肿胀的脚踝,“今日真是什么事都赶在了一起,明明都安排好的,去寺里为娘求完平安福就回来。可是怎么就崴坏了脚?怎么马车车轱辘就坏了?都赶在了一起。”说完无奈地摇摇头。
      “小姐,我再给你揉揉吧,是不是疼的难受?”粉衣丫头马上附身过去,轻轻扶着小姐脚踝揉摁着。
      “小姐,我们一定能按时到家的,夫人知道您如此孝心,定会十分欣慰!”青衣丫头握住小姐的手安慰道。
      “是啊,小姐,俗话说好事多磨,好事多磨,为了更显您的孝心,老天爷才布的这些事儿。您看,您不也选择只能徒步登山进庙的永福寺吗?我们用最这么大诚心去求菩萨,相信菩萨能感应到。”嬷嬷毕竟经事多,安慰起小姐也是颇有世俗道理。
      “你们说的对……”小姐对着众人笑,可话还未说完,身子就一下撞向车厢,两丫头及嬷嬷也好不到哪去,互相碰头撞地,也有砸向车厢板上的。
      “啊呀!老天!”,老车夫在外也是大声惊呼,“谁他妈来的大坑!”赶紧勒住缰绳,拼命稳住马车,“吁!吁!吁!吁!”待车稍微,又赶紧回头慌张地大声问:“小姐!你们怎样?可还好?”
      “无事!无事!”小姐用手撑着,扶正身体大声回道,只感觉额头撞的有些重,让人发晕。两丫头也顾不上自己,稳住身体,赶紧查看小姐情形,嬷嬷也停止哀嚎,忍痛挪将身体靠近小姐。
      “你们如何?没事吧?”小姐扶额看向三位。三位赶紧摇头,“无事!无事!无事!”,“小姐你的额头撞的有些肿了!”车厢慌乱起来。
      “老尤,还能赶车吗?”小姐制止了她们三位,先向车外大声询问。
      “可以!就是这路看样子危险得紧!路面积水,天色也暗下来,看不清!”老车夫皱眉发愁,现在情形实在糟糕,真是进退两难!还有一层担忧,老车夫心里难以消除。之前车轱辘开裂,虽然跟寺里借了用具缠了十足坚韧的麻绳,但到底不是铁钉子,如此这般折腾下去,就怕是还出状况...可此时也别无他法,只有更加小心谨慎!
      “继续赶车,小心些,如今我们也只能赶着时辰回城!”小姐再次提声吩咐。
      “欸!好!小的一定小心,你们都坐稳了!”老车夫抖抖缰绳安抚马匹,欲势启程,“我们继续走!”
      “路况糟糕!这样,你们两丫头并我一起围着在小姐周围,手撑车壁,不要松劲,紧紧围住小姐。一定要护着小姐!”嬷嬷面色凝重,看着两个丫头嘱咐道。
      “好!”两丫头马上按照吩咐动作起来。小姐退后紧靠车壁,外围就由她们三位坚守,形成三角,牢牢护住。
      重新上路的马车,虽然降了几分速度,但在雨中泥泞的山路上还是显得又急又冲,时有山上松动的碎石块滚落,车子更加颠簸不已。

      秦府正厅灯火通明,下人们侧身立着,气氛凝重,无人敢出动静。只有秦母焦急着来回踱步,眉头紧锁,忽的又停下,看向站着的李嬷嬷追问:“有信儿了吗?娇儿她们到哪了?”
      李嬷嬷此时除了干着急、等消息也别无他法,见家母又问,慌得直搓手,不知所措:“夫人别急,再等等,阿勇他们领了人出去迎了。刚不是来报,他们又赶到城外两里地那等?只要小姐她们一现身,他们必派人先回来报信。我们再等等,再等等!”
      秦母实在无法心安,又踱步厅外,焦急地看向大门方向。现在的她除了后悔还是后悔,今日怎么就同意娇儿独立外出了呢?也不急于这一时啊,待自己空将下来一道去可不是更好?还是去难行的永福寺?这几天天气本来就拐,今日上午还好好的,下午说下雨就下雨。按照时辰,一行人应早早返回家中,如今却连信儿都没有。自己本来就不甚在意过什么生辰,但自丈夫去后,母女相依为命,娇儿对这些甚是在意,对自己依赖也日重。今日要是无事便好,真有个意外……秦母再也无法思考下去。
      “老傅,拿帖子去县衙,请刘大人照顾一二,城门那给我们留个门,他日再去致谢!”秦母快速吩咐道。
      檐下候着的管家老傅赶紧低头附身:“小的这就去!”
      “还有!再找一队人,带上防雨灯、雨具,架两辆马车,沿路寻过去,要仔细!阿勇他们留在原地等。”秦母拧紧眉头,极速地补充道。
      老傅赶紧回身:“小的这就安排!夫人安心!”说完,撑伞急跑离开。
      李嬷嬷上前扶住家母,一手亲拍其后背安抚,她能明显感觉家母正在发抖:“夫人安心,会没事的,会没事的!”李嬷嬷是秦母陪房,自秦母还是闺中小姐时就侍候左右。有时她觉得小姐命运太苦,嫁入这秦家虽然日子安稳但也没多少福气。虽然老爷是个怪人未曾招什么姨娘入府,免了多少大户内宅的纷争,但小姐在子时上也太过福薄,至今只得一女。如今的秦家凋零,哪有世家该有的人丁兴旺,众人还都盼着一脉单传的故爷能多子多福,为秦家带来变数。不想三年前姑爷突然病去,彻底断了大家的盼头。可怜的小姐在泪水中挺过了这场变故,一手扛起秦家里里外外,要不是有小小姐陪在身侧,小姐哪还有什么精神支撑下去。如今小小姐要再有个什么,小姐怎能挺住?真有个什么?这秦家如何是好?李嬷嬷面上宽慰着家母,内里却满腹愁思。

      “小姐!马上就要上大路啦!”老车夫觉得一路胆战心惊终于可以缓口气,赶紧大喊报告好消息。
      “小姐,我们马上就可以进城了!”粉衣丫头忍住全身疼痛努力挤出微笑,转头望着发髻散乱的小姐道。另两位也刚要接话,却只听“砰”一声巨响!天旋地转!那个瞬间她们还是本能得死死护着自家小姐,再接着她们便再也无法感知。

      待秦家另两架马车赶到时,现场只剩一片狼藉,在夜色雨水的映衬下更是令人不忍直视。众人手里提着的灯火在雨夜里虽不甚亮堂,但折毁的轱辘、散落的车架、翻下石坡的车厢、还未被冲净的血迹...还是看的分明,伴着坡下传来微弱地马声哀叫。
      “赶紧救人那!”领头的一声大嚎,众人方才回神,赶紧冲下坡,扯着喉咙大声呼喊着小主人、呼喊着同伴、亲人,循着血迹,有的直奔车厢,有的四下翻找石块树丛.....
      “赶紧!赶紧救人!”这一声已要哭出声来。

      城外候着的阿勇一行人见仍只有两辆马车折返,刚要上前问了明白,不想疾驰而来的马车似发疯了般没有减速,直愣愣从身边冲了过去。
      “怎么回事?”大家已觉不对,对着马车大喊。
      “翻车啦!”一声吼,穿过雨声远去。

      秦母看到抬进的血人,直接昏死了过去,众人慌乱救扶。此时的秦家哀嚎声四起,全家上下乱糟糟一团。管家老傅也被眼前情景吓呆,地上的这一个个哪还有人样,只觉铺天盖地的血红映入眼帘,晃得人六神无主。有一瞬间,他想到了什么,对,对,早上送来的拜贴,他激动地双手拍腿:“快来人呐!寻陆神医!快寻陆神医!”还未说完,人已急冲出去,跑进雨中,直奔大门外。

  • 作者有话要说:  夸赞和批评都是爱~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