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先生没训斥范愚偷听的行为,反而说道:“十二郎悄摸听了这么久,应当识得不少字了吧?便给你个机会,明日此时来族学,考校你一番,倘若能通过,便让你提前一年入学可好?”
      
      范愚闻言,顿时顾不上低着头害臊了,迫不及待地同他确认:“先生此言当真?过了考校便让我来念书么!”
      
      族学一直由义庄管理,由农而儒向来是宗族的理想,开设义学的根本目的也是让族中多点通过科举的子弟。
      
      倘若明日范愚真的能够通过他的考校,同义庄派来族学的督课者说上一说,让范愚提早一年入学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先生于是抬手捋了捋引以为傲的美须,含笑点头。
      
      范愚平时再怎么掩饰,本身也还是个孩子,这会儿难得露出天真可爱的一面,高兴到在原地跳了跳,嘴角也不自觉地翘得老高。
      
      而后他又努力压抑住激动的心绪,故作老成模样,向着先生鞠了一躬,道:“多谢先生。”
      
      “不必急着谢我,考校时候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等到通过了再谢也不迟。”先生说罢,就转身回到了屋里去给学生们授课。
      
      范愚于是没有继续偷听,而是转身返回家中,打算抱着父亲留下的书学上一日,好为次日的考校作准备。
      
      他不能容许自己错过眼前难得的机会。
      
      回家路上,范愚的兴奋劲儿终于消减了一些,理智也跟着回笼了。
      
      前一天刚在系统里领取了作为新手礼包的族学,紧跟着素来严厉的先生就给他一个考校入学的机会,说是巧合,范愚是不相信的。
      
      到家之后,范愚阖上嘎吱作响的木门,轻声问道:“系统,先生给我考校机会是因为你吗?”
      
      “宿主与系统沟通时,只需要在脑中想要说的话即可,不必开口。”机械音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难得地给了一条使用说明。
      
      得不到回答,范愚也不气馁。
      
      如果能通过先生的考校,成功入学去念书,那么明日就能验证猜想了。
      
      要是没有猜错的话,等他入学之后,系统里的族学就不会是不可经营的状态了。
      
      他还挺好奇系统里经营半个时辰会发生些什么。
      
      先生方才特意提到了识字,范愚便顺着猜想明日的考校内容,多半会是《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几篇。族学拿这三篇来给孩童开蒙,教导他们识字。
      
      范愚在院子里偷听了快一年的课,按理应当全数掌握了,考校也该难不倒他才对。
      
      不过事实上他只是断断续续地去偷听,实在没有学到太多东西。
      
      现在认识的字里头有一大半都还是他的秀才阿爹在世时候教的。
      
      他要拾柴,要打水,还因为人小,每件事都得比成人多花费太多时间。每日都要忙忙碌碌大半天,族学只能抽空去听而已。
      
      更甚之,得空的时间里还有一小半范愚都生着病——他出生的时候才七个月大,是他阿娘受了惊后早产的,生下范愚后母亲就离世了,勉强活下来的他也因为早产而一向来体弱多病。
      
      而等到父亲离世之后,他就只能靠着义庄的接济求生,在温饱线上边挣扎。
      
      于是相比父亲在时衣食无忧的生活,生病就更频繁了。
      
      得到系统这天夜里的高烧,对范愚来说其实早就已经是家常便饭。
      
      范愚叹了口气,虽然猜到了考校内容,但他并没有太大的把握能够成功通过。
      
      断断续续的偷听让他学得也断断续续,随便翻开哪篇文章,中间都有好几段不曾学过的内容。
      
      “检测到宿主即将进行入学测验,系统将开放临时经营权限,临时经营期间每次经营无金币奖励。”
      
      系统忽然响起来的声音吓掉了范愚手里捧着的书。
      
      范愚手忙脚乱地把书捡起来,小心翼翼地擦掉书页上的灰尘,抱进怀里,然后才再次招出系统的光屏。
      
      光屏上,族学旁显示的“点击经营半个时辰”已经变成了可以点击的状态。
      
      范愚把手指放到了经营上,系统的机械音随之响起来:“点击经营后将进行半个时辰习字。”
      
      习字?!
      
      恰好能解他燃眉之急!
      
      范愚顿时来了精神,要是有系统帮助他查漏补缺,告诉他不认识的字该如何读,明日通过考校的可能将大大增加。
      
      点击经营之后,光屏上跳出了引导页面。
      
      范愚照着引导操作,然后发现在系统给出的蒙学读物中,只有自己有书的三本显示成了“可点击学习”状态,其他书尽是灰色。
      
      范愚选中《三字经》,点击确认学习后就看到光屏上投射出来了全文。
      
      跟着引导的图像,范愚抬手触摸了一个不认识的字,系统的机械音立刻念出来字的发音。
      
      哪里不会点哪里。
      
      范愚:“!”
      
      今日他已经震惊了太多次,系统给出的惊喜实在不少。
      
      引导结束后就开始了正式的经营,区区半个时辰里,范愚遨游于学海难以自拔,抓紧机会努力记住了每一个不认识的字的读音。
      
      好在本来就掌握了一大半,又只盯着不认识的字进行学习,他成功学完了三篇文章,甚至还重复了一遍来检查新学会的字中有无遗忘。
      
      到系统“本次经营已完成,奖励0金币”的提示音在耳边响起的时候,范愚竟觉得自己只学了一刻钟。
      
      相比原先因为身体原因不得不中断休息,在系统经营状态下他的学习状态要好上太多。
      
      而大概是因为更加专心,学习效果也极好。
      
      从经营状态里退出来之后,他已经能完整地诵读三篇文章,不会再因为有不认识的字而被迫跳过几句了。
      
      只不过他身体依然很差,习字的时候不觉得,经营结束之后就有疲惫感涌上来了。
      
      由盘膝坐在床上习字换成仰躺的姿势,范愚把自己埋进薄被之中,脸上挂起来满足的笑。
      
      这般看来,明日的考校多半能够通过了。
      
      躺了一会儿,感到疲惫感消退之后,范愚决定再尝试一次经营。
      
      这次不需要系统帮助习字,但由于经营状态下莫名地更为专注,他打算拿今日剩下的时间来背诵一下文章。
      
      万一先生就突发奇想提高难度,考校背诵呢?
      
      便是不考,早些背诵下来也能让他早些学习旁的文章。
      
      范愚大声诵读了半个时辰文章,口干舌燥之后再煮稀粥当作晚餐,午间还觉得无味的稀粥这时喝起来格外香。
      
      范愚想起来阿爹曾经摇头晃脑地念过“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那时他还曾经学着阿爹的动作,一边摇晃脑袋,一边天真发问:“他不喜欢吃好吃的吗?”
      
      这会儿喝着稀粥,他倒是忽然懂了为何颜回会不改其乐。
      
      饭后,范愚估量了一下身体的疲惫程度,又一次点击了经营。
      
      总计一个半时辰的经营结束之后,虽然没有拿到哪怕1个还不知道用途的金币奖励,范愚也很满足了——他不止完成了习字,还背诵下来了全篇《三字经》,《千字文》和《百家姓》也已经能够很熟练地诵读。
      
      钱财不足以支撑范愚秉烛夜读,才刚退烧的身体也不允许他继续念书。
      
      于是最后的阳光消失之后没多久,小孩就带着对次日考校的期待早早入睡,一夜好梦。
      
      因为前一晚入睡早,范愚一大早就醒了。
      
      他走到族学的院门口时,天际才堪堪泛起一抹白。
      
      范愚在院子外边握着书轻声诵读了一遍《千字文》,直到衣服和发丝都因为清早的露水有了一点湿意,先生方才打开了掩好的院门。
      
      “十二郎来得这般早,可有用过早餐?”
      
      看到范愚摇头,先生便招呼着人随自己进屋用些早餐,又道:“督课还要些时候才到,十二郎不必太紧张,考校得等督课来了才能开始,不妨先填饱肚子。”
      
      范愚还不知何为督课,他原先以为只要先生应许了自己就能够入学,听起来先生似乎并不能作主。
      
      看出来了小孩的疑惑,先生捋着胡须解释道:“族学由义庄管理,每月初一和初二都会有督课来考察学生课业,记录学生成绩并给以奖惩。正今日督课便要来族学,晚些的考校他也要在场才行。”
      
      范愚于是抱着书,挪动步子跟随先生进屋。
      
      到咽下最后一口,督课也踏进了门。
      
      考校正式开始。
      
      先生取出来早已经准备好的三本书,正式范愚猜测的《三字经》、《千字文》同《百家姓》,而后道:“十二郎须得通篇诵读,倘若三篇文章皆能够顺利念下来而没有错漏,便算是通过此次考校。”
      
      范愚闻言,心头已经冒上喜意,在系统的帮助和昨日的学习之后,考校对他来说再没有难度。
      
      范愚顺利诵读完了三篇文章,一旁的先生边听边摇晃脑袋,含笑点头道:“不错,并无疏漏,既然如此,这番考校便算是通过了,十二郎明日便可来族学念书。”
      
      范愚的嘴角刚要翘起,就被一旁的督课打断了。
      
      “不可,能诵读全篇只能说十二郎聪颖,却不知是否刻苦。要想提前一年入学,还须能背下一篇文章。”督课板着脸道,伸手从先生那里接过三本书,递到范愚面前,“十二郎可择一背诵。”
      
      范愚此时无比庆幸自己昨日没有偷懒,倘若认下所有字后就休息,他便要生生错过这个机会了,到时还得苦等上一年才能够入学。
      
      好在督课只要求他背下一篇,范愚在心里松了口气,选了《三字经》。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戒之哉,宜勉力。”
      
      毫无磕绊地顺利背完通篇,范愚仰头看向一直满脸严肃的督课,等待他说考校的结果。
      
      倒是先生已经高兴地捋着胡子,连声道“好”,完全看不出平时的严厉模样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