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夜里落过场雨,叫秋意浓了不少。
      
      破旧的青瓦房里,范愚紧了紧身上不太厚实的棉被,又把自己往被窝深处缩进去。
      
      随着他拽起被子的动作,几丝棉絮从磨开的口子里逃了出来。
      
      年纪几乎和范愚一样大的被子又变薄了一分,但他没有力气去担心。
      
      头痛欲裂的感觉让范愚猜到自己多半因为夜里的雨着了凉,身上粘腻的感觉也能证明他出过不少汗,连有点枯黄的头发都粘了几绺在额际。
      
      “系统绑定成功。”
      
      正因为生着病,听到耳边响起的奇怪声音时,范愚只以为自己烧出来了幻觉,没把这句压根没听懂的话放在心上。
      
      又在床上躺了片刻,范愚晃了晃昏昏沉沉的脑袋,起身给自己做吃的。
      
      每个月月初从义庄领来的米只够他勉强维持生活,范愚揉了揉已经在叫的肚子,抓出一小把,决定熬点稀粥。
      
      从灶边抽了几根劈好的柴,点火时候冒出来的烟让范愚本来就不太舒服的喉咙泛起来痒。
      
      他一边咳一边站上矮小的木凳,小心翼翼地把米洒进锅里,生怕漏下一两粒到地上。
      
      范愚今年已经七岁,但是常年吃不太饱肚子让他看起来顶天了也不过五岁大。
      
      哪怕站在木凳上,做饭对他来说也还是有些难度,不得不踮起脚尖。
      
      生病总是不太好受,口中泛着苦涩。范愚打小就嗜甜,于是从灶边找出来小心储存着的糖,盛出稀粥之后洒了几粒在碗中。
      
      糖的质量并不好,但带着点涩的甜意还是让小孩舒展开了因为头疼皱着的眉。
      
      早晨醒来之后范愚就感到浑身乏力,方才简单的煮粥动作就已经让他轻轻喘起了气。
      
      摸着滚烫的额头,范愚打算惫懒一日,肚子不再咕噜后就又窝回了床上。
      
      带着对“幻觉”中那句听不懂的话的疑惑,范愚打算闭眼休息一会儿。
      
      还没合眼,眼前忽然出现了泛着浅浅蓝光的光屏。
      
      范愚抬手揉了揉眼睛,他怀疑自己烧得更严重了,幻觉又多了一层。
      
      试探性地伸出手去摸,指尖的触感告诉他,光屏应当是真实存在的。
      
      缺胳膊断腿的文字整整齐齐地排列在虚空之中。
      
      好在范愚因为向往科考,想同已逝的父亲一般成个秀才,跑去族学外边偷偷听了很久的课,已经认识不少字。
      
      范愚连蒙带猜,认出来了顶上的那一行:模拟经营系统用户协议。
      
      中间大段大段的“残疾”文字让他本来就昏昏沉沉的脑袋犯起来晕,跳过不看之后又发现最下方写着“确认”字样。
      
      没敢伸手去确定一份看不懂的协议,范愚闭上了眼睛,再次睁眼的时候光屏已经从眼前消失了。
      
      范愚放弃了再睡一会儿的想法,索性就换下身上因为夜里出汗变得有些粘腻的衣服,打算抱去屋外洗一洗。
      
      他今日起得晚了,方才那顿已经可以算是午餐。
      
      屋外,日头已经攀到了天空正中,范愚刚蹲下身洗衣,就嗅到毗邻的范有成家飘来一阵肉香。
      
      范有成今年九岁,是范愚的族兄,在同辈里行九。
      
      他家家境宽裕,范有成被养得高高壮壮,只差了两岁却比范愚要足足高出一个头还不止。
      
      听见范愚开门的动静后,他端着饭碗就跑了出来,隔着篱笆喊范愚:“小十二,明日我又要回去族学念书,待我学了东西回来教你啊。”
      
      范有成向来喜欢在范愚跟前显摆。
      
      就如现在,他是知道范愚有多想进学的。
      
      他不止一次见过秀才公的独子在族学外边偷听,拿枝条在地上比划着学写字的画面。
      
      这会儿口中说的是学了东西以后回来教范愚,实际却是来跟他炫耀。
      
      白胖的手里还特意端着白米饭,上头盖着两块油汪汪的肉,说话间特意把饭碗朝着范愚倾斜了点,好教人看清楚。
      
      边说话,范有成又夹起肉咬了一口,吃得可香,满嘴油光。
      
      范愚慢吞吞地搓洗着手里的衣服,抬头对着范有成露出了个腼腆的笑:“多谢堂兄。”
      
      他知道范有成虽然喜欢炫耀,但没什么坏心。
      
      一年前他家屋顶漏雨的时候,还是范有成发现后拉着他阿爹来帮忙修的。
      
      范有成看着瘦弱的小孩仰着脸冲自己笑,以为这人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是在炫耀,哽了哽,倒觉得口中的肉都不太香了。
      
      没来得及接着说点什么,范有成就被他娘拎着耳朵拉回了屋里,“快给我回来好好吃饭,往外跑作甚,这许多肉还不够让你乖些么?”
      
      范愚轻叹了口气,拿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闻着飘过篱笆的香味,方才那碗稀粥都像是白喝了。
      
      他确实有点馋肉,就连肉香中混着的白米饭香也格外勾人。
      
      范愚出生那年就没了娘。三年前阿爹生病离世,只给他留了两箱书和没几吊钱。
      
      他能长到现在全靠宗族的义庄,每月能从义庄领些米,每年冬天也能领匹布。
      
      几年时间,他从衣食无忧到喝惯稀粥,至于肉味,范愚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尝到了。
      
      除却范有成特意端来炫耀的肉,范愚还颇在意他那句族学。
      
      宗族开设族学,延请先生,凡是八岁往上的孩童都可以入学去读书识字。
      
      范愚已逝的阿爹便曾是族学的先生,教书来的钱向来只留下够维持父子生活一月的,剩下的就都拿去买书读了。
      
      在他得了急病之前,最喜欢做的事便是把小小的范愚抱在膝上,念书给他听,每晚还会抽出来时间教他识字。
      
      范愚还记得幼时对父亲说过的话:“将来阿愚也要和阿爹一般考取功名,等阿爹老了,就换阿愚来念书给你听。”
      
      听到小孩稚言的秀才把人抱进怀里,点点他的鼻尖,笑着应是。
      
      思绪还在回想幼年的场景,范愚又听到了方才的奇怪声音,这一次竟然可以听懂了:
      
      “语言检测成功,时代背景检索成功,已切换为大周朝官话。”
      
      大周便是范愚所在的国家,正逢明君盛世,国力强盛,尚文。
      
      这么听起来,系统方才的奇怪语调大概就是它的国家的语言,缺胳膊断腿的文字也并不是错漏。
      
      范愚加快了手头的动作,快速搓洗干净换下的麻布衣裳后就径直回到屋里。
      
      要是没有猜错,方才他在光屏上面看到的文字这时应该已经“手脚”齐活了。
      
      范愚仔细地看完大段让人犯晕的用户使用协议,虽然有少许不认识的字,但勉强能理解全文的意思。
      
      读完之后,范愚小心翼翼地把手指移到了确认的位置。
      
      泛着浅浅的蓝光的虚拟屏幕漂浮在半空中,闪了闪,跳出来个新页面,顶上写着行“用户个人信息”。
      
      【姓名:范愚
      
      年龄:7
      
      身份:大周朝江南范氏宗族第三十五世,行十二
      
      等级:1
      
      经验:0/100
      
      金币:0
      
      建筑:无
      
      仓库:1级新手礼包(待领取)】
      
      滑动页面,范愚找到了“仓库”,他打算看看所谓的新手礼包,能给他带来些什么。
      
      “一袋米吗,还是一床全新的厚被子,系统给的东西能在现实里得到吗?”
      
      带着点疑惑点击新手礼包后,系统冰冷奇怪的机械音再次响起:“领取新手礼包前,宿主需要完成主要经营方向的选择,可供选择方向如下。”
      
      光屏随之闪动,跳出来三行字:
      
      【一代大儒(科举方向)
      
      本朝首富(商业方向)
      
      时代推手(技术方向)】
      
      “选择方向后不可更改,方向将影响系统开放的模拟经营建筑类型与经验获得途径。”
      
      范愚:“……?!”
      
      范愚还记得系统名字里带着模拟二字,不知道经营方向究竟能不能在现实中给他带来帮助,努力按捺下激动的心绪后,范愚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一代大儒”作为日后的主要经营方向。
      
      就算只是模拟,范愚也想体验一下科考。
      
      现实里还没到入学的年龄,兴许在这个古怪的模拟经营系统里头,他能同阿爹一样成为秀才呢。
      
      系统很快给出了反应:“宿主已完成方向选择,系统将开放科举主线。”
      
      光屏闪动之后,投映出了一个范愚极为熟悉的小院,下边标注着“1级已解锁建筑:族学”的字样。
      
      范愚狂喜:这么看来,模拟经营的内容至少是以现实作为基础的,系统显示的族学正是范氏宗族族学的模样。
      
      只不过一整个书院都是灰色。
      
      范愚伸手去触碰,但光屏毫无反应。
      
      摸索很久但毫无头绪后,范愚终于想起来自己还有个新手礼包没有领取。
      
      这次领取倒是没有阻碍了,光屏上颇为夸张地撒起来了花,族学由一片灰变成了现实中白墙黑瓦的模样,沐浴在花瓣雨中,画面还挺好看。
      
      机械音道:“恭喜宿主获得建筑1级族学,可点击建筑进行经营,经营所得金币可用于建筑升级,每次升级将解锁全新经营内容。”
      
      范愚试探着伸出手去碰族学的图像,果然出现了“点击经营半个时辰”的字样,可按钮和方才的族学一般,还是灰色,并不能如字样提示一般点击进行经营。
      
      难道是因为他在现实中还没有入学么?
      
      可是如果要等他入学,还得空等一年光阴。
      
      范愚轻叹了口气,看到范氏族学出现在系统里时升腾的欢喜如潮水般退散,而后抬起手关闭光屏,把自己摔进棉被之间,仰躺着发呆。
      
      次日清早,额际的温度已经退得差不多,也没有再头疼。
      
      隔壁范有成早早地出门去族学念书,范愚跟在他身后,打算继续去族学外边偷听先生讲课。
      
      既然系统里的族学并不能够点击经营,他还是选择恢复平日里的习惯。
      
      但是范愚没有想到,课还未开始的时候,先生竟然就走到院子里头,出声喊他:“十二郎,过来。”
      
      范愚:“!”
      
      先生严厉,但同范愚父亲是旧识,对他偷听的事儿向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赶他走却也不会搭理他。
      
      怎的这次会突然出声喊他,难道是因为系统里领取了族学带来的改变么?
      
      范愚带着疑惑,小步挪着走到先生面前,还因为偷听被先生道破而低着头,耳根都泛起来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