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第十六章 ...

  •   徐年在上班的前一个晚上接到了电视台主任电话,交给他一个专采任务。
      
      “主任,我没接过人物专采,我明天上班来找您学习一下吧,您什么时候在?”徐年客气道,人物专采什么时候轮到他这个实习生了?主任说采访本市的一位青年才俊,以前约了几次都没约着的。
      
      那岂不是很不好沟通,再说面采青年才俊,徐年自认阅历不够,心里打鼓。
      
      “你不用过来,直接去人公司,人家给了一周时间对稿,”主任老狐狸一个,既然那边点名要徐年去,估摸着这人不简单,能攀点关系就攀点关系,对自己没坏处,“小徐啊,这个机会可是我费劲给你争取来的,好好表现啊,哈哈。”
      
      “不用去电视台?可我......”徐年还是想去电台找前辈们请教请教,他怕到时候面对青年才俊的时候掉链子,那就丢人了。
      
      “这事就这样定了,我把李承铠秘书联系电话发给你,你直接跟他秘书联系,明天直接去他公司。”
      
      “谁?”徐年惊诧不已,“主任您说我要面采的是谁?”
      
      “哦,我还没跟你说是谁吧?你明天去采李承铠,”主任说,“我们市最年轻的世界500强老总,他刚拿了个200亿的项目,打败好几家大公司拿的。”
      
      徐年用脚指头都能想到这个招是谁想出来的了?什么主任费劲争取的机会,明明就是李承铠点名要的人。
      
      虽然这样,徐年还是打算认真对待,打开笔记本搜索李承铠本人和他公司的所有相关信息。
      
      平心而论,李承铠作为公司老总,是相当有魄力,也是相当有魅力的。徐年见过他工作时候的样子,专注果断,眼光独到,他能把公司做到现在的规模,绝不是因为富二代这个头衔,而是靠他自己的实力。
      
      但徐年不能写他看到的李承铠,而是要写李承铠想要呈现在公众面前的形象,所以他要尽可能多地了解李承铠的公司,还要尽可能多地去向李承铠提问。
      
      等晚上李承铠下班回家的时候,徐年盘腿坐在沙发上,笔记本支在腿上,垂着眼皮,手指在键盘上快速翻飞。
      
      阿姨走上前去接过李承铠的外套大衣,站到一边,“饭菜都做好了,李先生。”
      
      “嗯,我以后都回来吃晚饭。”李承铠站在玄关处换了拖鞋,解开衬衣袖扣,和羊绒衫袖子一起挽到了胳膊肘以上。
      
      李承铠经常不在家吃晚饭,以前回来吃的话会提前跟阿姨说一声。
      
      阿姨应了声,“好,就在家吃,家里吃卫生,还健康。”赶紧把李承铠衣服挂到衣帽间外侧,去厨房把饭菜端上桌。
      
      李承铠进门的时候,徐年抬头冲他笑了下,没说什么,又低头继续敲键盘。
      
      “今天药按时擦了没?”李承铠坐到徐年身边,问道。
      
      “擦了,晚上的还没擦,待会儿洗完澡再擦。”徐年没抬头,键盘被敲地噼里啪啦响。
      
      “嗯,等会儿洗完澡我帮你擦,吃饭。”李承铠拍了下徐年的手背。
      
      “铠哥,”徐年敲完最后一个句号,转头看向李承铠,“专采的事...谢谢你。”
      
      “你们电视台已经通知你了?”李承铠指指笔记本屏幕,“在做准备?”少见地伸手摸了下徐年的头,露出一抹冰山初融似的笑,“你采访我还需要上网查资料?”
      
      徐年眨了眨眼睛,老实答了个“嗯。”
      
      李承铠站起来,右手摊开等着徐年。徐年盯着那只手,宽大、骨节明显、指甲修剪地整齐有型,把笔记本合上放到一边,咬了下嘴唇。
      
      “怎么,腿坐麻了?”
      
      “有点。”徐年慢慢地把腿伸直,李承铠又坐回去,抓过徐年的脚腕,在他的小腿肚子上捏揉了几下。力道不轻不重,手掌心的温热紧贴着腿上的皮肤,驱散了酸麻。
      
      “好了吗?”李承铠给他把两条腿都按了一遍。
      
      徐年点点头,李承铠牵起徐年往餐桌走。
      
      阿姨站在桌边,抿嘴看着两个人笑。早该这样了嘛,这样多好,李承铠又不是不会心疼人,非要弄地徐年哭做什么?
      
      “铠哥,其实我可能写不好,我没做过人物专访,你太高看我了。”徐年端起饭碗,扒了一口饭。
      
      李承铠放下饭碗,拿着汤勺舀了一小碗乌鸡汤递给徐年,“不用你写。”
      
      “什么意思?”徐年接过鸡汤,放在手边摊凉。
      
      “我让公司行政部写,你最后署个名交差就行。”李承铠给自己舀了两口汤,端到嘴边吹了两下,抿了一口,“你再休息一周,我陪你。”
      
      徐年瞥了他一眼,嘴角扯了下,“就是说只是为了让我在家呆着而已。”
      
      “不是让你在家,是让我们在家,”李承铠把汤喝完,抽了张纸巾擦嘴角,“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我陪你去,我们也可以不在家呆着。”
      
      “有啊,”徐年笑笑,“我想去岩石。”
      
      李承铠脸上的温柔瞬间被抹去,换上一副冷漠的表情,良久,挑挑眉头,喉结滑了一下,“行,我陪你去。”
      
      “嗤,”徐年轻笑着摇头,“铠哥,你到底在想什么呀?我都被你搞晕了。”徐年端起碗,仰头把碗里的汤喝完,“你知道迟路,铠哥,你知道我跟迟路的事儿你还要陪我去?你什么时候变这么卑微了,有这个必要吗?”
      
      徐年故意拿这件事激李承铠,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他想看到李承铠在他面前低下高贵的头,但当真的看到李承铠这个样子时,心又好像被铁锤狠狠砸了一下,疼地滴血。
      
      李承铠的手攥成拳头压在桌面,手背青筋暴起,脸侧的咬肌轻微抽动。
      
      看到李承铠这个样子,徐年没忍住,起身走过去站在李承铠身边,柔软的手掌覆住他的拳头,轻轻摩挲,垂着眼皮看李承铠从额头到下巴尖的凌厉的线条,感慨真称得上是完美的皮囊。跟这样的男人谈一场恋爱,徐年觉得不亏。
      
      正想着要不要拥抱住李承铠给他点安慰,徐年眼前忽然模糊一阵,方位转换,脚离开了地面,被李承铠一把抱在怀里,“哐啷”一声踢开身后的椅子,往三楼走。
      
      “铠哥?”徐年横躺在李承铠怀里,睁大眼睛,无谓地挣扎“铠哥,放我下来。”李承铠依然冷着脸,但徐年从他眼睛里看到了熟悉的暴虐,像一场野火燃烧。
      
      徐年先是怕了,这一关又不好过。后来转念一想,算了,随他吧,没有几天陪着了,还不至于要他的命。于是不再挣扎,反而伸手勾住了李承铠的脖子。
      
      感知到徐年的变化,李承铠低头,深深地看着他,“你说得对,没必要,不许去。”
      
      徐年抬头,看着李承铠笑,长长的睫毛抖动,也好像在笑,“铠哥,你真的陪我7天?不忙你的那些生意了?”
      
      “嗯,陪你,一直陪着。”
      
      当李承铠把徐年放到床上的时候,他眼里的烈火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蓝色海面上温暖的风。
      
      解开徐年的睡衣,亲吻他身上细小的伤口,伤口大多已经结疤,粗粝的伤疤被李承铠柔软的唇磨过,像磨过一片触感明显的糖粒。
      
      第一次,李承铠吻徐年像吻一朵娇贵易碎的嘉兰,徐年在他嘴唇的抚慰下,身体绷起如一张弓,晕染着薄红。
      
      李承铠侧身从床头柜上拿起一包湿巾,仔细帮徐年清理干净,再给他裹上绵软的被子,自己下床去卫生间呆了会儿。
      
      洗过手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徐年背对李承铠侧躺着。李承铠掀开被子一角,坐了进去。
      
      徐年转身面对着李承铠,手搭着他的腰,扬起脖子去吻他的嘴唇,舌尖轻轻相碰,伸手去解李承铠睡袍的系带,“抱我,铠哥。”
      ......
      晚上擦过药之后,徐年蹭下床打算去一楼,被坐在床边的李承铠一把拽住他的手腕,“去哪儿?”
      
      “回我房里,睡觉。”徐年觉得李承铠问地莫名其妙,很晚了,得睡觉了。
      
      “就在这儿睡。”李承铠拍拍床沿。
      
      “铠哥,我不习惯跟别人睡一起,睡不着。”徐年说。
      
      李承铠固执地抓着他的手腕,“睡这儿,再养成个新习惯。”
      
      只要被李承铠抓着,徐年就走不掉,“好,就睡这里。睡吧,铠哥。”爬回床上,钻进被子里,只露个脑袋在被子外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