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第十五章 ...

  •   方启有严重的精神分裂和双向情感障碍,有家族病史。离开李承铠的时候方启已经开始发病,被家人强行带走。
      
      方启和李承铠在一起的时候长期处于焦虑状态。
      
      李承铠的家境,李承铠对他一心一意的宠,甚至李承铠哥们对他的敌意......还有自己心底的自卑,这一切都让他不安,让他患得患失,日复一日的压力叠加,引发了他第一次发病,随之而来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一次比一次严重。
      
      医生警告他必须要远离使他发病的诱因,当时他的家人一致认为,他发病的诱因是李承铠,于是迫不得已带走了方启。
      
      时隔多年后他再一次发病,病因果然就是李承铠。即使李承铠愿意回头,他们也没有可能重新在一起。
      
      余海朝帮方启找到全市最好的精神科主任,经过全面诊断之后,建议方启尽快入院治疗。
      
      虽然入院治疗是最好的方案,余海朝还是带着精神科主任一起来找李承铠商量,如果入院治疗的话家属要签知情书。
      
      李承铠完全同意治疗方案,要求给方启安排单人单间,用最好的医生和疗效最好的药。
      
      “知情书怎么办?谁签字。”余海朝问。
      
      李承铠拿起医生桌面上的那支笔,声音平淡道,“方启已经没有亲人了,字我来签,有什么事联系我就行。”
      
      办完入院手续,护士帮方启换上蓝白相间的病号服,李承铠陪方启去病房。
      
      余海朝留在医生办公室继续咨询配合治疗要注意的事项。
      
      精神科的病房与普通病房不太一昂,在楼梯口安了一道冰冷的铁栅栏,把病房区隔开,家属只能送到铁栅栏这里,不让进病房。
      
      粗黑带锈的铁栅栏“哐啷”一声在李承铠面前关紧。护士搀着方启往里走。
      
      走廊两边的病房房门紧闭。
      
      浅黄色的木门上方嵌着个透明玻璃窗。另一个护士推着堆满药盒针水的小车,每路过一间病房就要踮脚抬头,透过玻璃窗观察很久,病房里的人毫无隐私可言。
      
      走廊空荡荡,灰色地面反射着阴冷的光。
      
      李承铠没走,一直站在铁栅栏外看方启慢腾腾的背影。方启忽然甩开护士的胳膊,向李承铠跑过来,双手紧紧抓住铁栅栏,脸扣在栏杆缝里,像要挤出来一样,惨白的脸上浮出一丝笑,依然很美,“李承铠,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下辈子,下下辈子,永远不想看到你。”
      
      护士追过来轻轻一掰,方启的手松开,轻易被拉走,最后进了走廊最顶头的一间病房。
      
      说完那句话后,方启就再也没有回头。
      
      李承铠一直等护士出来,问清楚方启用药、休息、餐饮各种事情之后才离开,到门诊楼跟余海朝汇合。
      
      找到余海朝后,李承铠把车钥匙丢给他,“你开车吧,我开不动了。”拉开副驾驶车门坐了进去。
      
      “我TM也开不动啊,这两天被你折腾的,当你家家庭医生是个力气活,累死。”余海朝无奈,坐到驾驶位上,车钥匙插进去,打火。
      
      李承铠把车座椅放平一些,向后靠着,闭起了眼睛。
      
      “你以前没发现方启有这个毛病?”余海朝眼角余光看向李承铠。
      
      李承铠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处,呼吸平缓像是睡着了。
      
      “你到底知不知道啊,你那时候一天到晚跟在别人屁股后面,”余海朝摇头,“我们当时也过分了,挺不应该。”
      
      李承铠皱眉,“我不知道。”
      
      “你怎么能不知道呢?你两当时谈着恋爱。”余海朝瞄了眼后视镜,打了个转向灯,左转上了高架桥,汇入汹涌的车流。
      
      一阵沉默,另一辆车很快地从他们左侧超过去,余海朝骂了一句。
      
      李承铠开口,“把你那精神科主任请我家去看看。”
      
      “你家?”余海朝很快地扭头看了他一眼,“肯定不是给你看。怎么,你怀疑徐年心理有问题?”
      
      “嗯,他非要分手。”
      
      “嗤,那正好证明他心理正常,”余海朝道,“我要是徐年我也得跟你分手,你们也谈了两三年了吧,人到现在都不知道你心在哪儿,我就不说你把人弄伤的事儿了......干脆你先看医生吧,是不是你心理不正常?”
      
      “瞎几把扯。”
      
      “哎,劝你一句啊,你跟徐年分了吧,你别哪一天把他弄死了。”余海朝点了下刹车,车子停在斑马线前,礼让行人,“我就奇了怪了,徐年每次怎么不还手啊,他要还手你也不见得弄得过,是吧。”
      
      “你安静点。”李承铠头偏向窗户,仍然闭着眼睛。
      
      “你起来起来,陪我说话,我困地要死。”余海朝扒拉李承铠一下,“别睡啊,你睡我也睡。”
      
      “你们所有人都不看好我和徐年吗?”李承铠问。
      
      “曾经看好过,觉得你两挺配,”余海朝道,“后来不看好,觉得你没真心对人家......此时此刻又觉得你两该在一起,方启这个样子,不可能了。你好好对徐年吧。我也是脑子有病,一会儿要你分手一会儿要你不分手,被你两搅和的......”
      
      “我不是因为方启这样所以要跟徐年在一起的。”李承铠深吸一口气,“我是在徐年找了别人之后才发现,原来我心里有徐年。”
      
      “什么?”余海朝踩了刹车,轮胎与地面摩擦出尖利的声响,“徐年找了别人?哪儿来的胆子啊?”
      
      “这儿能停车吗?”李承铠半抬起头,看看窗外。
      
      “不能。”余海朝缓过劲,松了刹车,踩上油门,“所以你弄他是因为他找了别人,你生气?”停顿一会儿,“你跟他谈过这事没?”
      
      “没有,开不了口。”李承铠道,“或者说,不敢开口,像根钉子扎在心里,不敢拔。”
      
      “现在怎么想拔了?”
      
      “拔了伤口可以愈合,不拔会钉一辈子。”
      
      “你能原谅?”余海朝盯着车前窗,“要时间吧。”
      
      “能。”
      
      余海朝隔了一会儿才道,“那你确实上心了。”
      
      “他那伤要休多久啊?他说只请了三天假。”李承铠转移话题。
      
      “这个他问过我,我是建议他休一周的。”
      
      “那行。”李承铠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上次电视台跟我们公司联系要做个人物专访的,我同意,”李承铠给下属安排工作,“你们跟电视台说我这边就一个要求,只接受徐年的采访,需要一周时间对稿,从后天开始。”挂电话之前又加了一句,“10分钟后给我回话。”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