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十一章 ...

  •   李承铠提前5分钟到,被管家领进包房。
      
      地方是李承铠定的,在市郊一片别墅区里,一家有名的私人会所,会员制,私密性极佳。
      
      进了包房,管家贴心地站在李承铠身后,帮他脱下大衣,挂在包房一角的红木立式衣架上。然后双手交握放在身前,微颔首,“李先生,请问您今天几人用餐?”
      
      “两个,谢谢。”这家会所只需要报用餐人数即可,不用点菜,也不让点菜,上什么菜全靠管家根据会员不同的用餐习惯和口味偏好,自行安排。
      
      食材高档天然,精致得很,再加上年份久远的各式名酒,两个人一顿吃下来怎么着都得上万。
      
      李承铠倒不是因为要请方启专门定的这么个奢侈地方,他平时一直就是这么吃的。要么吃家里阿姨做的,要么吃健康稀有的。
      
      菜上了两道,一甜一咸,香煎鹅肝和果粒瓤燕窝,醒了一支红酒。包房里温度稍高,李承铠干脆脱了西服,只穿一件灰色真丝羊绒衬衣,袖子往上卷了两道。
      
      包房门被轻轻推开,方启走了进来,穿一件乳白色圆领薄羊绒衫,浅咖色休闲裤,年龄没在他脸上留下太多痕迹,倒显得比以前更精致了。
      
      8年未见,方启先绽了一个笑,伸出右手,抿嘴一笑,“好久不见。”
      
      李承铠站起来,隔着圆桌,也伸手轻轻握住,摇了一下,“是挺久的。”随即松开手,做了个请坐的手势。
      
      “隔这么远?”方启看了看硕大的红木圆桌子,款步走到李承铠身边,拖开餐椅,坐了下来。
      
      李承铠看他一眼,也坐下来,抓过桌上的水晶醒酒瓶,“现在能喝酒了吗?来点?”
      
      方启以前不喝酒,也特别见不得李承铠喝酒,更讨厌他和那帮哥们一起喝酒。为这事方启不知道生气过多少次,每次都是李承铠又是保证又是买礼物的,使劲哄,把人哄高兴了才算过关。
      
      “好,来点。”方启点头。
      
      李承铠先给方启倒了小半杯,再给自己倒上,“叮”地一声,两支酒杯碰在一起。
      
      酒过三巡,管家上完菜后出门,关上了包房的门,包房里显得更安静了。
      
      “你现在话变少了,承铠。”方启打破沉默,直接把手放在李承铠大腿上。
      
      李承铠不习惯,大腿偏移一下,看向方启,眼神犀利。
      
      方启挑眉,斜斜地看向他,“过得好吗,承铠?成家没?”
      
      李承铠瞥了他一眼,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让他忽然没有了说话的兴趣。只有再次举杯,“敬你,方启。”
      
      方启捏着酒杯,仰着脖子一口干了,然后伸手去拿醒酒瓶给自己倒酒。李承铠拦住他,“别喝了,你又不能喝,喝点甘蔗马蹄汁,去燥。”说着去拿另一个水晶瓶,里面是橙黄的马蹄汁,倒进方启的果汁杯里,把杯子放在桌面上,推到方启面前。
      
      方启看着他的一举一动,手从李承铠大腿上离开,盖住他递杯子的手,“你想我吗,承铠?”
      
      李承铠皱眉,方启笑着看他,干脆抓起他的手,放在自己唇边,一个指尖一个指尖地亲,推开椅子,起身站到李承铠面前。
      
      除了皱眉,李承铠没有别的动作,任方启亲他的指尖,任方启一步步贴上自己,任方启坐在自己大腿上,任方启搂着他的脖子,任方启嘴唇压向自己。
      
      方启抓过他的手,引导他,刺激他,火热......
      
      “承铠,我错了,”方启捧着李承铠的脸,温柔扭缠,像一只白莹莹的狐狸,吐出滚烫香甜的气息,“我想回你这里。”
      
      李承铠闻言突然停下,握住方启的下巴推开他,慢慢地帮他整理好已经被掀上去的衣服,褪到一半的裤子。
      
      方启眼尾潮红,唇角水光艳艳,□□燃起的样子,落在李承铠眼里,好像另一个人。也不知道另一个人现在在做什么?是不是还在生他的气。
      
      “嗯......”方启撒娇似的从喉咙里发出呜咽的声音,重新捧起李承铠的脸,“你身边有别人了?我不在乎。”
      
      “方启,”李承铠深吸一口气,方启还坐在他大腿上,李承铠抬头眼眸幽深地看向他,“我心眼很小,一次只能放进去一个人。你知道的。”
      
      “他比我好吗?”方启垂着眼睛,问他。
      
      这个问题怎么回答?李承铠不知道徐年哪里好,除了长得像方启。
      
      除了这一点,徐年还有哪里好?
      
      徐年哪儿比得上方启。开始的时候徐年一个劲地缠着李承铠要陪,比不上方启那么独立。
      
      上床的时候徐年动不动喊疼,喊得李承铠心烦。方启就不喊疼,李承铠不给方启喊疼的机会,方启只要皱皱眉他就停。
      
      徐年还跟他那些哥们处地那么好,一口一个哥哥叫地那么甜,太不让人放心了。方启多好,瞧不上他那些哥们,这点李承铠是一万个放心。
      
      徐年找了迟路,这在李承铠眼里是可以动刀子的事,他恨不得把徐年撕碎了扔掉。方启跟着他的时候,从来不出这种幺蛾子。
      
      看,方启哪儿哪儿都比徐年好,可8年前他不要李承铠了,一走了之,6年的恋爱说断就断。
      
      徐年毛病一大堆,李承铠看不惯他的地方多了去了,可他要有了开心的事还是第一时间想到跟徐年说,找徐年庆祝。李承铠觉得一切都是因为他那张脸,特别像方启的那张脸。
      
      现在方启本人就在这里了,李承铠却不愿意换了。明明就是捡回来的一个小玩具,却不愿意撒手了。
      
      “方启,”李承铠双手擎住他的腰,往外推开一点,“8年前你为什么要走?你去哪儿了?”
      
      8年前你为什么要走?那时候我那么爱你。如果你没有走,现在的我们是不是已经办了婚礼?
      
      收到方启分手短信的时候,李承铠像被人狠狠一棒打傻了一样,对什么都提不起劲来。他只想知道方启为什么会走?毫无预兆,没有面对面说清楚。那时候的李承铠弄不懂,他到底哪里做得不好?
      
      方启忽然板着脸站起来,表情很严肃,“这个问题我们不用再探讨了,太复杂,换下一个问题。”竖起一根手指冲李承铠摇了摇。
      
      李承铠眉头拧了起来,方启这会儿连声音都变了,变得浑厚有力,这绝对不是方启,这是另一个人。
      
      之后夹菜喝汤,方启的声音动作一会儿变一个,李承铠像是在跟好多个不同的人吃饭。
      
      饭后,李承铠要送方启回家,方启转身妩媚一笑,“承铠,我们去开房吧。”说完胳膊缠上李承铠的脖子,垫起脚吻着他,求着他,一声比一声急迫,“求你了,陪我一夜,承铠,就一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