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十章 ...

  •   在家陪了徐年一下午,虽然徐年让李承铠去上班,说不用陪着他,还说自己想一个人呆着。
      
      李承铠当他没说,守着徐年吃了点饭菜,喂了药,自己脱了衣服裤子,钻进徐年的被子里,甚至轻轻搂着徐年亲吻。
      
      徐年都懵逼了,这是玩的哪一出嘛?他要分手,结果李承铠温柔地像水一样。也不是没见过李承铠的温柔,挺遥远了,两年前吧,差不多都快忘了。
      
      而且当下不是李承铠想抱就抱的时候,动不动就碰着徐年伤口了,疼地徐年直哼哼。可躺在床上的“哼哼”声哪分得清楚,就像欢愉和痛苦总是搅在一起。传进李承铠的耳朵里,这动静和索爱时候的“哼哼”没区别。
      
      而且徐年还有工作要做,他递交了一份战地记者的申请,打算下午再跟主任说说好话,让他去。
      烦地不行,徐年整个下午都拿背对着李承铠,心里有事,不想面对他。
      
      就像李承铠说的,拿他当玩具,不管徐年多么冷淡,他不在乎,该抱抱,该亲亲。
      
      亲发顶、亲耳朵、往下......亲着亲着就开始不老实。
      
      被子里暖烘烘的,徐年也不好过,从脖子开始红,耳垂更是红得像西瓜瓤,引地李承铠不停地去咬,真像沙瓤西瓜一样甜。
      
      李承铠真把徐年弄疼了,徐年抓住他的手,急急地喊了一声,眼泪冒了出来,“别,疼。”
      
      “我轻轻的。”李承铠在徐年耳后喘着气说。
      
      “不要,铠哥,”徐年按住李承铠的手,“我真的疼,你别弄。”
      
      “我看看。”
      
      因为全身都是伤,徐年光着身子裹着件睡袍。李承铠把他的睡袍扒拉开,愣住了。
      
      可怜兮兮的、伤痕累累......
      
      李承铠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想去疼他,凑过去......徐年的身体不受自己的控制,即使疼地要死......
      
      这天晚上,李承铠依言赴约了,跟方启的。
      
      出门之前被余海朝一把拽住,“你TM还真去?”
      
      “嗯,约好了。”李承铠推开余海朝的手。
      
      “你是不是有病啊?李总裁,”余海朝真想把李承铠脑袋敲开看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构造,“你跟徐年......你们这,晚上又去见老情人,徐年知道这事儿,你这不往他心里捅刀子吗?”
      
      李承铠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紧抿着嘴唇,推门走了出去。
      
      正常,李承铠这人决定的事,800头牛都拉不回来。

  • 作者有话要说:  改了无数遍,就这样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