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8、第三十八章 战斗 ...

  •   流魂街二十区。
      
      衍夜快速的瞬步向前,红鸢紧紧的跟在她后面朝着二十区赶去。
      “现在还没有到二十区,阿鸢你先把具体通告复述给我。”
      听到衍夜的声音,红鸢颔首答道:“一番队紧急通告,二十区出现大量大虚,现行让十一番队前去斩杀,现派遣三番队、八番队进行支援。”
      “十一番队派遣的是什么等级的队员。”
      “是五席六席所带领的平队士。”
      “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红鸢微微的一顿,说道:“已经负伤大半,据报六席已经殉职。”
      
      听闻红鸢的话,衍夜收敛起平时的笑容。
      五席和六席都是高位席官,何况十一番队这个战斗番队根本不存在贵族权势而取得席官之位的情况,这五席六席想必都是厮杀出来的真正有实力的人。
      十一番队虽然有些蛮干,但是衍夜毫不怀疑他们的实力。没有哪一个番队的席官比十一番队的更真实。
      
      到了现场的时候,衍夜才知道情况的惨烈。她转头一看,果不其然的看到仍旧披着一身红色外套的京乐春水也亲自出马,他压了压斗笠,一种不同于寻常的笑着说道:“小夜夜也要小心了。”
      
      京乐春水对于那个当年和莉莎一起读书的小七绪一直十分的看重。他经常会带着七绪去执行一些流魂街的任务来帮助她提高实力。
      但是衍夜却没有在他的身后看到七绪,已经说明了这件事情到了京乐春水认为的很棘手的地步很难照顾到一旁的七绪。
      
      衍夜也朝着他一笑,说道:“春水叔你没有副队长才要小心。”
      “不是谁都像你这么好运不如小夜夜你回来当我的副官……”前一秒还在调笑,后面一秒京乐就肃声说道:“上了。”
      
      作为十三番中少见的任职长达百年的队长,京乐春水这个人当然不可能只是外表的那样轻浮。朽木银岭当初为衍夜选择番队的时候,除了认为两家之间却有亲戚关系而且衍夜和他的关系一向不错,这个决定还有多年以来他的阅历。
      
      而一直在京乐队里任职的衍夜,不管是在做八番队三席的时候,还是在做八番队副队长的时候,都十分的相信京乐春水。
      莉莎曾对她说过,那个家伙虽然好色好酒的确是个可靠的人。他会后悔失去每一个部下,确实是一个值得信赖的队长。
      
      衍夜看着京乐已经带领八番队冲了上去,也转身向后迅速吩咐:“京乐队长已经负责了西边,我们到东边去,我所编排的第一小队跟着我先冲上去,第二小队跟着副队长在后面杜绝有虚漏网,第三小队侯命善后,任何人不得擅自行动,”她望向红鸢:“千堂副队长,交给你了。”
      “是。”
      
      衍夜秉承朽木家的家训,把公私分得分明。虽然不像朽木银岭那样严肃,但是到了真正危急的时刻,她就会直呼红鸢的副队长称谓。
      副队长被交付的是队长的后背。
      
      衍夜抽出斩魄刀,旁边的队员都立刻的心中一凛。
      衍夜就任队长已经五年,几个小队虽然是轮流做先锋,可是很多人还是熟悉衍夜的习惯的。
      就像刑军军团长拔刀意味着演武式的开始一样,他们的队长从不轻易拔刀。
      衍夜的鬼道早就很闻名,她在出战的时候总是以高级鬼道做最后一击,而那把美丽的斩魄刀总是挂在腰侧看起来更像是美丽的配饰。
      
      迅速的判断了灵压之后,衍夜厉声吩咐:“伊藤、江川你去西边,那头虚灵压很紊乱,你一定要小心;森田你去东边,以你的快战优势速战速决;川崎你们四人去对付南边的那个,可能会有点麻烦我感觉有点不对劲,你们尽量不要伤亡,实在不行,副队长会立刻支援,行动。”
      
      “是。”听闻衍夜的吩咐,几个人迅速的散开。
      衍夜一个人朝北边瞬步而去,越来越接近,她就越觉得心中不安。
      这样的感觉,何其的熟悉又何其的想要不熟悉。
      
      衍夜从前住在七区的时候,虽然为生计奔波,却从来未曾为虚所烦忧。那个时候任何人都不会想到,虚竟然会蔓延到如此靠前的区位。在衍夜童年的记忆里,流魂街前四十区,尤其是前三十区是根本不会出现虚的地方。
      现在的虚已经蔓延到二十区。
      
      这本身已经十分的反常,更何况衍夜也感觉到。
      不仅是人会改变,虚也已经不同往日。
      
      衍夜面对的这头虚和其他三个方向的虚明显的不同,不仅仅是单纯的靠嗜血的本能来动作,这头虚明显的具有了一定的思维能力。
      衍夜出手的第一个鬼道基本上都是白雷,第一计白雷的目的并不是在于要摧毁这头虚,同许多样式的第一招一样,是试探。
      虽然只是低级虚的样子,但是已经做到具备思维能力。
      
      不是单纯的凭借本能来躲避并且立刻发出虚闪,而是先躲避然后又发出虚闪。仅仅是微小的差别,便能知道其中的端倪。
      衍夜甩过去几个赤火炮本来是想周旋几下,摸清这虚的底细。但是却兀的听到了一阵的叫喊:“副队长……”
      
      衍夜此时才感觉到,南面的那头虚明显的发生了变化。
      “该死的,居然出现判断偏差。”衍夜凛然一望,决定速战速决,她拿起斩魄刀念道:“初季 莲子。”
      无数莲花的花苞带着锋利的尖锐朝着虚飞去,那头虚发出虚闪想要抵抗,衍夜又念道:“次季 盛绽”
      次季所能够做到的明显的比初季要多,不仅是火焰系的防御,这些盛放的红莲,还带着吸收灵压的作用,虽然同红鸢的青鸟相比并不是专供,但是以衍夜现在的灵压已经足够吸收虚闪中绝大多数的能量。
      
      感觉到虚紊乱的灵压的逐渐消亡,衍夜拿起斩魄刀就朝着南面赶过去。
      衍夜瞬步赶到的时候,红鸢正在费力的抵抗着那只虚,右边的袖子已经整个的落在地上。衍夜看到她大口的喘气,明显的体力不支,而解放后的青鸟也在攻击那只虚,但是明显的看出成效不大。
      
      红莲和青鸟都是攻击于防御并行,但是红莲侧重攻击而红鸢的青鸟侧重于防御。但是衍夜却看出红鸢明显的有些难以应对了。
      衍夜看向那只虚,明显的愣住了。
      
      刚才通过灵压判断她以为这里的虚虽然棘手但是不过是普通虚中比较难缠的一种,但是眼前的这只虚已经有了豹子的形态。他抬起冰蓝色的眼睛朝着衍夜望过来,衍夜感觉到他严重一种不同寻常的杀气。
      亚丘卡斯?
      
      能够依靠自己的意愿隐藏灵压,而且在和红鸢的战斗中不仅仅是依靠本能的胡乱攻击,而是每一击都带有目的性的重创。
      已经超越了基里安的亚丘卡斯,这个估计已经不会有偏差了。
      
      虽然比起其他的那些虚都要强大,但是衍夜明显的感觉到这只亚丘卡斯和其他的虚还有所不同。那些虚的异常和他们的等级已经不相匹配,而这只亚丘卡斯大概还是一只纯粹的虚,只不过是力量强大罢了。
      
      衍夜看到红鸢明显的有些难以抵抗,就伸出斩魄刀接下亚丘卡斯的攻击。
      衍夜接下攻击后,肃声向红鸢说道:“千堂副队长,你先去协助处理另外的那两只虚,这里交给我。”
      “是,队长。”红鸢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斩魄刀向后面跑去。
      
      由于衍夜的突然介入,那只亚丘卡斯的注意力明显的全部转移到了她的身上,“队长?那么你比那个副队长要厉害了?”
      衍夜明显的从他冰蓝色的眼睛里看到了隐隐的兴奋,衍夜听闻此话倒是一笑:“我的副队长也是极为出色的人物。”
      那亚丘卡斯明显的十分不屑,“哼,什么出色的人物,老子看来根本不堪一击,一个没用的女人……”
      
      亚丘卡斯明显的对对战的兴趣大于跟衍夜说话的兴趣,他一个虚闪扔了过来,衍夜估量始解斩魄刀实在不是及时迎战的好方法,扔出一个苍火坠,虽然不能消减虚闪,却也抵挡了虚闪前进的道路,在半空中和苍火坠一同消散。
      
      看到这里,衍夜却发现那头亚丘卡斯漂亮的冰蓝色眼睛里迸射出兴奋的色彩。这种色彩非常的强烈而明晰,衍夜很容易的就能判断出那是一种极为渴望厮杀的眼神。
      “哈哈哈……果真比那个女人要强许多,老子今天一定要打败你,死神!”
      就连是声音里都能听出显而易见的兴奋。
      
      衍夜觉得他的行事作风倒是和十一番队的有些相似,衍夜一边发出白雷,一边笑着说道:“这里的死神很多,不如我来告诉你我的名字,护廷十三番三番队队长朽木衍夜,可能是要打败你的人的名字,你还是记住吧。”
      “哼,你这个女人狂妄些什么……本大爷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虽然形体是豹子,但是他的身体却比一般的豹子要大,他先是徒手攻击,每一击都带着致命的力道。
      衍夜的斩击虽然不如鬼道出色,但是以多年的练习,抵挡这亚丘卡斯现在的攻击还是绰绰有余,每一次不仅能够抵挡攻击,还能适时的给予回击。
      
      这是一般人都会察觉到危险的时候。
      当自己的攻击都能被对手接下,这是很危险的时刻,一般人都会感觉到不安。
      但是衍夜确信这只亚丘卡斯反而越来越兴奋。
      
      对于力量的强烈渴望。
      这只亚丘卡斯所要追求的,明显的就是力量。
      
      “女人,你果真比那个副队长要好多了……”他冰蓝色的眼睛中光芒一闪,“哼,你们死神不是有斩魄刀么,那个女人的也不过如此,你的呢?”
      “你的话真多。”
      
      衍夜的这句话明显的激怒了他,他的攻势更加的猛烈,不时的还放出虚闪。
      衍夜看到他的反应,心中一笑。
      不管是在流魂街还是在现世的任务中,遇到的多是一些下级虚,这些虚没有多少的思维能力多是凭借本能攻击。即使是基里安这样的大虚在没有亚丘卡斯的指挥下所作出的也只是一种低级的破坏。
      “比起那些虚,你确实也要强上许多。”仅此一句话,衍夜又发现他的眼睛中升起一种不屑的神色,“那些下级虚和本大爷怎么比,老子和他们才不一样。”
      
      衍夜心中一凛。“你从什么地方来?”
      一直没有停下攻击的亚丘卡斯的语气中仍旧带着兴奋,“哼,当然是从虚圈来的,难不成让老子从你们这里来?”
      
      亚丘卡斯的确有能够自行进入到尸魂界的能力。“你和那些虚……”
      “老子和那些下级虚才没什么关联,女人,你不要总是分神!”亚丘卡斯的攻势和他语气中的兴奋程度一同上升,“女人,你的刀呢?”
      
      衍夜心中一惊。
      她明显的感觉到了刚才红鸢所赶过去的方向出现了异常,就好像是凭空的又出现了许多的虚,而她刚刚却未曾感知的到,那个方向除了红鸢这个副队长之外还有三番队的几个低位的席官,明显的无法应对这样多的虚。
      
      “次季 盛绽。”
      带着摇曳的火光的红莲霎时间朝着亚丘卡斯扑了过去,他想要躲闪却仍旧是被红莲闪烁的火光所灼烧到,即使在骨质的外壳上也留下了深红的印记,他看到漫天的无穷尽的红莲朝着他扑来,每一朵都像是燃烧的血液。
      “初季 莲子。”
      这个招数只是直接的攻击,但是他的身体已经被灼烧,这样几乎无法闪躲的攻击让他一下子遍体鳞伤。即使是满身的伤痕,他反而笑得更加的猖狂。
      
      衍夜转身望向他,“这位亚丘卡斯,虽然你是亚丘卡斯但是明显的不成熟,你还没有完全的突破基里安和亚丘卡斯之间的差别吧,我的斩魄刀的实力也不仅仅是这样,等到有一天还能再相见,不如那个时候再决定胜负。”
      亚丘卡斯有一瞬间的发愣,他恶狠狠的说道:“哼,你这个女人,你不是死神么,居然放我走?你不要后悔,记住本大爷的名字:葛利姆乔•贾卡杰克。老子一定要跟你厮杀一场决定胜负!”
      
      他撕裂了尸魂界和虚拳之间的空间,一瞬间跃了进去。
      看到葛利姆乔身影的消失,衍夜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她瞬步赶到出现异常的地方的时候,红鸢的胳膊上面已经布满了血迹,几个低位席官明显的已经经历过一番的恶斗,都瘫倒在地上有好几个已经失去了知觉。
      红鸢正奋力的抵挡着前面的虚,后面的虚却又发出一计虚闪,不知道是因为没有察觉到虚闪还是估摸到如果去躲避虚闪那么面前的这只虚也会立刻的出现异常对己不利,红鸢竟然任凭那虚闪向她袭来。
      
      衍夜心中一惊,甩出一计的赤火炮。然后拿起斩魄刀瞬步到红鸢的面前,利落的斩断那只虚的胳膊,红鸢此时已经是一片狼藉,她转头匆忙的望向衍夜。
      衍夜一向纤尘不染的身上也沾满和灰尘和点点的血迹,在白色的羽织上面显得格外的显眼。察觉到红鸢的眼光,衍夜朝着她灿烂的一笑,说道:“阿鸢,我和你并肩作战,一定要坚持,不能出事,听到了没有!”
      
      红鸢听到衍夜的话,酒红色的眸子中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她愣愣的咬了咬嘴唇,点了点头,握紧斩魄刀同样的开始战斗。
      这些虚的实力并不是太过可怕,但是每一个又不是队长级别能够很简单的摧毁的,但其数量之大的确的超乎了衍夜的预想,她不住的发出鬼道,一个一个的虚接连的倒下。
      
      到了最后一刻的时候,看到卯之花走到她身旁的时候,衍夜觉得全身什么地方都累了。
      她只是想要闭上眼睛。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一章怎么说呢哎呀……
    今个都在外面呆着了,我大姨夫升官请客=u=
    我小姨夫祝贺道:来年姐夫要步步高升升升升!
    我大舅附和:对,升升升
    我小姨笑着说了:想生几个生几个!
    我大姨笑了:生男生女都一样!咱家不封建。
    然后姨夫大人举着酒杯囧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