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7、第三十七章 金盏 ...

  •   金盏花。
      
      三番队的大多数队员第一次见到信任队长朽木衍夜的时候,首先看到的就是一束金灿灿的金盏花。
      身为三番队的队员,对于金盏花都是十分的熟悉的,这是三番队的队花,副官的臂章上面就有金盏花。
      
      金盏花极致的绽放,又和一般的菊花的绽放有所不同,那样金灿灿的颜色让人感觉到一种不同于菊花所带来的萧瑟之气,而是一种逼人的气势。
      被抱在新任队长怀中的一束金盏花在她一步步的向前走来居然纹丝不动。
      凭此就可以看出这个女子的出身,贵族女子教习里有很重要的一条,在移步的时候能够使头发上的繁重的发饰纹丝不动。
      
      三番队的很多队员在心中一直以为这位嫡系的朽木家的公主是一个极其高贵而不可侵犯的人物。
      
      没等三番队绝大对数队员缓过神来,衍夜就朝着已经集结好的三番队队员微微的一笑,朗声说道:“认识这是什么么?”
      女子的声音空灵而清脆,讲话的语气也亲和有力。但是她所穿的白色羽织又总是让人感觉到一种压力,一时间三番队竟无人回答。
      
      “金盏花。”
      
      乱菊凉凉的声音传过来,还很不屑的甩给衍夜一个眼神。
      衍夜没有像往日那样继续和乱菊说下去,而是对着三番队的所有队员说道:“松本十席说得没错,这就是金盏花,我相信各位也都认识,这是三番队的队花。那么我要说的正是这金盏花的花语。
      “绝望、矜持、黑暗、恐怖、阴沉惨烈的行为。
      “诸位有没有认识到,这是一种极为不祥的花朵。”
      
      三番队现任队长就这样笑着说出来,自家番队队花是一种极为不祥的征兆。
      有些队员抬起头来看到了这个队长的笑容,衍夜以前身为八番队的副队长,很多三番的队员也都见过她,那个时候遇到这个戴着八番队副官臂章的贵族小姐,她也总是微笑回应,但是大多数人都会不自禁的把这种微笑当作高贵的疏离与不屑。
      
      她此刻的笑容也带着一种天生的不可忽视的贵族气息,但是却并不是那样的拒人千里。
      瀞灵廷优夜姬,确实的实至名归。
      带着这样笑容的女子,让人能够感觉到她的坚毅。
      
      “这样不祥的花朵来代表三番队,这究竟是为什么?就如同贵族的家训一样,三番队的队花寄托的是初代队长的期望。
      “既然有所期待,就不会徒留伤悲。
      “为什么会绝望?人在什么时候会绝望?对,实在充满了黑暗恐怖气息的阴沉而惨烈的情况下。这个时候我们所能感触到的就是这样,这并不是一种什么太过特殊的感情,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绝望。”
      
      衍夜轻轻的一笑,转变了口气微带严肃的说道:“诸君要明白一件事情,绝望究竟代表了什么?绝望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对,我们在前进的路上会不可避免的遇到绝望,深深的陷进绝望的人数不胜数。诸位应当明白,在这条路上——
      “你和我都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你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你是选择在绝望中深深的沉沦还是选择从中凤凰涅槃的重生?我知道,绝望是一种不可自抑的感情,在遭遇了已经超乎内心所能承受的事情的时候,任何人都会绝望。
      
      “初代三番队队长交付给我们的不是一个太过虚幻而美好的愿望,他所交托的是一个无比艰辛而痛苦的抉择。
      “绝望之中所绽放的花朵,就是这样的金盏花,这样的耀目而高贵的金盏花。”
      
      “吾等一定不辜负队长寄托。”
      三番队的声音整齐划一,他们以往所认知的金盏花仅仅是三番队的象征而已。而如今在他们队长怀中的金盏花却不仅仅是美丽的花朵而已。
      
      那不是美好的许诺,而是沉甸甸的承诺。
      
      衍夜把怀里的金盏菊交到一个站立在前排的红鸢手里,继而又恢复了平时那种亲和的笑容,“那么请各位一定要努力,不要让五番队的看了笑话。”
      今日的席官挑战赛是三番和五番一起举行的,护廷十三番的席官挑战赛通常不会由一个队伍来单独组织,除了特殊年份会举行大型的席官挑战赛,一般的年份都是由各个队长协商组织。
      
      蓝染主动的找上门来,笑意盈盈的对衍夜说,反正都知道我们两个很熟,不如一起举行,我也想和阿衍在一起。
      说得在情在理,公私一起办,多好的买卖。
      
      衍夜带着三番队的队员到达五番队的训练场的时候,五番队也已经准备完毕,衍夜和蓝染公式化的打完招呼,便由蓝染说道:“三番队的队员请到左边的训练场地,五番队的到右边的训练场地。席官挑战赛的规则想必大家都明白,允许下位席官挑战上位席官,一旦挑战成功便可以晋位。当然,也允许上位的席官挑战下位席官,”蓝染扶了扶眼睛,一笑,“不过这样的后门性很大,最终裁决权会在我和衍夜队长的手里。”
      
      衍夜心里翻了个白眼。
      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告诉部下赶快来走后门吧队长我一定会帮助你。
      
      下面的队员也听出来蓝染开玩笑的语气,也有一些人禁不住的发出低低的笑声。衍夜见状,便笑着说道:“席官挑战赛最重要的不是你最终得到的席位,而是你是否能够进步,那么祝愿大家在下面的比赛中都有所进步。开始吧。”
      
      虽说是两个队一起举办席官挑战赛,但是大多的都是自己番队挑战自己番队的,蓝染和衍夜两个人坐在一起观看下面的比赛。
      忽然的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衍夜指向那个娇小的女孩子,对着蓝染说道:“那个女孩子惣右介还记得么?”
      蓝染仔细的看了看像是想起什么的说道:“好像很久眼前见过她,真央?”
      
      衍夜一拍手,“惣右介好记性,就是我在真央的时候碰到的那个女孩子啊。你看她怎么样?”
      衍夜猜想以红鸢的性格,基本上不会自己出头,果不其然的是一个三番队的六席站起来说要挑战她这个四席。那个六席一看就能看出一股贵族子弟的戾气,红鸢刚站到训练场上,六席君就直接拔刀,刀光一闪,煞是可怕的样子,看到六席的动作,红鸢也从一旁拔出斩魄刀,但是身姿天生娇小,又总是一种谦恭的表情,越发让人觉得她只不过是一个误闯进来的寻常女孩子。
      
      阿鸢你快动手啊那个家伙长的这么丑不要客气的毁容吧。
      还有对你说过很多次了你的表情会让别人以为你是六席那个家伙是四席啊。
      
      衍夜心里正争吵着,没有听到蓝染的声音,倒是听到坐在蓝染下侧的市丸银说道:“小姐姐的眼光不错,长的挺漂亮的。”
      衍夜面色一沉。“好家伙市丸银你这色胚就看到人家的美色了。”
      
      市丸银非常无辜的一摊手,说道:“小姐姐你误会了,我只是在说事实。”
      衍夜侧眼一看乱菊,因为三番队的席官空缺比较多,所以乱菊即使是十席的座位也离市丸银这个副队长不远。顺着衍夜的眼光,市丸银果不其然的看到乱菊的身影。
      她显然能听到刚才的话,她只是像以往一样冷然的坐着。
      
      市丸银又是一摊手。我不明白啊,小姐姐。
      衍夜也跟着一摊手。我知道你是真傻不是装憨啊,银。
      
      蓝染看到这样的场景,看着下面的比赛说道:“这个女孩子的资质不错,鬼道非常的出色,灵压控制的也比森田六席的要好上一些,瞬步也很好,但是缺了一种气势吧。”
      “当个副队长总是可以的吧,她也在远征队待过,我相信是一个很好的人选。”衍夜一转头朝着市丸银问道:“银,你觉得呢。”
      
      “小姐姐我也只是副队长,这可不好说。”
      衍夜一笑,“你只是怕人家也是副队长,你没法高人一等去追女孩子了吧,你小小年纪不学好啊,银,我家的白哉可是见到女孩子就脸红。”
      四枫院妖猫的胸袭除外彪悍女人除外就这样。
      可是朽木白哉小朋友活到这么大遇到的女人几乎都是这样的人,但是这些人在外界的形象都和他心内腹诽的完全不同所以他只能咽下去自己痛苦。
      
      如果说千堂红鸢除了气势什么都不缺,那个六席君就是除了气势什么都缺。
      连心眼都缺你这个缺心眼子。
      衍夜对贵族子弟的戾气分辨的一向很清楚,所以这个森田家的小少爷在输了之后会闹事也在情理之中,而红鸢只是把斩魄刀放回刀鞘静静的站在一边。
      看起来就像是上司在教训下属。
      
      森田家是中级贵族,而且隶属于朽木家。衍夜虽然不是继承人不是森田一族的主君,但是身为朽木家的嫡系姬君大人,她只要斥责一句无理,他不想噤声也必须噤声了。
      衍夜只是轻轻的一笑,开口却不是呵斥森田六席,而是笑着对蓝染说:“惣右介还记得当初在真央曾经找过你麻烦的藤井小少爷么?”
      似乎是很久远的事情,所以蓝染摇了摇头。
      
      蓝染队长,温和宽厚,应当不记得这些细枝末节的恩仇。
      
      衍夜抿嘴一笑,“他们是表亲。果然是很像吧,两个家族也十分的相像,藤井家的嫡系一向十分的出色,而这位森田少爷的兄长也是极为出色的继承人。”
      “小姐姐记性真好,那么久的事情你还记得?”
      衍夜听闻市丸银的话,挑挑眉笑道:“我现在替白哉少爷未来的妻子打工管帐,这些事情不记得,白哉小少爷开了我不就麻烦了。”
      
      朽木衍夜,高贵优雅,所以她早已熟识贵族间的纵横交错。
      
      我们都坐在一起,可是一切早已变幻。
      
      红鸢一直都在忍让,只是到了最后,她抬起头,铿锵有力的说道:“队长大人曾经教导过我,所谓耻辱从来都是自己所给予自己的,所谓高贵从来不是别人所赐予自己的。”
      衍夜一笑,这正是她们初次相见的时候告诉她的。
      “这孩子也是好记性,我喜欢。”
      
      森田自然知道自己的队长是谁,也知道自家侍奉的姬君是谁。他看了看衍夜的神色,发现她是一脸赞许的笑容望向那个站在他对面的女孩子。
      他虽然缺心眼少爷脾气,但是不是个傻子。
      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他确实输了,即使想用贵族的身份来压人,但是明显有比他更尊贵的大贵族,所以选择退下是最明智的选择。
      
      席官挑战赛一直进行的很正常,直到衍夜站起身来。
      蓝染发现她一直都在观察那个叫做红鸢的女孩子,似乎是看到那个女孩子基本上恢复过来才站起身来。
      “千堂四席,请出列。”
      听到自己的名字,红鸢明显的有些呆滞。她大大的眼睛望向衍夜,不明白衍夜想要做什么。
      “并不是指导赛,我想测试一下千堂四席的实力,可以么?”
      “是。”
      
      走到训练场上,红鸢还没有站定,衍夜的一个白雷就从指尖蹦出。她瞬步闪开,仍旧是被白雷撩到了头发,她有些惊慌的大眼睛一下一下的闪着。
      “破道之七十三 双莲苍火坠”
      破道七十三和白雷不同属于高级鬼道,舍弃咏唱会威力大减。但是衍夜身为队长,即使是舍弃了咏唱,这苍火坠的威力也十足的强大。
      红鸢仍旧是瞬步躲闪开来,那苍火坠仍旧是撩到她的头发。
      
      坐在看台上的蓝染一笑。
      这两个鬼道一直是衍夜最擅长的鬼道,也是当初在流魂街的时候她击退大虚所使用的鬼道。在情急的时候她的灵压汇聚到一起,所以即使在未曾接触灵力教习的情况下还击退了大虚。
      当时的那个小女孩举起手还十分的慌张无措,好像拼死一赌。
      而如今纤长的手指迸射出的白雷已经让很多人为之风仪沉醉。
      
      衍夜一向很少使用斩魄刀,但是今天却拔出刀来,但是却没有始解更像是把斩魄刀当作浅打来使用。红鸢为了应对也拔出斩魄刀来,衍夜的斩击速度极快,很多下位的队员根本看不清出刀的路数。红鸢拿起斩魄刀一下下的应对根本找不到还击的余地。
      
      虽然无从还击,但是每一次的应对都十分的强劲有力。
      在不如敌手的时候,奋起还击并不是最好的办法。舍不得自己现在所拥有的,又想要再获得其他的想法是世界上最为愚蠢的方法。
      
      衍夜一笑,一个空蝉跑到红鸢的身后,她望着前方消失的身影,很果断的作出防御的姿势,一计白雷从身后闪来,她举起斩魄刀。
      “展翅吧,青鸟。”
      
      一瞬间很多小巧的青鸟从刀尖出飞出,那些青鸟飞到白雷的面前,张开嘴巴,竟让白雷的光芒慢慢的消失。
      就算是高级鬼道的双莲苍火坠这些小小的青鸟无法一次全部淡化,但是已经留下足够的时间,让红鸢有机会闪开。衍夜的又是一计白雷过去,并没有对准红鸢,而是向后方无人的训练场墙壁砸去。
      
      全然倒塌。
      
      能够造成如此破坏力的白雷却被几只青鸟化解,很多人凭此以及先前与森田的比赛,明显的已经认知到了千堂红鸢这个看起来柔弱的女孩子的实力。
      
      衍夜伸出手,笑着望向红鸢,“千堂副队长,以后要尽力工作哟。你是三番队最美丽的金盏花。”
      

  •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我爸妈弄的我很烦。
    久到的成绩单还是引起了腥风血雨。
    我无奈了我妈问我语文卷子多少分?我说一百六,我母上大人来了一句:“你才考一百三有点少。数学也少,英语也少。”
    我怒了,搞不清楚状况老妈你乱说什么,你以为是小学考试,我来个全部一百么?
    我妈根本不问整体是什么样的,全凭主观臆测,还老是把这种考试和高考联系在一起,和上一年的高考分数线挂钩,且不说上一年那高考分数线是算了选课附加分的而期末考没有附加分,就是这种考试和高考有什么可比性么?!
    牢骚,完全牢骚。谢谢听我闷骚的亲。
    知道我妈为我好可还是很无奈,我也想考一本,也想好前程。
    真是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