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他之前的嚣张气焰灭了一半。
      终于意识到这里不是妖界,而是人间玉清宗。
      
      道玉法清,万人朝拜的修真界第一仙门。
      
      而面前这人不知是什么身份,修为竟比他高出很多。
      
      可恶!
      要不是他原来的身体沉睡了,他……
      他死死的盯着宁霁,微微收紧了手,喉间禁制让他说不出话来。
      可是让孔翎就这样服软,他又不甘心。
      
      碧袍妖族眉目间有些纠结恼怒。
      孔翎当妖王久了,不说有人忤逆他,就是连拂了他心意的都没有。除了楚尽霄。
      他以为就那一个,没想到来到玉清宗之后又多了一人。
      
      他气的脸色铁青又不想退。
      这种情况下即使对方比自己厉害,也只能哽着脖子挡在那儿,强行抵抗。
      
      “你是谁?”
      他用尽灵力解开禁制,好不容易说了句。
      
      却因为刚才突如其来的禁制导致说的太快有些结巴,平白弱了一截。
      
      ……
      输人不输阵。
      你结巴个什么!
      孔翎又气的不行。
      
      他说完之后恨不得扇死自己,担心那人以为自己是示弱。
      
      然而被他这样说的当事人却没有一丝反应。
      
      宁霁只是觉得刚才的禁言咒还不够厉害。
      
      那孔雀站在面前拦着他。
      一副不问清他是谁别想走的样子。
      
      他微微皱了皱眉。
      鬼面面具在月色下泛起森森寒意。
      
      孔翎见状心中刚咯噔一下。
      下一刻便见宁霁停下脚步。
      
      等等,他该不会真的要动手吧?
      
      他心中这样想着,又勉强安慰自己,玉清宗好歹也是正道大派,不会有这么不顾后果的人。
      
      他沉浸在乱七八糟的思绪里,勉强想要说服自己。
      便见那杂碎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在孔翎还没反应过来时,就被一道剑气定住,碍眼的扔下了山。
      
      孔翎:……
      
      他身后正好是山坡。
      滚下去时十分顺利,不一会儿就没了身影。
      
      宁霁这才满意了些。
      
      孔雀尖锐的愤怒声卡在喉咙里,还来不及骂人,就像球一样径直滚了下去。
      
      他刚开始时护着屁股。
      但是一护着屁股,脸又会受伤。
      
      为了护住脸,他在滚下去后不得不匆忙变成了原型。心中只将那鬼面人骂了个半死。
      
      “杂碎,你不要等我回来!”
      他骂骂咧咧的,和之前风情万种的模样简直判若两雀。
      
      可惜宁霁懒得看他。
      
      在人不见后。
      他微微皱了皱眉,只觉得山顶的罡气还是太弱了,竟然随意就让人闯了进来。
      于是又在寒潭周围加了层剑气护着。
      
      这才收回目光离开。
      
      ……
      
      童子在屋内扇着风。
      见仙尊回来,不由有些奇怪:“尊上怎么今日回来如此早?”
      
      往常仙尊总是要在寒潭里泡上很久,一直到月上中天才回来。
      今日竟比往日时间早上不少。
      
      宁霁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今日不想泡了。”
      他没说刚才遇见了一个神经病被打扰的事。
      取下鹤氅之后,神色略微有些疲乏。
      就连面具下露出的唇色上也微微泛着些冷白。
      
      那童子见状,起身小心接过鹤氅来,这才问:
      “尊上您今日未泡寒潭,需要服药吗?”
      
      服药?
      宁霁起先是愣了一下,这才想起他说的是什么药。
      
      童子抬眸静等着回答时,却见仙尊微微皱了皱眉。
      似是想起了什么,转头望着他,淡声道:
      “将那些药都销毁了吧。”
      
      销毁?
      他睁大眼睛,有些诧异,以为自己听错了:
      “销毁药吗?可是仙尊……,那些药是您好不容易求来的。”
      
      宁霁早年受伤,受火.毒.侵扰已有多年。
      这.毒.根治不了,寒潭镇压只是暂时。
      半年前,宁霁不得已曾在鬼医处求过药。
      
      那些治疗火.毒.的丹药便是在用极大代价交换之后,鬼医与他的。
      
      不过因他一直想要通过修炼克除火.毒.,这些药只在他压制不住的时候才会服用。
      如此已有不少时日。
      
      当初拿药求了五十颗,现今恐怕只余了一半。
      
      室内冷了下来。
      宁霁指尖顿了顿,缓慢掩去眸中复杂冷意。
      若是他昨夜恰好没想起剧情来,便不会知道——鬼医给他的丹药有问题。
      
      那人为医者,却一心想要致他于死地。
      
      鬼医苏风焱与楚尽霄早就相识,并且一心爱慕楚尽霄。
      在得知有他这个白月光存在之后,只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那日他去求药。
      恐怕那人藏在屏风后,应是得意无比。
      亲眼看着他拿了害人性命的假药出来。
      
      这些隐秘之事,若是不知剧情,恐怕当真会一无所知。
      
      宁霁说完之后只挥了挥手,便转身走向内室。
      童子见他面色疲惫,顿时不敢再多问,只得躬身退下。
      
      门被轻轻关上,等到人离去之后。
      宁霁这才收回目光。
      看向桌上新插的那枝桃花,伸出指尖来微微碰了碰后,轻轻扬了扬眉。
      
      ……
      
      孔翎从山上滚下去,因为是妖修身份,受伤倒是没受什么伤。
      但是却觉得丢人无比。
      
      昨夜解剑峰下恰好有不少同门在。
      幸好他机智,猝然从山上滚下来后又变了个方向,这才避开了人群。
      
      他一只孔雀坐在地上,身后的羽毛被当成扫帚一样扫了一路。
      还有几根挂在了树上。起身之后,颤抖着手,拿起自己灰扑扑的羽毛,只觉得脸都绿了。
      
      这样子要让他怎么向楚尽霄开屏?!
      
      他正在求偶期,混上山来向心上人炫耀不成,反倒被划烂了一尾巴羽毛,孔翎气的浑身颤抖。
      原本对那鬼面人只是厌恶。
      
      现在却是恨不得生吃了对方!
      
      这可是他最宝贵的羽毛,每一根都数的清清楚楚,他将来回归本身之后还准备命名的。
      
      孔翎心中将那人骂了一千遍。
      深吸了口气,下定决心将他深深的记在心里。
      准备明日去找人打听打听,那形容可怖的杂碎究竟是谁!
      
      他回去修养了一夜。
      用了之前一直舍不得用,准备后面给楚尽霄献殷勤用的玉凝露,才将尾羽上秃了的那一块修复好。
      
      一整晚时间。
      孔翎都在数自己的尾羽,越数手越抖。
      
      第二日,一大早就气愤的跟看管他们这些新弟子的人打听。
      “等等,你知道解剑峰上除了阿……”
      “楚师兄外,还住着谁吗?”
      
      他本来是想说阿楚的,但想着不能暴露身份,口中的话拐了个弯,于是说了楚师兄的称呼。
      
      今日来教习这些新弟子的正好是于何。
      他一听孔翎这话。
      眉头立刻皱了起来,那张严肃的面容看着有些不悦。
      
      孔翎皱了皱眉。
      他这是说错什么话了吗?
      
      于何警惕的看向他,半晌问:“你问这个做什么?”
      这人不过新入门而已,却如此打听解剑峰的事情,未免太过奇怪。
      
      孔翎心中咯噔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问的太直白了。
      好在他反应及时,皱了皱眉,装作自然道:“楚师兄仙人之姿名满天下,大家都是仰慕楚师兄而来的,所以就想打听一下能不能分入解剑峰中和楚师兄同门。”
      不,他就是想知道那杂碎叫什么。
      
      这个理由倒是听起来像是那么一回事儿。
      但是于何心中的警惕却还是没有放下。
      见他好奇的望向自己,只是道:“解剑峰中除了楚师兄与洒扫童子之外,便只有宁霁真君了。”
      
      他说到宁霁真君时。
      面上微微动了动,隐约有丝动容复杂。
      
      自从上次在真君面前失态后,于何心中一直较着劲儿。
      
      分明……其实也没什么。
      但他就是放不下,总想着再见真君一次,让他解释一遍。
      
      这丝不对劲孔翎并没有发现。
      因为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解剑峰上除了童子与楚师兄,剩下的便只有宁霁真君。”
      
      以那人的形貌定不可能是洒扫童子。
      所以说……他昨晚遇见的那个将他扔下山的鬼面人,便是楚尽霄的师父宁霁真君。
      那个该死的叫楚尽霄心心念念的白月光?
      
      孔翎晴天霹雳,有些不可置信。
      这时候也顾不上别的了,忍不住又确认了一遍:“那……解剑峰上有没有戴着面具的人?”
      
      于何回过神来,淡淡看了他一眼,像是在质疑他为什么问这么低级的问题:“天下皆知,宁霁真君不喜以真容示人,所以一直戴着鬼面面具。”
      
      天上那道雷果然劈了下来。
      
      修为高,不喜以真面示人,鬼面面具。
      
      所以说……那人果真是宁霁?
      
      他昨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凑巧与情敌正面对决,竟然还被情敌扔下了山?!
      
      孔翎想到这儿后瞬间炸起了毛。
      
      见他问完,于何皱了皱眉。
      直接递给他一根扫帚:“今日你们的任务便是将山上打扫干净。”
      
      “真君未曾通知你们的去处前,你们的日常便是打扫。”
      
      愤怒中还来不及发作的孔翎:……
      妈的。
      
      于何说完之后就离开了。
      
      孔翎回过神后气愤的拿着扫帚暗骂,难怪昨夜他第一眼见着那人就觉得厌恶!
      果真是有原因的。
      
      这么可恶的人,也不知道楚尽霄放着他这么一个大美人不要,是喜欢上了他哪儿。
      
      他神色不虞。
      上前来的同期弟子都被他凶恶的神情吓了一跳,不由离他远了些。
      
      只是心中暗想着,今早也没见着别人,不知道谁又惹着孔翎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问:气死一个风情万种的美人需要几步?
    高岭之花宁霁:谢邀,只要将他扔下山,让他秃了就好。
    感谢在2020-08-31 11:15:15~2020-09-01 15:46: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君已陌路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端砚 11瓶;蒹葭、君已陌路、悠悠公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