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剑尊。”
      “这是这次新入门的弟子名册。”
      桃花树下,负责统计名册的弟子看着座上闭目养神的仙人,小心奉上了名册。
      
      宁霁思绪还沉浸在昨日发生的事中,此时被打断后,长睫微阖,慢慢回过神来。
      
      他平日里甚少笑容,又加之总戴着一副鬼面面具,叫弟子们不敢多看。
      只是今日……
      真君不知为何出神,略微苍白的唇色紧抿着,倒是少了几分冰冷寒意,叫人敢偷偷摸摸看上了一眼。
      
      解剑峰上寒风簌簌。
      就在拿着名册的弟子偷偷看时,一瓣桃花恰好落在了宁霁唇瓣上,又很快被吹落。
      
      那弟子心头莫名一跳。
      在此时浅淡艳色与冰冷交锋下,竟开始有些好奇真君面具下的相貌。
      
      外人总说解剑峰峰主宁霁修的是无情道,相貌丑陋,可止小儿啼哭,这才不得不一直戴着面具。
      从未有人看过真君面具之下的样子。
      
      可是……这样气质斐然的人,真是外界传言的那般丑陋吗?
      他心中乱七八糟的想着。
      等了半天,才听得座上人淡淡道:“拿来罢。”
      
      许是不常说话的缘故,宁霁真君的声音也有些低哑。
      不像一般人那样清亮,反倒像是……鹤羽拂过沉雪一般。
      清泠泠的。
      
      那弟子收起心神,心中却因为这声音,莫名有些紧张。
      于何不由暗暗谴责自己:往日里也不是没有见过大人物,就是面对解剑峰那位占尽天下姝色的楚师兄时他都没有那么紧张过,怎么今日……
      
      他心中想着时,那名册已经被接了过去。
      
      入目便是新弟子的名录。
      玉清宗身为天下第一大宗,共有三座主峰,为抱琴峰,犀药峰与解剑峰,三峰虽各自由峰主管辖,但却都听命于掌教纯光殿殿主掩日真君。
      
      为了不置宗门凋零,掩日真君曾定下过规矩。
      玉清宗一年开山收一次徒,以此充盈宗门。
      不过即便是如此,新入门的弟子能留下的却也不多。
      
      这些弟子入门之后都要分散掺入三峰,由峰主在一年后决定去留。
      
      宁霁作为现任的解剑峰峰主,自然也是要看的。
      
      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打了开。
      只是在看到上面果不其然出现的名字时,眉梢微微动了动。
      
      孔翎。
      果然有他。
      
      宁霁心中暗道果不其然。
      
      他倒不是未卜先知。
      只是早已知道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书。
      
      严格来说宁霁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是在身死之后穿越到了这本书中,类似于人们口中的带着前世记忆转世投胎。
      只是他的记忆来的迟了点,在这里已生活百年,却在不久前才想起一切。
      
      这里原本是一本修真耽美文,讲述的是出身名门的主角受楚尽霄容貌出众,天赋异香,能够轻易激起人的欲望。
      也因此被人觊觎。
      在楚尽霄成年之际,有人为了抢夺他,灭了楚家满门。
      
      主角受阴差阳错踏入了修真界,因天资出众,被玉清宗第一人解剑峰峰主收为了徒弟。学成之后不仅亲手报了灭门之仇,还因其美貌被鬼医、魔尊、孤月楼楼主,妖族孔雀王等人爱慕……
      
      宁霁当时并没有看完这本书。
      只因为这本修真的小说中,情爱的篇幅实在是太多了。
      
      主角不是在和攻纠缠,就是走在和攻纠缠的路上。
      
      他在前世的时候曾经吐槽过这本书。
      却没想到自己现在会真的生活在这本书中,还成了其中并不路人的人。
      
      宁霁是这本书中一个十分重要的角色。
      解剑峰峰主宁霁。
      ——主角受的师尊。
      
      在《情动天下》这本书中,作者特意强调过,楚尽霄还弱小的前期,曾经有一个白月光。
      那白月光一手将当时刚被灭门的楚尽霄从尸山中拉起,递给了他一方帕子。
      
      宁霁之前还不确定。
      但是在昨夜楚尽霄拿着那方帕子欲言又止的向他表明心意的时候,他才明白,自己就是那个早死的白月光。
      
      他望着名册的时间有些长了。心跳如擂的年轻弟子不由忐忑问:“尊上,可是这孔翎有何问题?”
      
      宁霁白玉修长的指节正好停在孔翎二字上。
      叫于何不由有些疑惑。
      
      正在此时,他刚要抬首,忽然山外的罡气微微动了动。
      须臾间静止了一瞬。
      
      就在宁霁看向门外时,外面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弟子楚尽霄,求见师尊。”
      
      他昨夜忽然表明心意之后离开,今日却又像是无事人一样。
      宁霁原本以为按照书中所写,楚尽霄会躲他几日。但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来了。
      
      他微微皱了皱眉。
      
      奉册的于何一听那位楚师兄来了,不由偷偷往门外看去。
      心思瞬间转移了不少。
      
      他不是第一个对楚尽霄有如此反应的,宁霁并不意外。
      在书中主角受就是一个大写的人形迷.魂药。
      
      他看了眼门外,在见他与不见上犹豫了一瞬,最终还是让他进来。
      宁霁并非喜爱逃避之人。
      即使是……乍然得知自己是在书中,颠覆了之前的想法。
      
      随着他声音落下,院门被推开。
      一个穿着白底黑纱,普通弟子服饰的清俊少年走了进来。
      
      楚尽霄刚成年不久,再加之筑基早,所以面容还在少年时候。
      不过即便是如此,却还是叫人屏住了呼吸。
      
      原著中形容楚尽霄的样貌时一句话曾经常出现——山石毓秀,皎如皓月。
      就像是羽翼渐丰的清鹤,有种不自觉吸引人的气息。
      
      他进来时,旁边奉册的于何甚至隐隐约约嗅到一股淡淡的清香。
      
      那香气虽淡,却十分诱人。
      他眼眸中刚有些诧异,便被一道神识封住了心神。
      恍惚了一瞬后,随即回过神来,惊了一身冷汗,连忙跪谢。
      “多谢真君。”
      
      宁霁见他清醒,淡淡瞥了他一眼。
      “你灵气低微,不要过多吸食这香气,以免动摇根基。”
      
      楚尽霄不仅是名动天下的美人,他身上的香气才是引得人人争抢的原因。
      这香气修为越低的人越是抵抗不了。
      
      于何不敢再说话。
      
      楚尽霄皱眉看了他一眼,收回目光来。
      他虽生的如此,但是面对除师尊以外的人,也是不苟言笑的性子。
      
      此时直直看着宁霁,显然是不想在说话的时候有外人在场。
      
      宁霁经过昨夜的表白心意事件,也不想让旁人多加揣测。
      于是便留下册子看向于何道:“你先回去吧。”
      “关于新弟子的安排,本尊稍后会与你说。”
      
      他一开口便像是寒雪一般拂去了楚尽霄出现带来的燥意。
      
      于何心中一凛,忍不住抬首看了他一眼。
      心中却暗暗自责自己方才失态。
      
      早知道楚师兄身上的香气,他就应克制住自己才是。
      竟然在仙尊面前失了态。
      也不知仙尊会不会觉得他心志不坚……
      
      于何越想越难受。
      对仙尊的仰慕与巨大的落差让他收紧了手,心中第一次后悔。
      
      宁霁不知道他的想法,只是挥了挥手让人退下。
      
      他不练剑时,一直是惫懒的性子。
      许久坐在树下都不愿动,一头鸦羽青丝微微散在雪衣之上,只余下白玉一般的指节握着茶杯。
      
      于何以为自己让仙尊失望。
      喉头微紧,一时间心中颓丧,到底还是退了下去。
      
      轻轻的脚步声落下后,门又被慢慢合上。
      
      楚尽霄眉梢这才放松了些:
      “师尊今日又未出门?”
      
      他一眼就看穿宁霁未动的事实。
      
      宁霁摩挲着茶杯的手顿了顿,觉得这楚尽霄怎么宛如狗一样敏锐。
      他不想多言,便转移话题:“今日过来找为师何事?”
      
      楚尽霄没有提起昨夜的事。
      宁霁也全当他忘了。
      
      鹤雪院中现在就两个人。
      
      在宁霁抬眸淡淡看他时,楚尽霄望向他忽然道:“尽霄的事情不着急。”
      “师尊头发散了,我替师尊挽好发再说可好?”
      
      随着他的话,宁霁这才发觉自己今日还未曾束发。
      
      他皱了皱眉刚要拒绝。
      却见那刚刚出声的少年已经自发走上了前来。
      
      在宁霁觉醒记忆前,楚尽霄这样替他梳发不在少数。
      
      玉清宗为天下第一大派。
      教导弟子自是尊师重道,为长辈请安束发并不稀奇。宁霁之前不觉得有什么,可昨夜之后,便有些奇怪了。
      
      楚尽霄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在变化出玉梳与雪露之后,轻轻靠近了宁霁。
      
      微凉的发丝被一只手轻轻捧起,一切如常。
      
      宁霁见此,也不好再说什么。
      
      他微微阖目。
      楚尽霄握着玉梳熟练梳下,动作不差分毫。
      不一会儿,宁霁散下的发丝就被玉冠束了起来。
      
      他常年不摘下面具。
      那鬼面看着狰狞无比,但是只有楚尽霄知道。
      师尊面具下的面容是如何。
      
      这样的容貌只有他一个人看过。
      
      他正出神时,听得一道声音问:“这几日修炼如何?”
      
      师尊已经许久未曾关注他了。
      毕竟还是少年人,楚尽霄愣了愣,反应过来后面上微不可察的浮上一丝欣喜。
      
      “这几日已有突破了。”
      
      院中静静的。
      宁霁自阖目中慢慢睁开眼来。
      “既是已突破,那便已到了该下山历练的时候。”
      
      他这句话一出。
      两人间若有似无的亲密氛围霎时间被打破。
      
      楚尽霄手指僵了僵,慢慢垂下眼,连之前准备要说的话都说不出口。
      
      ……
      楚尽霄离去之时已经是傍晚了。
      
      宁霁不再关注他的事情。
      起身之后,便准备去寒潭练剑。
      
      他有旧伤在身,现在每日练剑时间不宜过多。
      还要泡在寒潭中,方能好受些。
      
      一个时辰后。
      宁霁身上微微出了些汗,这才停了下来。
      
      他生来就欲.望寡淡,唯一能提的起兴趣的便是剑道。
      自十年前受伤之后,身子骨惫懒。
      练剑也只能每日那么一会儿。
      
      细微汗珠顺着额间滑落。
      宁霁拿方帕子擦了擦,也有空想起了别的。
      
      今日楚尽霄离开时的神色在眼中,宁霁并无感觉。
      他本就无意于情爱,那些白月光什么的,他都不想掺和。
      亦是不想像原著一样,与那些主角受所谓的爱慕者们纠缠在一起。
      
      倒不如早日断了开。
      
      这样想着,时间便已经到了。
      
      “尊上寒潭热酒已经备好。”
      随着门外童子的声音。
      宁霁收了剑,抬起头来,淡淡应了声。
      
      那寒潭就在宁霁住处不远的地方。
      这解剑峰顶就只住了他一人,宁霁便也只褪下外衣,未曾做什么防护。
      
      童子放下东西之后便已经退下。
      宁霁抿了抿唇。
      任由冰冷寒潭没过身体。
      引自极川的寒潭只对身有火伤的人有用,一般人泡在此间绝对受不了。
      
      寒意阵阵袭上指尖,宁霁面色不改。
      只是在冷气钻心,唇色微微有些发白时,才慢慢拿起之前童子早已经备好的热酒。
      
      青瓷捏在手中,叫宁霁眉心跳了下。
      正当他准备放入口中时,忽然面色顿了顿。
      手指停留了一瞬后,紧接着抬眸,那玉杯便如兵器一般被掷出。
      
      他这一下没有留手。
      
      林中“哎呦”一声。
      一个碧袍衣衫不整的妖族正好被玉杯砸了个正着。
      “什么东西!”
      
      那道声音听着有些恼怒,一下子拨开丛林走了出来。
      宁霁皱了皱眉,没想到竟然是他今日才从新弟子名录中注意到的人。
      书中主角受的爱慕者之一,妖王孔翎。
      
      他怎么会在这儿?
      
      孔翎原身是孔雀。
      相貌妖异华美,明媚艳丽。
      据原著中说,是个风情万种的大美人,就是脑子有点病。
      
      他因为修炼功法的缘故,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修为倒退。
      不得不用半身外出求偶。
      
      这才遇见了主角受。
      
      宁霁瞥了眼,大抵知道这是那位沉睡的妖王的半身。
      
      孔翎本来是听说楚尽霄喜欢在解剑峰寒潭沐浴。所以才潜伏在这儿,想要一睹美人出浴风采。
      但是没想到没等到本人不说,那里面进去的却忽然变成了一个戴着面具的陌生人。
      
      他只偷偷看了眼,想确认一下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就被人突然用酒杯砸到了头上,差点砸破了头。
      
      孔翎向来爱护容貌,这还是第一次被人砸。
      担忧自己破了相,他扶着额头,此刻那张妖异的面容上满是怒意,看向来人时,气的都颤抖了起来。
      “杂碎,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儿?”
      
      还没等人说话,他又似想起了什么似的,紧接着愤怒质问:“等等,刚才就是你砸的我?”
      
      宁霁:……
      看来书中说的没错,果真是脑子有病。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解剑峰是他的地方。
      他为何不能在这儿?
      
      他微微皱了皱眉。
      瞥了对方一眼,收回目光来,懒得理会他。
      
      孔翎:……
      这杂碎打了他还这样看他?
      
      他被这样一刺激,心口一窒,脱口而出:
      “你这是什么眼神?”
      
      宁霁:……
      看傻子的眼神。
      
      鸟族果然是最烦的。
      他被吵的一阵头疼,本就不是好脾气的人,能容忍这人擅闯此地已是极限。
      此时见这孔雀做错事还不依不饶。
      宁霁终于被吵的抬眸:“闭嘴。”
      
      “你……”
      孔翎还没反应过来,下一刻就忽然发现自己不能说话了。
      等等……
      他凤眸中闪过一丝诧异,捂住喉咙有些不可置信。
      
      周围终于安静了下来。
      宁霁没有在人前沐浴的爱好。此时被打扰后也没什么兴趣了,这时自水中站起身来。
      哗啦水声响起,孔翎目光不自觉看过去,便见那鹤羽大氅瞬间就已经披在那鬼面人身上。
      
      他鸦羽似的发湿漉漉的,玉冠轻散垂在鹤氅之上。
      白色衣袍无风自动。
      见那绿毛孔雀神色戒备,还准备张口,这才转眸淡淡看向他,再次警告:
      “再噪舌,杀了你。”
      
      孔翎:……

  • 作者有话要说:  【下本会开的文,喜欢的小可爱可以戳专栏收藏一下呀】
    【预收一】
    《炮灰攻翻车以后[穿书]》
    #炮灰攻翻车以后,变成了万人迷受#
    顾恹是一本万人迷文中的炮灰攻。
    在穿书后,他一直兢兢业业的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身为炮灰攻,他一心暗恋万人迷主角受,与主角受的其他爱慕者们争锋相对,创造了无数经典的修罗场剧情,让读者们大呼爽快。
    顾恹自己也演的很爽。
    直到有一天,他搞事情时不小心搞错了,暴露了身份……
    顾恹睁大眼睛,还来不及反应,就在情敌们灼灼目光之下,从头上长出了一对毛茸茸的耳朵。
    因为反应不及,那对手感极佳的毛茸茸白狐耳还无辜的颤了颤。
    英明一世的顾恹:……
    #
    众人从没想过,风流浪荡,叫人恨的牙痒的顾恹原身会是一只狐狸。
    更不知道原来变成狐狸的顾恹会那么可爱。
    从那之后,顾恹再想搞事情时,主角攻受看他的目光就都变得奇怪了起来。
    顾恹:等等,他们这是什么眼神。
    ——难道我炮灰攻现在也要担心起安全了吗?
    PS:风流理智万人迷狐狸受Vs毛绒控偏执剑尊攻
    【预收二】
    《摄政王心如止水[穿书]》
    #情敌们都对我真香了,但我只想杀了他们#
    燕辞云穿书之后才发觉自己竟然是一本耽美文中的炮灰.渣.攻。
    而这本耽美文中,天命之子主角受便是他手中的傀儡皇帝。
    皇帝生的容貌昳丽,人人都喜欢。
    书中的燕辞云生了觊觎之心,却在距离皇位一步之遥时死于宫变。
    而幕后黑手便是他身边的幕僚,暗卫,密臣等人。
    这些人的真实身份,都是皇帝的爱慕者,投靠燕辞云不过是为了扳倒他。
    知道剧情后的燕辞云心如止水。
    ——抱歉,他现在只想要万人之上。
    谁料书中得不到的美人皇帝,背叛他的幕僚,刺他一刀的暗卫,还有假意蛰伏的密臣,却都来向他献殷勤。
    那些人捧出一颗真心来,眼巴巴的看着他。
    愿为他座下走狗。
    燕辞云垂眸嗤笑,将真心碾在地上。
    既是如此,那他就踩着他们的真心一步步登上宝座。
    ——直到高处风光无限,再无人可凌驾于他。
    【对自己狠对别人更狠大美人摄政王受×前期伪装,后期撕皮咬上摄政王不松口疯批皇帝攻】
    Ps:情敌真香文,攻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得到摄政王的白月光皇帝。
    前期幕僚、暗卫、密臣都喜欢皇帝,想要扳倒摄政王。
    后期嫉妒皇帝,对摄政王真香,然而摄政王只将他们当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