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Chapter 3 ...

  •   “师兄,这龙怎么与我想的不一样?”
      陈晚与这青绿色的庞然大物四目相对,有些摸不着你头脑地开口问。
      
      “师弟啊,这肯定便是你心心念念的龙了。”云中子断然道。
      
      谁知道陈晚竟然冲着那龙张口来了句:“你真的是龙?”
      那龙还十分给面子的点了点头,嚎了一嗓子。
      这下陈晚是真的信了。
      
      “为什么师父要在这里养龙?”陈晚看着面前不大深的水潭疑惑道,“龙不都是像四海那些龙王一样呆在海里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兴许这条龙,它就是喜欢浅水潭呢?”云中子扇了两下折扇有些心虚地开口。
      这是师父好久之前不知道打哪儿偷过来的龙,唉,指不定是哪个龙子龙孙呢。
      
      正说着,那龙却朝着陈晚俯下了头,陈晚意会,“你想带我飞昂?”
      姜子牙皱着眉头,紧紧盯着那条龙。
      青龙点了点头。陈晚也不犹豫,他总觉得跟这龙亲切的很,轻轻一跃,便到了龙颈上,摸了摸他的鳞片,还挺光滑。
      “师兄,你们要不要一起?”陈晚看着下面两人问道。
      姜子牙听罢直接纵身到了他身后,伸手揽住了他的腰肢,将下巴放在他的肩上,两人前后紧紧相贴,姜子牙呼出的气就在陈晚的耳廓围绕,陈晚的耳尖不争气的红了。
      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身后姜子牙的心跳频率,砰,砰,砰,一声一声,一下一下,和自己的应在一起,于是他再也听不到其余的声音,唯余两个心脏里难以停歇的乱撞的小鹿。
      
      云中子看着两人,心里跟明镜似的,摆摆手,拿扇子来回敲了敲自己的腰,“你们去吧,我一把老骨头了,在这里等你们就好了。”
      陈晚也不推辞,直直驾着龙往天上飞去,眼看着云层不断被穿透,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酷,实在是太酷了。
      
      “哇啊——”
      青龙一个俯身,朝着地面的河流飞去,快撞上时又微微一个抬头,身体平稳地在河面上滑行。
      陈晚松开刚刚因为害怕而抓住的姜子牙的手,脸颊微红,“刚刚我还以为我就要掉下去了。”
      “不会的,我就在你身后。”
      姜子牙干净好听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夹着水面上四处飘着的水汽和春日里泥土的清新,一点一点沁入陈晚的心里。
      从青龙飞起开始,他就一直这样被姜子牙环在怀里,无论是上天还是入地从未松开分毫。
      
      姜子牙看着陈晚微红的耳尖,眼底笑意更浓。
      他低头看着水面,层层涟漪里全两人的倒影。
      
      ----------------分界线-----
      
      “诶呀师弟,你们可算是回来了。”云中子看着慌慌张张从姜子牙怀里出来的陈晚,心里又对这个子牙师弟的套路敬佩两分。
      他轻轻在手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折扇,“这骑龙的感觉怎么样啊?”
      
      “还不错。”姜子牙满眼温柔地看着陈晚道。
      “啧啧啧,”收敛点,你那柔情意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了。
      
      青龙似乎也感受到了这两人的虐狗气息,悄悄地往旁边挪了挪。
      
      “玩够了就回去吧,师父他老人家还在玉虚宫等着我们呐!”
      陈晚姜子牙纷纷拱手道,“是。”
      
      ---------------------------------------------
      
      “师父,那条龙为什么是绿的?”陈晚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里的疑问。
      元始天尊摸了摸胡子,“也许因为他的父母,是绿色的。”
      陈晚:“……”您说了跟没说有区别吗师父?
      
      元始天尊正了正神色,“这是为师当年遇见太上老君时,他正犹豫着要不要抽了这龙的龙筋来炼丹,为师不忍,便施法救下了这龙。”
      “那跟它的颜色有什么关系?”
      “太上老君,也就是你们师伯,说是在昆仑山底的冰潭里发现的,当时这龙奄奄一息,唯独龙筋在龙身里发亮不已,他才动了想入药的心思。”元始天尊犹豫了片刻仍是开口道,“想来应该是冰潭太冷,给冻青了吧。”
      陈晚听着这话,还,挺有道理的。
      
      “待你们下山之时,便要从后山挑一个坐骑。”这么些年了,因为这龙的颜色可从来没人挑过它。
      “真的?”陈晚的眼神俶尔亮堂,“那我能挑这条青龙吗?”
      “但凡能收服,其一皆可为坐骑。”
      
      陈晚搓手手,准备着下山的时候把这龙掳走。
      
      “子牙,你下山以后想做什么?”
      晚上躺在床上,陈晚侧着身问对面床的姜子牙。
      “不知道,还没想过这些,”姜子牙翻了个身,看着陈晚的眼睛,“你呢?下山以后想去哪儿?”
      “我啊,等世道安稳了,要在都城开一家火锅店,”他兴致勃勃地说着自己以后的规划,两条胳膊也配合着从被子里伸出来四处乱舞,“到时候你们都可以过来吃啊,我还要开好多家分店,还有面包店!”
      到时候我还要买很多地,总觉得古代搞房地产应该也十分有钱。
      
      “我与你一同。”姜子牙眉眼里藏着的全是柔情,声音宠溺温柔极了,虽然他并不知道陈晚说的是什么,“届时若是安稳盛世,你的店里便多算我一个人,若是出山时恰逢乱世,我便为你安天下,你再欢欢喜喜的开店,可好?”
      陈晚腾地脸就红了,连带着屋里的空气都带上了暧昧的味道。
      这个姜子牙,怎么净说些让人误会的话,陈晚趁着夜色,悄悄地伸出手给自己扇风,试图把自己脸上的温度降下去。
      
      姜子牙也不在意他回不回答,反正无论他怎么答,他到时都是要随他在一处的。
      练武之人,视目自然是极好,陈晚的小动作不动声色地全被姜子牙看在眼里,他微微勾了勾嘴角,笑意更甚。
      
      陈晚定了定神:“子牙,你我不一样,你是做大事的人。”
      大事?姜子牙正色看他,什么大事?
      陈晚对他的眼神恍若未闻,自顾自说道,“子牙,你日后是要□□定天下的,而我,只求能在这乱世中生存下去,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便可,”他忽而一笑,“要说胸无大志,那一准便是我了。”
      姜子牙正要开口,却听他又道,“若日后你我兵戎相见,你也无需顾念同窗情谊,别为难自己便好。”
      “什么兵戎相见?你在说什么?”姜子牙急急问道,鞋都未穿就下床登登几步跑来他的床前,死死地攥着他的手。
      陈晚把手往外抽了抽,没抽出来,“唉,那都是我乱想的——”
      姜子牙却依依不饶:“公豹,你放心,你我定然不会有指剑相向的一日,若是有,我姜子牙便——”
      “好好好,不会不会,”陈晚见他肯定是要发什么毒誓,忙急急打断了他的话,这古代人都极为看重誓言,而且十有八九总是会应,“我都是乱说的,你别想那些了,先跟着师父学武艺才是要紧的。”
      
      姜子牙起手将他的被子一边掀开,俯身便躺了下去。
      “哎你——”
      “睡觉。”他闷闷道。
      陈晚见他不虞,也只得随他,“好好好,睡觉睡觉。”
      
      谁成想这便开了个头,接下来的日子这人都与自己一床睡了,任凭他赶也赶不走,非要说是自己先把他留下来的。
      陈晚无奈。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