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chapter 2 ...

  •   
      晚上。
      陈晚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终于,他成功影响了跟他同住的姜子牙。
      
      “你怎么了,公豹?”
      “嗷,没事,最近天有点热。”
      因为昆仑山冷而多加了一床棉被的姜子牙:“……”
      
      陈晚不知道这次应下来留在这里以后会不会就真的被派去朝歌和姜子牙他们作对了,要真是这样,那他简直就是死得其所。
      申公豹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被派去朝歌了呢。
      和男主作对的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这从来都是任何小说电视剧的真理。
      胡思乱想着,到了后半宿,他终于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听着陈晚绵长均匀的呼吸声,姜子牙长舒了一口气,知道这是对方入睡了,便也放下心来,沉沉睡去。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元始天尊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
      陈晚心道不好,上辈子熟悉的老师上课的感觉来了,果不其然,他的眼皮开始一点一点往下耷拉,最后慢慢地合在了一起,睡了过去。
      
      姜子牙见状,轻轻地在旁边用笔杆戳了戳他的腰里肉。陈晚吃痛,小声嘟哝了一句,眼睁开了片刻,迷蒙地瞅了瞅四周,复又沉沉睡去。
      姜子牙只好认真听讲,想着大约是昨天他睡的太晚了,便打算下讲以后再给他复述一遍,好让他不至于因为犯困而落下功课。
      
      云中子看着两位师弟的互动,嘴角扬了扬,犹豫片刻还是朝着姜子牙他们的方向开口道,“师父向来不喜讲课时有人睡觉,子牙师弟快些把小师弟叫起来吧。”
      
      姜子牙听完,急急忙忙又拿笔杆子戳了陈晚两下。这下可不如刚刚,这回正好戳中他痒痒肉,陈晚直接就于厅堂之中哈哈着晃晃悠悠了起来。
      云中子姜子牙暗道不好,果不其然接下来就听到元始天尊呵斥一声:“申公豹!”
      “啊?”陈晚听到元始天尊的声音才清醒过来,自己这是上课睡觉被抓了,连忙拱手垂头道,“弟子在。”
      “你便来说一说,我刚刚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我刚刚只听到了四句啊?!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他慢吞吞地开口,脑袋里已经转了九曲十八弯,觉得这开头甚是熟悉,又在心里默念了两遍,才想到这是老子的道德经,害,他还以为是什么呢,于是自然接下去道,“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祖……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万物作而弗始也……”
      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连云中子都给他唬住了,小师弟原来是个天才?!
      
      元始天尊一下一下地摸着自己的胡子,面上不显,心里却满意许多,瞧瞧这徒弟收的,这下可又能跟那群老东西显摆了!
      “好了好了,”元始天尊看着小徒弟背的快要口干舌燥了,终于开口打断了他,“你既知这些,想必便也知其要点,接下来莫要再偷懒睡觉了。”
      陈晚乖乖应下,复坐在蒲团上。
      
      “公豹,没想到你睡觉也能听讲?”下讲以后姜子牙问道。
      云中子也凑过来一起听着,想着要是能学会这招,以后自己也能在师父讲课的时候偷偷睡觉了。
      原本留在元始天尊这里还未出师的就只有他们三人,如今两人耽于享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三人才能一同出师。
      
      “嗷,这倒不是”陈晚摆摆手,十分诚实地开口,“这是我原本就会的,我也只听了师父前四句话而已。”
      云中子一听,更是大为佩服,“你来昆仑山之前师从何处?竟连这些也知晓?”
      陈晚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也不是,我们那里人人都知道这些。”
      云中子大为疑惑,姜子牙也面有不解。
      陈晚知道这些不好多说,于是赶紧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为何这玉虚宫就我们三个人?”
      “是啊,云中子师兄,为何就我们三个?”
      
      云中子见他有意转移话题,便不在多问,道,“唉,往日师父收徒都是来一个走一个,都有自己的缘法,而如今你二人一同拜师,也不知为何师父这次就都将人留下了,我未走也是因为前几个师兄皆是努力好学,到我这里,便有些倦怠了。”
      
      陈晚一听就明白了,敢情这是您不好好学习毕业延迟了呗。而这次留了他跟姜子牙想必也是因为自己穿越来的缘故。
      “唉,真担心以后我还得送走一个接一个的师弟师妹。”
      
      云中子想想今天他上课的表现,但笑不语。
      姜子牙秀眉微蹙,颇为固执地开口道,“不会的,你我会一同下山。”
      云中子看着他挑挑眉,“子牙师弟与公豹师弟关系匪浅呐。”
      陈晚一听,赶紧应下,“那是自然,我与子牙关系最是顶顶好的!”
      姜子牙嘴角扬了扬,点点头。
      云中子把一切尽收眼底,手里的折扇挥了挥,心中有了个大概。
      
      “你们想不想去后山?”云中子把玩着手里的折扇,素手一挥,便是个隽雅秀致的弧形扇面,“师父在后山养了许多奇珍异兽,龙飞凤舞的。”
      “还有龙?!”
      云中子点点头。
      作为华夏子弟,陈晚自然是对龙有着非同寻常的感情,这几乎可以作为华夏的图腾了,他所有的崇拜敬仰好奇现在都能得到满足,恨不得马上就能飞到后山看看这龙是什么样子。
      
      姜子牙见陈晚如此着急,不动声色地拽了拽云中子的衣服,示意他快点。
      云中子莞尔,“师弟们,看到前面的分岔路了没,往右走,便是去往后山的捷径,只是——”
      还不等云中子说完,陈晚就拉着姜子牙飞快地往右边走去,生怕走慢一步,云中子就带着他们往左了。
      
      “——只是右边出口在凤凰窝里”云中子无奈地把话补完,奈何陈晚一心只有龙,他的话是一点没听到,姜子牙倒是听到了,然而却恍若未闻地任由陈晚牵着走。
      看着前面两位师弟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样子,云中子摇摇头,抬脚跟上了两人的步伐。
      
      越往前走,路越来越窄,以至到了后来,只剩下堪堪两人的宽度。
      然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终于出来了!”
      “嗯。”姜子牙看着陈晚开心的样子眼睛里也随他染上了一层笑意。
      云中子:“……”我跟过来是干什么的?
      
      眼前是大片大片的梧桐树,树林阴翳,高耸入云。
      一阵凤鸣。
      凤非梧桐不栖。
      
      “师兄,这是——”陈晚满眼不可置信,“凤凰?!”
      这种出现在神话里的生物,他居然有一天也亲眼见到了!他使劲攥着姜子牙的手,“天呐,子牙,我我我我居然见到了凤凰!!!”
      姜子牙满眼宠溺,一点没在意手上的不舒服,“嗯。”
      云中子:“……”没眼看没眼看。
      
      满身火红的凤凰在三人的头顶上阵阵盘旋,时不时鸣叫两声,声音清脆悦耳,令人心驰神往。
      “师兄,你说它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天纵奇才,所以在这里朝着我叫?”陈晚把食指微微弯曲,蹭着下巴嘟哝,“难道我的金手指这么大吗?”
      “师弟,你想多了,因为你踩着它的蛋了。”云中子毫不留情地拆穿了陈晚的荒谬想法。
      陈晚低头,还真是!
      
      他尴尬地挠了挠头。掩饰性地轻咳了两声,尽量让自己不要那么尴尬。
      姜子牙却道:“是这凤凰不识人才,公豹莫要太过介怀。”
      
      听听,听听这话说的,还成了凤凰的不是了?
      云中子在心里撇撇嘴,对子牙师弟的认知又上了一个层次。
      
      “你不是想看龙吗?”姜子牙继续道,将陈晚的注意力拽回来,“我与你同去看龙可好?”
      言罢,还暗中给云中子递了个眼色。
      云中子意会,立马开口,“是啊师弟,快与我来,这龙想必是识得人才的。”
      
      陈晚一听龙,果然把凤凰抛到了一边,乖乖跟着云中子走。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