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8、Chapter 28 ...

  •   贺兰又羞又耻,她噙着泪,靠在高和的怀里,努力压抑着声音,不让自己哭出来。姜子牙他们已经走远了。
      在毫不留情地被拒绝以后,贺兰便再也没了开始时冲出来要见他一面的勇气,这人是她永远都攀不上的月光。
      
      高和骑着马,任由她靠着,他慢悠悠地拉着缰绳,平稳地往城内而去。
      
      “贺兰姑娘,别哭了,”他柔声道,“日后总归会有更好的。”
      他说这话时十分有底气,就差跟贺兰直说,你看看我,我可一点不比他姜子牙差到哪儿去。
      因他确实是个少年有成,被人追着捧着的将军。
      
      贺兰没意识到他在说什么,听了他这话一下子没忍住,哭了出来,一点也不顾及形象了,鼻涕眼泪一齐往外流,都蹭在了高和的衣服上。
      
      高和皱了皱眉,想拂一拂她的手,抬了抬手,还是放下了,继续扯着缰绳。
      
      “高将军这话是什么意思?”过了许久,贺兰才停了眼泪问他,“这世上如何还能有比姜丞相更好的人?”
      高和不语,但是目光凿凿。
      
      贺兰也看出来了,他说的是他自己。
      她不明白,为什么他明明这么普通,却如此自信?竟然恬不知耻地觉得自己比姜丞相也不差?
      
      贺兰也不说话了,她在心里翻白眼。
      
      高和以为她不说话是默认了,于是:“若是贺兰姑娘同意,我明日便——”
      “不我不同意!”
      
      他冷了脸:“贺兰姑娘,若是此事传出去,别说是我,怕是这偌大的赫城,怕是也没人再向城主府提亲了吧?”
      “高将军这是什么意思?”
      “高某何意,贺兰姑娘应当明白。”
      
      说着,他也不再维持表面上的温和,不再管贺兰,双腿用力地夹了一下马肚子,驾一声扬长而去。
      
      高和心里早已有了主意,待见到城主,便将此事告知他,再借府上下人之口传出去,到时候人尽皆知,她贺兰除了嫁给自己还能嫁给谁?
      
      他这般想着,骑着马的速度越发快了起来。
      
      - - - -分界线- -
      
      陈晚在马背上一颠一颠的,阴阳怪气地说了句:“这贺兰小姐可真是执着。”
      
      姜子牙听他这语气,就知道他这是生气了,刚要哄,就听到姬发在一旁附和了一句,他心里暗道不好,果然接着陈晚便冷哼了一声,连看也不看他,离他更远了些。
      
      “并非如此,我见高将军的神色像是对贺兰小姐有意。”
      
      姬发来了兴致:“姜丞相,何以见得?”
      
      他连个眼神也不给他,淡漠地开口:“看眼神。”
      
      姬发自讨没趣,又凑到了陈晚旁边。
      
      “申丞相,我听父亲说你以前是修道的?”
      “侯爷说的没错。”
      
      “那为何后来又不修了?”
      “下山,”他目光落在姬发尚且年轻的脸上,“辅佐你伐纣。”
      
      姬发眉目飞扬,又惊又喜:“竟是如此?!”
      
      “二公子以为是什么?”
      
      姬发挠了挠脸,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愧:“我以为申丞相是觉得俗世更好一些。”
      
      他笑了笑,意有所指,“申某确实觉得俗世更好一些。”
      
      这笑晃了姬发的眼,周围郁郁葱葱的草木都变得失色了起来,眉目少了刚刚的寒意,清辉的眸子里映着他的脸,下颌线随着他抬头的动作微微扬起,露出漂亮的颈线,喉结凸起。乌黑的墨发有几根不安分地落在了他脸上,像是幽静的月色上沾染了星光。
      
      姬发呆呆地看着他。
      
      突然,申丞相的脸变成了姜丞相的脸。
      
      他一脸冷峻,冷冷地看着他。
      
      姬发一个激灵,“丞,丞相”
      
      “还望二公子一心赶路,侯爷正在西岐等着我们,莫要耽搁时间。”
      
      他说的大义凛然,远山眉一沉,多了几分稳重,越发显得姬发少年意气了起来。
      
      姬发红了红脸,顿觉羞赧,忙应道,“姬发明白。”
      
      姜子牙这才回过脸去,声音还带着刚刚的冷淡:“阿晚。”
      
      他不咸不淡地叫他,当着姬发的面,他又不能不理他,若是两个丞相都生出了嫌隙,那底下的人还怎么出来伐纣的信心?
      岂不是不攻自破?
      
      于是陈晚也同样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顺带着加了一句何事。
      
      “阿晚就不想同我说什么吗?”
      “丞相觉得公豹应当说些什么?”
      
      “我与那贺兰小姐,从未有过丝毫僭越,难道她如此纠缠于我,坏我名声,也要怪在我的头上吗?”
      他声音低着声音,沙哑又委屈。
      
      陈晚的心头,蓦地一颤。
      
      不远处青树上的嘤嘤的鸟叫声突然便静了下来,风吹起的树叶间的沙沙声也停了,他愣愣地看着姜子牙,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他知道的,姜子牙这个人,要是喜欢一个人,就会认认真真对一个人好,他不是那种古代的三心二意的人,所以他才会没有防备地喜欢上他。
      但是他见到贺兰那般情真意切地看着姜子牙的时候,陈晚心里真的慌了,他怕他觉得,两个男人是背德的。
      世俗的禁锢,他不敢想。
      
      他又委屈又慌张,要是姜子牙以后后悔了怎么办?
      要是他日后想着传宗接代怎么办?
      
      他们两个之间隔了千年之久,他于他像是山林间的清雾,难得可遇可及,但若是朝阳一出来,散在阳光里怎么办?
      陈晚害怕。
      
      “对不起。”他垂眸,小声说,握着缰绳的手隐隐泛白。
      
      忽而手上一暖。
      
      是姜子牙覆上了他的手,一点一点轻轻地把力气替他抽出来,他一个翻身,坐到了他的马上,从背后揽着他。
      
      姬发惊呼:“丞相!”
      “无事,二公子专心赶路便好。”
      
      见姬发不再说话,他一直手握着缰绳,另一只手捏着陈晚的两只手。他刚刚实在是落寞极了,像是一个飘忽便能成仙而去,消失于人世间。
      
      陈晚看着姜子牙的手,他的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指节莹白如玉,是双极为好看的手,一点看不出来要握着打神鞭,扫荡天下的样子,倒像是个求取功名的小生的手。
      
      他坐在他身后,温热的体温透过衣襟传过来,让他心里也跟着一暖。
      
      “阿晚,你莫要多想,”他声音如玉石清冷,带着自己不自知的急迫和担忧,“自昆仑山之时,我便一颗心都放在了你身上,从未与他人有过丝毫纠葛。”
      “我曾与师尊隐晦言及此事,那时我以为,我道心不稳。”
      “可师尊当时只叹了口气,说了句世人莫有人能跳出红尘,便是我也一样。”
      “我遂明白,非是道心不稳,而是心有所属,又如何能再将一颗心放在修道之上?”
      “我日日盼着与你亲近,每见你便觉心中动然。”
      “修道长生,天下功业,我从不敢拿来与你相比。”
      他略带自嘲地笑了一声,“师父定觉得多年来是枉费心血。”
      
      他捏着陈晚的手不自知地用了力。
      
      他在紧张,在害怕,他从来不是那般光风霁月心怀天下之人,在陈晚面前,他只看得到他。
      
      陈晚动了动,感到身后的人身子一僵,他顺势靠在了他的怀里,两只手抽出来把他的手包在手里揉了揉,“那你可知,我如何想的?”
      
      身后的人越发僵硬。
      
      姜子牙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出口,他靠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知道他的心意,他想等陈晚自己说出来。
      
      “我喜欢你,姜子牙。”
      他头一歪,窝着身子脸贴着他的脖颈,看到姜子牙喉咙一动。
      
      “我喜欢你。”
      他仰头看着他的下巴。
      
      “我喜欢你。”
      他侧着身子,看向他的眼底。
      
      那里深邃一片,有细细碎碎的流光淌过,映衬得青山都带上了涟漪,像是。
      
      姜子牙忍不住地笑了出来,嘴角向上勾着,他尝试着压了压,没成功,便由着它往上翘了。
      他睫毛轻颤,像是竹间的清风晃动,撞在人心尖上。
      
      “阿晚,”他眸光落在远处的山间,修道之人目力极好,他轻易便看到了那里的竹屋和炊烟,“我从未有这般开心过。”
      他视线又落到他的青丝上,倏尔凑过去,悄悄地吻了吻。
      嘴角扬得更高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