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Chapter 27 ...

  •   城主最后也没能留住三人,等三人走远的都只剩下背影的时候,他依然眺望着姬发的方向,自觉十分可惜。
      
      等再回过神来的时候,身旁的贺兰已经红着眼眶跑了过去。
      
      “贺兰!”他又急又喜,急的是她一点不稳重,这么莽莽撞撞跑出去受伤了可怎么办,喜的是女儿大了,竟也知道自己去争取了,他在心里细细想了想姬发这些日子以来的态度,总觉得他似有似无地对贺兰有心思,既然荷兰能踏出这一步,那说不准两人还真能成。
      他捋着小胡子,嘴角翘得高高的。
      
      一旁的小厮斟酌着开口,“老爷,还要派人去跟着小姐吗?”
      还不等城主接话,高和就匆匆站出来,“城主,为防万一,还是我去跟着贺兰姑娘吧。”
      
      城主看了他一眼,扬着语调哦了一声,“那便有劳高将军了。”
      
      高和也不多赘说什么,回了他一礼就命人牵来马匹,翻身上马,追着贺兰而去。
      
      “姜丞相!”贺兰一边跑一边喊,素来只语调莺转的女子此时几乎要将喉咙破开,“姜丞相,等等!”
      
      陈晚狠狠皱着眉头,她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他本想当做没听见,甚至还加快了骑马的速度,让她自己在后头喊去吧,反正城主的亲闺女,又不会让她喊出事来。
      
      但是他这样想,姬发不行。
      姬发是受着王侯世家公子的教育长大的,即便是再不喜这人,他也断然不会让一个女子在身后呼喊追逐数里而不闻不问。
      他对着姜子牙和陈晚道,“二位丞相,我好像听到了贺兰小姐的声音。”
      
      陈晚连眼神都没分给他:“是吗?不知道,你应该是听错了。”
      姜子牙无条件站在陈晚这边:“二公子,我们已经出城许久,离城主府甚远,贺兰小姐肉.体凡胎,又怎能追到这里?应当是你听错了。”
      
      两人都是修道之人,耳聪目明,若是听到必然是清清楚楚,况且丞相光风霁月之人,说没听到那定然是没听到的,他想着姜子牙的话,又加上自己的想法,越发质疑起自己来,可耳边哭泣又焦急的声音确实一直在回想。姬发晃了晃脑壳,只当自己出现了幻听,对姜子牙和陈晚道了个歉,又继续前行。
      
      陈晚赏给了姜子牙一个赞赏的眼神。
      姜子牙浅笑不语。
      
      跟着后头疯狂哭喊又使劲追着的贺兰可就不这么想了。
      
      从小在赫城,便是被城主护在手心里长大的,一点苦没吃过,如今这么不要命的跑,脚已经磨得生疼,她已经隐隐感觉到了脚心黏腻的触感,应当是磨破了皮。
      
      但她的眼神依然坚定的落在前方骑着马的男子身上,隔得太远,她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依然是那副淡然的样子,身后翩飞的墨发印在了她眼里,她心里苦涩又难过。
      俊美无双,一身才华,他是这么美好,世间有这般人存在,她又怎么会再倾心于别人呢?
      
      她想追上姜子牙,想他再看她一眼,可她的脚上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极了,每抬起来都十分费力。
      最后她停了下来,望着远处的背影啜泣,像是在为自己还没开始就再也没有机会的爱情哭泣。
      
      就在这时,高和追上来了。
      
      “贺兰!”只见他同样骑着高壮的白马,衣袂飘飘,看向她的时候目光有神又充满了爱意。
      
      “高和?”
      “你没事吧?”高和下马,从怀里拿出手绢小心地为她擦泪。
      
      贺兰摇头,眼上的泪珠仍然往下滚动着。可怜极了。
      
      高和心里一片怜爱,恨不得把人搂紧怀里好好疼爱,他沉了沉眼神,克制着手上的动作,道,“可是没追上?”
      她点头。
      
      “可还要再追?”
      贺兰黯淡的瞳仁里忽然又升起了点点期待,紧紧攥着他的袖口,“高和……”
      
      高和温柔一笑,把她抱到马上,自己坐在她身后,“我带着你,小心些。”
      
      他的想法很简单,那三人无论是谁看着对这事都没个心思,姬发看着稚嫩,一看就是不懂这种滋味的,姜子牙和申公豹年纪轻轻就做了丞相,况且西岐又逢难,两个人忙着建功立业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此时娶亲。
      他笃定这一去贺兰定然会死心,所以才由着她去见他们。
      
      高和的声音有着武将特有的粗狂,他用力喊的时候有如洪钟一般,直直穿透十几里,“姬公子!姜丞相!申丞相!”
      
      这下陈晚不能再装没听到了。
      他闷闷地拉了拉缰绳,停下马,“高将军在唤我们。”
      
      姜子牙看见他这副样子,心下好笑,凑近他低声说道:“阿晚不必忧心,便是见一面也无妨,左右不过痴人说梦罢了。”
      
      他这话一点不留情,将少女贺兰的一腔春水贬得有如烂泥。
      
      陈晚舒坦了。
      
      姬发回头看了一眼,“我也听到了,只是不知高将军有何事要与我等说?”
      
      说着,高和已经追了上来。
      贺兰红着鼻头眼眶,一脸决然又殷切地望着这里。
      再准确点,是望着姜子牙。
      
      姜子牙只当没看见这个人,对高和淡淡道:“高将军可是有事?”
      
      还不等高和接话,贺兰已经开口了:“姜丞相,是我要来的,”她激动的样子和姜子牙赫然相反,可他越是冷淡,她越是想要将这个人留下来,“我,我心悦于丞相。”
      她巴巴地望着他,一脸忐忑期待。
      
      陈晚也没想到她这么生猛,开口就是我看上你了。
      要是早知道这样,他一准搞个结界,把声音都给隔了,还听,什么也听不见!
      
      他也忐忑,还紧张。
      看姜子牙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渣男。
      
      姜子牙心底泛起一层一层的喜悦,和喜悦一同的是涌出来的委屈,阿晚又生气了,明明他什么也没做,甚至从未给她一个正经眼神。
      
      他不加掩饰的不喜厌恶的神色刺痛了贺兰。
      
      少女未觉时眼泪已经夺眶而出。
      高和揽着她,轻轻为她拭泪。
      
      陈晚更加不耐了。
      还什么都没干,她怎么还哭上了?
      
      “贺兰小姐,我对你毫无情意,且早已将此事告知于你,还望你莫要再来纠缠与我。”
      
      姬发不语,但他并不赞成姜子牙的做法,在他看来,女子挣脱束缚告知心意,况且又当着这许多人的面,这般直接拒绝实在是不妥,若是传了出去,还有哪家子弟会娶她?
      于是他开口为她找了个台阶,“贺兰姑娘,丞相一心牵挂天下,还望姑娘谅解,”顿了顿,他又道,“贺兰姑娘蕙质兰心,日后定能找到同自己心意相通之人。”
      
      姜子牙却直言道:“非也,子牙心中已有人,此生非他不娶。”
      他意有所指地看着陈晚。
      
      这和告白有什么区别!
      陈晚有些羞赧地别开脸,留给他一个红红的耳尖。
      
      很快他反应过来,为什么是娶我?不是我娶他?
      他想到什么刺激的场面,耳朵红的滴血,但是仍然顶着泛着粉色的脸用力瞪着姜子牙。
      
      眼神明晃晃地写着,要娶也是我娶你!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0-29 22:50:09~2020-11-02 23:56: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哇哈哈和旺仔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