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6、Chapter 26 ...

  •   再说那猫被三人抓回去以后,被分而食之,三只妖怪灵气大涨,甚至还想当场就冲进闻太师的府上跟他斗上一斗。
      雪山冰虾给了她们极大的自信。
      
      玉磬忽然不走心地提了句,我们这样还能封神吗?
      
      妲己听了以后神色突然郑重起来,看向凤青青。
      
      凤青青也皱起眉头,“这……”
      
      玉磬后知后觉发现自己似乎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赶紧补救道:“应当是没事的,一只猫而已,一只猫而已。”
      
      两人没有理会她,反而眉头越皱越深,最后还是妲己先开口了,“若是这便不能了,从前你我三人不也杀了许多妖物?”
      凤青青也随后开口,“大姐说的是,况且我们平日便是吃这些,应当无事。”
      
      玉磬弱弱地把手缩了回去,没事就行,刚刚她们两个的样子可吓死她了。
      
      与此同时,贺兰正在自家府上疯狂找猫。
      “萌萌?”
      “萌萌?”
      
      城主府给她翻了个遍也没找着那只黑猫,她捂着胸口,泪眼婆娑。
      
      “贺兰……”高和深切地望着贺兰,“你,你别太难过了。”
      
      贺兰抬头,少女红红的眼眶,还带着晶莹的泪珠,她轻轻咬着嘴唇,单是轻轻瞥上他一眼,带着不自知的娇羞和媚意,便能让高和醉了去。
      他情不自禁地喃喃道,“贺兰……”
      
      贺兰嗔瞪他一眼,“还不去找萌萌?”
      
      高和忙点头,压下狂跳的心脏,手足无措地开口,“这就去,这就去。”
      
      陈晚和姜子牙是不知道城主府发生的这些事的,亦或者说知道了也不会在意。
      
      姜子牙一颗心只扑在陈晚和封神大业上,对这种猫被三只妖抓走的事毫不在意,更别说还是贺兰养的猫。
      
      等两人第二日回府的时候,便见到众人眼底下或多或少都带着青黑色,神色恹恹,显然是没休息好。
      
      陈晚带着疑惑往里走去,一旁的姜子牙像是没看见一般,只步步随着陈晚的步子,不快不慢。
      
      见到高和时,他还打着哈欠,却隐隐带着兴奋之色。
      陈晚行了一礼,问道,“高将军,昨晚府上可是发生了何事?我见众人皆是精神不佳。”
      
      高和回了一礼:“并无什么大事,只是贺兰小姐的猫丢了,府上都在找。”
      
      陈晚点头,不再多问,两人别过。
      
      等走了几步远,他才小声问一旁的姜子牙,“你不是说那猫带着妖气?”
      “带了些,想来便是这妖气给它招了祸患,不知被何人看上,抓去了也说不定。”
      
      两人也不多说,陈晚是不想提和贺兰有关的,姜子牙是毫不在意和陈晚无关的。于是十分默契地去了正厅。
      
      “丞相?”甫一见到两人,姬发的眼睛腾地就亮了起来,一改方才无神的模样。他眼底下也挂着紫青色,想来昨晚上也跟着找猫折腾了许久。
      
      想到这里,陈晚便对他温和了些,“二公子,为何不多休息会儿?”
      
      姬发有些受宠若惊,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粉色,“不妨事,我想着丞相应当早上便回来,就过来等着了。”
      
      姜子牙闻言脸色一沉。
      
      陈晚倒是笑了笑,“下次应当多睡些,二公子的身子重要。”
      
      姬发耳根子也跟着红了,小声说了句丞相重要。
      
      陈晚注意力放在了首位上坐着的城主身上,没仔细听他说话,问了句,“什么?”
      他摇摇头,不说话了。
      
      姜子牙脸色几乎能滴出墨来,他见陈晚要坐在姬发旁边,三步并作两步便落了座,正好是陈晚刚准备坐下去的位置。
      
      陈晚不解地看向姜子牙:“?”
      
      他也没犹豫,干脆就坐在了他一旁,将长腿伸展开,靠着椅背,舒舒坦坦的。
      
      姬发的目光越过姜子牙落在陈晚身上,一点没发现他黑如锅底的脸色,瞄一眼脸就红上一分,平复下来以后又瞄一眼,乐此不疲,大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姜子牙冷着脸扭头:“二公子,城主看上去有事相商。”
      
      姬发闻言将眼神分些给了首位的城主,果真见他欲言又止地望着自己。
      他无端觉得有些发毛。
      
      城主的眼神有些浑浊,又带着算计,看着他的时候总像是打量物品一般。他不喜欢这样的眼神,所以他除了些必要的事总是会尽量的避开城主,而这次也没有成功。
      
      他的眼神太过直接,明晃晃地写着姬公子你过来,我有事要跟你说。
      
      姬发认命地挪着步子过去。
      
      “姬公子,”见他过来,城主满脸堆笑,露出了自觉十分慈爱的笑容,“昨日多有劳烦姬公子,今日我让贺兰给你赔罪!”
      说着,他就差左右人把贺兰唤来。
      
      姬发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想法,无非就是想着要让他跟贺兰培养培养感情,以后好和西岐联姻,他面上不显,心里却反感极了,只是端起了架子,一脸威仪地开口,“本是应当之事,侯爷无需如此见外,”他余光瞥到贺兰已经拐了弯要走过来,连忙道,“如今西岐正是需要人力之际,姬发冒昧,便在此,向城主辞行了。”
      
      他声音虽带着少年的清朗,却也让人压力顿生,他本就是从小养在姬昌身边的矜贵公子,耳濡目染,又怎会一味让他这般轻视了去,想做什么便做什么。
      
      贺兰走进来,被他的脸色吓了一跳。
      
      她昨日哭哭啼啼许久,全府上下折腾得不行,也还是没找着猫,直到今早,她一醒来,便发现眼睛肿胀不堪,若非城主唤她,真就一整日也不出门了。
      
      她这般模样,自然是不再看姜子牙一眼,一直低着头,只担心被人耻笑了去。
      
      倒是陈晚多看了她两眼,见她脸上胭脂水粉一滩又一滩,身上的脂粉味离了这么远都闻得到,他蹙了蹙眉,别过头,眼不见心不烦。
      
      姜子牙见状,脸色稍霁,给他施了个法术隔绝了外头的气味,道,“阿晚无需在意这些俗事,想来我们很快就能回西岐了。”
      
      他点点头,还是忍不住说了句,“俗不可耐。”
      
      “自然是比不得阿晚之姿,疏朗清华。”
      
      陈晚理所当然地哼了声,“那是自然。”
      
      贺兰小心地往两人的地方瞧了眼,又飞快的收回去,努力装作无事道,“姬公子,赫城民风淳朴,与西岐多有不同,不如公子再多留几日?”
      城主也道,“贺兰说的有理,姬公子不妨再考虑考虑?我定会好好招待!”他刚刚也被姬发的凌厉神色镇住了,而回过神来他的第一反应竟是此子日后必将不凡!若是能与贺兰结亲,那日后贺兰何愁?赫城何愁?
      
      姬发冷了神色,既然与有高和与南伯侯相商,赫城主便是锦上添花,如今看来,这花有没有都没必要了。
      “不劳二位费心了,大业未成,不敢过多耽搁。”
      他不紧不慢地理了理袖口,颇有些斯文俊秀的味道,“午后,我三人便会离去,城主不必再言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0-25 19:16:30~2020-10-29 22:50: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4735922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