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Chapter 25 ...

  •   玉磬正瞪大了眼看着窗外,这客栈的条件委实算不上好,屋里的摆设还不如外头的人好看,至少那些人还会你来我往地斗上两句,就比如她现在正在看的这个买蒜的小摊上,你说五十钱卖,那不行,我就要十钱买。
      
      “三十钱,不能再少了!”
      “二十钱,你在多给我个麻绳!”
      “二十五钱,真的不能再少了!”
      “行吧行吧”
      
      诸如此类,她看得不亦乐乎。
      
      看着看着,她便被远处的两个挺拔的身影吸引了视线,两人一个着青衫,一个穿着水蓝色的常服,皆是俊美无双,在熙攘的人群之中一眼就将人的视线吸了过去,宛如鹤立鸡群。
      青衫的那个高一些,清清冷冷的面容像是九天上的神仙一般,眼神落在世人身上带着慈悲却也无情,可偏偏落在身旁的男子身上时,像是寻到了归处一般,多情极了。
      
      玉磬啧啧两声。
      
      那水蓝色衣服的男子低垂着眉头,不知道在思索什么,微风吹过,他的青丝乌发缓缓飘扬着,忽而,他的双眸变得极为闪亮,不知道他凑近与那青衫之人说了什么,两人相视一笑,相谐得紧。
      
      她还在品味着两人的美色,忽然见到两人身后不远处跟着一只不起眼的黑猫,那黑猫十分机警,一直以固定的距离跟在他们身后,时不时探出头来张望。
      
      她赶紧对正在商议对策的凤青青和妲己道:“姐妹们!我看见那只黑猫了!”
      “什么?!”两人顾不得刚刚正讨论的闻太师,三步并作两步便走到了窗边,果不其然,见到了那只黑猫。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凤青青对妲己道,“我们走!”
      
      原是贺兰当日抱着猫跑了以后,在屋里小声抽泣了许久,但心里还是有些不甘心,姜丞相那般光风霁月的人,怎么就会有了心悦之人呢?
      他看起来就像是一颗心都放在了家国天下上,怎么会有人让他动心呢?
      
      贺兰不信,于是抹了泪,又一个人偷偷回了花园。
      
      她竟然看到了姜子牙和一个男子站在一起,两人十分亲密的样子,她心里的信念一下子便崩塌了,纵然是姬公子,也不见二人多么亲近,君子之交淡如水,可如今,她便有些不信了。
      等那人扭过头来,贺兰眯了眯眼,是申公豹!西岐的亚相!
      
      姜子牙正小心翼翼地捧着一束花,眉眼间尽是温柔,就那么专注地看着他。
      
      贺兰又哭着跑了回去。
      
      她抱着自己的猫哇哇就哭了起来,怎么也停不下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都抹在了黑猫身上,后来终于没力气了,嫌弃地把猫往旁边一扔,叫侍女过来服侍自己换洗去了。
      
      黑猫从她的哭声中竭力辨认出来了姜子牙、申公豹两个名字,在府中绕来绕去,终于找到了两个人,还不等它细细观察,两人已经整好衣服出门去了。
      它一只猫,只能偷偷摸摸跟在了身后。
      
      街上人极多,它不只要观察前方两人,还要躲着人不被踩到,心酸极了。
      现在它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姜子牙发现了。
      更不知道已经被更远处的三个妖给盯上了。
      
      它仍然一无所知地跟在姜子牙和陈晚身后。
      
      “阿晚,有妖气。”姜子牙蹙了蹙眉,小声对身旁的陈晚道。
      陈晚懒散的神色一变,眸子里尽是警惕:“别怕,我保护你。”
      姜子牙:“……好”
      
      妲己三人已经悄咪咪地跟到了黑猫萌萌的后面,就等着它一个不注意扑上去。
      姜子牙不着痕迹地看了看身后的四妖,他像是察觉了妲己她们的想法一样,将身子往陈晚那边倾了倾,捂住额头,压抑地嗯了一声。
      
      陈晚立马停住,眼神关切:“怎么了?”
      姜子牙面色无常,“无事。”
      他这么说着,手却没从额头上放下来,还煞有介事地在太阳穴按了几下。
      
      陈晚一下子就明白了,眼里的担忧更甚,他这是明明有事还强撑着啊!
      他赶紧一只手搭上他的腰,“你靠着我,别逞强。”
      
      姜子牙摇摇头,听话地将手放下来揽着他的肩。
      
      陈晚往他身边凑了凑,手覆上了他的太阳穴,轻轻地替他按压着,“这是怎么了?”修道之人本就比寻常人身体好,更何况姜子牙这种修为高深的,几十年了都没见有过什么病,突然这样是真的把陈晚吓了一跳。
      
      他对他愈发小心起来,恨不得捧在手心里,“我们回去吧?”
      姜子牙面色红润,丝毫不见病色,但他开口却带上了几分虚弱,“无妨,这里空气好,城主府有碍事之人。”
      
      陈晚心里没有一点负担,理所当然地认为那个碍事之人就是贺兰。
      他郑重地点了点头,把他的头往自己肩上一掰,他作出一副靠谱的样子来,看他侧脸贴上自己肩头,道,“我给你渡灵力。”
      
      姜子牙拦不住他,他还真的就认认真真一点不吝啬地往他身上渡灵力。
      
      姜子牙心里一暖。
      
      众人皆用异样地眼神看着两人,陈晚瞪回去:没见过生病的人吗!没见过帅哥吗!
      
      跟在他们后头的猫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它急地团团转,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办,毕竟它只是一只猫。
      
      趁着它愣神之际,三人一下子扑了上来,妲己把它扑了个满怀,凤青青狰狞地看着它,那眼神明晃晃地告诉它:小样,你也有今天,落到我们手里了吧!
      
      黑猫抖了抖,它想起来这是上午它遛了好几圈的三个人,那时它还觉得这三人傻极了,赫城是什么地方,它最为熟悉不过了,还想抓它?做梦!
      
      姜子牙在陈晚看不到的地方勾了勾唇角。
      
      妲己对两人使了个眼色,三人眨眼便消失在了原地。
      
      陈晚敏锐地察觉到妖气不见了,姜子牙将头抬起来,对上他的眼睛,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看着他。
      他什么也没说,但是他眸子又藏了千言万语。
      
      他本就因周围没了妖气松懈了下来,被他这么盯着,耳根开始发热。
      
      他别开了头。
      
      但是那道视线太过炙热,如芒如炬,哪怕是他不看他,也知道他现在是什么神情。
      
      姜子牙满意地见他耳朵一点一点全变成粉色,道,“天色晚了,可要回去?”
      陈晚下意识回头,却见他眸子里像是沉了月光一样,他赶紧又把头别过去,不能看不能看,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他心里这般念叨,嘴上还是十分诚实:“再,再逛一会儿吧。”
      
      无他,他实在不想看见那个贺兰,看姜子牙的眼神就像是他该是她的一样。
      请把眼睛捐给需要的人,谢谢。
      他是我的。
      
      姜子牙不知道他想了些什么,脸慢慢鼓了起来,他没忍住,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戳了一下,这一下就把刚刚鼓起来的脸又戳了回去。
      
      陈晚扭过头瞪着他。
      
      “?”
      
      他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一样,有些生气,“你是不是没事?刚刚装出来的对不对?”
      
      姜子牙脸色一僵。
      
      看他反应,陈晚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就是最近太惯着他了!都敢骗他了!
      他气呼呼的,像只仓鼠。
      
      他一把甩开姜子牙,阔步往前方走去。
      
      姜子牙一步也不敢停留,赶紧跟了上去。
      一边追一边解释,“阿晚,我并非故意,刚刚有妖接近,为了骗过他们,我才假装自己生了病。”
      
      他态度诚恳极了。
      倒显得陈晚心眼小,不懂事。
      他更气了。
      越发板着脸不理他,恨不得脚下生风。
      
      等飞快地走了几步,却发现身后没有脚步跟来,他一顿,回头看去,姜子牙就在几米外温温柔柔地看着他。
      就像是笃定了他会回头一样。
      
      他懊恼,就不该回头!
      但是再扭头走又尴尬,明明自己都停下来了。
      
      陈晚站在那里,无辜又无措。
      
      姜子牙心里一软,忙跑过去,十指覆上他的手,“我错了。”
      “……”
      “阿晚,我当真错了。”
      “……错哪儿了?”
      
      “不该骗你,”他声音里带上了委屈,“不会有下次了。”
      
      陈晚听出来了这委屈的调调,手不自知地紧了紧,垂头嗯了一声。
      
      他没抬头,看不到姜子牙眼里的狡黠,阿晚真好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