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Chapter 24 ...

  •   “你可想出去逛逛?”姜子牙问道。
      陈晚想了想,反正待在这里也没什么事,还不如出去玩,反正姜子牙有钱。
      一想到自己买东西都是姜子牙付钱,他心里舒坦了。
      
      丞相有钱。
      丞相真好。
      
      “走着!”他一甩肩上的墨发,眉眼间尽是风流,配上一身云锦的长衫,活脱脱一个未见世俗满心向往的世家小公子。
      
      姜子牙眼神一暗,走到他一旁,“不再换衣服了?”
      陈晚古怪地看了他一眼:“换什么衣服?你要换?”说着,他还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今日是一袭青袍,越发衬得他长身玉立,清冷出尘。
      就这样出去,街上十个女的得有九个眼神粘在他身上黏不开。
      
      陈晚撇了撇嘴,“换吧,”末了又加了句,“一起换。”
      
      姜子牙清浅一笑,“好。”
      
      说着一起换,却是各自回了房。
      陈晚舔了舔唇,姜子牙回房时他还反问了句,不是一起吗?
      得到的只有姜子牙红透了的耳根。
      
      他切了一声,也不知道之前是谁非要跟自己睡,现在连换个衣服都不一起了?他想了想,似乎这次来了赫城,姜子牙也没有开口说要与自己同睡,他这才别扭地一个人挑了间屋子,结果他又住在了自己一旁,奇奇怪怪的。
      
      他心里的想法姜子牙自然是不知道。
      自从那日在丞相府梦到了一些美好的事情,他就不敢再跟陈晚一间房睡了。
      
      到现在他还是能想起来那黏腻的触感,压抑破碎的□□,和陈晚身上的暗香,像是雪峰上埋了许多年的酒,清冽甘甜,只闻一下,便能醉上好几日。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鼓起来的地方。
      红着脸开始默念清心诀。
      
      “你怎么换了这么久?”
      
      等姜子牙开门的时候,陈晚已经靠在门口等了他许久了。
      他凑过去仔仔细细看了看姜子牙的衣服,啧了两声,“我也没见到什么特别的嘛,”他猛地抬头,“怎么——”
      
      姜子牙瞳孔骤缩,无他,陈晚的唇正贴在他的唇上。
      温热的触感席卷大脑,他忍不住伸出舌尖舔了舔,是和梦里一样的感觉,清甜的,带着昆仑山特有的青茶味。
      
      陈晚一下子蹦出去,捂着嘴:“你,你——”
      
      姜子牙也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耳尖一下子变得通红。
      
      陈晚瞪着他。
      
      他红着脸,无措地解释,“我,我不是……”
      
      陈晚这下眼睛瞪得更大了:你亲了我,你还说不是!
      他看他红着脸,整个人都没了平日里端方君子的模样,只剩下一双盈满了委屈和无措的眼睛,隐约还见得到几分清亮。
      
      “申丞相?姜丞相?”
      陈晚刚要让他负责,就听到了姬发的声音。
      他下意识地回头看去,姬发正不解地看着他们两人,“你们这是怎么了?”
      
      他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把手放下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岂料两人同时开口——
      “无事。”/“无事。”
      
      而后又皆是吃惊地看了对方一眼。
      动作一致极了。
      
      陈晚瞪他,你学我!
      姜子牙无辜极了,这只能证明他和阿晚心有灵犀。
      
      他将手虚虚放在嘴前,掩住唇角的笑意,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轻轻碰了碰,耳尖又漫上红色。
      煞是好看。
      
      姬发没有多想,他善解人意地朝着陈晚笑了笑,“两位丞相这是要出去?”
      陈晚点头,“自然,既然都来了,左右无事,不如逛一逛。”
      姬发以拳捶手,“正好!我也——”
      
      姜子牙也顾不上平日里的冷淡形象,急急开口打断了他,“二公子,城主应是还有事要与你商议,西岐和南侯结盟,并非只是口头上承诺那么简单。”
      姬发有些失落,但是一想到结盟,又有些赧然,“多谢丞相提醒。”
      
      姜子牙道:“无妨,侯爷本就将二公子托付与我,”他看上去有些和蔼得过分,“我与师弟自然要多照顾公子一些。”
      
      陈晚跟着点头,朝他慈祥地笑了笑。
      毕竟自己实在是年纪大了。
      
      姬发应了,这才快步离去。
      
      留下两个人又开始沉默。
      “你——”
      “我——”
      
      陈晚这次抢先开口:“你先说。”
      
      姜子牙愣了愣,张张口,最后吐出来了句,“走吧。”
      
      陈晚:“……”你为什么不说对我负责的话?
      
      他恹恹地跟在姜子牙身后,根本没注意到一路上多少人将目光放在他身上。
      
      他长得俊美,远山眉,含星眸,光是站着便给人一种乘风归去之感,如今眉目染上了些郁色,倒不似平常那般千里之外遥不可及,像是个入了红尘的仙人,看一眼就让人心旌摇曳。
      姜子牙的脸几乎要黑成碳,他眼神冷得吓人,所过之处众人都自发的让开路,在拥挤的集市上生生辟除了一条空荡的路。
      
      陈晚觉得自己周围的温度低了又低,冷气源也十分明显,就在自己眼前。
      他实在想不出来姜子牙这是又怎么了,古人的心思难猜得很。
      
      他拽了拽他的衣袖,“子牙,怎么了?”
      
      他眼底还带着不自知的担忧,直冲冲望进姜子牙心底,一通乱撞。
      
      气温一下子回暖,姜子牙朝他温温柔柔地笑了笑,“无事。”
      他反手将他的手握在手里,轻轻磋磨着。
      他能感受到他的骨节,他细细地蹭了蹭,陈晚的手像是个文人的手,纤尘不染,掌心处摸着还软软的。
      
      但是他见过他写的字,当真不是一个文人能写得出来的。
      ——极丑。
      
      他嘴角勾了勾,给陈晚安上了可爱一词。
      
      陈晚见他拉起小手手以后整个人都像是开了花一样,情绪一下子扬了起来,也跟着他勾了勾,眉眼间的郁色顿去,更衬得他俊美无双,朗月入怀。
      仿若眼里藏了千万月光,看人一眼便能沁到心里,再也难忘。
      
      就在这时,肚子咕了一声。
      
      姜子牙别过头,忍住嘴边的笑意。
      陈晚倔强地哼了一声,这跟他可一点关系都没有,修道之人本就辟谷,要不是这街上隔两步就是个吃的摊点,他肚子能这样?
      
      他这么想着,还顺便瞪了一眼丢人的肚子,真是禁不起诱惑!
      肤浅!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0-21 20:09:19~2020-10-23 22:07: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磕的cp是真的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