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 9 章 ...

  •   任星一听这话,就觉得有点戏。
      哎呀好歹她也是个穿越者,金手指必须得多啊,不然对不起现在爽文满天飞的世界啊,她必定不会这么平庸的拿个笔记本写本小说就回去了。她也想体验一下金手指的爽度——系统大大求关照啊!
      于是她眼巴巴地看着白悦,等着白悦后话。
      
      纪湜愣了下之后,表情有点纠结。
      如果是稀有灵根,那就是说任星也是可以修炼的。
      刚才他不高兴任星是凡人寿元短,现在又换过来了,他不高兴任星还是会走上修真之路。
      好像不管她是什么结果,他都不满意。情绪大起大落间,白悦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不过那跟你没关系,我就不说了。”
      
      任星:……就这?
      
      白悦瞧了纠结的小胖子一眼:“你不是说以后不会见面吗?你管他什么稀有灵根。”
      纪湜:“好奇不行吗?”
      白悦:“看不出来你还会多管闲事。”
      纪湜:“不说算了,我也没那么想知道。”
      任星举手:“我想知道!那到底是什么灵根?”
      纪湜带着警告意味地瞪着她,然后她被白悦自动忽略了。
      
      白悦本来有一丝怀疑,这东西是纪湜给任星带的。
      可看着任星这么积极的样子,他反而打消了这个怀疑。
      如果真的是她,那就说明她不是伪装,是真的普通人,那他今天要说的事情都没可能完成。可若是那样,她藏着掖着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主动往前凑。
      以他跟她相处的了解,她就是闲的大佬!没事整天都在打听他的过往,而且还是以听故事为目的的打听。
      他又不是小孩们的奶娘,还有义务给讲故事!
      
      打定主意不让任星的八卦小心思得逞的白悦,自然而然地坐在她准备的火锅前,语气冷嘲:“什么都不知道还学人收徒。”
      小胖子说她才是师父,死都不叫他师父,他就不明白了,那一问三不知的懒女人能教小胖子什么!
      
      任星也坐了下来,举着筷子叹气:“我就多吃了三个月的饭,我也不想的。”
      熊孩子最近虽然乖了点,但还是个熊孩子啊,她当姐姐的年纪,还要操老娘的心,她亏欠谁了这是!
      
      纪湜:你们这就吃上了?今天是我的生辰好吧?
      
      任星的厨艺算不上好,属于能入口的状态。
      好在这个世界没有她那种火锅的做法,一堆中药香料加上辛辣的魔草,红色翻腾的锅里飘出的异香和热气,让这个冰冷寒湿的阴气洞穴中,多了更多的人间烟火气息。
      肉类是纪湜应任星的要求,从冰雪覆盖的森林里猎回来的雪兔和山猪。
      杀掉的猎物在冰雪里一冻,要吃的时候,才取回来拿刀子给片了,薄薄的肉片码在洗好的石盘子里。
      蔬菜就比较简单了,没有什么绿叶,大多都是洞穴里长出来的菇类。没毒的任星吃一盘,有毒的白悦一盘——反正他们这个魔修流派的就喜欢阴毒之物。
      
      纪湜本来也被毒蘑菇的味道吸引,他的体质越是吃这些东西越补,但是对上任星的视线后,他非常自觉地选了无毒的。
      对于纪湜没出息的遮掩表现,白悦冷哼了声。
      欲盖弥彰,总有一天瞒不下去的时候,看你怎么办。
      不过,情绪越是剧烈、失望越大、被背叛越深的时候,越适合将心魔给种入心中。如果未来能因此逼一逼那顽固的臭小子,白悦倒也省去些口舌时间。
      
      白悦难得有兴致地开了一壶酒,自己喝两口,给纪湜灌三口。
      看着纪湜被辣得眼泪忍不住,任星哈哈直笑的场景,这种平静和谐的感觉,他快两百多年没有过了。
      或许他这么容忍任星,就因为她很像那个人。
      当年他还在上清宗的时候,他们几个兄弟大口喝酒御剑飞天,豪气万丈。也是因为那个人,不同宗派的他们,才能毫无芥蒂地聚在一起。可惜那样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了。
      
      入魔两百年,他每时每刻都想着给那个人报仇。或许是储藏多年的灵酒醉人,他很多年没有这样缅怀过去了。
      白悦突然从怀里掏出两块黑色金属片,啪地砸在桌上,看向任星:“你跟我保证过,三年!”
      
      任星突然被点名,笑容凝滞在脸上。
      好在白悦现在有些酒不醉人人自醉,他也没过多在意任星的表情,自语道:“你到底是谁?你是不是早知道,才跟我三年之约?”
      
      这话有点莫名其妙。
      任星迅速在脑子里推衍。白悦提到三年,那是她之前跟他约定的带他混入上清宗的时间。他一定遇到了什么事,而这件事能让他意识到,可以有机会“借助”她的力量,完成这个约定。
      根据刚才白悦提到的,他们要离开,也就是这件事应该是近在眼前会发生。
      而他又问她是不是早就知道,说明至少先前他不知道,所以这件事不常发生,甚至可以说是个意外……
      思及此处,任星高深莫测地咬了口红油兔肉片:“如果不知道,我怎么有自信向你保证。”
      
      纪湜听她模棱两可的话,就知道她又在装。
      她不能问,但他可以。
      
      纪湜抓起桌上的金属片,那是正中以篆字“天”为浮雕,四神兽为图腾花纹的令牌状的黑色金属块。他感觉到上面还残留着真元波动,这一定是修真大派以飞剑传讯的手法,随机发出来的。
      “出了什么事?”他直接问白悦。
      白悦放下酒:“天榜开了。”
      
      纪湜知道天榜,据说分为势力榜和个人榜,每种只有两百个名额。但其他的,他就不知道了。以龙门山那些,势力榜前五千都入不了围的小杂鱼门派,对于天榜的了解,他们只有高大上和很了不起的印象。
      
      任星更加不知道天榜是啥,她也很好奇,但言多必失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所以她只微微一笑,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白悦看了她一眼:“你果然知道,一点都不意外。”
      任星保持微笑,心里慌得一匹。知道个屁,别来问她啊,千万别来问她细节了!
      纪湜解围似的给她夹了块山猪五花肉,她立刻裹了大坨自制山椒芝麻酱,把嘴巴塞得满满的。
      看见她那副吃相,纪湜叹了口气,自然而然地用拇指给她把嘴角粘的酱给擦了,然后放进自己的嘴里。
      
      白悦扫了眼纪湜的表情,又看了眼对别人行为毫无察觉、眼睛只盯着锅里食物的任星——大概他真的是被上清宗的长老打伤了脑子,才会把希望放这两人身上。
      他盯着桌上的金属片,独自品酒:“距离上一次天榜打开,还不到二十年。也难怪各个宗派那些老家伙着急,原本打算再培养三十年的弟子,被临时送走,若是有任何不慎,这代弟子就断层了。”
      任星:听起来有点像是那种秘境送人进去的副本呀。
      
      白悦又嗤笑一声:“不过,只要有银雪城玄机派的薛玉笙在,对于排名前十八的宗派弟子来说,这个不慎的几率倒是大得惊人。”
      他说着,又看向纪湜,提醒道:“这次她若是再平安回来,你跟她之间的差距会越来越大,如果你还是坚持不选择任何东西……”
      纪湜:“没什么好选的。”
      白悦:“随便你,反正一直结不了印的人又不是我。”
      
      任星听着两人打机锋,插不上嘴,只能默默吃东西。
      白悦却又点名到她:“这就是你的打算吧,借着天榜意外重开,各大宗派广招弟子的时机,你要让我们混入上清宗。不过我不明白,你打算怎么做?你该知道,上清宗收徒严格,不容任何异端妖魔。若是击杀几个考核的人,我倒是可以做到,但那没有意义。就算我能易容伪装成他们,以我的功法,我无法隐藏魔气,混入修仙山门。”
      若是那么简单,他还用等这么多年。
      
      任星放下筷子,双手一合。
      她就喜欢白悦这种自己可以脑补出大半剧情的人!
      她挺直了背脊,拍了拍!:“不是还有我吗?”
      
      白悦皱眉:“你?”
      任星:“我去拜入上清宗门下,等到适合的时机,你以被我抓住的名义,被我名正言顺带入,这不是正好?”
      
      这听起来是个好办法,但她说的白悦并不意外。
      白悦:“我也有这个打算,不过不是让你去,而是他。”
      
      纪湜一愣。他现在……
      白悦冷笑一声:“放心,你一个筑基期都没到的臭小子,没人会注意到你。”
      若是那样简单就被人发现,就不叫稀有灵根了。
      
      纪湜不置可否,盯着白悦:“你放心让我离开?”
      白悦:“我有什么不放心的,你要一直这么废物下去,我留着你有何用?”
      纪湜:……
      白悦:“这是个机会,对我、对你而言都是。你见识太少,还不知道这世间权力、地位能给男人带来什么,还没见过女人……”
      他说着扫了任星一眼:“她就算了,极品女修的魅力不是你可以想象的。”
      
      任星:什么叫她就算了?
      她不服气地一拍桌子:“我怎么就没有魅力了?”
      白悦不理她,目光停在纪湜脖子上的火焰石上:“你见得多了,就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也不至于一点点小恩小惠分不清。”
      
      纪湜:“我不去,你说的那些我都不感兴趣。”
      白悦皱眉,眼见就要发火,任星拉住了他:“上清宗的小姐姐们,比薛玉笙好看吗?”
      
      “什么?”白悦不明白。
      任星:“就你说的魅力啊,谁更大。”
      
      白悦:“十大主峰峰主,比薛玉笙好的,不在少数。”
      任星点头:“那就行了,如果不如薛玉笙,我估计他也看不上。”
      纪湜听着任星议论他,胸中涌出一股无名之火:“你就那么着急赶走我!”
      
      哎呀,不愧相处这么久,小胖子终于学着聪明了。
      但她可不会承认。
      任星:“你在说什么?”
      
      纪湜:“你自己心里清楚,你不就希望我拜入上清宗,然后你就可以随意去哪里逍遥自在了!”
      
      哎,孩子你说什么大实话?没你当拖油瓶,我就能有机会码字日更了呀!
      任星捏了捏愤怒的小胖子的脸:“你傻啊?我不是说了我也要去的嘛。”
      纪湜一怔,回想她的话,好像是啊。
      他的怒火慢慢地消散了,虽然依旧忍不住顶嘴:“你要去便去,要喜欢谁没人拦着你,别老带上我来说!”
      
      任星一把搂住他的肩头:“知道了,我不帮你做主,行了吧?”
      纪湜冷哼一声,拍开她的手。
      任星搓着手背,大冬天的别这么大力啊,很疼的!
      
      纪湜白了她一眼,又把她的手拉过去,放在掌心里搓。
      他手掌挺肉,又特别温暖,任星被rua得暖暖的,很舒服,心里倒是真的有点舍不得跟他分开了。熊孩子嘴巴不饶人,体贴这点却还不错。
      
      白悦瞧着两人拉拉扯扯,对于这种幼稚的友好互动没有半点兴趣,是男人就真刀实干地上!那些扭扭捏捏的小情绪,既不激烈又不偏执,没啥用!
      经过棋局,他对这两个的情商不抱有任何希望。他把令牌再次往桌上一拍,话题绕回正事:“所以你俩都要去?”
      
      任星扫了眼桌上的令牌:“你不也早就把我安排进去了吗?”
      白悦沉默一瞬,哼声:“既然没有异议,明日就出发!”
      
      可以离开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任星差点兴奋地跳起来,但她忍了。
      低调,要低调。
      
      白悦抱着手臂,翘着二郎腿,靠坐在洞壁边瞅着任星收拾打转的忙碌身影。
      
      其实他一开始,只是打算他和纪湜去的,根本没考虑任星。
      他从来不指望能使唤得动这种不知底细的大佬。哪怕任星保证过会帮他,可他相信的永远只有自己。
      
      上清宗收徒的流程他很清楚,哪怕最后他被发现是魔修伪装,至少可以在途中护着纪湜顺利入门。
      虽说纪湜如今因为心境的原因,身上半点魔气没有,他气息纯净得仿佛真正的修仙者。但纪湜距离第一次结印就差一步,白悦不确定在入门考核的时候,纪湜会不会有突发情况,从而暴露。
      
      白悦又想起纪湜耽误了好几个月结印的时间,想起他抱有希望但现实却是纪湜毫无长进的魔修进度,他的心情又烦躁起来。
      他身形一动,离开洞穴,既然不爽又不能总打小胖子,不如他外出找人打一架泄愤先!
      
      纪湜注意到白悦离去,才小跟班似的贴近任星:“我不想拜别人为师父。”
      
      任星点点头。她知道,他只想做仙子般的薛玉笙的弟子嘛。可薛玉笙杀他全家,他也不能毫无芥蒂地去拜师吧?
      思及此处,她双手按住纪湜的肩头,一本正经地正视他:“师父多有什么关系,我长这么大,至少都有三十多位老师教导我了。达者为师,知道不?”
      纪湜瞪大了眼,这么没原则的吗?
      任星笑呵呵的,心说,语数外理化生历史地理政治音乐体育……小初高这么多阶段,我的老师可是多到组成一个班的。
      
      纪湜看着她不在意的样子,无声地叹气。
      他大概是脑子被白悦打傻了,才会觉得任星做他的师父是最好的。
      反正连拜师茶都没有过的师父,他也不必要放在心上!
      
      次日清晨,任星睡得迷迷糊糊的,就被纪湜叫醒。
      她昨晚到最后喝了点白悦的酒,到现在都晕乎乎的,找不到方向。
      瞧着她那醉态,纪湜二话没说,就把她拉起来背在背上。
      
      任星感觉自己好像飘了起来。
      小胖子这大半年好像结实多了,软软的胖肉少了,身板上都有了些坚实的肌肉。
      她把脸贴在他肩头,眼皮还是不想睁开。
      “锻炼得不错呀,听说每个胖子都是潜力股,你瘦了会不会变帅啊?”
      
      纪湜心想,白悦说他那个臃肿身体不是单纯胖的问题,是阴魔灵根的问题,还不知道何年何月能解决呢。他瘦下来这种未来,比较遥远。
      于是他说:“不知道。你干嘛总盯着男人的脸?”
      
      任星:“你们男人不也看美女吗?”
      纪湜:“你又不是男人!”
      任星:“所以我看帅哥啊。”
      纪湜:“看了又能怎样?”
      任星嘿嘿地笑了起来:“能做的事情就多了。但不管你什么样子,我都一视同仁。”
      纪湜:“滚,别打我主意!”她笑得那么猥琐,想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任星:“兔子不吃窝边草,你放心,我也没打算对你有兴趣。”
      
      纪湜的眸色沉了沉,还是现在把她给扔了吧!
      背后的人懒洋洋地在他耳边打了个呵欠,温热绵软的气息吹过他的耳朵,他心底好像擦过片羽毛,有那么一丝柔软落下。
      算了,他不跟她计较。
      
      任星自我调笑后,清醒了一点,她偏头往下看,正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白色世界。
      纪湜背着她轻轻落下,脚尖只在树尖上一点,又是千米之外的极速纵跃。
      寒风卷着雪花撞向两人,又在纪湜面前三米处往左右两边分开。
      
      任星单手揽着他的脖子,往风中伸手:“太神奇了,人真的会飞啊!”
      纪湜:“我没有筑基,还不能御剑飞行。”
      任星:“你这奔跑速度也跟飞差不多了。”
      被她夸奖后,纪湜更卖力了。他乐于在她面前表现,听到她惊叹崇拜的声音,他就有种无限的自我满足。
      当然,他也不忘挖苦她两句:“凡人就是没见识,飞的速度可不是你能想象的。”
      
      任星没理他:“话说白悦这么穷的吗?难道我们要一路跑到上清宗,都不给个法器飞过去的?”
      纪湜:“上清宗离这里太远了,我们用阵法传输过去。传送阵就在前面,快要到了。”
      
      他正说着话,却感觉身后一道强烈剑意。他神识一动,只见一道飞剑从他们身后袭来。
      纪湜一个翻转,躲开了飞剑攻击,背上却骤然一空,任星不见了!
      
      “纪湜——”
      半空中任星的叫喊越来越远,纪湜神识一扫,但见那把飞剑穿过了任星的衣领,把她挂在剑身上飞入了前面传送阵的结界光柱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