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 8 章 ...

  • 作者有话要说:  我调整了前面章节,这章属于修后的新章,看过的就等今天下一章的更新哈。
  •   任星跟着看:“有哪些变化?”
      “如果你是火灵根,这枝丫会碳化。火灵根变种的雷灵根,你拿着枝丫的手会有些发麻。”
      “如果你是水灵根,这枝丫会滴水。水灵根变种的冰灵根,你可以看见枝丫冻结。”
      
      任星不住点头:“还有呢?”
      “木灵根的话,枝丫会生长。金灵根的话,枝丫会金属化,土灵根的话,枝丫会碎成土沫。风灵根的话,枝丫会摆动……”
      
      纪湜说了一串,结果枝丫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任星望着他:“没变化呢?”
      纪湜静默了一瞬,开口:“废材。”
      
      任星失望地叹气。
      纪湜心里有些高兴她不用做修士,又有些说不清的烦躁。她会一直是凡人,这种结果他也不喜欢。
      矛盾的心情下,他看见任星的手掌还在流血。
      他刚刚好像用力过猛了,伤口太深。
      
      纪湜立刻拿出身上外伤用药,给她涂上:“血还在流你都不知道叫声痛吗?”
      任星埋头一看,夸张叫起来:“我x!你个傻小子,是不是割我动脉了?”
      纪湜:“回来!你往哪里跑!”
      任星:“快快快!快找东西止血啊!”
      纪湜额角愤怒的青筋直冒:“你跑这么快是要加速流血吗!你赶紧给我停下!”
      
      一阵手慌脚乱之后,纪湜强行抱住了任星,按住她给她止住了血。
      纪湜满手满身都是她的鲜血,看起来比她还狼狈。
      他白了一眼她:“我去洗手。”
      任星心不在焉的:“去吧去吧!”
      她还在给自己的手呼呼地吹气,心里委屈自己傻乎乎地做啥测试,大冬天的加道伤口,多难恢复啊!
      
      纪湜无语地摇了摇头,这点伤口都惊天动地叫,幸好她不用修炼。
      当他半跪在暗河边,要把手伸进去时,鬼使神差的,他抬手舔了舔那些血迹。
      他跟着白悦杀人,但他不如魔修那般嗜血。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尝血的味道。
      
      原本血腥的味道,入口居然异常的甘甜。他身体的味觉,非常接受她的血,还隐约有种抑制不住的兴奋,浑身颤抖。
      纪湜呼吸一凝,被身体的强烈反应吓到。
      他双手按住暗河边的石头,大口喘气,眼眸的红色久久不能褪去。
      
      任星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纪湜,你掉河里了?”
      纪湜咬牙:“没有!”
      任星:“你没事吧?”
      “都给你说了,没有!!”
      
      任星架着锅,烧着火锅汤料,心想,这声音怎么听都有事啊。
      她想象力丰富地脑补了白悦用蛊控制小胖子的场景。这也不怪她乱想,其他洞窟里的确有很多毒虫啊。
      
      直到天色擦黑,纪湜才回到任星身边。
      他脸色苍白,浑身都湿透了,虚脱得仿佛生了场大病。
      任星看着他双目无神的样子,她突然真的有点心疼他了。
      
      她刚想说点什么,纪湜突然伸手,沉默地抱住她。
      任星下意识要躲,可脑海里闪过他那种生无可恋的眼神,她还是心软了,没有躲开,任由他紧紧地抱着她。
      发育期的男孩子似乎每天都有变化。一年前刚看见他,只比她高半个脑袋,这下好了,她只够得到他下巴了。可惜还是挺胖,就没瘦下来过,五官依旧被肉挤在脸上。又胖又高的结果,就是他体型真是宽厚如山啊。
      
      任星心里想,他内心也如山沉稳深厚就好了,这样一点半点挫折是无法击倒他的。
      他浑身阴湿的水浸入任星衣衫里,让她也很不舒服,但任星只叹了口气,手轻拍他后背。
      “没事了啊,没事的,不管发生什么,相信你自己能挺过去的。”
      
      纪湜抬眸,眼眸里红色又隐约要出现。
      他心里对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综合起来就是现在很想咬她。如果她的血肉能更零距离地融入他的身体,或许他那种躁动才能平息。诡秘的情绪像流动的岩浆,点点堆积,就快要喷出来了。
      纪湜抱她的手臂,更加收紧了。
      
      任星有感觉被勒到。
      她更能感觉到他的抗拒,念头在她脑子里转了一圈,她认为是自己太自以为是的叫人乐观了。
      毕竟站着说话不腰疼,当事人的痛苦和难过只有他自己才最清楚。有时候太过轻松的劝慰言辞,反而让人觉得你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却又高高在上地指点江山。
      任星赶紧纠正着说:“挺不过去也没啥,这世上最艰难的事,就是自在地活着。你就跟白悦服个软吧,虽说你还小,两男人也不太符合你们的价值观……”
      她越说越离谱,纪湜一把推开她:“什么那啥?”
      
      任星:“他是不是逼你做了难以接受的事?”
      纪湜:“……”
      任星:“你不想他还强迫你?”
      纪湜:“……”
      任星:“你感觉自己很罪恶?”
      纪湜感觉她每条都对,但似乎都不是他知道的意思。毕竟她看他那种眼神吧,没有他想逃避的厌恶感,反而有让人生气的暧昧感。
      联系她日常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维,他浮躁涌动的情绪都被她气没了!
      
      任星看着他终于鲜活起来的表情,松了口气,拉着他坐下,拿了布巾给他擦头发:“虽然我这么说不厚道,但你今天也测了,我没法修炼的,所以咱们离开这里的希望就靠你了。你很重要,对我来说是这样,所以你不准自暴自弃,知道吗?”
      
      纪湜捏紧了拳头:“你没发现我不受他结界约束了吗?你要走,我随时可以送你出去。”
      任星:“冰天雪地的,你要我往哪去?再说了,答应陪你找母亲,我们要走一起走。”
      纪湜偏过头:“你记得就好。”
      任星:“我记性可好了。来,送给你。”
      
      纪湜看着掌心的红色石头,石头被打磨成近似火焰的形状,焰心附近钻了个小洞,一条藤蔓编的细绳子穿过小洞,做成了这条火色石头的坠饰。
      他不明白地看向任星:“这是什么?”
      
      任星扫了眼纪湜的黑衣。
      从他跟着白悦出去,就跟白悦统一着装似的,他红黑色的神炼门制服就再也没穿过了。
      她把这石头坠饰戴到纪湜脖颈上,满意地看了看。
      
      “去年抢了你的生辰礼物,我对不住你,这事我也一直记得。这是给你的生辰礼物,虽然不如你爹炼制的衣服厉害,可也有好的寓意嘛。”
      
      纪湜伸手轻轻抚摸那块石头。
      普通的火焰石,上次下棋时,他找来做棋子的。剩余的料就随手扔了,他没想到任星还捡起来单独给他做东西。
      “什么寓意?”他问。
      
      任星认真地说:“你爹说的,红代表神炼门生生不息之火,黑代表神炼门冷却万物之水,都是有特殊含义的。你不能舍了红色,独留黑色。”
      
      生生不息之火……
      纪湜沉默了许久,想起父亲,鼻子有点酸。
      “谢谢。”
      他第一次跟她道谢。
      
      果然是个人都喜欢收礼物啊!
      任星心里得瑟了下,故意问道:“你说什么?没听清楚。”
      
      纪湜:“我说谢谢。”
      任星:“啊?再大声点。”
      纪湜:这个混账妖女,给点阳光就灿烂!
      “没听见就算了!”
      
      在任星的坚持下,纪湜不用帮忙,坐在旁边等吃的就行。
      其实他修为飞涨后,对于饮食并不在意。他只是喜欢陪她吃饭的氛围。
      
      他盯着她忙碌的背影:“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任星拿着勺子指向他的脸:“因为你可爱啊!”
      纪湜:“不真诚,换个理由。”
      任星摊手:“我也不知道,大概因为我很无聊?”
      ……才怪!她很忙,生活琐事加码字!
      话说为什么她有了匪夷所思的异世界经历,却还得当个码字机?这是读者对她断更几年的坑品的怨念诅咒吗?
      
      纪湜懒得理她胡说八道,他随口八卦道:“不会是因为我像你的谁吧?”
      任星:“谁啊?”
      纪湜:“跟你订婚那种。你这把年纪了,还没人要吗?”
      按理说凡人十五六岁都可以当妈了,她的身体……他神识一扫就知道还没嫁过人。
      他突然有些点心虚地转了视线,任星知晓他这样看过她,一定会发火。
      
      怎么每个世界的人都有催婚属性,她明年才二十好吗?
      任星呵呵一声:“关你什么事。”
      纪湜自找了不痛快,特别是他回想起还有个送任星古怪法器的“重要的人”。
      他不知道自己在不爽什么,可他已经给任星甩了个脸色,呵呵冷笑了一声。
      
      任星懒得理他,干脆地把他一脚踢出去:“这么闲就去销毁证据啊!出去!”
      纪湜:“你不知道自己烧掉啊!”
      她就喜欢使唤他!
      
      任星仿佛听到了他的心声,还故意抬起下巴挑衅他:“我就喜欢使唤你,不服吗?”
      纪湜一枝丫给她丢过去:“你别以为送了我东西就……”
      任星刚好接住,又转手把枝丫给他砸头上:“那你还我啊!”
      纪湜立刻按住了胸前的火焰石:“送给我就是我的,想都别想!”
      任星:“幼稚!”
      
      纪湜被气得跳脚:“你不幼稚,我就问你几句,你发什么脾气呢?”
      任星:“我就幼稚了,我就是个宝宝,你咬我?”
      纪湜愣住,他的心头如同被闷击了一下,他刚才真的想要咬她。那种说不清的情愫仿佛爬满了他的全部经脉,痒麻难忍,心跳加速也无法压制,他的胸中仿佛缺了一道口子,没有东西可以填满——除了她。
      可他不想被她看见自己的状态,谁都可以,他不想在她面前丢脸。
      
      纪湜低头,将表情隐在看不见的黑暗里,他不声不响,转身就往外走。
      他突然安静,还让任星有点懵。
      她转头想要喊纪湜,声音却被压在了喉咙间。
      
      白悦回来了。
      他鬼魅一般悄无声息地进入了洞穴。此刻,他正站在纪湜面前,一把将纪湜手里的枝丫给抢到手。
      白悦目光微眯:“落神树的枝丫?原来你今天去了玄武湖。千里之途,你半日就能来回,如今怕是跟练气十三层的修士实力相当了。只要结印成功,你就等同筑基修士,可以学习御剑飞行。”
      白悦声线冷漠,但话里倒是多了些满意。
      纪湜不说话。
      
      白悦随手把枝丫丢回给纪湜:“你还不死心?你的灵根特殊,落神树测不出来。这世间所有的稀有灵根,只有重数鼎可测。若不是我跟人打了一架,借了半个时辰的重数鼎,我也不能确认你的……”
      他说着话,突然咦了声。
      纪湜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这才发现枝丫上的叶片已经全部枯萎了。
      
      白悦:“这是你自己测的?”
      他轻轻嗅了嗅枝丫的味道,又摇头:“这不是你的血味。你去见了谁,这东西哪里来的?”
      
      任星心头狂跳,脑子里已经在思考借口了。
      但纪湜看也没看她,直接面不改色地扯谎:“一个朋友。”
      白悦皱了皱眉。
      纪湜又道:“儿时玩伴,我只去偷偷看了他,以后不会再见面。若你不信,尽管搜我识海。”
      
      白悦却没有跟纪湜计较的意思。
      “无妨,反正我们准备离开,也不怕你招了人追踪而来。”
      
      纪湜却有些在意白悦未尽之话:“这枝丫有什么问题吗?”
      白悦拿起枝丫反复看了看,说:“有些好奇罢了。”
      纪湜:“你没见过废物体质的人?”
      
      “废物?那是你们那些杂鱼门派孤陋寡闻。”白悦嗤笑一声,“通常情况下,落神树的枝丫的确测不了特殊灵根,但有一种特殊灵根例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