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人生十九年,任星的大脑第二次这么高速运转着。
      她必须猜对黑衣帅哥想要的答案,才有活下来的可能。主角光环这种东西是不存在的,系统不是说得很清楚嘛,让她观察,所以主角肯定不是她啊。
      
      这三个月任星在神炼门,把龙门山上那些什么五方谷,月白门等杂门小派的名字倒是搞清楚了,上清宗倒是第一次听过。
      能冠以三清之名的宗派,她就假定它是个大门派,至少在纪吕说的那个天榜上有排名的那种。
      
      一个魔修和一个听名字就正道得不能再正道得门派,按照剧情发展,两者绝对不是什么良好的关系。从刚才对方的态度也能看出来了,如果关系好,就不是这种待遇了。
      所以上清宗跟帅哥有仇,而且帅哥还是个迁怒的性子。
      而她和小胖子一定身上有什么上清宗的门派元素,才让对方有这样的敌意。
      
      任星想法虽多,却只是一念之间,她就微笑着反问:“你怎么发现的?”
      
      少女不算漂亮,长得却让人舒服,眉眼悠然清爽,就像副春日图般生机盎然。特别是她的笑容,带着一丝超脱这个世界的沉稳,只有修为到了一定程度的大能才有那样的底气。
      
      白悦表情毫无波澜,心里却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他手指一勾,白玉瓷瓶装的灵香就到了他的手里。他双指轻轻拈动,瓷瓶就像粉末一般,白色细沙从他指间洒出。
      “这是上清宗独有的灵兽引路香。”
      
      是吗?我还以为这个世界都这样玩自动驾驶呢。
      任星心中暗暗可惜,却装出高深莫测的表情,继续微笑着看着白悦。她不肯定白悦的说法,但也没否认。
      
      白悦随手把小胖子扔到地上,目光在黑红制服上停留了一瞬:“区区神炼门这种杂鱼,天下第一宗怎么看上的,还派了长老来堵截玄机派的薛玉笙?”
      
      纪湜明显因为杂鱼这种羞辱的词而愤怒,任星迅速地踢了他一脚,直接把他的脸踹到了草丛里:“又没问你,急什么?”
      纪湜从泥土草叶间抬头,死死瞪着任星,痛苦的脸上憋得发红,却也没再出声。
      
      任星的目光扫过他胳膊的伤势,顿了顿,心里有些揪紧,血淋淋的现实逼她转了视线。
      但白悦还等着她的回答,答错了,她不见得比这孩子的下场好。
      任星:我好难啊……为什么我总是在困难模式求生……
      
      她微微地叹了口气。
      白悦:“怎么?”
      任星:“可堵截也没成功嘛,他不是被你给拦了吗?”
      白悦危险地眯起了眼睛:“你知道得很清楚。”
      
      任星:这不难猜啊。
      她只是在心里理了一下逻辑。
      依他所言,昨晚半空那个声音就是上清宗的长老跟谁在空中发生的争斗?
      原本长老是想要堵截薛玉笙,结果薛玉笙还是一剑把龙门山给削了,也就是堵截失败?
      按照受伤者不会在非必要时刻动武的修真生存原则,薛玉笙应该没有受伤,那堵截失败的话,长老必然跟另外的人争斗了。
      这方圆千里除了可疑帅哥你,还能有谁?
      
      当然,话到嘴边,她自然换了说辞:“但我也没干涉你,对吧?”
      白悦冷嘲地打量任星:“那我还得谢谢你。”
      任星:“好说好说,我们可以走了吧?”
      
      她心跳如擂,却也绷直了身体扶起小胖子。
      纪湜的腿颤巍巍的,身体重量几乎压在了她身上,任星深吸口气,暗骂了句,但还是紧紧地抱着他的胳膊:“你欠我的,别忘了。”
      纪湜:“谁要你管。”
      任星:“我乐意,就爱看你欠我,你奈何我?”
      纪湜的手紧了紧,正要骂人,可偏头看见任星额角的汗水,他心底某处微微软了一分。
      好吧,欠你的,我以后会一一还你。
      
      “等等。”白悦的声音从两人背后阴恻恻传来。
      任星觉得人的脾气太过糟糕的话,再好的颜值都会被糟蹋,最后让人记住的,只有厌恶感。
      “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没必要揪着不放吧?”
      
      白悦冷声问道:“井水不犯河水?灵兽引路香是百香峰的东西,易容潜行术是倥侗峰的秘术,你敢说跟上清宗没有关系?”
      
      任星眨了眨眼,没回答。
      帅哥你对人家宗派的势力分布很熟的样子,我严重怀疑你是那种叛出师门剧情的主角啊。
      不过他最后一句让任星稍微有了点狐假虎威的小底气。
      她转头,嗤笑一声:“先说好,我跟他们都不熟。不过……若只是想混进去,我可以帮你。”
      
      白悦皱了皱眉,明显被任星说中了心思。
      他的确想潜入,想了太多年了,这个女人,居然一眼就看透了。
      
      任星观察着对方的表情变化,默默在心底打腹稿,给自己立人设。
      在禁区边缘,她就是连猜带蒙,说服了那堆龙门山的修真老头的。但她万万没想到,白悦生性多疑,且又是魔修,并不会轻易相信别人。
      他们若要相信,只会以一种手段……
      
      白悦抬起了手:“既然你不说,那就让我自己试。”
      
      “小心——”纪湜发出一声惊叫,用力扑倒了任星。
      任星被撞倒在地,刚抬头就看见一只巨大的骷髅爪子往自己脑袋上按来。
      爪子带着的腥气恶心得像十天没洗的大姨妈内裤,任星一阵反胃,本能地抬起手抵挡。
      她手腕上的银环跟爪子碰撞的瞬间,空气都仿佛扭曲了几度,就在那个瞬间,爪子消失了。
      
      白悦呆住了。
      纪湜张大的嘴还没合上。
      最吃惊的是任星,我XXXX,这笔记本电脑这么牛的吗?
      
      有了依仗的任星,顿时像得了好处的傲娇公鸡,昂首挺胸:“我的提议你不考虑,你反倒是想对我做什么?”
      
      白悦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一步。
      能挡下他的骷髅的修士不是没有,但这样无声无息的毁灭力量,他还是第一次遇见,他甚至无法感觉到任星身上任何真元波动。
      能让修士失去感知的存在,只能说明对方力量超乎想象。
      两滴冷汗从白悦额角淌落,他重伤未愈,现在毫无还手之力。
      
      “哪位道友带走了神炼门的孩子,请露面相见。”
      一道幽幽的女声,忽远忽近地飘来,声如鬼魅。
      纪湜率先一口血喷出,昨晚听到兵器声的痛苦再次重现。
      白悦也皱了皱眉,看向了空中。
      任星四处张望,内心略慌,不带这么刺激的吧,她连眼前这个都没搞定,又来?
      
      “我与那孩子有几分渊源,还请交还于我。”
      更清晰的女声飘荡过来,任星惊讶的发现,周围的树木都瞬间朝着一个方向倒,坚硬的树干变得茅草般柔软。
      这次,连白悦都吐血了。
      
      白悦冷冷盯着任星:“你既要护着这小子,怎么不把那薛玉笙解决了!”
      任星无奈摊手:“我自然有我的原因。”
      两句话就把人弄吐血的,她能怎么解决?
      
      “原来如此。”白悦仿佛秒懂了。
      任星不知道他脑补了什么,至少知道他自己把逻辑补全了就行。
      白悦仿佛做了一个艰难决定:“你刚才的约定可还算数?”
      
      任星脑子一转,毫无诚意地拍胸口保证:“三年,三年后我就能让你进去。”
      大不了她每天三更,三年后提前溜回自己的世界,谁能逮住她?
      
      白悦咬牙:“记住你的话。修者违背誓约,你知道有什么后果。”
      任星:呵呵,反正我不是修士,我管他什么后果。
      
      白悦:“把他抱好了。”
      任星一把搂住了小胖子,最后肉眼可见的就是一道血雾笼罩了他们。
      任星:不是吧,这种感觉……又来啊!
      天旋地转间,他们三人的身形在原地消失不见。
      
      两道雪白无尘的影子落于任星三人藏身结界处。
      “主上,人跑了,魔修的血遁之法。”
      
      微风吹起了一道轻薄的紫纱面罩。
      “魔修?血遁?”
      好听如泉水般的女声,默念重复了一遍这句话,嗤笑:“算了。”
      
      “可是主上,斩草不除根……”
      “灵根都不全的小子罢了,如果他真有能力找我复仇,重新站我面前,我倒想与他斗上一番。”
      
      雪城侍女畏惧地看着主人身上的剑意再次升腾。那雪白影子笼罩下,仿佛不是妙曼女郎的身姿,而是一把着急出鞘的嗜血烈剑。
      当三日后再有修士路过这里时,他们惊讶的发现,以某处为中心点,方圆千里的地面上,出现了数千沟壑,每条都深入地底!
      
      而此刻,任星正把裙子扎入腰带,一只脚踩在钟乳石的尖端上,一只手指挥纪湜干活。
      “对对对,就是那边,再刷过去点。”
      “磨好的石头搬过来,挨着铺。”
      “那边全部用石头堆上,灌上泥,别露一丝缝隙。”
      
      纪湜昏头转向,最后把手里刷子一甩:“你干嘛不自己动!”
      任星:“师父有事弟子服其劳。”
      纪湜:“放屁!谁是你弟子?”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不干了!做这些有什么意义?等那家伙回来,还不定怎么对我们?”
      他的断臂用了十天才恢复,指不定那个变态还会继续做更过分的事情。
      
      任星一本正经地样子:“谁说没意义?收拾好住处,心情多好啊。”
      纪湜冷笑:“有这功夫你不如带我逃出去!你不是很厉害吗?”
      任星挑眉看他:“那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小胖子被怼得无言以对。
      要他承认她是师父,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可如果不是师徒,她的确毫无理由管他。
      他生着闷气,干脆继续卖力干活。但他嘴里却没停,他不讽刺对方两句,心里就不舒服。
      “你倒是在哪都不慌,艺高人胆大!”
      
      任星:“难道要像你一样惊慌失措,胆小如鼠?”
      纪湜:……我闭嘴。
      
      等小胖子安静下来,任星也坐在一块黑石头上打量周围。
      这里四周墙壁上都是磷光,幽暗阴森。唯一的阳光从他们头顶上方百米处的自然洞口洒落。
      可惜以飞鸟误入上空就被撕成鸟肉丝的状态来看,这个上空洞口显然不是那么轻易能出去的。
      四周的洞口更加不能走。洞口虽多,但除了毒虫就是骷髅,还有不知名的艳丽花朵——一看就透露着诡异那种。他们现在生活的宽大洞穴,有石头床,有柴米油盐,倒是唯一充满烟火气息的地方。
      任星知道他们被禁锢了,但她没有任何独立离开的能力,她只能让自己待的环境,尽量舒服些。
      
      所以任星待了一天,就开始闲不住。
      她检查了四周的钟乳石环境,让小胖子搬了大石头来磨了粉,又将其兑水弄了些石灰。
      再让小胖子从隔壁洞穴里的墙壁上抠了不少石材,拿他身上的短剑劈成一块块的,切割成方地砖的模样。
      这两天小胖子刷墙铺地,她则隔蔓藤,笨手笨脚地编着藤席。再用多余的藤蔓将笔记本电脑吊到半空,充电备用。
      
      生活比在神炼门时过得还田园,以至于她最新的小说更新都仿佛种田文。
      “阿水铺了半洞穴的草席,又开始处理食材。珍贵的洞穴食材不能仅仅从储备里获取,还要从身边的自然中猎捕所得,地下水暗流中的银鱼,肉质鲜美无刺,纯天然无公害,烤熟了是最香的主食……”
      
      纪湜啃着任星烤好的鱼,看着她又在那个古怪的法器上敲敲打打。
      他不知道这种日子还要持续多久,嘴里没啥滋味,但很意外的是,不管身处哪里的黑暗,只要抬头望见她,仿佛那边都多了一些光明。在这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他比过去看她的时间多了太多。
      
      回想起他爹才把她带回来时,神炼门的人争先啪在墙边看她,好奇她这个妖女露出的两条长腿。
      纪湜也跟着师兄们一起看,他对这种女人是不屑的,父亲说得好——有伤风化!
      
      可他没想到,她被这些人发现后,没有丝毫羞愧,还转身冲她们一笑,扯开了她的上衣外褂。
      当她展开双臂,给他们展示里面的风光时,师兄们全部后仰鼻血倒地。
      只剩纪湜趴在那里,看着她里面圆领的、将胸口遮得严实的衣服。他知道她逗他们玩了,她根本就是毫无羞耻心!
      
      纪湜这么一想,狠狠地咬了一口,结果被鱼刺扎得眼泪直冒。
      任星见状哈哈大笑:“谁在跟你抢啊?”
      “哼!”
      纪湜将鱼刺丢在地上,转头往洞口外走去。
      任星挑眉看着被啃得精光的鱼刺,心想,有骨气别啃这么干净啊,臭小子。
      
      纪湜前脚刚迈出洞口,就撞到了一个黑色的身躯。
      他哎哟了一声,抬头就对上了白悦冰冷无情的眼睛。
      本能的害怕让他倒退:“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白悦无视纪湜的抗拒,动作极快地抓住了他的衣领。
      “跟我来。”
      纪湜小百斤的胖胖身躯,被白悦抬手一甩,空间水波荡漾般扭曲了一瞬,那小胖身就出现在满是骷髅的洞窟中。
      
      绿色的磷火漂浮在周围,满地的骨头也反射着诡异的光芒。
      小胖子摸着周围的骷髅,脸色苍白如纸。
      他想要大叫,却发现身体绵软无力,这个洞穴里有种奇怪的味道,正在慢慢地麻痹他的感官。
      
      白悦的影子如水波般荡开出现,又实质般凝聚到纪湜面前。
      他在小胖子面前蹲下:“我见你第一眼就感觉奇怪,这些时日,我去了个好地方,终于让我查到你到底怎么回事。”
      
      纪湜:“你别过来!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再胡乱杀人,天道会给你报应的!”
      白悦毫不在意孩子气的警告,他拉住纪湜的头发,迫使他看着自己:“如果报应能帮我复仇,我宁愿遭受千万遍。”
      
      话毕,白悦从腰间的布袋里拎起一只兔子,在纪湜面前扯掉了它的脑袋,鲜血从兔子脖颈处喷涌而出。
      
      纪湜盯着那近在眼前的血腥,恶心得差点吐出来。
      他想要转头避开,却被白悦掐住了下巴。
      白悦:“喝下去。”
      
      腥臭温热的血飞溅在纪湜脸上,他胃里一阵翻涌。
      纪湜硬着脖子:“恶心。”
      白悦:“修仙之人,茹毛饮血当然会恶心。但你的修炼,必须如此。”
      
      纪湜:“我怎么修炼与你何干!”
      白悦冷笑一声:“以后就有关了,从今以后,你得跟我修魔。”
      纪湜:“不可能!”
      
      白悦冷漠地盯着纪湜的脸,突然五指成爪,插入了纪湜的胸膛。
      纪湜的瞳孔猛地收紧:“不要!”
      那是他父亲费劲心力,给他留下的唯一灵根!
      
      白悦的表情没有多余的感情,仿佛看着一具傀儡。
      “多余的东西没有存在必要。”
      
      仿佛琴弦绷断的声音,和小胖子的惨叫交织在一起。
      任星的手抖了抖,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