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来到这个世界三个月,任星第一次见到了眉眼如画,气质如冷锋的冷酷帅气男人。几缕黑发狼狈地垂在他的额前,异域风的小辫子不羁地搭在他的肩头。
      
      他如夜色般的衣服上,正在渗出大量的血液。当他对任星目光相接时,任星明显看出他愣了一下,仿佛他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存在。
      “我们路过。”任星举起双手,张开五指表示自己无害。
      冷酷帅哥有些妖异的红眼尾抖了抖,五指用力抓紧了车窗,声音如冰棱般:“遁地潜行!”
      
      一股让任星感到畏惧的力量,将整个车包围,她只来得及抓住小胖子的手,就觉得天地发生了旋转颠倒,强烈的眩晕感冲击了她的意识。
      在她陷入昏迷的瞬间,她想,哦豁,没时间写文,今天又要断更挨骂了。
      
      强烈的眩晕之后,他们连人带马车出现在平乐城的郊树林里外。
      黑衣帅哥口吐鲜血的同时,还不忘以血为界,做了个隔绝气息的结界。
      而任星的普通人体质是看不见所谓的结界界限的,以至于她睡了半夜后,醒来后第一时间想要溜走,就狠狠地撞到了结界边缘,被帅哥逮了个正着。
      
      人狠话不多的帅哥,用一根变化莫测的黑绳子将她跟纪湜捆在一起,丢在了树下角落里。
      为此任星抗议过:“别把我跟熊孩子绑一起啊!”
      帅哥:哼!
      任星:“绑着也行,你有兴趣给我讲讲你的人生经历吗?”她就想凑个章节字数,可以不?
      不出意外地,任星收到了一个大白眼。
      
      没有话题尬聊,任星安静了半晌,非常佛系地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用仅有的手臂活动能力,开始补昨天落下的更新章节。
      “阿水不敢相信,从龙门山到平乐城,万里路程他们只用了一晚上。平乐城坐落在起伏连绵的巨大山脉之间,方正如棋盘,垂吊的瀑布从城的上空飞过,落入城门前的碧水寒潭中。这就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茶水落茶杯的效果。
      没有灵香引导,迷路的灵兽站在原地。受伤小胖子还在昏睡,而阿水背靠小胖子望着天,感慨世事无常……”
      
      任星用力地将手臂从不知材质的绳索中多挤出一分,手指颤抖地敲向键盘,没敲几个字就被身后突然而来的剧烈挣扎给打断。
      小胖子各种暴躁:“丑八怪,放开我!”
      任星:“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绑了你?”
      小胖子一副我不听的态度,肥圆的身体各种扭动,任星垂着眼皮,无语地看着晃动弧度超过180度的电脑屏幕,断更焦虑引发的怒火一点点积累。
      任星:“云光衣,收!”
      
      纪湜的内衫肉眼可见地瘪了下去。他本就体圆,肉肉的躯干被勒出一条条深刻的红印。
      “丑八怪……你还是这么……”纪湜涨红了脸,但却非常倔强地不哼一声疼。他几乎从牙缝里憋出两个字:“卑鄙!”
      任星:“再收!”
      纪湜:“我不会放过你的!”
      任星:“哦。”
      纪湜:“……姐,我错了。”
      
      少年在任星眼中向来没有骨气,几次交锋下来,最后都以他认错结束。这次也不例外,纪湜感觉到身体一松,全身就像从水里捞出来的,湿透了。
      连个普通人都能欺负他,而且还用他最珍视的东西制约他,他难免从心底涌出一股委屈。
      这件云光衣是他十三岁生辰父亲送的礼物,是纪吕用门派中最好的材料炼制而成。然而就在他要让衣服认主的时候,阴错阳差被任星打断了,结果衣服的认主对象变成了任星。从那以后,他就受制于她。
      可即便如此,他也不愿意脱下这件衣服。他从小资质极差,灵根不全,无法修炼,他在纪吕多次潜入禁区寻回的灵石药材帮助下,才终于补全了一种灵根,练气入体。这件衣服,是父亲给予他正式走入修真之路的礼物,意义非凡。
      
      想到伤心处,纪湜忍不住抽泣,但他不想让任星笑话自己,压住了自己的全部声音,只有双肩不停地耸动。
      任星看着这次上下抖动的屏幕,打字的手指微微一颤,她转头:“你先挑事还好意思委屈啊?”
      纪湜:“我才没有委屈!”少年深吸口气,说:“难道你不害怕吗?捆我们的抽魂索是魔修之物。”
      他能力再差,这点修真界的常识还是有的。
      
      任星如果现在能自由行动,一定想给这小子一个爆栗。
      原来他还知道不是她捆的啊?
      她挑眉上看,视线左上角,冷酷帅哥盘膝坐在树上,五指掐向掌心,似乎在进行某种吐纳的休养。
      
      任星:“放心吧,他不会伤害我们。”
      要弄死早弄死了,何必绑着他们,是吧?
      
      纪湜:“天真!魔修会杀人饮血,连我们的灵魂都不会放过,那都是他们的修炼材料!”他越说脸色越苍白,想起从小听到的魔修诡秘传闻,他忍不住想象了自己的无数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未来。
      感觉到纪湜真的在发抖,任星知道他这是把他自己吓到了。
      就算会点功法,他毕竟还是个孩子。
      
      任星动了动胳膊,勉强侧身伸手,用三根手指拍了拍纪湜的肩膀:“来,做师父的教你第一件事,不管发生任何事,都要保持乐观的微笑喔。”
      
      任星温和的动作,让纪湜微微愣住。那双平平无奇的手,仿佛真的有安抚人心的力量,他心中的恐惧被她轻轻抹去。可听到她的话后,他顿时炸毛:“谁答应你是我师父了!”
      
      任星笑呵呵的:“那就当是做姐姐的心得,我好歹比你大六岁吧?”
      纪湜:“你算什么姐姐,你就是个丑……”
      任星:“收!”
      纪湜:“姐!”
      任星:“你还是叫我师父吧。”有他这么个小胖子当弟弟,别人说不准真的会觉得他们家的遗传有问题。
      
      或许是她插科打诨了一番,纪湜的心慢慢地镇定下来。他拿头顶了顶任星的后脑勺:“我肚子饿了。”
      任星:“饿了就饿着,还能怎么办?”
      纪湜:“他为什么一直绑着我们?”
      任星:“或许被仇家追杀,怕我们走漏他的行踪。或许他受了重伤,有求于我们……”
      
      任星的话音未落,就感觉眼前黑影闪过,刚才还在树枝上的帅哥,瞬间站在了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
      
      从下往上这个死亡角度看,他的脸也堪称完美。
      说起来任星自己都不信,在这个看起来满世界只有老头子修真的环境里,居然可以捡到一个极品帅哥。就这颜值看来,不是主角也能是个重要男配啊。
      
      不像纪湜,那外形,实力,性格,一看就是炮灰或者龙套,至少她不会设定这样的普通人做男主。如果不是跟他绑在一起,她半点都不想观察他的日常生活。
      
      黑衣帅哥就不同了,才跟他第一次见面,任星就感受到生活从平静无波,变成了波澜起伏,素材大增。
      
      刚才在笔记本电脑出现的瞬间,帅哥的注意力有那么一秒转移了过来,但很快他再次吐血的伤势让他全身心投入到了疗伤的过程中。
      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靠近。
      
      任星也主动打破了沉默:“吃饭还是聊天,你选。”
      黑衣帅哥的目光更加集中地停在任星脸上:“你到底是谁?”
      “任星。”
      
      帅哥皱眉的表情,显然不满意她的回答。
      任星正思索着要不要给自己编个新经历,这时候林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两名青色长衫背着长剑的路人修真者,劈砍着林中的枝丫,在他们旁边坐了下来休息。
      
      帅哥就算是受伤状态,做的结界质量都极好。他们距离那两人不到三米,对方竟然丝毫没有发现。
      任星试图往对方那边移动了一点点,头顶冷冷的视线,让她打消了轻举妄动的念头。
      您是大佬,惹不起惹不起。
      
      粗眉毛青衫男仰头咕噜噜地灌了一通水,抹了抹嘴巴,言辞粗鲁:“薛玉笙那娘们,功力又长进了。”
      任星感觉背后的纪湜动了动,她立刻警告性地掐了一把他的腰肉,小胖子又不动了。
      熊孩子比想象中能隐忍,没有擅自叫喊出声,这倒是让任星有点意外。
      
      这时,消瘦青衫男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听说她只用了一剑,整个龙门山脉被移平,什么都没了。”
      粗眉男:“那边有些小门派吧?”
      消瘦男:“好像有二十来个,以他们的实力,跑不掉。”
      粗眉男:“薛玉笙亲自来倒让人有些意外,莫非她又看中了哪家的隐秘宝贝?”
      消瘦男:“龙门山那边的门派都是些不入流的,能有什么好东西?要是有,早就让他们的门派排名挤入天榜了。”
      
      两人交流的时间不长,休息结束后,他们立刻掐动法决,御剑升空。
      林中又只剩下任星三人。
      帅哥从站到她面前,就没再动过。他深邃的眼睛盯着任星许久,目光中的情绪复杂多变。
      若不是他明显不友好的气场,任星都以为他那种眼神是快要爱上她。
      
      任星不喜欢坐以待毙,她向来喜欢争取。她对上帅哥冰冷视线,昂首挺胸,不露胆怯:“如果你担心我们泄露你的行踪,被你仇家得知,我们可以一直跟着你,就在你眼皮子底下,哪里也不去。如果你觉得我们累赘麻烦,我们也可以立刻滚得远远地,咱们永生不相见那种。如果你觉得我们有点利用价值……这个还真的没有,我就一个普通人,我背后就一个废柴。”
      
      废柴小胖子似乎抗议地扭了扭身体,然后脑袋上又挨了任星的一下。
      任星见帅哥依旧不为所动,想了想,继续说:“如果你想要我们帮忙办什么事,先说好,危险的我们做不了,你让我们跑腿也是白跑。不危险的,我们可以考虑。”
      
      黑衣帅哥总算有点反应,他绕着任星走了三圈,语气略带嘲讽:“普通人?”
      
      白悦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好笑的谎话。以他可以压制天榜排名前十名的强大神识,他不管怎么对任星施加精神压力,任星都不为所动,她还好意思说自己普通人?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自己伤势过重的原因,神识可能也受损严重。但经过他反复内视自检,他很确定他的神识很好,没有任何问题。
      
      有问题的是这个少女,带着奇怪的法器,还有奇怪体质的小胖子跟班,奇怪地出现在那条路上。
      
      “我换个问题。”白悦手指一动,绳索就回到了他的身上。
      任星和纪湜还没喘口气,一百多斤的纪湜就被白悦掐住了脖子。
      “你们跟上清宗有什么关系?”
      
      任星:“你放开他。”
      白悦:“说!”
      任星:“我们不认识你说的那个宗。你快把他放下,这孩子人胖呼吸功能不好,窒息的时候会很难受。”
      
      纪湜似乎愣了愣,紧接着他发出一声凄厉惨叫。
      白悦两根手指就轻松地折断了小胖子的胳膊,纪湜整个手臂都诡异翻转扭曲,皮肤鼓胀起,露出一截碎口的骨头。
      
      任星只觉得心脏慌得怦怦乱跳,仿佛要冲出胸口。
      “这次想好再回答我。”白悦观察着任星的表情,压在纪湜脖颈上的手指慢慢收紧。
      魔修无情,性格更偏残忍,他的眼中没有半点怜悯,只剩波澜不惊的黑色深潭。
      “这条命我不在意,就看你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7-21 16:03:47~2020-07-22 14:03: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啊呜—九十九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