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邀请函3 ...


  •   乔七大脑空白了刹。

      被男人扶住的胳膊变得有些僵硬,臂弯处靠上来的温度将他烫得有些不知所措。

      他在副本里的身份竟然是有男朋友的吗?

      乔七在跟系统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所以,我要在有原主男朋友的情况下,还要想办法去找我现实世界里的真正男朋友吗?】

      这个认知让乔七有些头晕,他连指尖都在微微发颤了。

      系统顿了半响后,才回道,【目前来看是这样。】

      乔七闻言心跳不免有些加速,他甚至都不敢去想,要是自己真的这样做了,他会有怎样的下场。

      肯定会得罪惨这个男人。

      对方说不定还会采取些极端措施。

      在这种逃生副本里还劈腿男朋友,怎么看都是在作死。

      没有暖气的别墅在初冬显得有些冷,被窗户隔绝在外的风声沉闷嘶哑,乔七脚趾蜷着,卷翘的眼睫在表情略显空洞的情况下颤着。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遇到这种尴尬诡异的情况,莫名的羞耻让他热气上涌,小脸很快就变得粉白粉白的。

      自打明星李毅离开失败重回后,别墅内本就安静,乔七看不见其他人的神情,无法判断他们都在想些什么。

      但此时此刻,乔七却能感受到无数落在他身上的视线。

      视线的剥夺让其它感官都变得敏感,游移在他身上的目光,让开始胡思乱想的乔七恨不得钻进地里。

      大家都看过来了。

      显然,乔七这边的动静虽然不算大,但还是在这种略带紧绷压抑的情况下,瞬间成功吸引来了所有人的关注。

      像恐怖片前奏一样的紧张气氛被打破,其他人的表情都有些怪。

      满心想要得到大家回馈的李毅眉心皱起,他性格本就暴躁,经常站在聚光灯下的他因为被忽视而有些不耐,习惯性的嘲讽语气就要冒出来。只是,在视线挪到看起来莫名可怜的乔七身上后,这些话突然卡在了喉咙里。

      乔七的皮肤很白,这种白被染上红色后出奇得好看,泛着股剔透的水润光泽。

      他漂亮的眼瞳是谁都能看出来的空洞,一眼就能察觉他视力的不正常。不知道是不是失明的缘故,他朦朦胧胧的眼睛里隐隐带着点湿意。

      李毅都有一种如果真的说重话,对方会难过可怜到当场落泪的感觉。

      嘴里有些难听的话生生被他憋回去了。

      他从不跟残疾人计较。

      李毅如此对自己说。

      空气又有些安静了,周围人的视线全落了过来,可诡异地,还是没有一个人开口。

      *

      同样在诡异氛围中的许彦淮嘴唇微抿。

      自乔七那边发出动静后,许彦淮便感觉他直播间的弹幕刷得更快了。

      果不其然,他甚至都没有细看,不过是眼神微转,便看到了满屏的鬼哭狼嚎。

      [这男人是谁?赶紧把脏手从我老婆身上拿开!]
      [老婆眼光不行啊,这男的看着就不行,感觉还没有我好。]
      [助播在哪里?助播都不管管的吗,有狗男人在骚扰我们主播。]

      许彦淮:“。”他的直播间好像在不正常的道路上一去不返了。

      完全忽视掉自己的直播间,许彦淮投过去打量的目光。

      弹幕上的话完全是在酸言酸语,和乔七举止亲昵的男人是一眼就能记住的好样貌。他个子很高,站在乔七身边时落下的阴影好似能将乔七笼罩。

      男人略显张扬的长相此刻是带着笑的,但嘴唇很薄,许彦淮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对方看起来很多情的桃花眼正垂眸看着乔七。

      许彦淮眉头微拧了下,他莫名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危险。

      但这危险转瞬即逝,许彦淮有些不确定是不是只是他的错觉。

      许彦淮看着看着,又觉得先前瞥到的弹幕不是全无道理了。

      这男人确实看起来和乔七不配。

      一看就玩得很花,很会用花言巧语哄骗着欺负人,那扶着乔七的手看似温柔,可实则暗含钳制,男人的真实性格绝不像是他表现出来的那般好相处。

      本就看起来好欺负的乔七遇到这么一个人,一定会被欺负得很惨的。

      不过以乔七表现出来的呆愣迟钝,和这人的手段,乔七大概率被人欺负了都发现不了哪里不对。

      思绪忽然一顿,许彦淮意识到不对。

      他怎么开始乱想这些了,明明这和他毫无关系。

      难道是被弹幕带偏了?

      及时发现的许彦淮很快让自己的思路回归往常,只他还是有些不可免地微皱了下眉。

      *

      太过安静的周围让乔七更无措了。

      他的大脑本就晕乎乎的,被各种略带热烈的视线包裹后,因瞬间接受了太多消息而有些运转不过来的大脑更加迟钝。

      乔七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他从系统口中,得知了男人的名字。

      他这个身份的男朋友叫严歌。

      至于剩下的就完全不清楚了,系统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没有多说,只告诉乔七对方的名字就不再开口,而乔七因为不断升腾的尴尬也找不到开口询问的底气。

      时间好像暂停了般。

      乔七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他身侧的严歌却看得清清楚楚。

      严歌眉眼处浮现了些许松怔。

      乔七一直都是这样子的吗?

      严歌从记忆中寻找着乔七的过去,发现并不存在违和矛盾,虽然模糊了些,但他印象中的对方似乎确实是这个样子。

      只是——

      因为比乔七高上不少,严歌看向乔七时,难免会因为俯视而显得有些居高临下。

      严歌也得以因此可以近乎一览无余地看清乔七。

      即使离得这么近,乔七的皮肤上也看不出丝毫瑕疵,跟上好的玉石般,看起来就触感很好。

      他脸本就比常人小,不知道有没有巴掌大,看起来很好捏的下巴便显得更小了。

      在抬着雾蒙蒙有些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的时候,真的很像无意识卖萌撒娇的小动物。

      在乔七长密的眼睫轻颤的同时,严歌觉得自己的心尖也跟着颤了下。

      他佯装出来的笑意停顿了刹,藏在眼底深处的冷漠因为主人的心思微怔而溢出些许。

      之前的乔七从不会牵引住他的心弦。

      手上握着的臂弯有些过于细瘦了,似乎没有多少肉,严歌轻轻松松就能完全掌握,但他的力道却无意识松了不少,他感觉手下人太脆弱也太易折了,有种自己稍微用点力对方就会吃痛的迟疑。

      指尖好似都因为这种小心翼翼而沾染上了热度。

      他之前可不会如此在意乔七的想法。

      严歌被自己今天很反常的下意识行为,弄得没办法不怔住。

      *

      本该进入剧情的恐怖片插播了别的小插曲,从刚刚一直在吹的风都停了,别墅外也没有了动静陷入了奇怪的寂静。

      视线中心的乔七终于回过了神。

      失明状态下被人用各种眼神看着的感觉很不自在,乔七接受了‘他’还有个‘男朋友’的事实。

      逃避似的不让自己去想今后可能发生的事情,脸颊红红的乔七不想再被人这么看着了。

      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

      严歌的手还搭在他身上,那股子热度对此刻的乔七来说有些灼人。

      乔七慢半拍地想起刚刚的对话,胡乱地接上了严歌先前的轻笑话语,“我刚刚被吓到了。”

      相当勉强地给自己刚刚不自然的反应找了个借口。

      似是被这么多人盯着不舒服,乔七的声音很低很低,虽然依旧能在这极度寂静中清晰传入每个人耳中,但就跟幼猫的声音一般绵软。

      和他距离最近的严歌耳朵轻微动了动。

      乔七说完后,也不管其他人的反应,稍稍鼓足勇气,用另外一只手把严歌的手抬远了些。

      想到自己以后可能要给他‘戴绿帽’,乔七忍不住想离他远些。

      严歌这时好像才意识到自己的手竟然一直没收回来。

      明明乔七的身形早已稳住,早就不需要他扶了。

      眉梢微顿,严歌眼神中划过微不可见的一丝困惑。

      右手悬在半空中,属于乔七的温度渐渐退去,变空的掌心让他的表情收敛了些。

      严歌的视线还停留在乔七身上,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脸上惯有的笑意淡了许多。

      像小动物对潜在危险有感知般,也或许是失明带来的对某些细微变化更敏感,乔七忽然有些紧张。

      他心跳失控,身体再度有些紧绷。

      系统忽然的声音响起,似在提醒,【不要惹怒他。】

      什么?

      乔七呆了呆,不理解系统的意思。

      系统顿了半响,补充道,【最好按人设行事,想要有变化也得循序渐进才行。】

      乔七眨眨眼,稍微明白了些。

      自己刚刚暗戳戳和严歌划清界限的行为似乎是不对的,乔七是个相当听劝的人,虽然内心有些不乐意,可他还是在思索了片刻后做出了补救措施。

      耳尖红红的,乔七想着自己刚刚挪走的大概位置,指尖微颤地伸过去,牵住了还悬在半空中的宽厚大手。

      乔七强迫自己装出一副自然的模样,只他原本细白的手都带上了粉色。

      严歌被乔七这个举动弄得怔住了。

      乔七的手很小,又娇又嫩的,牵过来的时候跟棉花一样,软到不像话。

      隐隐约约之间,伴随着乔七的这个亲近举动,严歌好像闻到了一股甜香。

      严歌不确定自己碰着对方掌心的手,是不是僵了一刹。

      以他的角度,严歌能够很明显地看到乔七红到好似要滴血的耳尖。

      对方好像很害羞。

      莫名得,严歌觉得这抹颜色很惹眼,让他的视线几乎不可控地往上停留了好几秒。

      *

      系统在目睹了乔七的举动后,内心有些微妙。

      他那么说了,乔七就真的这么做了吗。

      简直乖到不像话。

      系统一时之间,都分不清他是不是应该,因为有这么一个乖巧听话的宿主而欣慰。莫名地,系统觉得自己有些不正常,待看到乔七主动握上严歌后,他似乎有些后悔提醒乔七了。

      *

      乔七和严歌牵手的举动,让大家原本对二人关系的猜测得到了证实。

      意识到直播间弹幕肯定会很不对劲的许彦淮,眼神完全没施舍给玩家面板。隐隐感觉到自己有些不对并且不想继续的他,没再观察乔七和严歌,他正若有所思地打量在场的其他人。

      关于乔七和严歌应该是情侣这件事,大家的态度虽然各异,但都还算正常。

      只一个戴着耳机,看起来像是男大学生的人,眉眼中闪过一些厌恶和反感。

      许彦淮和乔七一样,同样还不清楚副本的过去。

      单从对方那略带不屑的表情,许彦淮判断不出来,对方究竟是讨厌同性恋,还是不喜乔七和严歌中的谁。

      许彦淮现在还不清楚,此刻聚集在别墅内的人究竟互相认不认识。

      乔七和严歌的相熟,究竟是不是个例。

      许彦淮的视线,从除他之外的五男四女身上划过。

      这里面究竟谁是要把其他人都害死的厉鬼同伙。

      *

      “哼。”打断许彦淮思绪,重新把众人拉回剧情正轨的,依旧是李毅。

      刚刚门被风带动关上的时候,他本能地往里退了几步,但仍旧是离门最近的那位。

      钻石耳钉在灯光下依旧耀眼,只折射出来的冷光无端显得有些不详。

      李毅这道不满的冷哼有些过于迟了,让人分不清他究竟是因众人长时间不理他而烦躁,而是因为别的什么。

      他冷眼扫过重新看过来的众人,转身去看被关上的门。

      事情的走向相当不自然,好像有一股冥冥之中的力量操纵一切,李毅表情有些凝重。

      他压下心底的不安,伸手握住距离不算远的门把手。

      门把手有些过于凉了,寒意顺着接触的指腹往血肉里钻。

      红木材质的房门给人莫名的压迫感,李毅皱眉看着上面过于精致的繁琐花纹,他猛地使力,狠转好几下门把手,并往外推。

      内芯好似被锁住了,李毅转动的举动,只让门把手轻微地晃了晃,红木门依旧纹丝不动。

      在场人表情微变了下。

      李毅握着门把手的胳膊青筋暴起,尝试数次无果后,他有些暴躁地挠了挠头,旋即像是要发泄某种情绪般踹了门一脚,他用的力气极大,但门还是毫无反应。

      巨大的闷响弄得乔七心惊了下,听觉变得特别敏锐的他忍不住颤了颤。

      心跳加快间,乔七不确定严歌是不是因他顿了刹那,他正努力平复自己紊乱的心跳。

      乔七有些紧张,他直觉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可能会对副本很重要。

      “门被锁住了,打不开。”李毅语气不好地说完后,又低骂了几句。

      他看着依旧神色莫名的大家,忍不住皱眉,“你们就不来帮忙吗,不来再尝试尝试强行破开?难道就这样被关在这里?”

      李毅的话起了点作用,除了乔七和严歌外,包括许彦淮在内的所有男生都跟着走过去。

      女生也自告奋勇地去找能用到的工具。

      许彦淮在人群里忙碌,却也只是走个跟随大众的形式罢了。副本提要中写得很明确,他们就是要被困进别墅里9天的,不管这些NPC们怎么努力,门都肯定不会被打开。

      许彦淮动作间,先匆忙看了不便行动的乔七一眼,又看了看似乎担心乔七出意外,在旁照顾的严歌,最终落在了身边的每个人身上。

      他暂时还是判断不出来谁会是厉鬼同伙。

      *

      砰砰锵锵的声音接连不断地响着,副本的奇怪和超自然正在显现,这么一个看似平平无奇的木门不论大家如何努力都分毫不伤,乔七被这些各种各样的声音弄得有些耳鸣。

      “看样子真的打不开了。”有人给了结论。

      他已经接受了现实的语气,似乎惹怒了李毅,这位脾气相当糟糕的明星眉头狠皱,他刚准备开口,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

      从始至终,好似只有他一个人特别活跃,其他人都显得过于沉默了。

      这种感觉,就像其余人已经知道会发生这些一般。

      “你们知道我们会被困在别墅里?”李毅不是会藏着话的性格,有问题会直接开口。

      乔七闻言,听得认真了些。

      “我们收到的邀请函上不是已经写了吗,我们必须要在别墅内完成一个游戏才能离开。”说话之人声音冷沉,他摘下耳机,睨着李毅。

      又是那封邀请函。

      李毅皱眉,他确实没有看过里面的内容。

      他这幅茫然和恍然叠加的表情,让那人有些意外,“你不知道?你难道没有看吗,怎么会——”

      似是想起了什么,他一顿,“看来你是最后被邀请的那个人。”

      副本的主线正在展开,乔七听得有些不明白。

      他的内心想法和李毅开口的话重合了,“什么意思?”

      样貌俊美的青年脸色有些难看。

      乔七看不见那人的样子,他只觉得那人语气很糟糕,不仅冷冰冰的,好似还带着刺一般,他阴恻恻地简单解释,“只有第一张邀请函是别墅主人发出来的,剩下的可不是。”

      “收到邀请函的人,都会得到一个任务,那便是再发一个邀请函给别人,如此接力,直到人数凑齐。”

      伴随着他尾音落下,周围的氛围也变得很怪。

      早在那个时候,他们便见识到邀请函的不简单了。

      他们几乎是被强迫地打开邀请函,看清上面的内容,并被某种神秘力量强制性完成了再发邀请函的任务。

      他们当时就反抗不了。

      李毅被说话之人盯得眉头直皱。

      “这场游戏需要10个人参与,你应该是最后一个被邀请的,不需要再去邀请其他人。”所以,最后参与游戏的李毅才一直没有发现邀请函的特殊,直到游戏即将开始,所有人都被牵引着来到这栋被锁上的别墅。

      完全不清楚人设的乔七更加紧张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第几个被邀请的,谁邀请的他,他又邀请的谁。

      额间又有细汗沁出了,乔七呼吸有些乱。

      心跳错落间,他又听到了那人既恶劣又嘲讽的话。

      那人视线挨个从在场人身上划过,在落到乔七身上时,乔七感受到了难以言喻的恶意和冰冷。

      “想必大家和我一样,在收到邀请函的时候,便尝试查过相关内容了吧。”他似乎笑了下,只是完全不发自内心,“消息被压下了,但只要用点心费点功夫,也不是完全查不到。”

      “邀请函事件已经存在很久了,每一年都会有10人收到,而无一例外——”他在李毅和乔七略带茫然,其他人的默认表情下开口,“每一次,最后都只有一个人能活着从别墅里出来。”

      可能是刚出了汗的缘故,乔七有些冷。

      他才认知到一件事——

      这些收到邀请函的人,彼此之间,关系可能很糟糕。
note作者有话说
第3章 邀请函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