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邀请函2 ...


  •   别墅内宽敞又明亮,10个人散落站在大厅都不显拥挤,外面阳光正好,屋内水晶吊灯开着,里面的一切都被照得清清楚楚。

      雕刻着精致花纹的红木门口,长相俊美戴着钻石耳钉的青年,正不耐烦地靠站着。

      他脸色很臭,焦躁中夹杂着些许惴然。

      虽然同样受到了神秘邀请函,但本就经常收到邀请的他根本没当回事,他的职业让他完全忽略了那份邀请函。

      不记得邀请函的青年,自然也不可能主动前来。

      青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别墅的。

      明明——

      耳边的钻石在光亮下格外耀眼,青年的表情有些难看,洒在他身上的温热阳光都好似带上了莫名寒意。

      他原本是要开车去剧组的。

      经纪人无法时刻陪同他这个三线明星,助理提前去了剧组酒店为他购买用品,司机临时有事请了假,着急进组又喜欢赛车的他,选择单独开车到剧组的拍摄地。

      青年是严格按照导航上的路线走的,可——

      他拧眉看着这看起来格外奢华却莫名瘆人的别墅。

      他就是莫名其妙开到了别墅前面。

      隐隐意识到不对,又着急进组的他当即选择开车离开,可不仅打电话时没有信号,手机上的消息发不出去,院外的大门也被用巨大的锁链锁住。

      外面大门附近处看不到人影。

      青年准备回来再说,想先找到别墅的主人。

      可视线一转,他就看到了驾驶台上黑底红字的邀请函,不详的浓郁颜色让他瞳孔缩聚了下,冷汗当即冒了出来。

      他记得很清楚,最初的车上是没有这个邀请函的。

      也幸亏青年的记性不错,才艰难地从记忆中找出了一点关于邀请函的影子。

      分明是——

      早就叫助理扔进垃圾桶了的。

      糟糕的预感让他放弃了原本的打算,他强迫自己移开了放在邀请函的视线,强装镇定地推开门下车,试图一个人离开。

      不管有没有信号,能不能联系上别人,最起码,先远离别墅的覆盖范围。

      从青年重新站在这,嘴唇近乎抿成一条直线就能得到结果。

      他还是失败了。

      在最后一个人踏进别墅范围的时候,别墅就成了一座无人能离开的牢笼。

      青年有些烦躁地挠着头发,他身量其实并不算高,他站在门边的举动并不能完全挡住外面的阳光。

      但不知为什么,地面上属于他的影子,被拉扯得又长又扭曲,就连那些越过他进来的阳光,也阴恻恻得如同要将人吞噬殆尽的恶鬼。

      难言的压抑一丝丝地蔓延。

      青年的话成功引来了在场之人的全部视线。

      所有人都在看他了。

      他们都或多或少有些不自在,神情明明灭灭着。注意力被青年吸引走了的他们,完全来不及打量其他人的表情。

      他们既没有发现因为任务而呆愣住的乔七,也没有察觉到另一位眉眼冰冷的男人。

      较之周围人,男人的模样相当出挑,脸部线条凌厉又流畅,比靠脸吃饭的明星还要帅气些。

      他穿着件印有微笑太阳图案的浅色卫衣,着装打扮是和冷淡气质完全不相符的清爽接地气,看起来有些违和。

      哪怕竭力克制,周围其他人脸上都有些恐慌。

      只他没有。

      男人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毫无波澜和起伏,都不能用接受良好来形容了,他坦然平淡到像完全没放在心上。

      一副并不觉得离不开别墅是大事的模样。

      许彦淮抱胸冷眼看着前面,只停留一瞬就收回了目光。

      已经经历过数次副本的他,很难再被这有些千篇一律的开场调动情绪。

      他看向了悬在半空中的透明面板。

      可惜这面板只能被许彦淮看到,不然乔七一定能意识到,这便是独属于正式玩家的玩家面板。

      许彦淮的目光停留在面板上的一行文字上。

      那上面正显示着,因青年话语而触发出来的副本主线任务。

      【被邀请而来的10位客人中,藏着一位厉鬼同伙,厉鬼同伙会协同厉鬼杀害客人。请玩家成功找到厉鬼同伙,并逃离别墅。】

      如果乔七的系统能看到这个任务,一定会感慨。

      这才是他判断中,这个副本应该有的真正任务。

      很明显的一个存活和逃离本。

      许彦淮一边看着面板上的明确任务,一边回想着自己刚刚抬眼时看到的全部。

      许彦淮任务触发的提醒音是和乔七的一同响起的。

      他做出的反应和乔七截然不同,颇有经验的他暂时放弃了分析任务,瞬间抬眼,将副本内所有人的神情都收入眼中。

      许彦淮在判断这个副本内还有没有其他玩家存在。

      游戏投放在每个副本里的玩家是不定的,有可能是单人,也有可能是多人。

      比起那些按人设程序运行的NPC们,许彦淮更在意很具不确定因素的玩家。

      而只要是玩家,在听到任务触发后,神情总是会有些微妙变化的,天性立场使然,玩家们的举止反应会异于副本内的土著NPC。

      脑海里回忆着记下的那一瞬画面,许彦淮眼睫微垂。

      似乎没有其他玩家了。

      或者更准确地来讲,没有已经有过副本经验的玩家,周围人身上都没有独属于玩家的那股疏离违和感,略带旁观的格格不入只发生在他自己一个人身上。

      许彦淮再度抬眼观察了下,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自打许彦淮被传送进副本,从始至终,许彦淮都没有感受到任何一道落在他身上的端量视线。

      被突然传送进副本后,下意识观察周围是玩家的惯有反应。

      更何况这次任务中明确提示了人群中有一个厉鬼同伙,为了能够找到这个潜在危险,观察周围人的细微反应几乎是通关的必需过程。

      可除了他之外,没有人表现出来这种观察。

      判断出这点后,许彦淮才将自己的心思放回了主线任务。

      大概率是没有别的玩家了。

      即便有,也是完全没经验,毫无应对反应,根本不知道如何通关的炮灰玩家,根本不值得被他放在心上。

      垂眸间,许彦淮瞥了眼面板里的直播间。

      成为正式玩家后,游戏会在面板处自动生成专属直播间,玩家今后的每一次进本都会被投放至直播间。

      直播间前的观众同样是无限世界里的玩家,虽然碍于直播的娱乐性质,观众们大多是来放轻松看乐子的,但偶尔间,也会有观众发现并点出副本中的特殊之处和通关点。

      许彦淮想看看能不能从自己的直播间内得到灵感线索。

      许彦淮会经常看直播间弹幕,是他直播间观众都知道的事情。

      他们中的不少人也乐得分享自己的看法观点,对比其他正式玩家的直播间,许彦淮的颇具学术研究风格,堪称一股清流。

      只这一次却罕见得很不一样。

      当看清面板上各种颜色的实时弹幕后,许彦淮怔了下。

      满屏的老婆让他险些误认为走错了直播间。

      直播间上属于自己的名字,让许彦淮确定这是自己在逃生副本里的直播,而不是什么——

      以美色为卖点,并且真的能让一堆人甘之如饴的暧昧直播间。

      [呜呜呜呜,这就是我失散多年的老婆吗?斯哈斯哈,好好看!]
      [什么你的老婆,这明明就是我的老婆,呜呜呜,是老公不好,早知道我老婆在这个本里,老公一定会想办法进这个本和老婆团聚。]
      [什么老婆,人家明明就是长得漂亮的小男生,你们这么叫要脸吗。嘤,还是想喊老婆。]

      许彦淮看得眉头微拧。

      这自然不可能是在叫他。

      漂亮的小男生?

      周围是有一个长得还不错的男生,但哪有这么夸张。

      那人看起来胆子很小,在听到摔车门声后就呆呆的,一副被吓到了的孱弱样子。

      别说是玩家了,普通NPC看着都比他胆大。

      照他这反应,很明显会是恐怖副本里最先死掉的那几个炮灰,根本不值得人过多留意。

      许彦淮最不喜这种人了。

      除了样貌一无是处,根据以往的副本经验,这种角色不仅炮灰,还很有可能是拖油瓶,又娇里娇气又给他们徒增麻烦的。

      为了避免被这种炮灰连累,许彦淮是会避开和这种人打交道的。

      最好在对方死前,他和对方都不要有交流。

      弹幕俨然一副深知许彦淮脾性的模样。

      [我恨,为什么偏偏是许彦淮进了这个本,换个玩家肯定会怜香惜玉的。]
      [呜呜呜,以许彦淮这种完全不接触的态度,以后是不是几乎不能在直播间内看到我老婆了。]
      [嘤嘤嘤,助播可以把镜头给到真正主播吗?]

      助播·许彦淮:“。”

      弹幕从斯哈斯哈陡然变成了愁云惨淡,知道无法从弹幕得到有效讯息的许彦淮收回目光。

      似是被满屏的弹幕引起了些许怀疑和好奇,许彦淮再度看向了角落里的小男生。

      他有一头看起来都很松软好揉的头发,额间的细发已经被吓出来的汗水打湿了些,湿哒哒地贴在额头上。

      因为他害怕紧绷到微垂着眼的举动,视线重心会不自觉地落在他泛着粉色的耳朵,和珍珠白玉般小小的下巴上。

      确实挺好看的。

      但也仅是如此了。

      许彦淮依旧觉得弹幕在夸大其词,也仍然坚持自己原本的看法。

      这种会惹祸上身的花瓶还是不接触为好。

      思及此,许彦淮正要冷淡地收回视线,可对方似乎终于从呆怔中回过了神,又觉得泛着湿意的额发贴在皮肤上不舒服,对方抬起细白的手擦了擦。

      纤细的手腕因抬手的动作露出些许,许彦淮被这过于的白晃了一瞬。

      一时间,许彦淮移开眼神的动作顿了顿。

      只是这种停顿仅停留了一瞬。

      没有了额发抵挡,漂亮的眼眸也伴随着抬手动作无意识地往上抬,许彦淮猝不及防间和对方天然有些湿润的眼睛对上了。

      就像是偷窥者被偷窥的对象发现,他堪称慌乱地飞快收回了视线。

      意识微微回笼,因着他下意识做出来的做贼心虚反应,许彦淮不可免地皱眉皱得更厉害。

      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明明他刚才的端量很正常,他之前也做过无数次,他原本是可以很平静地继续看着的,怎么在这次面对对方时却莫名心虚。

      许彦淮嘴唇微抿。

      难道是因为对方看起来可怜巴巴的,一副很容易被人欺负的样子?

      许彦淮还是不喜欢这种花瓶。

      但他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会有玩家,愿意冒着被拖后腿的麻烦,舍得给这类花瓶庇护了。

      对方的事情本该是个小插曲,许彦淮以为自己能够迅速回到任务上,但不知为何,明明眼前已经没有了对方,许彦淮脑海里还是浮现了刚刚的画面。

      看似是对视,其实并不是。

      对方似乎看不见,漂亮好看的眼睛有些过于空洞了,像被雾蒙上般朦朦胧胧,但这并不会折损那一刹的勾人心魄,反而衬得他更加荏弱无助,让人的心尖都跟着软了一瞬。

      真的是一副特别好欺负的模样。

      但也因此,让人没办法不对他心软。

      许彦淮强迫自己继续思考副本任务,可他还是无意识地,莫名其妙地,看似合理地乱想起来。

      任务中最明显的关键词便是厉鬼同伙。

      以对方这自己都照顾不了的可怜样子,怎么可能是要协助厉鬼害人的厉鬼同伙。

      其余人里面,对方是最不可能的那位。

      这样的话,是不是也可以稍稍信任对方一些,尝试和对方合作下?

      许彦淮如此想着。

      为了任务更好推进的话,似乎也不是不可以。

      *

      另一边。

      乔七在从莫名羞意中脱离出来后,终于想起自己忘记什么了。

      他就是因为他的这个男朋友进的游戏。

      事情因触发的副本任务被拉回了原点。

      趁系统帮他上报请求重新核实的时间,乔七难免试图回忆关于他男朋友的种种。

      这一回想,乔七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关于他男朋友的过去好像被蒙上了一层纱,他隐隐记得一些,可只要细想就什么都想不起来。

      乔七已经渐渐习惯眼前的漆黑了,可他绷紧的身体并未因此放松,反而因为新的发现而后背冒汗。

      他现在甚至都想不起他男朋友的名字。

      关于对方的清晰记忆,除了已经失踪很久后,就只剩下了对方的样貌。

      可乔七现在完全看不见,他没办法通过视力辨认周围人的样子。

      总不能胡乱地揪个人就伸手去摸吧。

      莫名的热气升腾,乔七耳尖沾上了红,他脚趾又忍不住蜷了蜷。

      他这样跟变态有什么区别,一定会被打的。

      他有些坏脾气地想着。

      这究竟是哪门子的任务啊。

      而且为什么要让他去找,对方就不能主动来找他吗?

      乔七脸红红的,他思维发散。

      不过既然游戏给他这样一个任务的话,是不是暗含着他男朋友很难主动来找他?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潜意识里还在的记忆使然,乔七觉得对方才是这场关系中占据主动的那位。

      对方身上难道被限制了什么吗?

      就跟他现在又失明又想不起过去一样,或者,比他现在的情况更严重?

      乔七的思绪是被系统的声音打断的,对方的声音有点奇怪,称经过核实,乔七的任务不存在问题。

      乔七只要想办法成功找到他的男朋友就可以。

      脸颊因为蒸腾的热气带上了粉色,乔七碍于莫名的羞耻感想赶紧揭过这个话题,只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系统看着乔七,只觉得这样一个普通的动作,都被乔七做得看起来特别乖,像又白又粉的小团子。

      过了半响,系统听到了乔七小声小气地询问。

      【系统,我——】乔七声音微顿,接下来的称呼被他念得含含糊糊的,【男朋友也在这个副本里吗,他也是玩家吗?】

      显然,乔七还在思考他这个很具暧昧色彩的任务。

      ‘男朋友’的称呼因为乔七不一样的语气而变得黏糊糊的,软极了,似轻飘飘的羽毛在耳边轻拂。

      系统停了刹,道,【他在。】

      乔七不确定系统的声音是不是更奇怪了,但这种奇怪似乎跟之前的奇怪都有些不一样。

      乔七的注意力很快就被系统接下来的话吸引走。

      似乎更加冰冷的电子音如此开口,【可能是玩家。】

      可能?

      这个描述让乔七有些意外,他好看的眼睛再度被茫然覆盖。

      什么叫可能?

      【副本里的角色由玩家和NPC构成。】系统的话不知道是解释,还是提示。

      什、什么意思?

      对方既有可能是玩家,也有可能是NPC吗?

      乔七试图消化着这句话,但还没来得及细想,他就被附近声响打断了。

      自不能离开别墅的事实被说出后,别墅内便落针可闻,这种情况给了乔七得以和系统交流的机会。

      而刚刚,别墅外忽然刮起了很大的风。

      树叶沙沙作响,细小的沙石被风带动砸到了玻璃窗户上,窗框不知道有没有动,但沉闷的呼呼声让乔七的心脏瞬间提了起来。

      ——砰

      很大力的一声巨响。

      地面好像都跟着轻微晃了晃。

      乔七听到熟悉的低骂声,来自目前唯一开过口的门前青年,他略显仓皇地往别墅内退了几步。

      ——咔哒

      这股突如其来的大风把别墅的门吹关了,门边和门框严丝合缝,再无法让外面的光线从此处进来。

      不仅仅是院外的大门,这间别墅的门在此刻也关了。

      心跳剧烈起伏,乔七的身体轻微地抖了下,刚刚的风很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他也感受到了,他身上本就有汗,被裹挟着寒意的风这么一吹,那股冷气便直往骨头内钻,乔七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身体不觉往后退了退。

      乔七这时才发现他身边竟然是有人的。

      似乎清楚他看不见的情况,怕他撞到后面的什么东西,略带宽厚的手掌扶住了他的臂弯,帮乔七稳住了身形。

      “啊,谢谢。”反应过来的乔七下意识道谢。

      只下一秒,他便怔住了。

      男人似乎轻笑了下,“我们这关系,道谢的话也太生疏了吧。”

      什、什么?

      他们之间什么关系?

      乔七呆了下,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恍惚间想起系统之前的介绍,玩家并不是以独立身份被投放进副本的,他们顶了副本内原本就存在的角色。

      虽然身体会被游戏替换成玩家自己的,但也只是这样了。

      换句话说,玩家在副本内的角色身份,是有着属于自己的人际关系和过去的。玩家顶了角色身份的同时,也需要接手属于原主的相关经历。

      扶住他的男人是原主的朋友吗?

      听男人的语气,他和原主之间的关系似乎还不错?

      乔七下意识做出这样的判断。

      系统的声音便是在这个时候响起的。

      【男朋友。】

      乔七好看的眼睫颤了颤,他今天已经听过太多次这个词了,他不明白事情怎么又转到这上面来了。

      系统为什么要突然开口说这个。

      明明他现在没想任务,而是在猜测原主和这个男人的关系——

      蓦地,乔七一顿。

      他喉咙动了动,本就空洞的眼神更加涣散。

      他有一个不太好的预感。

      下一秒,乔七的这个猜测便在系统冰冷的声音下得到证实。

      【这是你副本人设上的男朋友。】
note作者有话说
第2章 邀请函2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