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游荒篇4 ...

  •   “你!”陆茗被脖子上传来的疼痛以及对方的这一举动所惊到。
      
      “怎么,只允许你师傅在你脖子上做标记,我就不行么?”
      
      “当然不行!还有说了很多次,白长老不是我师傅!”
      
      “就算离宗门那么远,你依旧称呼对方为白长老,而不是直接喊名字呢,”游桦看了看在陆茗喉结那一块儿已经浮现出来的红色符文,伸手满意地摸了摸,“你知不知道,直接喊对方的名字,会让对方更加兴奋,当然,如果用更加亲密一些的称呼,比如单字白,或者单字旭?”
      
      “那是大不敬,还有你说的兴奋除非是有喜欢的情感在里面。”陆茗没好气地回了对方一句,脖子上现在痒痒的。
      
      “是吗?不如你喊我的名字试试看如何?看看我是不是喜欢你,没准我喜欢你,就会放了你。”
      
      陆茗听到这话,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游桦。
      
      之前两次见面,陆茗就觉得这位魔修少主脑子不太好使,现在看来好像是真的脑子不太好使。
      
      游桦看着陆茗的眼神,大致猜出对方此时所想,直接一拳打向陆茗的右脸。
      
      那一拳打得不轻,陆茗可以明显感受到右脸传来的疼痛以及浮肿感。
      
      “疼疼疼,我错了我错了,我们先回到一开始的话题,你不想让你父亲成为一个废人”
      
      “当然不想。”
      
      陆茗想了想,也对,毕竟那位可是魔修的族长。反正他确实做不到。
      
      陆茗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根据和魔族有关联的信息,他大概猜出了什么:“我懂了,那么我帮你营造一个和你父亲堂堂正正正面对决的机会如何?”
      
      “有时候我真怀疑你和我的父亲一样,会读心术。”
      
      “你也会称呼那人父亲啊,莫非。。。。。。”陆茗发现眼前的这个魔修其实相当好懂,“你只是在他面前叫他掌门,私下里其实还是用父亲称呼的吧。”
      
      “你说的没错,他希望我可以叫他父亲,我就不。”
      
      好孩子气。
      
      “好好,那么你这么做,然后这么做。”陆茗凑到游桦的耳朵跟前,跟对方把自己的计划讲了出来。
      
      “你果然是个有趣的家伙,不担心被驱逐出仙宿吗?”游桦在听了陆茗的计划之后,挑了挑眉。
      
      “不担心,因为这一切只是因为魔修。”
      
      “你就不担心我在这里直接杀掉你?”
      
      “那你岂不是少了一件玩具。”
      
      游桦很满意陆茗的回答。
      
      计划很简单,就是让游桦主动去仙宿挑事,暴露在仙宿的暗线,然后游莫就不得不依照魔修的规定,和游桦一一对决。
      
      在背叛者被处罚之前,被处决的人可以与现任魔修族长一对一对决,赢的人不仅可以免除责罚,还会成为新一任的魔修族长。
      
      陆茗知道为什么魔修有些不招人喜,因为他们很直接地执行着一个信则:赢的一方即为正确。
      
      这要是放在修仙的门派里,估计会乱成一锅粥吧。陆茗想到了那名陷害自己的长老。明明身居高位,不过有没有可能是有着没法说出的苦衷呢?
      
      就算对方有苦衷陆茗也不打算对对方留情,居然敢害他!陆茗从没想到居然真的有人会想陷害他!他这小小的筑基!
      说实话陆茗不觉得这是什么难以想到的计划,面前的这个魔修,不如说到时候真的有什么事,出主意的人可不是自己这个仙宿的小仙修么?
      
      就在这个计划实施后,那名在仙宿的暗线很快就暴露了,不仅仅是因为游桦用手段泄露了那名长老的身份,更大的一部分原因是陆茗给陈琨留下的信息。
      
      大师兄居然相信自己,这让陆茗着实感动了一把。
      
      当时那个情况确实所有的嫌疑都在自己身上。
      
      游桦那家伙爽快地就实行了这个计划,估计是早就想那么干。
      
      陆茗这几天在游桦的房间里无所事事,干脆就把白旭给他的书拿出来看。
      
      说来也很神奇,这两本书在那样的攻击之下居然直接躲进了自己的身体里面,估计是书本外貌的法宝。
      
      上面的内容自己一点也看不懂,因为写得毫无逻辑毫无章法。
      
      一想到这可能是法宝,陆茗开始想,这该不会是白长老的法宝吧?
      
      但很快他就自己打消了这个想法。
      
      原本一个长老最多只能收三个弟子,他才不会信白旭会把最后一个名额放在自己身上。
      
      不过话说回来,从来没有见到白长老第二个弟子,门派里的人也都只是知道白长老有两名弟子,一个是陈琨,另一个是。。。。。。名字他想不起来了。
      
      可能前辈们见过,不过在陆茗来到仙宿的这些年他是一次都没见到过,无论是在比武会上还是各种集会和任务。
      
      他也试着打听过关于那位前辈的消息,不过都是些琐事,无非就是对方喜欢吃辣的,睡觉喜欢抱着东西这一类。
      
      外貌上的描述基本没有。。。。。。
      而且人们似乎总是会有意无意去避开谈论那个人。
      
      他也没听说过那位弟子叛变的消息,毕竟如果是叛变的,门派里的人是不会乐于谈及这人的。
      
      大师兄也说不清楚。
      
      看来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的只有白长老和。。。。。。掌门?
      
      对了,陆茗想起来他还没有试着去问过掌门。
      
      回去以后去问问看吧。
      
      然后陆茗再次摸了摸脖子上那个咒痕。
      
      因为脖子上的咒痕,陆茗发现自己无论往什么地方跑,最后都只能在这个房间里打转转。
      
      怎么我的脖子这么倒霉?陆茗看着镜子里脖子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刻印上去的白色符痕,以及喉结上红色的咒痕。
      
      游桦在游荒的时候,会让陆茗跟在自己的后面。
      
      陆茗发现虽然游桦很孩子气,但对方做事情其实很认真,会认真地思考手下所提出的每一个建议,会认真地去调查那些百姓的生活状况,会认真地根据游荒不同部门的表现来决定赏罚。
      
      公正严明但又亲民,这是陆茗所见到的游桦。
      
      陆茗虽然是仙修,但游荒的人对他没有敌意,在他习惯性地打量小摊子上的物品的时候,摊主会主动过来询问他想要什么,然后认真地给他推荐。
      
      “没想到你们魔修的人还挺好相处的。”
      
      “那是,我们魔修的人心思可单纯的呢。”
      
      “那你父亲呢?他不是会读心么?”陆茗可不信善于读心的人会和单纯挂钩。
      
      “你说那家伙?每一任魔修的族长读心是一种天生的能力,可以传承给下一任族长,不是法术,所以就算你不想知道别人的心思也没办法。”
      
      因为是族长么?
      
      “你和族长,为什么看上去关系不好?”
      
      “这不关你事。”游桦瞪了陆茗一眼,警告对方不准再提起这些事情。
      
      “好好,乖乖~”陆茗上前摸了摸游桦的头,然后就被对方一下抓住脑袋砸向了地面。
      
      游桦暴力这一点陆茗是绝对不会否认的。
      
      有天在陆茗再一次尝试着离开这个房间的时候,发现一踏出门就来到了魔修的公开处刑场。
      
      他一出现,就发现周围全是魔修,他们用着好奇的眼神看着自己。
      
      “你坐在这边好好看着。”游桦按着陆茗的肩膀,一下把对方直接按的坐在了地上。
      
      好好好我在这看着,反正我哪也去不了,话说这个咒痕是什么?陆茗把自己的领子又往上拉了拉。
      
      游莫与游桦这父子对决可谓是让陆茗大开眼界。
      
      法术与武术相并着的战斗,就算自己坐在离处刑场很远的地方,还是被那攻击的余波给波及到。
      
      被那余波击飞出去的陆茗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等他抬头看向处刑场那边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
      
      毫无疑问是游莫赢了。
      
      游莫站在那里,身上毫发未损,而游桦则是被游莫打的陷入到了地下,狼狈不堪。
      
      “感觉爽不爽?”陆茗还没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到了游桦的跟前,他看到倒在地上一身重伤的游桦,顿时心里舒爽了一些。
      
      不管你爽不爽,看到你这个样子我爽了。
      
      “爽。”
      
      “原来你只是想和你父亲打一架而已。”
      
      “你真的不会读心?”
      
      “不会。”
      
      游桦躺在地上看着陆茗,眼神突然变得很可怜。
      
      等下等下,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看着我也没有用啊,你父亲还在我对面站着呢别再看了啊啊啊啊!好吧我输了。陆茗不得不承认游桦那张脸一装可怜的时候杀伤力不是一般的大,偏偏自己又看不得别人装可怜。
      
      “那个。。。尊敬的游掌门,您儿子已经伤成这样了,就当已经教训过了如何?”
      
      “你说的没错,游桦我已经教训过了,现在要教训的是你这个给他出主意的人。”
      
      陆茗一下子愣在了原地,自己怎么忘了这人会读心!
      
      “你也不用害怕,因为那名暗线暴露,作为交换,我们必须把你放回去。”
      
      太好了大师兄他们没放弃我。
      
      “不过该惩罚的还是得惩罚。”
      
      “那是什么样的惩罚?”
      
      “从此以后,你要修魔。”
      
      “不行。”陆茗想都没想果断地拒绝了对方。
      
      游莫看着刚刚怕自己怕到不行的人现在突然变得那么坚决,突然明白为什么游桦会对这人那么感兴趣了。
      
      “我没必要经过你的同意。”游莫说完就冲到了陆茗的跟前,伸手就准备激发对方心里的心魔,但在快接触到对方的时候,手上传来一阵剧痛。
      
      “是我疏忽了,没想到你居然是仙宿的内门弟子。”
      
      “啊?不,这一点我必须要纠正,我不是内门弟子,我是仙宿的一名外门弟子,一个筑基。”
      
      “原来如此,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被人重视着。”
      
      重视?
      
      陆茗被突然抓住的他的一只手打断了思路,他回头一看,正是游桦。
      
      “好了游桦,这人我们必须要放回去。”
      
      “为什么?这人我不会放的。”
      
      “你没有权利拒绝。”
      
      “父亲”
      
      游莫愣了一下:“放回去。”
      
      “是是是,尊敬的游掌门。”游桦浑身是血的站了起来。
      
      “你要是敢忘记我,我绝对会杀了你。”游桦拉下陆茗的衣领,摸了摸那枚咒痕。
      
      陆茗拍开对方的手,把衣领拉了上去:“这东西我回去可没法解释,要是被长老他们强行消除也没办法。”
      
      “他们消除不掉,除非是魔修,而且修为要比我高。”
      
      陆茗脸一下黑了。
      
      游桦看到陆茗的表情,这一次反而没那么开心,他不太想放对方回去。
      
      “哈哈下次我可不会那么轻易让你抓住!”
      
      “是吗?那么要不要试试看?”
      
      看到对方那突然兴奋的表情,陆茗一个哆嗦:“不了再被你抓一次我觉得我就要没命了。”
      
      游桦知道对方指的是禁闭室那次差点把他给打死。
      
      他不知道暗线说的是陆茗,如果知道的话,他会下手更狠,不过原本游莫跟自己说的就是别打死。
      
      自己的父亲也够奇怪,明明是他安排的暗线,然后还让自己到仙修的地盘去探查情况,说着让自己处理掉暴露暗线的人却又不允许自己真的把那人给杀死。
      
      “对了,看在这一段时间和你相处的还不错的份上,奉劝你一句,别总是想着妨碍你的父亲,他的做法虽然给我感觉也很奇怪,不过你父亲是个很厉害的人。”
      
      听到陆茗的话,游桦开始认真打量起对方。
      
      最奇怪的人,明明是你。游桦这么想到。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