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游荒篇3 ...

  •   
      在禁闭室爆炸后,仙宿的长老与内门弟子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
      
      空中漂浮着的是三名魔修。
      
      “没想到魔修少主游桦亲自到我们仙宿,还真是受宠若惊啊!”仙宿的掌门骨寇临看着上方的人。
      
      今天刚出了事把陆茗关在禁闭室,然后晚上这魔修的人就来炸禁闭室了,要说这仙宿里没有内应,骨寇临是不会信的。原本是想着拿陆茗当个诱饵,没想到来的居然是魔修少主,而且对方还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丝毫没有要隐藏的意思。
      
      这不禁就让人想魔修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我也是晚上睡不着随便出来溜达溜达。”游桦一直都很喜欢惹一下仙修的人。
      
      “少主也真是好雅兴,但你随意闯我仙宿,毁我仙宿禁闭室,现在还抓走我仙宿的弟子,意味如何?”就算是被对方拎在空中,骨寇临也看的出陆茗伤得不轻,可以说是命悬一线。
      
      “没什么,损坏的东西我会全数赔给你们,至于这个人,”游桦看了看被自己用法术拎到半空中重伤昏迷不醒的陆茗,嘴角咧开一个孩子气的笑容,“我和他有些私人恩怨,正好今天碰上了,就带走了结,我想一个外门的筑基弟子,还不至于你仙宿和我们魔修闹翻吧?”
      
      “一个弟子,今天要是让你们毫发无损地回去了,我仙宿岂不是颜面不保?”
      
      “当然,这个是我现在给的补偿,要是您有什么不满意,我也没办法了。”
      
      骨寇临接下游桦丢过来的一张纸卷,待看清是个什么东西之后,他沉默了。
      
      “那么我就先走了。”
      
      眼看着那魔修带着人就要走,陈琨正想动手,就被白旭拦了下来。
      
      “等机会,现在出手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白旭走到骨寇临的跟前:“那魔修给了什么?”
      
      “魔修的领域开放。”
      
      听了骨寇临的话,白旭也震惊了。
      
      有了这张纸就意味着以后仙宿的人可以自由出入魔修的领域,共享修炼资源,而且这纸的材质,哪怕是岩浆火都毁不掉。
      
      原本只是一张纸也没什么可信的,不过这上面有着游莫,那位魔修族长的灵力印记。
      
      “不过那名少主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知道。”
      
      “那名弟子怎么办?”
      
      “看有没有机会救回来,要是没有的话就当他今天已经死了,死在魔修的攻击之下。”
      
      在骨寇临说出这个决定后,陈琨握紧了双拳。
      
      “你冷静,会没事的。”注意到对方反应的穆红罗急忙开始安抚对方。
      
      就在穆红罗安抚陈琨的时候,白旭突然释放威压把陈琨和穆红罗以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白长老这是生气了?不过被人这样打脸肯定会生气。不知情的众人这样想着,倒是骨寇临被白旭这突如其来的怒气弄得貌似明白了些什么。
      
      难不成白旭很看好那个叫陆茗的小子?那自己可得想想办法把人弄回来,不然别看白旭外表冷静,在某些地方的固执劲可大得吓人。
      
      因为动静过大,这事很快就在仙宿上下传开来。
      
      “没想到那个魔修居然如此不依不饶。”
      
      “陆师兄也是为了帮人才惹上那位魔修的吧。”
      
      “你说掌门他们真的不管陆师兄了么?”
      
      “不会,而且你们觉得陆师兄那人会乖乖让魔修关着自个儿么?”
      
      “说的也是,嗯?玖玖师兄?”之前同陆茗一起出任务的弟子原本正聚在一块商讨这件事,然后就见玖玖端着饭盘直接在他们旁边坐了下来。
      
      “说吧,我也想听听是什么情况。”
      
      众弟子互相看了看,然后一人几句将事情给玖玖讲了。
      
      玖玖默不作声听完了他们的话,然后默默吃完了饭起身离去。
      
      那些弟子见玖玖看上去似乎无动于衷。
      
      “你们说玖玖师兄打算做什么?”
      
      “不知道,他整个人一直都客客气气。”
      
      “听说他刚来仙宿的时候是陆前辈带的他,玖玖师兄这是担心陆前辈吧。”
      
      “就算担心,我们这些小弟子又能做些什么呢?”
      
      就在那名弟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玖玖这位所谓的小弟子就收拾了东西准备溜出去。
      
      他刚溜到入口拿出法宝准备下山,就看到一个小个子鬼鬼祟祟地打量着四周。
      
      于是他悄悄到了那小个子的身后,拍了对方一下。
      
      “!!!”那小个子被吓得就要跳起来,然后他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以防自己叫出来。
      
      在那小个子转头的时候玖玖看清这人正是沫子。
      
      “喂,小鬼,你想去哪?”
      
      “我我我,不是小鬼,我想去救师傅。。。。。。”沫子的话音越来越弱,引得玖玖一阵不开心。
      
      “大声点!”
      
      “我想去救师傅!”
      
      两人用的声音其实也就他们两个能听到。
      
      玖玖看了眼沫子,他不知道这小鬼能做什么,不过既然是陆茗带回来的那么必定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再说他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上来,抱住我的腰。站稳了。”
      
      “嗯,嗯唔!”沫子乖乖站到玖玖的剑上,他刚抱住对方的腰,对方便疾驰而去。
      
      这剑是玖玖朝灵宝阁的阁主梦华空借的,毕竟他的法宝是笛子,他可不想踩自己要吹的东西。
      
      “我先说好,你优先保护好你自己,就算是我也不能保证在魔修的领域全身而退,如果受伤了的话陆师兄会生气。”
      
      “嗯!”沫子突然觉得玖玖似乎没有看上去那么可怕,“玖玖哥哥,你喜欢师傅么?”
      
      沫子并没有别的意思,他的喜欢也是正常的喜欢,并不是情爱上的那种。
      
      但玖玖可就不那么想了:“首先,别喊我玖玖哥哥,我是你前辈,也是你师兄,你要么喊前辈要么喊师兄,至于喜欢,没错,我很喜欢陆师兄。”
      
      沫子眨了眨眼:“可是师傅要我喊你玖玖哥哥的,他说那样比较有亲和感。”
      
      听到沫子这话玖玖顿了一下:“既然是陆师兄要你喊的,那么就随你了。”
      
      而另一边,骨寇临正在同白旭商量事情。
      
      “你是说想要借此机会让仙修派出代表去游荒?”
      
      “没错,虽说魔修与仙修向来关系有些微妙,不过两者之所以能较为和睦的相处这么长时间大都是亏那位魔修族长。”
      
      “那位族长确实一直以来想要与仙修交好,不过那位魔修小公子似乎并不这么想。”白旭觉得这次行动中袭击禁闭室是游桦擅自为之,那个纸卷才是游莫真正想要游桦给他们的。
      
      不过这样的话游莫是不知道游桦的所作所为,还是知道了却不打算管呢?又或是管不住?
      
      “我不能离开仙宿,内应是哪一位长老我还要好好排查一下,所以带队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小白。”
      
      “。。。。。。记得莫在别人面前这么称呼我。”
      
      “知道知道!”
      
      白旭有些无奈,骨寇临是个好掌门,只不过在他看来有时候太孩子气了。
      
      “掌门!”这时骨寇临手下的密探不知从什么地方出现,他凑到骨寇临的跟前说了些什么。
      
      “。。。。。。我知道了,你跟着他们。”
      
      “是。”那名密探得了骨寇临的命令便融入到影子中消失不见。
      
      “如何?”
      
      “是玖玖和那个陆茗带回来的孩子,他们悄悄下山了,估计是去救陆茗。”
      
      “胡闹!”白旭一听顿时就来气。
      
      “他们毕竟是孩子,比起忍耐他们更擅长直接行动,所以小白你快做准备吧,我这就和其它门派掌门联系。”
      
      白旭转身就匆匆离开了骨寇临的房间。
      
      骨寇临看着离开的白旭摇摇头,然后开始撰写纸鹤。
      ————————————
      
      陆茗是被身体的疼痛还有拍在脸上的冷风给弄醒的。
      
      刚想坐起来,他就发现自己被绑着,伤口已经被简略地包扎过了,不过从被血浸染的绷带可以看出对方并没有给自己用药。
      
      “醒了啊,你那些碎得一塌糊涂的骨头已经给你复原了,不过外面的伤放着自己痊愈吧,我们魔修没适合你们仙修的药。”
      
      陆茗一抬头就看到那名所谓的魔修少主那张长得极为魅惑的面容。啧啧啧,脸长得不错,太可惜了。
      
      “怎么不说话,说点什么让我听听你现在感受啊~”
      
      陆茗看到对方那脸上洋溢的得意,自己顿时就想给对方几拳。
      
      “俘获我这个只有筑基的外门弟子就那么让你高兴吗?”
      
      “让我高兴的不是俘获只有筑基的外门弟子,重要的是俘获的是你。”对方重重在陆茗的身上踢了一脚,陆茗忍住疼痛没有倒下去。
      
      “咦?”对方明显有些意外,“我主要是好奇,你还会用什么样的小花招。”
      
      这位魔修少主被陆茗耍了两次,第一次是生气,第二次就是感兴趣了,他倒想看看陆茗还能耍他几次。
      
      “我这样很明显什么花招也耍不了吧,没有道具,没有帮手,而且还受着重伤。”
      
      “是吗?我不信。”那魔修少主一脸玩味地看着陆茗。
      
      你信不信关我什么事情啊。。。。。。陆茗给对方了一个白眼,然后开始打量自己在什么地方。
      
      按照周围的建筑来看,这里是魔修的领地,再根据周围一些特征性标志,陆茗猜测他现在在魔修祭祀时用的祭台上。
      
      难不成是要拿我做祭品么?
      
      在陆茗困惑不已的时候,他看到一名长得更妖艳,与这位少主有着相似面貌的人走了过来。
      
      “游桦,我不是让你消灭可能暴露我方暗线的人么?”游莫听下属汇报说游桦直接将那人带了回来,便急忙找了过来。
      
      “就是这家伙啊,游莫掌门你可不能因为对方的实力弱就小看他呀。”
      
      在游桦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游莫看的不是陆茗,而是游桦。
      
      莫非这话里,不对,是他们两个之间有什么事情?听这名字还有长相,莫非这个游莫是游桦的父亲?
      
      “对,我是他的父亲,你脑子动得倒是挺快。”这时游莫才像是注意到了陆茗一般。
      
      怎么是个会读心的?!!陆茗觉得一阵头大。
      
      “读心是个好东西,不是吗?”
      
      “嗯,因为你们缺乏信任嘛。”陆茗下意识就说出了这句话,刚说完他就后悔了。
      
      “真是一句富有讽刺意味的话,游桦,你大可直接解决掉他。”
      
      “既然掌门你把任务交给了我,那么只要能完成任务,用什么样的方法你管不着吧。”游桦挑衅一般地看着游莫。
      
      陆茗看了看游莫,然后看了看游桦,感情这俩父子的关系不是很好。
      
      “最好不要随便乱想。”游莫看了陆茗一眼,然后直接越过游桦朝前走去。
      
      陆茗注意到游桦的心情明显很不好,脸上写得清清楚楚。
      
      “你最好有什么有趣的想法,不然以我现在的心情会直接杀了你。”
      
      “好好,我想想,有趣的想法。。。。。。让你们打上一架,如何?”陆茗本来也是胡乱说的,毕竟他现在心情也不是很好。
      
      “哦?你做得到?”
      
      “为什么做不到?”
      
      听到陆茗的话,游桦挑了挑眉,解开了对方身上的束缚。
      
      就在陆茗想着对方为什么这么轻易就相信了自己的时候,对方直接冲过来在自己的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