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沈宜光拿到了钱,也不等明天了,先把钱还了陈司机,再让他送自己去市中心的某一高档商场,她戴了口罩,先是掏了两套化妆品,再是买了几套当下的时装,路过理发店的时候顺带把头发剪短些。
      
      说起来也是怪,她以前有意地把自己饿瘦,整得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脸上皮肤又干又黄,但那头头发却是长得很好,乌黑柔顺又浓密,可以直接去拍洗发水广告的那种。但就是太长了,这头头发直到臀部,她不需要这么长,让发型师把她的这头发剪去一半,前面的刘海修整了下,弄成了空气刘海,等这刘海再长些,她就不打算留了,她要露出她光洁饱满的额头。
      
      发型师对她这头头发赞不绝口,既舍不得剪,又想再剪短一些,留着做艺术品,沈宜光当然不会考虑他的想法,自己想怎么剪就怎么剪,最后他说想要购买她剪下来的头发,她倒是没有意见。
      
      发型师喜滋滋道:“好嘞小姐姐,你这次剪发不收费,另外还给你送一套焗油?”
      
      正说着,门外进了位男士,他朝沈宜光这边的发型师说道:“劳烦帮我做个发型……” 没说完就看到发型师手上的头发,眼睛就是一亮,“师傅你这头发卖吗?我要了。”
      
      沈宜光听到声音不由转了下头,是个男青年,有些帅气,而且还眼熟,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班上的男同学。
      
      她在本地上大学,现在还是暑假期间,好像在这儿闹市碰到同学也不是件奇怪的事。
      
      “不好意思,这头发我不打算卖。”发型师想到了自己的一个朋友,打算给她留着。
      
      “我出个两千。”
      
      “抱歉,不卖。”
      
      “你是不是佟燕妮的朋友?我在A大见过你。”男青年发现了头发的主人沈宜光,很明显,这头发是从她头上剪下来的,“我们是同一学校的,我叫关河,你把头发卖给我吧。”
      
      关河?
      
      她戴着口罩也能认出来,还挺厉害的。
      
      沈宜光听今天的佟燕妮提到过,像是什么重要人物似的,但不过是佟燕妮的一厢情愿罢了,她对这关河一点儿想法也没有,这人长得并不符合她的审美,奶白小生,倒是挺适合在娱乐圈发展的。
      
      “不好意思,我刚给了发型师傅,你们自个商量吧。”她说完就跟发型师道,“焗油就不要了,给我送张卡吧,我有空过来洗洗头。”现在也有些晚了,头发剪完,打算回去了。
      
      “行没问题,我让前台同事给你办一张。”
      
      “同学,这样跟你说吧,我姐因为生病掉了不少头发,我想给她送一顶好的假发,我看你这头发挺合适的,”关河拦住沈宜光的去路,一副不答应就不给走的样子。
      
      沈宜光对于他口中的姐姐也挺同情的,掉头发是真的很惨,不过她说了,这头发已经给了这店,自己是做不了主了,“你跟这位小哥好好说说,说不定他会卖给你的。”
      
      “真是很抱歉帅哥,我有一个朋友也是因为治疗没了头发,我答应了她给她留一顶好的假发。”发型师摇了摇头,不愿意放手。
      
      “我出五千。 ”
      
      那发型师还是摇头。
      
      在他们在商量这头发的事,沈宜光就拿了洗发卡出了这理发店,她手上还提着大包小包刚买的衣服,陈司机已经回去了,她打算打辆车回去。
      
      正在路边打车的时候,那叫关河的男士追了上来,他脸色有些不好看,直接就对她说:“你如果把头上的头发剪了给我,我答应跟你交往。”
      
      沈宜光愣了下,再次打量了他一眼,身高目测有一米八,穿着一身较时尚,潮牌T卫裤加某品牌最新款运动鞋,小脸剑眉,脸上似是打了粉底,显得肤色很白,身材也不错,确实有几分帅气。但他这会儿神色带着隐忍,又透着施舍,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她就不爽了。
      
      关河算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摄影系的即将大四学生,曾在比较有资历的青年摄影大赛中获过奖,现在跟同学一起开了个人工作室,经常在网上放一些拍摄作品,某社交平台上有着百万的粉丝,还在学校签了几个女生当摄影模特,其中有人因为他拍的写真成了网红,也有经过他推荐当上了真正的模特。加之他长相不错,在学校的论坛上一度被评为校草,学校里对他有想法的女生还真不少的,佟燕妮就是其中一个。
      
      然而不管是以前的沈宜光,还是现在的沈宜光,都对他没有任何想法,但这佟燕妮却以已度人,自己喜欢这关河,就以为她沈宜光也喜欢关河。
      
      真不知道这佟燕妮在关河面前说了什么,让眼前这男人这么自信。
      
      “不需要。”
      
      关河顿时瞪大了眼睛,刚才还像是吃了苍蝇的神情这会儿变成吃了屎一样,青红交替,好看极了。
      
      正好这时候沈宜光打到了辆出租车,没管他,上车走了。
      
      因为太晚,没能买到中草药,沈宜光是第二天去买的。
      
      一款美白丸在药店买到了大部分的原材料,剩下的一样原材料她在一个小菜市场里面买到了,可以当菜品的一种草药,然后再是买了些制作工具,这些东西只能放回自己房间,制作的时候也只能在自己房间,晚些她要考虑搬出去,在沈家终究是不够自由。
      
      两天的时间没出门,做了一瓶美白丸出来,品相比不上以前做的那些,可能是原材料不够以前古代那时候药性好,放了一粒进嘴里,还是那个淡淡的药香味,她就放心了。美白丸顾名思义是美白的,每天一粒,吃上二十八天,皮肤能白上一个度,不仅脸白,全身肌肤都白的那种,没有副作用,没有依赖性。
      
      大丰的沈贵妃是出了名的雪美人,一身肌肤期霜赛雪,宠冠六宫二十年无人能敌,除了自身先天条件之外,其中就有这美白丸的功劳。
      
      这一瓶大概有五十粒,买原材料的成本倒也不是很高,就三四百这样,但就是比较费人工,接下来她还要做补水滋润的、收敛毛孔这类型的面霜,以前做这些的时候,她还有宫女侍从帮忙,现在只靠自己一个人,就比较费劲,她这人工肯定比材料贵啊。
      
      房门被敲响,沈宜光没有马上开门,把房间制造美白丸的材料收拾好了再去开门。
      
      “姐姐。” 门外站着沈宜月,她穿着甜美,笑容看着似乎也挺甜美的,“这两天你怎么没出房门?是不是心情不好?咦?姐姐你房间怎么有一股味?”
      
      沈宜光看到她,也正好想起自己借出去的钱,她昨晚出去买了五套衣服,两套高档化妆品,再是两双鞋一个包,总共花了六万多,做美白丸的材料钱就忽略不计,但接下来她还要买衣服鞋包这些,还有电子产品,另外还有房子,需要用钱的地方多了去,肯定不能再做冤大头了。
      
      “唉可不是吗?想到香家的一款包包我都没钱买,心情挺不好的,妹妹什么时候还我钱啊?”
      
      沈宜月吃惊地看着她,“姐姐你、你什么时候这么俗了?你不是说钱太多会一身铜臭吗?”
      
      沈宜光一脸反省,“对不起啊宜月,我现在想开了,要是没有钱就一身寒酸味了。”
      
      沈宜月转移着话题,视线往房间里探究,“姐姐你还没有告诉我这两天你在房间干什么呢?彩姐说你房间传出一股奇怪的气味,还在厨房熬中药……”
      
      沈宜光笑笑,“我治感冒的,别转移话题,宜月你什么时候还钱?”
      
      沈宜月眉头微皱,然后伤心道:“姐姐你是不是生我气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说这钱是给我用的……”
      
      说到后面,她眼底染上了恨意,都是沈家的女儿,凭什么她沈宜光就能拿到公司的股份?那老太婆凭什么把好东西就留给她?现在她都这么有钱了,竟然还要问自己拿钱!太过分了!
      
      沈宜光以前还没有这么深彻的体会,原来沈宜月能这么无赖,她借给这好妹妹的钱最少有一百万,这可不是老太太给的,是她这十几年攒的,这都是平常的零花钱啊过年收的红包啊。多出来的就算了,但一百万整数她要收齐的。
      
      沈宜月倒是想赖,晚上还跟肖琴说姐姐问她要钱,咄咄逼人,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肖琴的心自然是偏的,沈家总是标榜自己是名门之后,但内里还真不怎么样,沈老太爷是靠沈老太太的嫁妆发家,一开始是做布匹生意,后来发展到家装建材,曾经也大起大落,到了儿子沈长青这儿也不过守成而已,接手十几年都没有什么大发展,甚至还被人才辈出的商界和时代潮流挤压得异常艰难。沈氏公司在早些年一度要断资金链,沈长青为了筹集资金把主意打到沈老太太身上,沈老太太别的没有,就是有几套王室传下来的珠宝首饰,拿出去拍卖能卖个十来亿。
      
      但沈老太太并不承认自己有这么多值钱的宝物,硬是由沈长青兄弟俩磨破嘴皮子也不愿意拿出来拍卖。
      
      肖琴虽说跟沈家门当户对,但她娘家在她出嫁没两年就落魄了,本来沈老太太就挑剔,在肖家破产后,就更加看肖琴不顺眼,拿了旧社会的那一套来对待这儿媳妇,什么晨昏定省,婆婆说什么就是什么啊,总之把旧社会婆婆的架子拿捏得死死的。
      
      肖琴内心深处自然是不愿意的,现在又不是旧社会,但沈长青要她为了公司委屈一下,好好哄哄老太太,让她把珠宝拿出来,等公司度过了难关再说。肖琴坚持了一段时间,连老太太的洗脚水都给端了,还是没能哄得老太太把珠宝拿出来,自己又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连给老太太整点意外的想法都出来。不过适时这时候娘家那边给她出了个主意,说让她可以从孩子这儿想办法。
      
      那会儿她生的双胞胎女儿六岁了,活泼可爱,哪个都舍不得,但想着女儿再怎么样也是老太太的亲孙女,肯定不会跟对待自己一样,想了又想,就把相对懂事一些的大女儿送给老太太养,之后不管怎么样,都不过问。
      
      没有在自己身边养大的女儿自然不是那么贴心的,所以这会儿,肖琴听完小女儿的话,理所当然地偏向小女儿这边,觉得大女儿太小气,没点儿姐姐样。
      
      沈宜光在沈贵妃那儿抚平了那颗满目疮痍的心,得到过了绝无仅有的母爱,也不在乎肖琴这会儿的偏心,只说:“那怎么办啊?我在B家订了款表,尾款还不够呢,唉,我只好出去借了。对了宜月,你把丁小姐她们的联系方式给我吧,怎么说我们也一块吃过饭,我看能不能问她们借些钱,呀差点忘了,还有王灿哥哥,他跟妹妹这么要好,肯定愿意借钱给我的。”
      
      “你、你不要脸!”沈宜月没维持住那个小白花形象,急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