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沈宜光以前的性格很内向很自卑,又有些小叛逆,小要强,知道家里人不喜欢她穿唐装穿汉服、沉默木讷跟人不合群,她也不改,甚至故意加重其行为,其实也是想以此获取家人的关注。
      
      在学校更是从不主动交友,就算有人跟她主动交好,也会因为她的沉默寡言而渐渐淡远之,很多同学更是觉得她古怪、冷漠,像透明人。
      
      佟燕妮跟她交好那还是对方主动的,并持续地主动,才能维持着这段好友关系。
      
      佟燕妮在大一寒假的时候,在外面兼职,给某一服装城当试衣模特,因为身材跟长相都不错,接而被店家看中,请去了当店铺的主播,专门在线上给店铺试衣服,这店铺主播没做多久,在暑假的时候出来签了家网红经纪公司,自己开了个账号,当起了汉服主播。
      
      她这个主播也才刚起步,并没有多少粉丝,为了吸粉,她跟她的公司团队想了很多办法,抽奖送礼物不用说了,还蹭一些明星网红的热度,不见什么成效之后,更是把主意打到了她沈宜光身上。
      
      不过,算这‘好友’不走运,刚好碰上了‘回来’的她。
      
      沈宜光回到房间洗了个澡,把身上的衣服换了,衣柜里除了睡衣几乎都是唐装汉服,并好些都是奇奇怪怪的,穿起来又老又土,颜色沉闷又压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件过得去简化汉服穿上,房门被敲响了,保姆说沈宜天回来了准备吃饭,她回了句,“我一会儿下去。”
      
      等门外的人离开之后,沈宜光再次照了照镜子,真想把过去的自己拧出来揍一顿,也太傻了!
      
      沈老太太说,女子贞静少言,笑不露齿衣不出奇,形若扶柳面如素玉,她竟然都给做到了。
      
      封建荼毒得不要太深!
      
      别的不说,就说外貌,这生生是饿出来的,为了就是身形苗条,脸上也从不化妆,更不用护肤品,硬是晒黑了好几个肤色,原因是觉得现在的化妆品护肤品有化学添加剂,会伤害皮肤。
      
      沈宜光摸着如今这张稍感粗糙的脸,真是特别不习惯,再是一看竟然还有几块晒斑,心情真是一言难尽。她曾经可是有着国色天香容若倾城的美名,要是那起子人看到她现在这副模样,估计要跌破眼珠了。
      
      心念起,她左手手心多了块玉,就是拇指大小,葫芦的形状,绿油油的,通透温润,这是沈老太太给她的传家宝,说是曾经王妃的陪嫁物,高僧开过光,极是吉祥,看她还算听话的份上,就留给她了。
      
      沈宜光对于那什么吉祥什么值钱之类的倒没在意,她当初就喜欢这个葫芦形状,找了红绳编了条手链就戴在了手腕上,没想到有一天晚上,她一觉睡醒,就成了大丰王朝的安平公主。
      
      从现代她什么都没能带去,除了那玉葫芦。
      
      大丰王朝的沈贵妃极擅养生之道,其美容护肤更是其中翘楚,沈宜光从她那儿记了不少配方,没想到她做出来的护肤产品竟比沈贵妃亲手做的还要效果好,沈贵妃就特惊奇,直说她有悟性,不过也很想知道这其中是不是有哪个配比或者步骤变动了。但两人一起按照步骤以及配方来做,就偏是沈宜光的那一款更加滋润有效果。
      
      沈贵妃没有找出原因,只好归根于她的天赋。
      
      沈宜光是百思不得其解,她试了好几钟配方,就算她少了一两步骤,或者配比出了错,做出来的产品依然比沈贵妃的好,效果好,就拿一款补水面霜来说,她出错做出来就是比沈贵妃做的补水。而沈贵妃拿出错的配方做的话,不是不成型,就是没效果,这样肯定不能拿天赋解释。
      
      还是无意中,沈宜光发现自己戴在手腕上的玉葫芦竟然渗水,这水看起来跟普通水没有什么区别,无色无味,但是这玉又怎么会无缘无故渗水呢?但她联想到这玉陪着自己穿越,就觉得不能把它当做普通的玉来看待,她试着把玉里渗出来的水珠滴在花盆里,过了一段时间发现这盆花长得比别的花娇艳好看,她又试着放在鱼缸里喂鱼,鱼并没有什么变化。再后来,她就把水滴放在美容配方里,发现做出来的品质比自己之前做的那些还要好。
      
      她如此做了几回这样的实验,也算是渗透了这块玉的秘密,这玉渗出来的水珠应该含有一种可以使那些草药更加契合、发挥出更大药性的因子,但如果单单用这水抹脸,并没有什么效果,最多给皮肤稍稍地补补水。
      
      现在这块玉又随她回来了,并且融进了她的手心里,平常看不见,心里默念的时候才会出来。
      
      这样也好,这个秘密谁也发现不了。
      
      现在的重中之重就是她得马上配一款补水美白的面霜出来,她的脸急需要用。
      
      彩姐再次上来催了她一回下去吃饭,沈宜光应了声,把头发随意绑了个马尾就下了楼。
      
      除了家主沈长青为公司应酬没回,沈家其他人都齐了,肖琴、沈宜月、沈宜天,三人已经在餐桌上坐着了,看到沈宜光过来,均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
      
      沈家在沈老太太的做作下,定了好些规矩,什么一家人一定要坐同一桌子吃饭,食不言寝不语之类,虽然现在沈老太太不在了,但这些规矩还是留了下来,沈宜光猜他们应该挺不想跟自己坐一桌子吃饭的。
      
      “妈,宜月宜天。”沈宜光笑着跟他们打了声招呼,优雅落座。
      
      沈宜月盯着她的姿势,总感觉哪里不对,这人还是这张脸,但她竟然看起来没那么丑了,“姐姐,你是不是碰到了什么事情?”要不然怎么怪怪的。
      
      沈宜光抬眸,看人的时候眼睛清澈明亮,她微笑回道:“没事啊。”
      
      是了,就是这个笑,这个眼神,全然跟平时不一样了,沈宜月紧了下手上的筷子,“姐姐,你今天在玲安家里说的那些话……可把大家都得罪了,大家说了下次有什么聚会都不会邀请我们姐妹了,姐姐、你以后能不能别那样了?”
      
      别看她这姐姐平常不争不抢的样子,但心里头比谁都要掐尖要强,让她别那样做她就偏跟你反着来。
      
      沈宜光点头,“我会改的。”
      
      沈宜月一下瞪大了眼睛,“你、你说什么?”她刚才是不是听错了?
      
      沈宜光微笑看她,“宜月你没听错,我说我以后会改的,你有什么聚会尽管喊我就行。”
      
      沈宜月像是见了鬼似的。
      
      沈宜天跟肖琴都惊讶地看过来。
      
      沈宜光问沈宜月,“宜月,怎么你听我说会改好像不高兴?”
      
      沈宜月忙收了收脸上的神色,干巴巴地道:“高兴的,太好了姐姐,以后大家都会喜欢你的。”
      
      彩姐把菜全都上完了,沈宜天没管两个姐姐之间的微妙官司,抬手就往自己喜欢那油炸蟹丸夹,看到自己旁边的杯子没有倒饮料,倒竖起眼睛就骂起彩姐来,“能不能有点儿眼色劲?我的酒呢?”
      
      彩姐忙帮他倒啤酒,动作已经很迅速了,但他还是跟肖琴说:“妈,能不能请些年轻的保姆回来?这些老东西手慢脚慢,还一点儿眼色劲儿都没有。”
      
      肖琴哄道:“年轻的哪做得久?而且啊,那些年轻的女孩子不安分,心思活络,别人没招到,却是招到了贼。”
      
      沈宜天嘀咕了两句就没管这事了。
      
      沈宜光不由看了两眼自己这个一母同胎的弟弟,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恶劣?
      
      沈家说起来也不过是富了两代的暴发户,这个富在A市的豪门还排不上号,沈老太太自称是名门之后,但也没见其教养出来的儿孙有多贵气,反而是对儿媳妇孙女多有压迫剥削,竟美名其曰为培养大家名媛、太太,其实就是想彰显她在沈家的地位以及满足掌握欲。
      
      以沈宜天这样的素质,沈家有个屁的底蕴,也有个屁的传承。
      
      沈宜光在自己都没管好之前,没那个心情帮沈家管儿子。
      
      沈家的伙食还真不错,这一家四口吃,桌上摆了十二个菜,其中有她喜欢吃的蒸鱼和上汤菜芯,营养搭配地吃了满满的一碗饭,她这副身体需要长点肉才好看。
      
      “宜光,既然你想改,明天就跟妈去美容院做个护肤,再去买几套衣服,下个月程家老爷子大寿,我带你去见见人。”肖琴没吃多少就放了筷,端着贵妇人的姿态慢条斯理地说道。
      
      “妈你说的不错,我也打算去做个美容买几套衣服,不过就是身上没钱,我的那些零花钱又借了给宜月,你往我卡里再打点吧,我正好约了闺蜜去逛街买衣服。”沈宜光也吃饱放了筷,笑吟吟地道。
      
      “姐姐!”沈宜月有些不高兴,“不是你看我喜欢J大师的手工琴主动给我钱去拍的吗?”
      
      沈宜光以前有个百来万的存款,都是这些年自己攒的零花钱,但都被沈宜月用各种借口借了去,现在她卡里也只剩下一万多点,都不够她买几件衣服的。
      
      沈宜光也不辩驳,看着肖琴,撒娇道:“妈这次我要买很多东西,你一定一定要大方点啊。”
      
      肖琴脸露惊讶,“你要多少?打算去哪儿买衣服?你那朋友叫什么名字?可不能被人骗了。”
      
      沈宜月在边上问,“姐姐你说的朋友是不是你同班同学?我好像见过,那位小姐姐看着就跟我们不一样,像底层家庭出身的,她、会带你买衣服吗?”
      
      沈宜光道:“妈你按照给宜月宜天的零花钱额度给我就好了,对了,记得把之前没给的也一起补上。”
      
      肖琴这人的心是偏到一边的,小女儿跟小儿子每个月都有五万到十万不等的零花钱,而大女儿却自动忽略掉,她觉得老太太给了不少好东西大女儿,并不缺钱,自己就把这笔钱省了下来,也能多做一两回美容。
      
      以前的沈宜光觉得自己不缺钱,也并没有找肖琴要,但现在的她不会这么傻了,沈老太太是教了不少封建糟粕给她,但也给她留了一些好东西,有两套前朝王妃留下来的完整珠宝首饰,并沈家公司的一些股份,虽然也没有多少,但这些沈宜月跟沈宜天是没有的。只是现在沈宜光的这些东西都在肖琴手上,公司每个季度的分红也是肖琴拿着,沈长青并不管这些。
      
      肖琴淡着一张脸,没说补也没说不补,“行了,你还是跟着我去买吧,别和那些乱七八糟的人走太近。”
      
      沈宜月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沈宜天也咽下了要说的话,要是沈宜光拿了钱,他也要拿的。
      
      沈宜光倒没有在这会儿追着不放,等晚饭散了,她才单独找上肖琴要,“妈,爸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问你爸做什么?”
      
      “问一下他公司的账务状况,告诉他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少了妈你的家用,要不然妈在我们面前说话不算数挺不好的。”
      
      “胡说些什么?越来越不像话,回你房间去!”
      
      “妈你休息吧,不用管我,我等等我爸回来。”
      
      “沈宜光你到底要做什么?”
      
      “要钱啊。”
      
      肖琴脸色很难看,“有你这样跟母亲说话的?”
      
      沈宜光可舍得下脸撒娇,虽然现在她脸不好看,但声音好听啊,“妈你就给我钱嘛,我真的没钱了,你看我今天打个车都没钱,多惨?你要是不给,我只能问我爸要了。”
      
      肖琴最后在手机上给她转了二十万,这还是她费了好些口舌才拿到的金额,唉,还是很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