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死亡 ...

  •   他知道他被人跟踪了。
      
      地上没有积水,但是雨水打落在地面依旧发出了声响,身后那人的脚步混杂在人群中。
      
      他朝前不紧不慢地走着,落在他身上若隐若无的视线同样也保持着极佳的距离和速度,就像是影子一样。
      
      沿街巡视的侦察机像是一个个漂浮在空中的眼球,这不仅仅是一种寓意,因为那些侦察机采用的正是眼球外形的设计。
      
      他看向那些侦察机,视线相对。
      
      人们大多都已经习惯了侦察机的存在,唯有那些孩子,看到它们会下意识往大人身旁躲去。
      
      此时此刻的侦察机,究竟是属于谁的眼睛?
      
      明明相隔了将近有十米左右的距离,而且他们之间还夹杂着如此之多流动的行人。
      
      但是对方的枪口还是准确无误地对准了他的心脏,而后,是一记无声的穿膛而过。
      
      从身形出现了停顿,再到那副躯壳失去足以支撑站立的力量悄然倒地,以及还未能蔓延开来就顺着地面的材质渗透而下的红色。
      
      他看到其中一个侦察机飞到他的面前,检测他的生命特征的同时呼叫了救护车,与此同时原本在街旁待机看着和黑色箱子没什么两样的急救箱展开来移动到男子身边,开始进行紧急处理。
      
      男子看到那名一直跟随在他身边的女性,对方蹲了下来,紧握着他的手。
      
      [赫尔拉。
      
      我亲爱的赫尔拉。
      
      你不应该握着我的手。
      
      你应该做的是去找一找,看一看,开枪的人究竟是谁。]
      
      但是这些话只是身体垂死挣扎的本能之下,从嘴里发出的抽气声。
      
      鼻腔里全是血液那股甜腻的铁锈味。
      
      身子短暂的抽搐后便没了动静。
      
      侦察机上的数值最终全部归零。
      
      男人倒下的地方被侦察机围了起来,周围围聚着人群。
      
      部分的人群离去,是畏惧暗处的枪口。
      
      部分的人群留下,是关注时态的发展。
      
      而开枪的青年,正站在人群之中,站在封条的边缘,看着地上已经死去的男人。
      
      不会有任何人发现这是他的所作所为,一部分是因为用来藏匿枪的手段,并不是这个世界所拥有的技术。
      
      另一部分则是因为这段时间,已经有人先他一步对玩家动了手脚。
      
      没错,他们还没有这个男人是玩家的实质性的证据,但是他能确定,通过目前已知的线索确定男人和玩家之间的联系。
      
      莫念抬起头来,而后眼前所看到的一幕令他瞳孔骤然放大。
      
      就在不远处的地方,正有人抛下了机车朝着事发地点匆匆跑来。
      
      那人是蓝多。
      
      为什么对方会在这里?
      
      耳旁的通讯器传来了滋滋的声响,而后是墨道姜那经过了声轨变更的声音。
      
      “很抱歉,你身上的监视器所能连接到的侦察机范围有限,蓝多过来的方向又是线人的视觉死角,我没能及时注意到。”
      
      “...没事。”莫念看着地上的男人,赶来的救护车和秩序署的侦查车辆将男人的尸体封装在白色的袋子中,而后放上了车。
      
      确认了男人的死亡,莫念也就没有必要在这里继续逗留,今天天色已晚,明天找时间约反犬良出来一趟。
      
      至于蓝多...莫念最后朝着蓝多的方向看了一眼,对方的眼神中是他所无法解读的复杂。
      
      “莫念,放着蓝多不管真的没有问题么?”
      
      “就目前而言没有问题。”没错,只是目前而言没有问题。这是在那个男人的预料之中么?但是这不应该,对方要怎么知道自己会在今天,此时此刻被杀?
      
      ————————
      
      “嗯?蓝多,你不是去接店长了么?”陈贤看到只有蓝多一人回来的时候困惑了一下,而后他注意到蓝多的神色似乎并不是多好。
      
      不过很快,角豚就回答了陈贤的困惑。
      
      “你们看看这条紧急插播的新闻。”
      
      店里的各位都点开了通讯器,面前的浮空屏上显示着角豚分享过来的页面。
      
      是一条关于人员死亡的紧急播报,上面所显示的相片无疑就是店长。
      
      店里最先发出的声音是大榄手中的工具砸落在地面发出的声响。
      
      “...总感觉...像假的一样...”陈贤看着那条新闻,在他的印象里,店长明明是个很厉害的人。
      
      卫冕的手指在面前的虚拟键盘上飞快操作着:“不行,周围的侦察机都受到了不明信号的干扰,没有任何一架侦察机拍摄到可疑人物。”
      
      “看样子你们看了那条新闻了。”
      
      “BPO大姐头!”陈贤看着推门而入的女性,对方一般很少会来店里,毕竟对方也有着她自己的工作,不像他们几乎就住在这里的。
      
      “蓝多,我有些话要和你说。”
      
      蓝多沉默不语,而后跟上了BPO,来到店里的二楼店员们居住的地方。
      
      他看着面前的女性通过了店长那间房间的扫描认证,而后蓝多踏入了这间他从未踏入过的房间。
      
      这间房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就像是店长本人看起来没有任何特别。
      
      房间的正中央放着那台游戏设备。
      
      “他希望能由你来接手这台设备。”
      
      由我来?什么意思?
      
      蓝多觉得大脑就像是一片浆糊,自从收到这台游戏设备开始,所有的事情都在朝着他所不能理解的方向进行。
      
      混乱不堪。
      
      他讨厌这种感受。
      
      BPO本想点上一支烟,而后她看了看蓝多,又将烟收了起来:“游戏设备的拥有者在死亡后半个小时内还能进行转让,但是在半个小时后,这台设备就是一堆废铁。”
      
      “什么?”
      
      “也就是说,玩家死亡后超过半个小时没有新玩家的信息录入,这台设备就会作废。”
      
      蓝多其实听懂了,他只是在拼命思考。
      
      思考着之前店长为什么要他去见那个叫琼的人。
      
      “赫尔拉还没有消失,但是超过半个小时,她就会从我们这个世界消失。”
      
      “从我们这个世界?”
      
      “没错,从我们这个世界。”
      
      距离店长的死亡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蓝多盯着面前那台游戏设备。
      
      如果只是游戏设备的话。
      
      九分钟。
      
      这段时间以来蓝多多少也察觉到这并不只是一场所谓的游戏,店长为什么会带他去见浮金?为什么会让他去见琼?为什么说那种不会对反犬良出手而后又出尔反尔的话?
      
      八分钟。
      
      该死的!
      
      如果接手这台游戏设备,同时也意味着要接手店长曾经所拥有的真相,如果接手了设备,他又要如何无视店长所想要实现的事情?将这一切只是单纯地当做一场游戏?
      
      七分钟。
      
      因为他的性格,经常会被人在私底下找茬,而且也经常会和别人发生矛盾,但是店长却接纳了他。他们是在法外之地制裁法外之徒的人们,用错误的方法,纠正着错误的事情。
      
      六分钟。
      
      ......
      
      蓝多坐入到了那台设备中,迅速戴上了思维连接器。
      
      他们是不是真的有过选择的权利?
      
      还是说无论怎样选择,其实都不过是一种答案的多种形态。
      
      蓝多知道一件事,那是在店长带着他去见那个叫浮金的人的时候知道的,设备的转让需要五分钟。
      
      他没有过多思考的时间。
      
      呲呲,呲呲呲。
      
      检测到设备使用权的转让,重新录入玩家信息。
      
      新玩家,蓝多。
      
      呲呲呲。
      
      所有数据格式化中。
      
      信息录入完毕。
      
      接着,便是周围的景象,骤然变换。
      
      ————————————
      
      “唔啊...真是没想到,我们明明刚才才和这人见过面的。”
      
      我本来没在意那条紧急插播的新闻,听了狗哥的话,我才点开来看了看。
      
      看着播报的死者的相片,居然是那家动物咖啡厅的店长!
      
      死因是心脏被贯穿,作案者所用的手段暂且未知,疑似枪击,但是现场没有找到任何子弹残骸。
      
      我看着侦察机拍摄的画面,心脏被直接贯穿,而后我将伤口的图像信息不断放大。
      
      那种伤口...浮现在我脑海中的便是那一日帮助我从维多城逃走的蓝沫尔。
      
      毕竟我所在的这个世界的武器,没有能留下那种奇特伤口的。
      
      周围的肌肤上可以看见像是被锯齿啃食过的细小碎末。
      
      “我说良哥...为什么你能面不改色地盯着这种图像看啊...”
      
      “...啊...因为...是男孩子?”其实主要是因为见过远比这更加毛骨悚然的场面,所以看到这种才会没有什么明显的感觉罢了。
      
      “狗哥也是男孩子啊?他都刻意把那种图像划过去了。”
      
      我看到狗哥脸上露出被突然提及的困惑。
      
      狗哥的话...只不过是在下意识回避那种图像罢了,如果能记得起那场事故的场景...我只是个旁观者,而狗哥...就身处那片血肉模糊之中。
      
      在那之后狗哥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被送去医院做检查,记忆中,那似乎是爸妈陪伴他们时间最长最为频繁的一段时光。
      
      出事那年狗哥十一岁,做了三年的检查,医生说狗哥不会再想起那时的场景。
      
      但是我还记得。
      
      出事之后,当时就有医生对我做了心理检查。
      
      你们能想象一个五岁的孩子,将那份恐惧深深压制在心底,最后让医生做出并无大碍修养一段时间的结论么?
      
      就在这时,我收到了莫念的讯息,对方希望明天早上能和我见上一面。
      
      说句实话,我并不是很想出门,而且姚妮思最近也一直没有消息...
      
      我又看了眼浮空屏上的新闻报导上那名男子的相片。
      
      莫念准备和我说的事...莫非和最近莫名死亡的那些人有什么关联么?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