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9、遐想 ...

  •   在每一个炎炎烈日的夏日,他们的心中都有着一份向往和遐想,来自于那些他们藏在心中的爱恋。
      
      “小思!你就帮帮忙!我把零花钱全部都给你!”
      
      “我的那份也拜托了!”
      
      姚妮思看着面前的这群人,这是第几批了?他们也不过是想从自己这里买来一些只有夏日才能拥有的那份令人无限遐想的相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但是很明显姚妮思的底线和原则并不在这些方面,叹气归叹气,无奈归无奈,该去搞到的东西他还是会尽量去弄。
      
      譬如那些相片。
      
      在又做成了一笔交易后,姚妮思拍了拍正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反犬良,而后他见对方顶着一张迷迷糊糊的脸转过头来。
      
      “刚赚了一笔零花钱,我们去食堂吃点好的?”
      
      反犬良看了眼时间,离午休结束还很长,于是他将双臂平放在桌子上,身子靠后,伸了个懒腰。
      
      每个人都有着他自己的遐想,而姚妮思的遐想,正是来自于面前少年胸前领口之下若隐若现的风景。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姚妮思心想,或许就是从他注意到对面总是会定点熄灭的灯光开始。
      
      先是从这里开始,他的注意力便被对方所剥夺。
      
      食堂里的人不算很多,已经过了午饭的时间,大部分人会选择在讲堂里打打游戏看看视频,或者是去休息室睡上一觉。
      
      也有的会去图书馆、训练室、或者是分布在校园各处的临时休息站。
      
      又或者是其它的地方,毕竟这座校园,大得不像话。
      
      姚妮思买了两份较为昂贵的杯装冰淇淋,容器所用的材料是透明的,能看到那些柔软的冰糕混杂着水果的颗粒。
      
      而他的视线,落在面前少年极少出门所养出的白皙的手腕上。
      
      那只手腕上所带着的一枚红色的金属手环正随着对方挖动杯中雪糕的动作轻微晃动,那枚金属手环就像是环环相扣的三角形所围成,是狐妹送给小良的礼物。
      
      同样的,在姚妮思的左手上也有着一个一模一样的手环,那同样是狐妹送的。
      
      这枚手环,就像是连着一条无形锁链的铐锁,将自己牢牢锁在了面前这个少年的身边。
      
      “小良,你没有什么想要的相片么?”
      
      “相片?”反犬良将已经挖起的雪糕放入嘴中,而后想起来姚妮思所说的相片指的是什么,“那个啊...没有。”
      
      这是一种变相的试探,至少说明在小良的心目中,还没有那种心心念念难以忘怀,那种为之渴望的存在。
      
      “不过话说回来...小思你能拍到那样的照片还真是厉害。”
      
      “这种算不上是什么厉害的。”
      
      姚妮思的视线从对方的手腕,落在对方嘴唇张开所能看到的那一片柔软,隐藏在唇齿之下的...
      
      更何况,他为别人拍了这么多照片,他自己所想要的却是求而不得。
      
      在别人的眼中他和反犬良也不过是朋友,出卖朋友的事,他姚妮思又不是没有做过。
      
      人们所信任的是他手中的情报,而不是他这个人。
      
      若是没有小良的话,若是没有反犬良这个人在他的身边的话,没有谁会敢轻易的接近他。
      
      他其实很羡慕那些从他这里买来相片的人,至少他们还能为那一份遐想做出一些补偿,但是他只能永远怀抱着那样一份遐想。
      
      “小思,雪糕化了。”
      
      被对方这么一提醒,姚妮思才注意到自己居然愣了神,勺中的雪糕化作黏腻的液体滴落在胸前的衣物上。
      
      “啊...糟糕。”
      
      反犬良从腰间的储物包中摸索了一阵,而后拿出一小瓶污渍清除剂,他站起来,身子前倾。
      
      他将污渍清除剂对着雪糕滴落的地方喷了几下,而后从桌上的纸盒中抽出一张纸巾,擦去了浮现在衣物表层的污渍。
      
      这一举动靠得过于亲密,姚妮思稍微偏过了头去,抬起右手遮盖住自己紧咬嘴唇的举动。
      
      该死的。
      
      他为自己的那股躁动不安感到厌恶。
      
      “你刚才在想什么?”
      
      我在想你的身子。当然,这种话这种想法,姚妮思是不可能让反犬良知道的:“我在想蓝多的相片应该怎么搞到。”
      
      “有人要蓝多的相片?”蓝多在学校里也算是风云人物,评价也是好坏参半。
      
      那些坏的评价,自然是从被蓝多揍过的人而来的,而那些好的评价,自然是从蓝多的行为中获得了好处的人来的。
      
      “没错,但是小良你也知道,要是被那种人发现了,我估计会直接被揍死。”
      
      “...你觉得这件事很有挑战性,但是又觉得风险大于回报是么?”
      
      “没错没错,不愧是小良,一下就猜中我的想法了。”除了那种想法。姚妮思深知反犬良对情绪这种东西敏锐的观察力,他一直以来都在忍耐。
      
      要是被对方发觉了,如果小良没有那一方面的意思,那么就会主动去切断那种可能。
      
      至少继续保持着这样的关系,还能留给人一份遐想。
      
      “小良。”
      
      “什么?”
      
      “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反犬良将勺子放在空了的杯中,而后认真思考着姚妮思所问出的问题,他的视线穿过食堂那面几乎全是透明玻璃的墙面上,看向行走在外的人们。
      
      周围所能听见的声响,只有些许来到食堂的学生的交谈声,以及机器交付食品发出的提示音。
      
      “自在而又安逸的生活。”
      
      “自在而又安逸的生活?”
      
      “嗯,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不是被无形束缚在某个固定的生活轨道上,而是能自由自在,安逸无比的生活。”
      
      那听起来就像是一场梦,一场幻梦。
      
      “小良,你读过《双面囚徒》么?”
      
      “嗯。”
      
      “里面的每一个人,都被束缚在他们自身的情感中,而那个世界本身,又是束缚了某人的牢笼。”
      
      而他们自己,其实早就习惯了所在这个世界运转的一切,小良口中所说的自在安逸,除非是将现有的一切完全打破。
      
      真正自由的,只有在世界之初的人们。
      
      而《双面囚徒》那本书的结局,算不上多好,那个名为诺尔顿的人从始至终,都被牢牢禁锢着。甚至到最后他也会在那样一个被称之为神之小岛的地方等待一个不知何时会再次出现的人。
      
      从来没有人能获得真正的解脱。
      
      姚妮思看着对方那双几近纯黑的眼瞳,那是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几乎要将他吞噬席卷而入。
      
      他就这样深深沉沦了。
      
      那一年,姚妮思十六。
      
      ————————
      
      莫念到了墨道姜在反犬良所住楼区附近的宾馆,在检索记录了莫念的身份后,宾馆外层的大门才打了开来。
      
      “先生,我帮您将机车送去车库。”
      
      “不用,我一会儿要外出。”莫念看了眼这名工作人员印刻于右眼角下方的编码,看样子这名工作人员的身份记录并不在这块区域,所以才会有脸上那种临时编码。
      
      那并不会对人的外貌造成什么损害。
      
      莫念在房间里放了东西,而后墨道姜从独立通道发了信件过来。
      
      信件中的内容是一段不断放大的视频截图,那是距离这里骑乘机车大概十分钟左右的地方。
      
      视频截图上关于人影的信息图像并不是特别明显,看角度那人应该是在对角商业大楼上进行拍摄的。
      
      墨道姜有很多线人。
      
      视频中被红框圈出来的两名男子,一名是反犬良的哥哥,至于另一名就是他们一直试图调查的动物咖啡厅的店长。
      
      他们大概知道那家店里都有些什么人,光是靠那个叫卫冕的人是无法阻拦墨道姜的,肯定有其他人保护了那名店长的信息资料。
      
      现在看来,姚妮思所说的在反犬良通讯器中动了手脚并截获信息的就是那名店长。
      
      他们猜测这名店长也是一名玩家,但是没有实质性的证明。
      
      毕竟无论是他,还是墨道姜,又或者是反犬良,和那名店长相比毕竟缺少了将近十几年的经验。
      
      对方盯上的是反犬良,还是反犬良身边的唐德菲斯?
      
      唐德菲斯是所谓游戏剧情中的关键人物,如果他出了什么问题,整个设备系统就会大幅度瘫痪。蓝多身边的阳也是同样一个道理。
      
      再一次检查了一下身上所携带的设备,莫念从宾馆走出,外面的雨依旧是很大。
      
      “林,你从墨道姜那里离开的时候就一直有话想说。”
      
      “...我其实赞同墨道姜所说的,与其将设备继续留在那个叫反犬良的人手中,还不如我们自己持有更保险。”
      
      “林,我知道你担心唐德菲斯,但是现有的玩家中反犬良无疑能更快地推动‘游戏’进展,再说那些人也知道如果想要事情达到最后他们想要的结果,唐德菲斯和阳是绝对不能出事的。”
      
      没错,那种能感受他人情感的人,这世上原本就少之又少。
      
      只是通过分析一个人的言语举动模仿揣测对方下一步的举动,这是可以做到的。
      
      但是真正将自己作为另一个人,去感受对方的感受,将他人的喜怒哀乐,视作自身的喜怒哀乐,这一点并没有那么容易做到。不过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并不是没有,从全球总体的人口来看数量也绝对不少。
      
      真正困难的在于另外一点,那就是在将自己完全当做另一个人的同时,还能完完全全保存自身的存在。
      
      那就是反犬良。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