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玉佩在他身上 ...

  •   夏侯怜倒并没有多在意,他摸到了谢宛手腕上的一颗痣,也把出了藏在谢宛体内的几种毒,不举的症状只是其一,恐怕也活不过几年,不过这也证实了眼前的夏宛的确是夏宛。果然这世上多的是有人要他死,但是谢宛的性子确实变得不一样了。
      夏侯怜离了她的手腕,看她一直看他,也丝毫不觉尴尬,“王上从臣的脸上看出了什么?”
      见谢白白迅速收回目光,夏侯怜似乎还有些怀念:“臣记得,王上小时候便总像这样拉着臣坐在床边叫哥哥。”
      那是因为那时候原主还小,没看出你豺狼虎豹的样子。
      “咳咳,那丞相可有看出孤什么?”
      谢白白怕她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赶紧把话题扯回来,就见夏侯怜启唇,:“既是王上不喜,撤了便是。”
      他不说她有病,也不说她没病,态度倒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谢白白摸不清这个人到底几个意思,也不知道她现在的身体的具体是个什么情况,反正只要是不给她添乱,管他什么心思。
      夏侯怜的真正目的本意就是试探,也并非真的要与小王上作对,况且,他们的计划也容不得他早死。
      紫色的衣袖轻拢,夏侯怜起身准备离开,许是动作幅度大了些,藏在紫色外衫下的一块玉佩露了出来,可是就这一下,让本来松了一口气的谢白白的心瞬间又提了起来,她就算是化成灰也必须认识这块让她到这儿来的罪魁祸首!
      怪不得她会穿越到这儿,感情这玉佩就是眼前这个混蛋丞相的。
      愣神的功夫,夏侯怜已经掀了珠帘与她隔了几步之远,“臣告退。”
      谢白白实在不知道怎么说出“别走啊,咱哥俩在叙叙旧啊,不是那什么小时候还叫哥哥呢么”的话,只能眼睁睁看着回家的机会跟着夏侯怜走了。
      寝宫的门被出去的宫女关上,谢白白看着脚边跪着的瑟瑟发抖的人道:“孤问你,丞相身上有一块玉佩你知不知道?”他问的正是上次的那一个小太监。
      “您说的是不是一块凤头龙尾,丞相大人一直带在身上的那块儿?”
      “对,就是那块儿。”谢白白把人叫到了内室问话,又屏蔽了其他人,虽然她知道可能没有多大的用,但觉得最起码在场的人少点,她心里舒服。
      小太监一脸的为难:“王上,您要哪块儿玉佩,奴才都想办法给您找来,但是唯独这块儿,是老王上当年赐给丞相的,天应国仅此一块儿。”
      谢白白有些泄气,所以让夏侯怜主动给她是不太可能了。
      “喂,”她拿脚尖踢了踢地上的小太监,她实在不喜欢动不动就跪,“你叫什么名字?”
      “奴才小林子。”
      谢白白蹲下身笑眯眯的拍了两下小林子的肩膀,她想估计接下来她还是不得不与这个丞相打交道,最好还是弄一些自己人,否则孤立无援,之前倒是晓得一个钟公公,不过看着太老奸巨猾了,不怎么靠谱,这个小林子看着还不错。
      小林子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拉上了谢白白的贼船,诚惶诚恐接受了眼前这位主的暗示,难道说王上真的病好了,并且打算好男风,提前用他来打个样?
      在谢白白笑眯眯又意味深长的注视下,小林子忐忑的退了下去。
      解决了吃喝拉撒,而且知道了玉佩所在,谢白白终于不是毫无头绪,她现在的目标极其明确,拿到玉佩赶紧回家。
      就是这副身体实在不怎么样,话说回来她好像从来没有细细看过她现在具体的长相。
      环顾了寝宫一圈,谢白白发现最闪亮还能看得清的就是支撑房梁的黄橙橙的大柱子,这男的果然不如女的,连个化妆桌都没有。
      于是她只能披散着头发,一身寝衣扒在柱子上瞅,她的预感果然是准确的,谢宛虽然脾气不大好,却长了一张极其精致的脸,就算镜子已经是渣渣画质,也能看出来谢宛标志的五官。就是没啥腹肌,要是练点腹肌以后撩妹还是不错的……
      “王兄!”
      一声略带稚气的声音突然从谢白白的耳边响起,把正臭美的谢白白吓得差点一头怼到柱子上,她回头一看,一个身着蓝色锦衣,额上束着相同颜色抹额,脸上有着婴儿肥却与谢宛有着五六分相像的小男孩怒气冲冲的看着他:“是不是那夏侯匹夫有为难你了,还不让王兄吃药?”
      谢白白没有开上帝视角,她不晓得眼前这个小孩子到底是谁,不过听他刚刚那一声“王兄”,应该是谢宛的弟弟了。
      “是王兄自己不想吃药。”
      谢白白应对的倒也快,可是就这一句愣是把面前的小孩儿惹红了眼:“王兄莫不要隐瞒于我,整个谢氏正宗便只剩你我二人,此时处境承儿知道,王兄刻意不与我亲近,将我隔在承贤宫,可是听到王兄的药也被撤去,承儿没有忍住便弄晕了照看承儿的宫女,偷偷跑了出来看王兄。”
      感情这还是个兄控的熊孩子!
      “你自己把宫女弄晕了?”
      谢承颇有些委屈,“不是王兄此前教我的么,在宫女的香绢之上撒下药粉,可以让她们昏睡过去。”
      谢白白有些沉默,这两日也算知晓了一些原主的生长环境,在没有母亲没有父亲,还有个虎视眈眈的丞相盯着,这种状况下,即使如谢承一般看起来不过七八岁的孩童,却也已经知道用迷药迷倒宫女,连看个哥哥都得用计,兄弟两这处境着实不太好。
      “王兄教你是为了让你自保,可不是让你用来冒险的。”
      也许是同情心作祟,谢白白将语气缓和了下来哄他,还顺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小小的人儿身子一僵就扑进了谢白白的怀里:“可是承儿真的很想王兄,王兄已经很久没来看承儿了,承儿想搬过来和王兄一起住。”
      谢白白被扑了个满怀,虽然有些不自在但也没有推开,那日谢宛最后那一声不甘,怕是也有担心这个弟弟的缘故吧。
      谢承出生时,谢宛刚继位,谢承的母妃是老王上生前随意宠信的一个宫女,没想到怀了王嗣,在生下谢承以后就被赐了白绫殉葬。
      谢宛一面看着小时候的怜哥哥一点一点架空他的权利,看着他那些王伯王叔明争暗斗,一面看着皱巴巴只会哭的谢承渐渐长大。
      在从小锦衣玉食,众人宠爱之下长大的不满十岁的孩子现在被所有人不怀好意的盯着,落井下石,谢宛无能为力,没有一个人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帮他,他只能靠着仅有的身份,做个能够庇护弟弟的暴君。
      他知道有很多人想让他死,也知道有些人不想让他死,他在这两方势力的夹击之下努力的活着,他明白谢承不能跟着他,因为他太危险了,所以对谢承待在他身边这件事很是排斥,无论谢承怎么求都没能有用。
      谢白白现在也很纠结,实在是一个软绵绵的小孩儿抱着你撒个娇不太好容易拒绝,既然原主把谢承放在了其他地方,肯定是有他的道理。
      “王兄也是为了你好。”她有些别扭的回抱谢承。
      怀中的声音闷闷的:“今日的王兄没有生承儿的气。以往王兄定是又要赶承儿出去了。”
      “那是因为……王兄也想承儿了。”罢了罢了,估计原主内心是这么想的,只是从来没有机会说出,既然她现在是谢宛,那就替他说了吧。
      “承儿明白,”谢承抬起头来看她:“王兄是在保护我。”
      孩童湿漉漉的眼睛差点看的谢白白一颗母爱的心就把持不住,强制拉回理智:“王兄以后会多去看你的。”
      “真的?”
      谢承的眼瞳都亮了,他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他也不怕死,他想和王兄在一起,这世上他只有谢宛了。
      “只是那个夏侯匹夫欺人太甚,竟然欺负的王兄变得这般没有气力。”
      谢白白被谢承的咬牙切齿弄得尴尬抽了抽嘴角,可不没有气力么,魂儿的性别都换了。
      “王兄不要怕,在过两日无意哥哥就要回来了,他定会护着我们的。”
      谢白白一个头两个大,这个白起又是谁?
      好在没有让谢白白来得及深究,钟公公就带了人过来,王上的弟弟失踪可不是一件小事情,一身太监服也没遮住赘肉,钟公公跑得气喘吁吁,推门进来也没缓好:“哎呦,我的小殿下,可算是找到您了。”
      说完这句又领着身后的一众人跪了下去:“奴才该死,未经通报擅自闯入,请王上赎罪。”
      谢宛不得人心,谢白白知道,只是瞧着这情况,他是把钟公公赐过去照顾谢承了?
      “王兄不要怪钟公公。”谢承拉了拉谢白白的衣袖,这样带着袒护的态度,让她更加迷惑了,这钟公公不应该不是一个好人么?
      “咳咳,免礼,是承儿想孤了才跑出来,你们也是护主心切。”又点了点谢承的鼻子,“孤不怪他们就是了。”
      对于王上近日态度的改变,这些人已经慢慢开始适应了,钟公公连忙叩谢:“谢王上开恩。”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