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开启第五个副本 ...

  •   “悠!你回答我啊!”犬夜叉急切的上前两步,竟然完全无视了杀生丸。现在犬夜叉的脑子里完全容不下其他事物,当年悠和岚还有桔梗不是都死了吗?
      
      为什么悠会突然出现?而且过去了五十年还和当年一模一样的容貌,连枫都已经老了,她却……
      
      “悠!你变成妖怪了吗!”犬夜叉突然开口,差点被把春日悠气的半死,朝他怒吼:“你看我像妖怪吗!?妖怪还能破你铁碎牙的妖气吗!?”
      
      “那……”
      
      犬夜叉的脑子真不好使,只能呆滞的看着悠,急切的问她:“那桔梗她——”
      
      话还没说又是一只破魔之矢袭来,带着巨大的威力将犬夜叉脚下砸出一个大洞,脾气再好的犬夜叉也忍不住朝她怒吼:“你干什么啊!见面就打我!你——”
      
      “桔梗姐姐死了!”春日悠怒吼回去。
      
      犬夜叉看见春日悠脸上悲愤的表情再一次愣住了,为什么?
      
      为什么这样看着他?
      
      当年他才是被封印的那个不是吗?
      
      “你害死了桔梗姐姐凭什么还能这样逍遥自在!”春日悠咬牙切齿道,我却要四处奔波找凶手!
      
      余光看见了躲在灌木丛的戈薇和弥勒,一瞬间进入了牛角尖。
      
      那天桔梗握着四魂之玉眼神的神采渐渐消散,满身染血倒地的模样,她就大脑和四肢不受控制般恨不得杀了犬夜叉。
      
      即使知道犬夜叉失去了意识被人操控,她也不能原谅,不能原谅他曾经对桔梗做出的伤害!
      
      伤害一旦造成,无论多少借口都弥补不了已经鲜血淋漓的伤口。
      
      “你……你在说什么啊!”犬夜叉渐渐地回神,他握紧了手中的铁碎牙,眼中出现裂痕:“我怎么可能会害死桔梗!”
      
      在一旁围观的杀生丸盯着犬夜叉手中的铁碎牙,她竟然可以解除铁碎牙的化形,于是踮脚飞上前,利爪朝他袭去,对犬夜叉冷漠开口:“你的对手是我。”
      
      “可恶!杀生丸!你让开!”犬夜叉重新握起铁碎牙,朝杀生丸大喊,两道身影交缠打斗起来。
      
      春日悠咬了下嘴唇,有些颓唐地放下手里的弓箭,走到远一点的地方靠着,望着远方连绵起伏的山峦发呆,刚刚她好像有些情绪失控了。
      
      只是回想起一直以来所经历的那些事情,从桔梗重伤,雪路和巴卫,再到弥勒和杀生丸,明明她只是和岚安安静静生活在村子里的人,为什么变成如今这样,她的脑子一阵混乱。
      
      她要找到当年的真相,她要替桔梗报仇,收集四魂之玉找到岚,然后一起回枫之村,可即使回去了,也回不到当年。
      
      这么久以来,她似乎渐渐迷失了方向。
      
      “杀生丸!住手!”
      
      一声清脆的女声打断了春日悠的思绪,她抬眸往前看去,戈薇举起弓箭正对准杀生丸的模样,不禁晃了神。
      
      戈薇跟桔梗姐姐长得确实很像,体内的灵力和四魂之玉也证明了她确实是桔梗的转世。
      
      春日悠这才把目光投向战场,被她解除妖气的铁碎牙完全不是杀生丸的对手,犬夜叉被杀生丸各方面碾压,几发致命招数下去,差点逼迫犬夜叉妖化。
      
      杀生丸正一只手掐住犬夜叉的脖子,目光冰冷。
      
      而戈薇此时站了出来,顶着杀生丸散发出来的杀气和威压,就算腿脚不自觉的发抖,却强装镇定的朝他大喊:
      
      “放开他!不然我保证,下一箭射中的会是你的身体!”
      
      这一刻戈薇似乎跟桔梗的灵魂重叠在一起了,当年桔梗姐姐也是面对奈落对她的欺负,说出相同的话,下一刻眼泪不断溢出眼眶,可她们不是同一个人。
      
      也不可能是同一个人。
      
      “呜……”
      
      忍了这么久的悲伤像是瞬间击垮内心的防线,终于忍不住痛哭起来,所有的脆弱和不甘心爆发出来,她好想回到过去,回到那时候三个人吵吵闹闹,结伴采药的时光。
      
      “……”杀生丸目光一顿,缓缓回头朝春日悠看去,却被即将妖化的犬夜叉打断,两人又打作一团。
      
      不行……她不能这样。
      如果连她都支撑不下去,岚怎么办,桔梗姐姐的仇怎么办。
      
      春日悠用袖子擦了擦眼泪,踉跄地站了起来,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而这边戈薇见杀生丸依旧没有停手的打算,咬着牙朝杀生丸射去,一支光芒微弱的箭带着净化之力朝杀生丸射去!
      
      太好了!
      
      就在戈薇欣喜的以为中了的时候,突然另一支光芒闪耀的箭破空而现,春日悠不知何时站了起来,出手将戈薇的箭击落下来,戈薇瞪大了眼睛:“什么?”
      
      杀生丸身形微微停顿,看见了这一幕,不语。
      
      弥勒立即朝春日悠看去,对方一袭红白巫女服站在漆黑的废墟之上,发丝随着两人打斗起的风向而晃动,脸上泪痕未干略显狼狈,却像个遗落人间的仙姬。
      
      “为什么!”戈薇急切的大喊,她不解为什么这样的女子,要帮杀生丸这样的妖怪,朝她大喊:“你也是巫女啊!为什么要帮助这样的妖怪!”
      
      “那你又为什么要帮犬夜叉?他也是半妖,不是吗。”春日悠目光冷淡的看着激烈打斗的两妖,内心的混乱让她不太理会想戈薇。
      
      “那不一样!”戈薇有点语塞,底气不足地反驳她:“犬夜叉现在是我的同伴,而且他不会再伤害人类了!”
      
      “是吗?”春日悠冷笑一声,依旧望着远方:“犬夜叉,你知道当年桔梗姐姐是怎么被你重伤去世的吗?”
      
      即将妖化边缘的犬夜叉身形猛然一抖,泛红的妖瞳逐渐恢复清明,嘴唇惨白:“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犬夜叉小心!”戈薇看见杀生丸的毫不留情的攻击,大叫一声,迅速向杀生丸射去一箭,却因为急切的动作而射歪了准心,竟然直朝着春日悠而去!
      
      春日悠仿佛没看见那支箭一样,迎着风一字一句的朝犬夜叉开口:“桔梗姐姐当年是被你杀死的。”
      
      “悠小姐!”弥勒见春日悠丝毫没有闪躲的意识,不由急迫出声。
      
      杀生丸的眉头越皱越紧,白色身影如一道光束立即脱离战场朝春日悠奔去。但比杀生丸更快的是突然出现在春日悠身边的黄色毒蜂,千钧一发之际挡住了戈薇的箭!
      
      毒蜂接触到箭矢的同时被烧成焦碎,零零散散的落在她脚边。
      
      快到几乎没有人看清的挡在春日悠面前的到底是什么。
      
      “这是……”春日悠被雾气覆盖的眼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惊讶,她认出来了,这是奈落养的毒蜂,最猛胜。
      
      戈薇见春日悠没事才松了口气不断拍着胸口,幸好她没事。其实她莫名觉得这个少女身上有很熟悉很亲近的感觉,戈薇摸了摸自己的心脏处,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杀生丸的身影骤然停下,微微挑起眼角环视一周,每个人的神情都不一样,但唯一相同的是已经没有打斗的必要了
      
      他这愚蠢的弟弟,只能等到下次来教训了。
      杀生丸走到邪见和玲的身边,抬眸望向春日悠。
      
      “杀生丸大人……”春日悠也看向杀生丸,微微张口,两人对视却不知道说什么。
      
      “决定了吗。”杀生丸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淡,只是望着春日悠的眼神柔和了许多,他给予春日悠最大的纵容,就是让她做出选择的自由。
      
      “嗯。”春日悠眼睛有点酸涩,她弯下腰抱了抱玲,声音轻柔:“玲一定要好好跟着杀生丸大人,我要去完成我的事情了。”
      
      懂事的玲点点头,忍住眼中的泪水,重重地点头:“悠姐姐一定要回来接我。”
      
      春日悠摸着玲着脑袋,轻声开口:“好。”说完又朝着杀生丸灿烂一笑,“我也会回来看杀生丸大人的,还有邪见。”
      
      “哼,谁要你看。”邪见低着头,踢了一脚路边的石头,嘴里嘀咕:“没良心的女人,亏杀生丸大人这么重视你……嗷!痛!”
      
      “走了。”
      
      杀生丸转身离开,带着邪见和玲淡出春日悠的视线。
      
      春日悠顿了顿,环顾四周一眼,却没有发现奈落的踪迹,有些失落。
      
      ——
      
      “那个……悠小姐,好久不见。”
      
      弥勒挠着脑袋,将手中的碗递给狼吞虎咽的春日悠,看样子饿了很久呀,难道杀生丸跟悠小姐没有吃饭就过来找犬夜叉了吗?
      
      春日悠接过第二碗饭,口齿不清道:“好久不见呀,弥勒。”然后继续埋头吃,跟着杀生丸天天在山上吃野味和果子,好不容易吃到普通的饭菜,真是太怀念了。
      
      弥勒见春日悠吃的正开心,没有多话,只是坐在一边静静看着。
      
      “咦你认识她吗?弥勒?”七宝蹲在不远处,警惕的问。
      
      “是呀,遇到你们之前我跟悠小姐同路过一段时间,真是令人怀念呀。”弥勒想起那时候在宅子里一箭将妖怪灰飞烟灭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犬夜叉晕过去了还没有醒过来,戈薇小姐去照顾他了。只剩弥勒和七宝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个巫女,七宝也挠了挠脑袋,悄悄跟弥勒咬耳朵:“这个悠小姐,完全一点都不像巫女……”
      
      “确实……”弥勒闭着眼睛点点头,也悄悄咬回去:“巫女应该是端庄大方优雅美丽的女性,悠小姐除了美丽以外,似乎其他方面都格外不同。”
      
      “喂喂我听得到噢。”春日悠翻了个白眼,桔梗姐姐才是那种正统的巫女,她和岚不过是半路出家的和尚,意外的有天分罢了。
      
      “请问悠小姐认识犬夜叉吗?”弥勒见春日悠已经吃饱喝足了,顺势递过去一杯茶,好奇的询问:“那时候悠小姐走了之后竟然会跟杀生丸在一起,真是令人意想不到。”
      
      “算是认识吧。”春日悠一顿,左顾而言他:“你叫我悠就行了,话说犬夜叉在哪?”
      
      “悠似乎每次都能找到可靠的队友呢。”弥勒想到杀生丸那双冷酷的金色妖瞳,如此强大冷漠的妖怪却因为飞向悠的箭矢而迅速脱离战场,微微一笑:“悠的格魅力真的很大。”
      
      “啊?”春日悠有些懵,怎么忽然扯到这个?
      
      正当春日悠和弥勒叙旧的时候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逼近,很快就听到戈薇急促的声音:“犬夜叉!你伤的太重了!还不能走动!犬夜叉!”
      
      下一秒门被大力的拉开!
      
      春日悠和弥勒七宝齐齐看向门口,浑身是血的犬夜叉强撑着铁碎牙站在门口,那双眼睛死死盯着春日悠,后面还跟着着急劝说的戈薇。
      
      “你……”

  • 作者有话要说:  谁都不黑,两个女孩子在我眼里都很温柔勇敢呀
    关于原剧情的三角恋,我只能说,狗子一个都别想要【微笑脸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