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开启第四个副本 ...

  •   春日悠跑进丛林密布的森林里,过于安静的森林里连风声都没有,只有带着妖气的空气和诡异的树叶剪影,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瘆人。
      
      杀生丸早已经不见踪影,她只能感受着四魂之玉的气息一步一步向前走,她现在手上只有一片四魂之玉,满世界找实在太慢了。
      
      而且,她感觉到奈落要出现了。
      
      沿着四魂之玉的气息越来越靠近,终于从一片繁枝叶茂的密林里走了出来,恰好看见杀生丸在悬崖边,迎着淡淡的清辉而立,旁边半跪坐着那张无比熟悉的狒狒毛皮。
      
      狒狒毛皮下的人正向杀生丸递过去一只人类手臂,上面赫然镶嵌着四魂之玉碎片,春日悠心里一惊,立即朝他跑过去大喊:“奈落!”
      
      “……”
      
      那狒狒毛皮的男人看见春日悠的瞬间一震。
      
      与此同时城堡内的奈落盯着神无手里的镜子,原本半靠在窗檐,阴柔病弱的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他坐起来死死盯住镜子里的女人。
      
      仿佛看见了什么失而复的东西出现,久久不能回神。
      
      “奈落你到底在搞什么鬼!”春日悠察觉到什么,咬牙想出手抢夺那只手臂,却被奈落抢先一步收回去,欲转身就走,却被杀生丸一发光鞭击中,身体瞬间被撕成两半。
      
      春日悠瞳孔微微紧缩,却看见碎掉的毛皮下面掉出一个木偶,她上前两步捡起来,心里莫名有些松懈,原来只是傀儡。
      
      也对,奈落那种小心谨慎的人,不会轻易露出真身。
      
      “你要找的人就是他?”
      
      杀生丸收回视线,身披清辉望着夜空上皎月,声音冷冷清清的。
      
      “是的……”春日悠咬着牙,人也没找到,四魂之玉也溜了,她气的捏碎了手里的傀儡人偶,朝杀生丸露出歉意的笑容:“抱歉杀生丸大人,请不要生气。”
      
      “他是谁。”杀生丸似乎没有把春日悠的话放在心上,开口询问。
      
      “他是一个半妖。”春日悠想了想,只能这么回答他,顺便补充:“我跟他在村子里认识的,至于他送来的手臂……”春日悠梗咽了一下,“他可能比较乐于助人。”
      
      只要是犬夜叉的敌人他就会帮助,某方面来看她也没说错。
      
      “哼。”杀生丸冷哼一声,沾满邪恶之气的人类手臂,竟然说想帮助他?这女人怕是真的拎不清,提起脚步就往回走。
      
      春日悠自然乖乖的跟在杀生丸后面,有些留恋的回头看了一眼,随后和邪见还有玲汇合了。
      
      反正奈落已经知道她回来了,一定会来找她的。
      
      ——
      
      “呀——!”
      
      大清早玲又在尖叫了,春日悠有点无奈的捂住耳朵,简直比闹钟还准时。勉勉强强睁开眼睛,当看见眼前的画面时也不由发出一声尖叫:
      
      “啊——这这什么鬼啊!”
      
      有小半座山那么高的红眼尖齿鬼,张着血盆大口蹲在旁边,吓得春日悠抱紧玲连连后退,而玲却呆在春日悠怀里一脸好奇的看着这只山鬼。
      
      “哼大惊小怪!”邪见抱着手臂嘲笑她们:“这可是杀生丸大人暂时唤来的鬼役,可以带我们找到犬夜叉那个低贱的半妖!”
      
      春日悠果然看见了山鬼右边肩膀上的杀生丸,盘腿而坐,姿势端庄优雅,简直就像坐在宫殿里的皇子,有些嫌弃的说:“真的要坐上去吗,它身上脏不脏臭不臭啊……”
      
      邪见眉毛一竖,大叫:“你还敢挑剔!能让你坐上杀生丸少爷的鬼役,这可是天大的殊荣!”
      
      “阿和哞在哪?”春日悠四处看了看,平时杀生丸大人的坐骑都是放养的,用要的时候召唤就会马上过来。
      
      “放风去了!”邪见没好气的回答,敲了敲春日悠的脑袋:“还不快上来!”
      
      杀生丸淡淡瞥了她一眼,春日悠立即怂了,踩在山鬼的手掌上将她递到左肩上,接着又伸手去接玲和邪见。
      
      “邪见。”杀生丸突然开口:“你和玲坐下面。”
      
      “可、可是杀生丸少爷,小的也想跟杀生丸并肩而坐,凭什么这个人类可以坐上……”邪见神情愤愤刚想开口说什么,却杀生丸危险的眼神给憋了回去。
      
      春日悠紧张地半跪在山鬼肩上,双手扶着山鬼的肩膀,有点担心的朝下面望去。却发现玲拍着手好像十分高兴似的跟邪见坐在山鬼的手臂上,真不知道怎么形容玲才好……
      
      总觉得将来长大了会是一个十分硬核的小姑娘。
      
      坐稳之后山鬼开始大步前行,步伐意外的稳健,并没有左摇右晃,春日悠也就安下心来光顾四周的景色。
      
      山川云海,湖泊天际,都是以往难以看见的景色。
      
      还有身边坐着一个大美人,春日悠忍不住朝杀生丸那边看去,对方正专注的注视前方,似乎感应到了某人的视线,微微侧目。
      
      偷窥被抓包了,春日悠赶紧红着脸低头,过了半响有些心虚的悄悄望过去,却发现杀生丸的目光已经收了回去,嘴角扬起若隐若现的弧度。
      
      看来今天杀生丸大人的心情很好呀。
      
      可惜心情并没有好多久,山鬼走了整整一天,春日悠隐约看见前面有灯火,越靠越近是尖顶瓦房的建筑物,春日悠忽然有些激动,在山上呆了这么久,终于看见这种大型的城镇了。
      
      结果山鬼走过去,毫不留情的就是一巴掌,直接把镇子上的房屋拍成平地。
      
      春日悠:“……”
      
      突然还是觉得杀生丸大人这种走直线从不拐弯的性格,还是适合走山路。
      
      “救命啊!妖怪!”镇子上人们看见巨大的山鬼慌乱逃窜奔走,春日悠有些担心的看着杀生丸,幸好山鬼及时停了下来,没有袭击镇子上的人,只是停在一个巨大的广场上。
      
      杀生丸在等什么吗?春日悠有些疑惑,镇子上的人渐渐逃窜开,已经看不见一丝人影了,山鬼把玲和邪见放到地上,邪见立即会意带玲跑到安全的地方蹲着,暗暗闷气这蠢女人还不下来!
      
      百无聊赖的春日悠还在山鬼肩上伸懒腰。
      
      好不容易来一趟,去镇子上找点吃的吧,准备也跟着下去的春日悠又感应到四魂之玉的气息,她动作一顿,条件反射朝前方看去,隐约跑来几个人。
      
      借着隐隐约约的火光,看清来人之后春日悠心头顿时冒火。
      
      是犬夜叉那只臭狗!
      
      后面跟着弥勒法师和穿着校服的戈薇,还有她手里抱着的小狐妖七宝。
      
      “可恶!杀生丸!又是你!”犬夜叉盯着山鬼肩上的杀生丸,朝他怒喊,“你烦不烦啊!铁碎牙不是你这种人可以使用的!”
      
      杀生丸也不多废话,身上瞬间环绕着凌冽的气息,盯着赶来的犬夜叉。缓缓起身飞下去,手中的利爪闪烁着绿色的浮光,淬着毒液朝犬夜叉袭去!
      
      “呜哇!”犬夜叉朝后跳开,眉毛竖起朝他瞪过去,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低吼:“混账!看来你还不死心啊!”
      
      “犬夜叉!”
      
      一声包含怒气的声音突然响起,伴随着几道白炽的光弹朝犬夜叉冲击,威力强大惊人。躲在后面的戈薇和弥勒朝天上看去,戈薇朝犬夜叉大喊:“犬夜叉!妖怪的左肩上还有一个人!”
      
      “杀生丸居然还找来了帮手吗?”犬夜叉退后几步冷笑,结果差点就被光弹砸中,怒气冲冲的看着山鬼肩上的人,看见悠之后整个人愣住了,“你……”
      
      “犬夜叉你这个混蛋!”春日悠看见犬夜叉气就不打一处来。
      
      看见犬夜叉就想起来当年的事情和桔梗姐姐的死,就仿佛发生在昨日,眼神从未有过的严厉与愤恨,手里的灵力化作一次次光弹朝犬夜叉袭去!
      
      戈薇看着春日悠能够不借助弓箭发出净化之力,忍不住感叹:“好厉害!那个女人身上的气息好干净,不像是妖怪,为什么会跟杀生丸在一起?”
      
      “那……那是悠小姐!”弥勒看清之后惊叹一声。
      
      “悠——!?”犬夜叉咳嗽几声终于看清了春日悠的脸,当场怔住了。
      
      杀生丸眉头一皱,手里的利爪朝犬夜叉挥去,语气冰冷:“居然还在这个时候发呆,你的反应变迟钝了这么多?”
      
      “呃!”犬夜叉被毒华爪腐蚀到肩口,抽出铁碎牙不断抵抗着杀生丸和春日悠的攻势,居然还能抽空出来朝她大喊,眼神紧紧盯着山鬼肩膀上的女人:
      
      “你是悠吗!喂!”
      
      “是你大爷!”
      
      春日悠怒吼一声,身形灵敏的顺着山鬼的手臂滑下来,从地上捡起来慌乱之中村民落在地上的弓,张开弓箭,朝犬夜叉射去!
      
      带着白色光芒的箭矢朝他袭去,犬夜叉下意识用铁碎牙抵住,巨大的冲击力使犬夜叉退后了相当长一段距离,脚下渗进泥土划出两道痕迹。
      
      “铁碎牙?”犬夜叉惊讶的看着自己的铁碎牙忽然变回原来的样子。
      
      “是破魔之矢!”戈薇忍不住出声,那个女孩子是巫女?弥勒点点头,补充道:“悠小姐的灵力很强大,净化之力接破除了铁碎牙的妖气,所以才变回普通的刀了。”
      
      犬夜叉望着春日悠,久久不能回神,恍如隔世般的对望。
      
      悠……还是和当年一样。
      
      他忽略了手里的铁碎牙和杀生丸,关注点只在悠身上,不停追问她:“怎么回事?悠?你为什么还活着?为什么你一点变化都没有!?”
      
      “原来悠小姐认识犬夜叉呀。”弥勒跟戈薇躲在后面的灌木丛里,一边观察局势一边分析:“难道犬夜叉曾经招惹过悠小姐?对了,戈薇小姐你跟犬夜叉也是从枫之村来的吧?”
      
      “啊?”戈薇也愣了下,挠着头也很不解:“严格来说我不是来自枫之村,不过犬夜叉跟那个女孩子认识吗?”
      
      “难道是犬夜叉之前欠下的风流债?”弥勒托着下巴认真分析,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有如此大的怨恨,不是杀父仇人就是负心汉之类的了。
      
      戈薇和七宝同时瞪着大了眼睛,脸上堆满了不可置信,戈薇转头继续盯着前方,干笑道:
      
      “不、不可能吧……她跟杀生丸是一起来的,如果是怎么可能跟他的哥哥这么和平相处……”
      
      弥勒煞有其事的摇头:“你看看犬夜叉的哥哥像跟犬夜叉和平相处的样子吗?”
      
      “……”
      
      戈薇冷汗不自觉从额头流下,七宝也装模作样的点头附和,这两人怕不是都想揍死犬夜叉。

  • 作者有话要说:  先给安排一顿来自哥哥大人和悠充满爱意的混合毒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