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9、有麦乳精喝 ...

  •   吃过早饭,付大花开始给苗玉兰准备带回家的东西。找出一个小坛子,往里舀猪油,怕洒出来就装了八分满。还把地窖里剩下的八个大苹果给苗玉兰装好。
      “叫福七跟你去。”付大花说,“福七,有多余的罐头没,给你妈带几个。”
      
      林瑶拿出五个罐头。苗玉兰看到这么多东西只觉得眼前一亮,她终于可以像模像样地回趟娘家了。有这么好的婆婆,这么好的闺女,她是多好福气啊。
      她给林瑶找出最好的一件衣服,自己也穿上平时舍不得穿的衣服,把这些东西绑在林瑶常用的小车上,两人就出发了。
      
      其实林瑶也有点忐忑,在原身的记忆里,并没有去姥姥家的部分。可能是苗玉兰近年来回家极少,也没带福七去过。
      如果姥姥家也像别人家一样编排她,编排老林家,她该怎么办?把带去的东西一样不少都带回来?
      
      苗玉兰的娘家枣林生产大队跟双龙生产大队离得不远,差不多四五里路,抄小路就更近了。两人走到枣林生产大队,苗玉兰一路上乐呵呵地跟众人打招呼,还不停让林瑶喊人。
      苗玉兰手里拉的小车自然成了焦点,有人好奇:“这次回娘家带了啥好东西啊,给我们瞅瞅。”
      
      苗玉兰特别实在,还真就把东西一样样给众人瞧,她的表情特别自然,一点都不像是在炫耀,只是在陈述事实。
      “没带啥好东西,就带了点猪油,罐头和苹果。”语气非常平静。
      但是围观群众不自然了,这还不叫好东西,那还啥叫好东西。看着真眼馋。
      有人就问了:“带这么多东西你婆婆乐意呀!”
      苗玉兰满脸带笑:“我婆婆给我准备的,我们家还有。”
      
      众人就啧啧羡慕上了,这是多好的婆婆,而且人家都说了,家里还有。
      “你这罐头在哪买的呀,没贴标签。”有人问。
      苗玉兰满脸自豪:“我家俩丫头自己做的,可好吃了。”
      “自己做?怎么做的?”
      苗玉兰依旧很实诚:“我不知道,我闺女才会做。”
      林瑶警觉起来,得捂紧了罐头的制作方法。她脸上含笑:“这是我姑奶奶家的秘方,姑奶奶不让外传的。”
      
      反正姑爷姑奶搬走了,没有对证,这是一个万能的挡箭牌。
      众人看着林瑶都觉得有些惊奇,这个小丫头虽然嘴上很甜地叫他们舅舅、舅妈、姥姥、大姨大姨夫,可神态举止间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让人觉得不能轻易冒犯,也许是长大了,再也不是那个任人编排的小丫头了。她说出这样的话,众人并无异议,反而围着林瑶夸了一通。
      
      林瑶微笑着听着夸奖,目光往远处一扫,看到了一个身影,不是杨秀儿还是谁?
      很快话题转移到了杨秀儿那里,有人说:“你嫂子那事儿做得真不地道,哪有娘家嫂子劝人改嫁的。”
      立刻有人附和:“可不是,哪有这样办事的,要是我,就断了这门亲。”
      
      杨秀儿躲在一棵大树后面,她很难过,本来她悄咪咪地去找苗玉兰,不管成不成,都不会有人知道,现在不仅没成,还传了出来,这让她很难做人。
      婆家人说她,生产队的人也戳她脊梁骨,总是在她背后指指点点,不管她走到哪里,都有人用不好的眼光看她。她这些天原本的生活都被打乱了,压力特别大。
      
      苗玉兰很诚恳地为杨秀儿解释:“我嫂子就这件事做得不好,你们不知道,她其实人特别好,平时对我可好了……”
      林瑶:“……”她这个妈真是真诚不做作!妈,你真的这么想的!
      而杨秀儿也听到了这句话,她很惊讶,苗玉兰竟然一点都不记恨她,还说她对她好。苗玉兰真是好人,她很感动,那她是不是应该真的对她好一些呢?
      
      到了姥姥家,林瑶才觉得自己想多了,姥姥一家子对她都特别好,姥姥还拿出原本准备放到过年的瓜子让她磕。
      “你带这么多东西来干啥,快拿回去吧!”谷大凤说。
      苗玉兰笑着:“妈,带都带来了,怎么能拿回去,家里还有不少呢?”
      林瑶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看表兄弟姐妹们在那抢罐头吃,几个孩子吃完了,又去央求再来一瓶,惨遭拒绝后开始围着林瑶挺热情的说话。
      
      吃饭的时候,一大家子人围坐了两桌。谷大凤说:“老大把你媳妇叫来呀!”
      大舅说:“她没脸来,就让她在家呆着吧!”
      谷大凤便不再继续说,转头对苗玉兰说:“你嫂子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我们这一家子没人那样想。”
      苗玉兰点了点头,她今天来,其实主要就是想看看她妈的态度。有这句话她就放心了。
      
      主菜是猪肉炖粉条,谷大凤夹了一大块肥肉放到林瑶碗里:“福七,你在姥姥这儿,就跟在自己家里一样,多吃点。”
      林瑶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大肥肉啊!她乖巧一笑:“姥姥吃肥的,我吃瘦的就行。”说完,把肥肉夹到谷大凤碗里。
      
      谷大凤顿时不乐意了:“你看你这孩子,怎么能让你吃瘦肉,瘦肉不好吃。”说完又把肥肉夹了过来。
      这年头,大家都喜欢吃肥肉,可林瑶不喜欢。
      林瑶继续保持着乖巧的笑容,把肥肉又夹给谷大凤:“姥姥是长辈,肥肉留给长辈吃。”
      苗玉兰恰到好处地补充了一句:“妈,我们家福七特别孝顺、乖巧又懂事,她把肥肉留给你,你就别争了。”
      
      姥姥满脸都是笑,给林瑶夹了块瘦肉,嗔怪着:“这孩子,真比一般孩子懂事。”
      懂事的林瑶终于美滋滋地吃上了瘦肉,香喷喷的瘦肉上裹着浓郁的汤汁,柴儿不腻,别提多香了。
      一边吃一边听着二舅妈、三舅妈训斥自己的孩子:“你们几个都跟福七学学,竟顾着自己挑肥的吃,一点都不懂得谦让。”
      “还是福七最乖最懂事。”
      
      临走的时候,趁着没人,谷大凤塞给苗玉兰五十块钱,还拿出几尺粉红色的布给她:“这布是你大姨在北京邮过来的,说给几个丫头做衣服穿。姑娘家长大了,也得穿得像模像样的。你们家那三个小子费衣服,就穿点旧的吧。”
      林瑶的姥爷是电工,有工资,因此姥姥家的条件比完全靠土里刨食的人家好一些,能攒下一些钱。
      
      苗玉兰赶紧推辞,把钱又塞到谷大凤口袋,压低声音说:“妈,别给我钱了,我家福七和卫国上山采到人参,卖了不少钱,不用你接济我了。”
      姥姥这才松了一口气,连连赞着:“那就好,采到人参这事儿可不能让别人知道!”
      苗玉兰点头:“妈,我知道。”
      
      拿着布往双龙生产大队的方向走,路上遇到了杨秀儿,确切地说,杨秀儿是特地等在路上的。
      她面带羞愧:“玉兰,那事儿是嫂子不对,嫂子给你陪个不是。以后在乡里乡亲面前你帮嫂子解释一下,就说嫂子全是为你好。”
      
      这些天她吃不香睡不好的,都是让这件事情搅的,只要苗玉兰原谅了她,这事就算翻篇了,她以后就堂堂正正做人。而且苗玉兰一点不恨她,还说她是个好人,那她就要拿出好嫂子的样子来。
      苗玉兰特别大度:“嫂子你这就跟我说见外的话了,啥道歉不道歉的,我根本就没往心里去。再说,我也知道嫂子是真心为我好。我已经跟乡亲们解释过了,他们早晚会懂的。”
      
      杨秀儿更惭愧了,同时也松了一口气。要是换个人说不定要骂她,跟她断亲了,只有苗玉兰这样好心眼的人才不责备她,还替她说好话。
      她从手里拎着的布袋子里拿出一罐麦乳精,塞到苗玉兰手里:“这是我娘家弟弟给我的,拿回去,给孩子补补身体。”
      
      苗玉兰哪里肯收,忙着推拒:“嫂子,这可是金贵玩意儿,我不能收。”
      两人来回推着,就在林瑶着急都想替苗玉兰做主收下东西的时候,苗玉兰才万般无奈地把麦乳精收下。
      杨秀儿这个高兴啊,苗玉兰肯收东西,那以后他们还照常来往,就跟这事儿没发生过一样。
      
      又聊了几句,苗玉兰才带着林瑶离开。林瑶一直回想着苗玉兰的表现,发现了些不对劲。
      她侧过头去问:“妈,往姥姥家走的时候跟人聊天,你是不是看到杨秀儿了。”
      苗玉兰很自然地点头:“是啊!我扫到了她的身影。”
      
      林瑶:“……”那她说的杨秀儿人特别好的话是不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她这个妈,难道不是表现看起来的那样实心眼,而是扮猪吃老虎?
      来自现代自以为人情世故方面合格的林瑶第一次怀疑自己,难道我才是青铜?
      苗玉兰抚摸林瑶的头发,脸上带笑:“闺女,回去给你泡麦乳精喝。”
      
      回到双龙生产大队,林瑶常去的那棵大柳树下,有人好像在挖野菜。
      远远看到两人走过来,那人叫住了她:“福七。”
      是顾翠翠,林瑶让苗玉兰先回家,自己停了下来。
      顾翠翠打量着林瑶,她多希望能够把林瑶看穿,可偏偏她什么都看不出来。
      
      她发现林瑶最近经常往大柳树这里跑,虽然以前她也经常来这里,但最近明显是勤快了,她觉得可能林瑶会有一些秘密,借口挖野菜在这里转悠,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顾翠翠微笑着审视林瑶,很自然地看到了她的手镯。很遗憾,只有林瑶能看出手镯上的红光,别人都看不出来。
      
      顾翠翠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突地一跳,以前没见她戴手镯,怎么突然带了手镯呢,难道这手镯有什么蹊跷吗?
      她笑眯眯的说:“这个手镯款式很特别啊,能给我看看吗!”
      林瑶淡淡地说:“只是个手镯而已,从杨秀儿那里拿回来的,重新打了一遍,我就戴上了,没啥好看的。”
      
      顾翠翠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以前林瑶总是跟在她屁股后面,翠翠姐长、翠翠姐短的叫,給颗糖吃就高兴得不得了。可现在明显能感觉到她的距离感,说话也很生硬,难道她真的是重生了吗?
      她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她担心自己的命运因此发生改变。
      
      顾翠翠还想着劝说,有个半大小子跑过来,大老远的就喊:“翠翠姐,你家的鸡都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七零年代俏村花
    预收文:貔貅幼崽在六零
    欢迎大家收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