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8、男二改造中 ...

  •   “是你在卖罐头啊!”顾红权打招呼。他和林卫国并无过节,两人就像熟人一样打招呼,寒暄。
      顾红权买了一个罐头,等到下班的时候带回了家。刘连枝见了眉开眼笑:“这阵子病着啥都不想吃,正想吃罐头。”
      
      当她听说是从林卫国手里买的,而且是老林家自制罐头,眉头立刻皱起来了,抱怨道:“你看看你,买什么罐头,什么,一块二,你是有钱烧的吧!你这是给老林家送钱去了,有这钱能买一斤多肉了。”
      顾红权笑着解释:“妈,这不是你最近一直病着吗,买了孝敬你,听说这罐头特别好吃。”
      刘连枝很生气,这是孝敬她吗,这明明是气她。
      
      自从顾翠翠许愿后,刘连枝的病慢慢好起来了,她依旧拧着眉:“我这不是快好利落了吗,啥,你说这罐头好吃,老林家自己做的罐头能好吃?我还就不信,你给我退回去。”
      “妈,买都买了,怎么退啊,你刚才还说你想吃罐头了,就打开尝尝吧。”
      
      刘连枝哼了一声:“老林家能做出什么好东西。”她把罐头放到一边,看都懒得看一眼。
      后来,她实在好奇老林家自制罐头什么味道,就把罐头打开了。
      刚咬了一小口,刘连枝的眼睛就瞪大了,真是好吃啊,梨肉绵软带着一点脆,甜丝丝的带点一丁点酸,好吃到让人停不下来。
      
      她把一大块梨吃了下去,脸上带着满足的表情,见她这样,顾红权拿筷子夹了一块:“妈,我尝尝。”
      顾红权不爱吃甜的,可他觉得这罐头实在是好吃,他这个不爱吃甜食的人都觉得好吃。
      “翠翠,你来尝尝。”刘连枝招呼顾翠翠。待顾翠翠尝了一块,她期待地问:“怎么样?”
      
      顾翠翠脸立刻就拉拉下来了,为什么这罐头这么好吃,老林家做的,是不是福七做的呢?福七怎么会做罐头?难道福七也是重生的,可是她自己是重生,生前并不知道自制罐头的方法啊?
      夸奖的话她说不出口,她淡淡地说:“还可以。”
      
      话题很自然地转到了罐头的做法上。刘连枝自信满满地说:“老林家能做出罐头,我们家也能做,林卫国不是说了,就放了白糖。这应该很简单啊,就像腌制萝卜咸菜那样,用糖水腌呗!咱家有几个空的罐头瓶子,我有时间了就试试。”
      顾翠翠想,应该可以试试,既然福七能做出来,难度肯定不大。
      
      有了闺女的肯定,刘连枝都想到罐头的售卖上了:“等做出了罐头,我们也去棉纺厂门口卖,老大你跟你们工友宣传下,看在你面子上,他们肯定不会在买林卫国的,都会买我们的。”
      刘连枝心情愉快,这样老林家生意就做不下去了,老顾家将会赚很多钱。
      
      听了这话,顾红权吓得脸都发白了:“妈,可不能让我宣传啊,这是投机倒把,我在厂里宣传,这不是作死吗,还想在厂里上班不?”
      刘连枝一点都不急,依旧乐呵呵的:“那你就别宣传,我去你们厂门口卖,你们工友不认识我,这就跟你撇清关系了,放心,我们肯定卖得比老林家好。”
      
      顾红权很郁闷,这事不太靠谱啊,不会影响到他的工作吧!真后悔把罐头拿给刘连枝。他声音闷闷地说:“妈,你还是先把罐头做出来吧!”
      
      刘连枝身体好了,心情也好,说干就干,让她家老二弄来了一些梨和白糖,就开始做白糖水腌制罐头。等了几天,估摸着罐头腌制好了,在吃晚饭的时候郑重其事的打开了罐头。
      她乐呵呵地招呼大家,比任何时候都要大方:“来,都尝尝。”说完,她先夹了一块尝了。她的脸不自然地小幅度扭曲,想象中的味道并没有出现,反而是一股怪味道。
      
      她硬着头皮把梨肉咽下去,劝着家人:“你们尝尝,翠翠,你尝尝。”
      顾翠翠看她这反应就觉得可能味道不尽如人意,现在被点了名,只好夹了一块,刚嚼了一口,她就吐了出来,犹疑着问:“妈,是馊了吗?”
      没经过高温杀菌,用过的罐头瓶盖又不密封,现在天气这么热,可不就馊了吗!
      罐头的制作方法到底跟腌咸菜不一样。
      
      刘连枝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真馊了,为什么会嗖,难道老林家有什么秘制方法?她气得把筷子“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老顾家人没人吃那罐头,也没人招惹刘连枝,都默默吃饭。
      最后刘连枝赌气似的拿起筷子:“压根就没坏,你们不吃我吃,多好吃啊!”
      
      她把一瓶罐头都吃了,晚上就拉了肚子,一直不停地往茅房跑。身上一股子茅房味儿。
      到了第二天早上,拉了一宿已经虚脱的刘连枝拉住正想去上班的顾红权,有气无力地说:“林卫国这是投机倒把,你去举报他,让红袖章来抓他,让他卖不成罐头。”
      
      顾红权郁闷了:“妈,这是何必呢,他卖他的,跟我们又没关系。”
      刘连枝咬着牙齿:“你懂什么,我看老林家过得好就来气。”
      这几天刘连枝一直跟顾红权逼逼这件事,顾红权动摇了:“要不试试?”
      
      ——
      林瑶早上起来就发现苗玉兰有点烦闷。她娘家妈要过生日了,她本应该回娘家,但她没有合适的带的东西,跟娘家嫂子又闹得不愉快,这趟娘家是回还是不回呢?
      还没等林瑶问清楚情况,付大花就喊:“福七,喊你二哥吃饭。”林瑶迅速刷牙洗脸,梳好小辫子,走出了家门。
      
      走过顾翠翠家,悄咪咪放下脚步,听着没大动静,撒开丫子就朝生产队的公共水井跑去。
      双龙生产大队一共三口水井,除了自己有水井的人家,其它社员都用这三口井的水。她去的这处水井在中间位置,离老林家最近。
      
      远远地她就看到二哥林卫军正在把水桶挂在挂钩上,摇着辘轳,将水桶放下水井。旁边站着一个女孩,正是顾翠翠。
      林卫军乐于助人,这挑水搁谁家都是不小的活计,他不仅挑自家的水,还帮一些孤寡老人挑水。而现在,他正在帮助顾翠翠家挑水。
      
      顾翠翠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卫军哥,听说你们家做了罐头卖,卖了不少钱呢?”
      自从刘连枝拉了一晚上肚子之后,顾翠翠就决心把罐头制作方法弄到手,林卫军就是个很好的突破口。
      
      林卫军一手扶着吊着水桶的绳子,一手摇着辘轳,满脸憨厚和茫然:“什么罐头,我怎么不知道?”
      顾翠翠脸上掩饰不住的失望,不知道,他居然不知道!那肯定也不知道罐头的做法。
      她努力压制着失望情绪,脸上笑容已经淡了几分:“我大哥买了一瓶你家的罐头,还挺好吃,你家罐头怎么做的呀,能不能问问福七再告诉我。”
      
      林卫军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好啊!回去我问问她就是了。”
      顾翠翠有些激动,露出了真心实意的笑容。她就知道他一定会同意,林卫军就是太老实了,一点弯弯绕绕都没有。上辈子虽然他对她很好,可他没出息,一事无成,这辈子她才不要跟他在一起,她一定要找一个优秀的有成就的男人。
      
      虽然她不可能再喜欢他了,也不妨碍他帮助她家里干活。想到这里,顾翠翠脸上的笑意愈发明显。
      林卫军把打满水的水桶提上来,从钩子上卸下,转身去拿另外一个水桶,就看到了林瑶。
      妹妹来得真及时,他朝林瑶招手:“福七,正巧你来了,翠翠问怎么制作罐头,我本来要回家问你,你自己跟她说吧!”
      
      顾翠翠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心里骂着林卫军,我是让你问了之后悄悄告诉我,你可倒好,这样大张旗鼓的问,福七这个小人精能说才怪。
      老实人就是可恶,真不知道她上辈子怎么忍的林卫军。
      
      林瑶:“……”这个二哥真是耿直不做作。她脸上露出淳良无害的笑容,声音听上去大方又爽朗,一点都不藏私:“就是像腌咸菜那样用白糖腌制。”
      顾翠翠几乎要把牙齿咬碎了,我信你个鬼,我们家就是这样做的罐头,还不是馊了臭了。
      
      她仍然不甘心,试图从林瑶的话里分析出一些正确做法的蛛丝马迹来,她说:“现在天这么热,这样做不会坏吗?”
      林瑶仍然笑着:“不会,我家的不就没坏。”
      顾翠翠还想问什么,看到林瑶突然捂着肚子蹲下了,五官都皱到了一起,喊着:“肚子疼。”
      顾翠翠压抑的心情这才敞亮畅快起来,叫你撒谎,活该。
      
      林卫军刚把另外一桶水打上来,顾不上好好放水桶,桶里的水洒了一地,他连忙来扶,林瑶皱着眉:“二哥,我肚子疼。”
      “快,我背你回去。”林卫军压根就顾不上水桶了,满脸担忧地蹲了下来。
      林瑶爬上林卫军后背:“二哥,咱们快回去吧!”
      
      “用不用去大队大夫那看看!”声音带着焦急,大步流星地往前飞奔。
      “不用,回家喝碗红糖水就好了。”林瑶小脸舒展开,扬了扬唇角,什么深情男二,我要把二哥改造成妹控。
      
      现在顾翠翠才十二岁,身材平板一点女人味都没有,二哥应该只把她当做助人为乐的对象或者邻家妹妹,没什么特别的心思。林瑶要做的就是关注男二的情感,把一切可能的小火苗掐灭。
      看两人背影越来越远,顾翠翠这才想到她还有两桶水在这里呢。水桶这么沉,她可挑不动。
      “卫军哥,你一会儿再来给我挑水呗!”她大声喊着。
      
      可林卫军早就跑得没影了,哪里能听到她的话。等了半天她都没等来林卫军,这才想到,福七这臭丫头,根本就不是生病,找借口把人支走而已。
      她居然被耍了。顾翠翠脸都气白了,最后把两只水桶里的水倒掉大半桶,才勉强用扁担把水桶挑回家。
      到家还被骂了一通,磨磨蹭蹭去了半天,就打回这点水来。
      
      林瑶充分感受到了来自深情男二特有的体贴和温暖,二哥一直很紧张地看她喝糖水,吃早饭,直到她满足地摸着吃饱了的小肚子说不疼了,他才松了一口气。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