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5、第六十四章 ...

  •   
      海景房的风光很美。
      阳台可以感受到海风,轻柔、惬意。白丹趴在雕栏上,放眼望去,是海天交接的地方那一线浑浊的深蓝色。越近的地方,海水颜色越浅。到了沙滩边缘,已经变成通透的碧蓝色。广阔的海面上,密密麻麻的波纹微微涌动,染着一点跳跃的金光……
      大脑放空了。
      明明几分钟之前,还在为网上那些不堪入目的字眼难过:婊子、恶心、死全家……键盘侠就是这样,只用敲个键盘,不用负任何责任,就可以轻易地击垮一个人。不过,她没那么容易被击垮。她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了,这一次,她想得很明白,要好好和他在一起,答应过他的“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离开我”,一定要做到,一定不要那么容易被击垮……这么想着,鼻子还是有些发酸,那些不堪入目的字眼承载了对一个女人最恶毒的攻击,说一点也不难过是假的吧……就在眼泪在眼眶里不停打转的时候,忽然,他从背后捂住她的眼睛,擦干她的眼泪,小声说了句,“别看了”,然后,没收她的手机,把她带到了阳台。
      此时此刻,他就在背后抱着她,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耳后:“好看吗?”
      她声音闷闷的:“好看。”
      事实上,她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片海了。林烨就是在这里向她求婚,那时,他也问过她好不好看。她当然是说好看。的确好看,只是好像少了点什么,看过便忘了。现在,她终于知道是少了点什么。是情怀,和深爱的人一起看海的情怀。放眼望去,每一寸海水、每一条波纹、每一次浪潮,忽然就拥有了灵魂,平静的、起伏的、汹涌的,都是他们爱情的见证。她仰头,深吸一口气,把眼泪憋回去……这一次,她一定会深深地记得这片海。
      “要不要出去看看?会更好看。”
      “这还早呢……”她有些为难,“我还没刷牙洗脸。”
      “那就快去刷牙洗脸,”他深深地看她,压低声音,意味不明地说了句,“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两人到海边的时候,景点已经开放了一段时间。沙滩上多了好多人,不时有人好奇地看过去。整片沙滩上就那两人戴了口罩,哪怕只看眉眼、身材,甚至一些小动作,那两人也显得很是出挑……他似乎一点也不受那些目光影响,拉着她的手,专注地在沙滩上画着爱心:从底部开始,往上画一道流畅的弧线,稍作停顿,再往右画一道对称的弧线……画着画着,他动作忽然顿住,侧过头,看向她,语气里透着说不出的古怪:“这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是石头吧?这边有很多。”
      “不,”他摇了摇头,“不是石头,是一个小盒子。”
      她有些讶异,“小盒子?”伸手去摸,的确摸到了一个小盒子,粉饼大小,磨砂质感,开玩笑,她郁闷地想,不会……真是一块粉饼吧,“这里怎么会有一个小盒子?”说着,她顿了顿,“别人故意埋在里面的吗?”
      “不管了,拿出来看看吧。”
      别说,小盒子还颇有些分量……她把小盒子拿出来,划开表面的沙子,鲜红的盒盖上一个烫金的“Cartier”立刻显现出来。从始至终,他一直默默地在旁边看她,一句话也没说。可是她懂了。那一秒,她忽然懂了。
      他在向她求婚。
      她捧着小盒子,手开始有些颤抖。抬眼,有些不敢置信地看他,正对上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他们在一起的一幕一幕忽然如走马灯般在脑海回放:溜冰场的初见、病房里的试探、酒醒后的表白、“天桥门”的爆发,以及兜兜转转后,《电玩天下》公司写字楼楼梯口的再次相遇……期间,他们冲破了家人的反对、世俗的眼光、一千二百多个漫长的日夜,终于走到了今天。即使如此,未来还是很艰难、很遥远、很渺茫……
      也不是没想过要退缩。或许真的是有命中注定,有些人命中注定不能在一起,不管有多努力。就像当年鬼使神差地出了那场车祸,陈诺为她去死了,她和陈诺命中注定不能在一起。后来她遇到谢扬,以为是命运给了她一次重来的机会,一次翻盘的机会,可是好不容易度过了内心的挣扎,熬过了轰轰烈烈的“天桥门”……又陷入了性质恶劣的电影院事件。不管有多努力,好像总是会有一股巨大的阻力阻止他们前进,好像是命运在嘲笑他们,放弃吧,两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渺小的。她这才发现,命运不是给了她一次机会,而是和她开了一个玩笑。她和谢扬还是命中注定不能在一起。可是她不想认命。换个角度想想,把这一切都当成考验。只要足够勇敢、坚强、坚定……一直前进,就可以看到一线希望。他们不会放过哪怕只是一线希望。就算一次一次被命运捉弄,就算伤痕累累、筋疲力尽、声嘶力竭……从始至终,她一直相信,命运掌控在自己手里。
      可是。
      当看到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她忽然想起很多年前,和陈诺初见的时候,也是这样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他躲在他母亲背后,怯生生地探出半个脑袋好奇地打量她。漂亮的桃花眼滴溜溜地转,瞳孔是夜空般纯粹的黑。
      那种感觉很奇特,就好像、就好像……
      历史在重演。
      眼看她捧着自己提前了大半年偷偷测好她的指围、春季赛一结束就马不停蹄跑去买的、精心挑选了好几个小时的“Cartier”婚戒的戒指盒,却一脸神思恍惚,也没有想要打开戒指盒看一眼的意思……他眉心早已拧成了一个结,“是不是我太唐突,吓到你了?”见她终于有了一点反应,他纠结着,有些艰难地开口,“我也不是要逼婚的意思,只是你也……老大不小了,我也到了适婚年龄。而且我已经认定了这辈子就是你,所以……你要不要考虑下?不过,你要是还没做好准备,也没关系。这个戒指就当是我的……一点小心意,”说着,他声音小下去,“反正,不管现在答不答应……你迟早还是要嫁给我的。”
      她好笑地看他:“有你这么求婚的吗?”
      他低头,尴尬地盯着自己那双被擦得雪白雪白的运动鞋:“我又……没经验。”
      尴尬的气氛持续了一秒、两秒、三秒……终于,她蹲下来,看着雪白的浪花不停向沙滩上推进,用很小的声音问,“你爱不爱我?”真的是很小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被海风吹过来的。以至于他甚至觉得,她是不是马上又要被海风吹走了,吹到很远的地方去。
      “爱你。”
      “有多爱我?”
      他张口,还没来得及说话。她忽然意识到什么,抬起头,用手指抵住嘴唇,对他做了一个“嘘”的手势。他瞪大眼,就那么一直张着口。眼看她背后那几个嬉闹的人就要不小心撞到她,他想说点什么,喉咙却像是被什么堵住了,发不出声音。
      小心——
      还是发不出声音。
      说时迟那时快,她果然被撞到了。他眼看着她闷哼一声,身体前倾,手里捧着的戒指盒直接呈抛物线飞了出去——小盒子在半空中散开,盒盖、盒身,还有一个飞得最高、最远的璀璨的点。那么璀璨,天空中刺眼的光芒都不及那小小一点璀璨。那是第一眼,也是唯一一眼,她看到他为自己买的婚戒。不过,只是几秒钟的功夫,那璀璨的一点已经随着海风,掉入了茫茫无际的大海……
      世界在那一秒安静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一个激灵跳入了海里。身后传来旁人的起哄、笑声,还有他声嘶力竭的呐喊声,但她都听不见了。耳里只剩下跳入水中的那一刻,巨大的风声和浪声交织在一起的,震耳欲聋的声音。很久没下水了,她呼出一口气。动了动手脚,身体还算轻便。左顾右盼,在海水里自如地浮沉。就这么翻找了大半片浅海,还是没发现那枚婚戒的身影……也是,这么大一片海,要找到一枚婚戒,难度不亚于登天。然而,哪怕知道希望渺茫,她还是不甘心地想要试一试。不然,那枚凝结着他心意的婚戒……就化作了泡影。
      不知不觉的,已经游出了很远。她回过头,岸上,他的身影变得模糊不清。朝他所在的方向挥了挥手,示意他不用担心。忽然,她的动作僵住了。有什么东西缠绕住她的脚,长长的、黏糊糊的,像是某种草类……那东西把她一个劲的往水里拖,她开始拼命地扑腾、挣扎,可是无济于事。直到她呛了不少口水,慢慢地、慢慢地没有力气了,也终于被那东西一点点、一点点拖到了水下去。
      好冷……
      身体变得好重……
      海水无孔不入,无情地席卷她的心、肺……到她的每一个器官。心跳越来越迟钝,呼吸越来越僵硬。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脑海只剩下一片空白。就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空白的脑海里,忽然莫名的浮现出一个场景:公交车上,她快要睡着了,就这么迷迷糊糊地和他说着话——
      “你爱不爱我?”
      “爱你。”
      “有多爱我?”
      “爱到可以为你去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