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7、第五十六章 ...

  •   
      Upo还记得那一瞬间的恐惧。
      以他的脾性,还不至于做出落荒而逃这么没风度的事。只是那一瞬间恐惧支配了他的身体。白丹、白丹、白丹……这个名字在他脑海不停回响。如果光是看到她的脸,他还没有印象,听到这个名字,他就想起来了。当年L市那桩轰轰烈烈的丑闻“天桥门”女主角也叫白丹。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谢扬会是“天桥门”男主角。印象中,谢扬冷静、果断、自持……怎么可能做出那种荒唐事。可是一条条蛛丝马迹忽然不断从他脑海闪过:谢扬曾就读于L市一中、谢扬辍学原因不明、谢扬对过去绝口不提……一切的一切交错连接成一张巨大的网,指向一个可怕的方向……
      对于“天桥门”,他也了解过一些。那时他还在读高中,不学无术、游手好闲,成天泡在网吧里,也跟风当过键盘侠——倒不是有多愤慨,不过就是跟风。女主角的姓名、身份、地址都被曝光在网上,网友骂她,甚至她的老家和祖宗十八代,好像是在替天行道。他不跟着骂几句,好像都不够有正义感。现在想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女主角身上,男主角反倒逃过一劫。除了一张作为“证据”的照片,网上找不到他的任何信息,没人知道他是谁、去了哪里、后来怎样了……
      那张照片现在还能找到。Upo低头,手机屏幕上,照片刚加载完毕——月光下一对男女在桥边深情拥吻,疯狂的爱意像是扭曲生长的藤蔓,快要戳破屏幕,刺痛他的眼睛——他瞪大眼,不自觉地把照片上的男主角与谢扬反复进行比对。照片很模糊,人物脸部打了马赛克。他看了半天,什么也没看出来。可他就是知道那是谢扬,说不上为什么,只是一种直觉。
      “你还好吧?”Int关切地看过来,“晕车?”
      车玻璃上映出Upo的脸色,惨白。Upo回过神,举起矿泉水瓶猛灌几口,试图压下内心的躁动。这时Smap笑嘻嘻地凑过来,“恐怕不是晕车,”说着,他压低声音,“是看上的妞和队长走了,正伤心呢吧?”
      Upo一口水喷了出来。
      一路上,Upo一声不吭。车上的话题从Upo失恋到谢扬泡妞再到那妞是何方神圣……几人叽叽喳喳地猜测,越说越离谱。一声不吭的Upo忽然吭声了:“你们听说过L市那桩丑闻没?”
      车上安静了一下。过了一会儿,Smap问:“你说那个女老师和男学生?”
      “对。”
      “听说过,后来女老师辞职了,男学生辍学了……一个原本可以有美满婚姻,一个原本可以有大好前程,偏偏做出那种荒唐事……”Smap挠了挠头,“脑子秀逗了吧?”
      “如果,”Upo有些艰难地开口,“这种事发生在身边,你会怎么看?”
      Smap摇头:“不可能,身边人都挺正常的——”
      “没什么不可能,”Int打断他,认真地说,“爱情本来就是荒唐事。”
      Int是车上的几人中唯一有女友的。据说女友青梅竹马,现在在异地上学。Int一有空就会过去看她。不过Upo知道Int和女友的感情并没有看上去那么顺利——TEC战队没出名的时候,经常东奔西跑地参加各种不入流的比赛,到手的奖金却少得可怜。Upo曾看见Int在比赛前哭得眼睛红红的,鼠标一扔,说他不干了。那阵仗不像是赌气,何况他连后路都想好了,和家里借点钱,去女友学校附近盘个店面做点小生意。Upo问了半天,才知道是他女友要分手——他出不起车票钱,已经大半年没看过女友了。
      想想只身出来闯荡却差点放弃梦想的Int,再想想赛场上杀伐果断却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谢扬……Upo不得不同意,爱情本来就是荒唐事。
      谢扬比Upo想象的更荒唐。
      接下来的一阵子,TEC战队的训练安排得很紧密。游戏版本再次更新,情况不容乐观:出了新英雄,调整了英雄和装备的各项数值。TEC战队的几个招牌英雄都被削弱了。春季赛迫在眉睫,老牌战队、新锐战队,都对冠军的位置虎视眈眈——TEC战队顶着巨大的压力,忙得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而谢扬好像感觉不到这种压力,变得更神出鬼没了。除了训练,其他时间都不见人影。
      这天训练结束,又是一室夕阳。Upo不急着走,靠在椅子上反省刚才的几次失误。同样没走的竟然还有谢扬,Upo意识到不寻常,抬头看了一眼。谢扬靠在墙边,手上拖了一口行李箱,看样子像在等人——Upo瞪大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的确是一口行李箱——他莫名地想起Int哭得眼睛红红的场面,一个激灵起身,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
      “你这是干吗?”他没忍住,语气有些冲,“别告诉我你也不干了。”
      “什么?”谢扬莫名地看他一眼,“我回一趟L市,不出意外的话,过两天会回来。”
      Upo松了口气,“等等,”他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对,“这两天的训练怎么办?赞助商的酒会怎么办?你都不管了吗?春季赛还有一周就要开始了,什么时候回一趟L市不行,非得赶这个时候?”
      “训练的话,我的位置会由替补顶上。酒会的话,我会和那边解释——”
      “不行,”Upo打断他,“替补不是你,少了点默契,酒会没有你,我们不好说,”他上前一步,拉住谢扬的胳膊,目光有些咄咄逼人,“队长,平时你想怎么来都可以,但是关键时候,我们是一个团队,少了你不行。”
      “抱——”
      抱歉二字还没说出口,“嘎吱”一声,训练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一条缝。两人不约而同地看过去——白丹没料到会是这样的场景,小鹿般的眼睛微微瞪大,恍然无措。她左看右看,没有说话。Upo侧过头,刚好对上她的眼神——他心里忽然一咯噔。那一刻,他知道自己输了。那是怎样的一种眼神啊,像是一道存在于空气中的无形锁链,不管离得多远,都能牢牢拴住男人的心。他甚至觉得那种眼神不属于凡人,而属于妖魔鬼怪。这么想着,他不动声色地后退几步,脑海里不断闪过一些奇怪的念头:她多大了?如果是谢扬高中的老师,应该至少三十好几了吧?为什么她看上去这么年轻?从外貌、到表情、到眼神……每一个细节都很年轻,像一个娇怯的少女,找不到一点岁月的痕迹。三十好几的女人还保持这样的青春美貌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一种忽然升起的不详的预感让他顿时从头凉到脚底。他有些害怕,更用力地拉住谢扬的胳膊——
      “不要——”
      他想说不要过去,可是来不及了。谢扬一点点、一点点挣脱了他,一步步、一步步走向了她。走到一半,谢扬忽然回过头。夕阳染红了他的眉梢眼角,他眼神里有种动人的偏执。
      “抱歉,”他还是把想说的话说完了,“对我来说,没有比她更重要的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