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第二十六章 ...

  •   
      回程路上,隋雨洁一直心绪不宁。
      她努力回想着1月13号的每一个细节,却没发现什么不对劲。记得那天谢扬照常上下学,和女生说的话寥寥可数,更别提……
      他是骗人的吧,反正玩个游戏,也没人会刨根问底。
      倒是少不了起哄。
      谢扬身边围了一大群人,此起彼伏的议论声中,有人不怀好意地问,“方不方便透露一下,1月13号你和哪个美女在一起啊?”
      他双手插兜,漫不经心地向前走,“你猜。”
      目光越过拥挤的人群,落在最前方的白丹身上。她挺得笔直,步子很快,对身后的热闹置若罔闻。或许,平日里他们所见的那个亲切的白老师不过是种伪装,真实的她就是这样的不合群。
      “真猜不到,别卖关子了。”
      他收回目光,笑了笑,“我妈。”
      “去你小子的……”
      他被揪住衣领,几个男生开始打打闹闹。然而,无论闹得多不像话,都吸引不了那个人的注意。她只留给他一个背影,纤小的、孤单的。
      闹了一会,大家见谢扬无动于衷,又往隋雨洁身边凑去。隋雨洁走着走着,忽然听见一阵嬉笑,回头,看见一群人正对自己指指点点。她愣了片刻,伸出手,果然在背后摸到一张小纸条,上边歪歪扭扭地写着:我是一头猪。
      本就心事重重的她更加烦躁,将纸条揉成一团,扔到一旁的何理脸上,“无聊。”
      “又不是我干的。”何理一脸无辜。
      “不是你还能是谁?”她冷笑,“再有下一次,小心我把你打成一头猪。”
      忽然间,天阴下来。乌云翻滚,狂风大作,硕大的雨滴砸落,让一行人措手不及。天气预报说今天是晴天,许多人没带伞,只好两三个人共用一把伞,将就着前行。
      谢扬本想与何理共伞,结果那重色轻友的小子忙不迭地跑去覃琴面前献殷勤了。覃琴算是三班比较漂亮的女生,平时由于内向,没什么要好的朋友,女生们拉帮结派的时候,只有她还孤零零地站着,正好给了何理机会。
      在谢扬的头发湿透前,头顶忽然出现了一把爱心图案的雨伞。撑伞的是隋雨洁,她看着他,把伞柄递过来,语气硬邦邦的,“你来撑吧。”
      他愣了片刻,说,“谢谢。”
      两人靠得近了,她的洗发水香味传过来,很陌生的气味,不是他所熟悉的苹果混合胡萝卜的香气……想到这里,他忽然发现一直走在前面的那个纤小的身影不见了,赶忙回头,看见白丹不知什么时候被队伍甩在了最后面,有些吃力地慢慢走着。
      她脚上是一双淡粉色高跟鞋,鞋跟起码有六厘米。每迈出一步,就要小心翼翼地把鞋跟从泥泞中抽出,再别扭地迈出下一步。
      她是傻瓜吗?怎么会穿成这样来爬山……他没多想便把伞柄塞进隋雨洁手里,“你自己打吧。”然后冒着雨,逆着人流飞快地跑到白丹身边,伸手扶住她,“慢点,别摔了。”
      他赶得急,还在喘气。她看到他,有点无措,好半晌后才开口,“可是……”向前望去,大部队已经和她拉开了不小的距离。也正因如此,才没人注意到她的窘况。
      那么,为什么他会注意到……
      “他们会在山脚下等你的。”他说。
      途中,她有点心不在焉,忽然一个趔趄。他赶忙拉住她的手,避免她往前栽。阴冷的雨天里,那一瞬间肌肤相触格外温暖,令她脸红心跳。
      慌忙甩开他的手,“你不用扶我也没关系。”
      他挑起眉,把手插回兜里,事不关己地站在一旁,看她别扭地挪动。走过这一段泥泞,前方就是石阶,会好走很多。
      约莫一刻钟后,同学们纷纷下山,在山脚处聚集,而她还在泥泞中前行。
      “真不用扶?”他歪头看她,“照你这个速度,等到下山雨都停了。”
      她瞪他。
      他朝山脚下望去,“你看,都在等你。”
      她纠结了一会,还是向他伸出手,他低下头,视线在她纤细的手腕上晃了两圈,却没有动作。
      “求我。”他笑着,眼睛弯成了月牙。
      她继续瞪他。
      两人在山道上僵持。他就那样好整以暇地看她,直到她终于忍不住咬牙说,“谢扬你个王八蛋。”
      上一次骂别人王八蛋,还是在十七年前。如今,对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居然又骂出这三个字。
      像是一切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
      “是。”他不以为意地点头,“我就是王八蛋,怎么着?”
      山脚下,何理看着在山路上相扶的两个人影,若有所思。他们好像一点也不急,还有说有笑,仿佛那是一次富有趣味的旅途。身边的同学在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不知不觉间,话题又回到之前的真心话大冒险上。
      “你们说,谢扬究竟是说真的还是开玩笑的?”有人问。
      “开玩笑的吧。”何理拿出一袋春游时没吃完的牛肉干,撕下一块塞进嘴里,吐字含混不清,“我看他只是想帮白老师解围。我还不了解么,他就是个和尚,方圆几里都没女的……”他忽然想起什么,动作一顿,偏头看向隋雨洁,“除了你……他那天不会是和你在一起吧?”
      一群人的目光刷地投过来,隋雨洁顿时涨红了脸,“怎么可能?”
      声音有点小,不如平时那般有底气,反倒像是掩饰。
      在同学们越来越大的起哄声中,隋雨洁不停辩解,“真的没有……”
      很少见到她如此慌乱。
      眼看隋雨洁快招架不住,一直看戏的何理终于开口,“好了,我那天也没看到他们在一起。谢扬应该是开玩笑的吧。”
      骚乱还没平息,一个清冷的女声忽然插进来,“我看未必。”
      是覃琴。她一路上没说几句话,此刻却忽然开口,所有人都很诧异。
      “微表情学表明,男人在说谎的时候,喜欢摸鼻子、眉毛,或是有轻微的晃头和抖肩。”她不紧不慢地说,“但这些特征并没有在谢扬身上出现。相反,他的眼神很肯定,说话时也没有任何迟疑的停顿。”
      话到这里,不少人听呆了。
      一片寂静中,覃琴抬眼,飞快地扫了一眼快要到山脚的两人,意味不明地笑,“所以,我认为,十有八九,他说的是真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