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十三章 ...

  •   
      白丹跟着谢扬绕过几栋教学楼,来到操场。操场和实验楼相邻的地方有面墙。墙面经过多年风雨冲刷,十分斑驳。墙上有根锈迹斑斑的排水管。延着排水管向上爬,可以爬到实验楼楼顶。实验楼只有三层。坐在楼顶向下看,可以把整个操场的风光尽收眼底。学校为了防止安全事故,严禁学生攀爬,在楼顶上造了一道护栏。不过那似乎难不倒谢扬。他一手攀上排水管,脚抵在墙面上的凹凸处……熟门熟路的样子。
      忽然,衣后摆被人轻轻地拉住……
      他低下头,看到白丹一脸不安。阳光下,那双小鹿般的眼睛呈现迷人的琥珀色。里边有星星点点的光晕,在他的倒影上闪动、漂浮。“太危险了。快下来吧,”她说,“我想办法看能不能联系上实验楼的老伯借一下钥匙。”
      “现在是中午。都回家吃饭、休息了,你能联系上谁?”
      “可是……”
      “我马上就带她下来。”他向上一蹬。衣后摆就这么从她手中挣脱了。她有些怅然,却见他又低下头,哄小孩一样说,“你在这等我,别动。”说完三下五除二地翻了上去,很快就消失在了她的视野里。
      ……
      楼顶上,隋雨洁蜷缩成一团。
      听到脚步声,她像一只受惊的兔子,颤了颤,偏过头看了一眼。当看到谢扬逆着光,一步步地朝自己走过来,像梦里的骑士一般高大、英俊,步伐沉稳……心跳顿时漏了半拍。忍了很久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滚烫的、粘腻的,无声地落下,很快就落满了整张脸。所以他一眼看到的她是瑟瑟发抖的、眼睛红红的、泪流满面的……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和以往那个任性、刁蛮的大小姐判若两人。
      ……可是,为什么他一来她就哭了?
      他在她旁边坐下来。过了一会儿,等哭声小下去了,才问:“怎么了?”
      她胡乱地擦了一把眼泪、鼻涕,哽咽:“我、我好难过。”
      我好难过。
      ……可是,该怎么说起?
      我讨厌白老师。开始是对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的讨厌。后来越发讨厌她虚伪的笑容,讨厌她自以为高尚的品格,讨厌她三言两语就能在所有人面前让我难堪;我讨厌后妈。第一次见到她就讨厌她了,哪怕她看上去温柔、贤惠,可直觉告诉我她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讨厌她身上的狐媚子气,讨厌她破坏了我的家庭,讨厌她明明讨厌我还要装作喜欢我的样子;我讨厌爸爸。他宠我、爱我,可我看不起他。我讨厌他的道貌岸然,讨厌他的趋炎附势,讨厌他那些丑事至今在街坊小巷里流传……
      我讨厌所有人。
      我讨厌这个世界。
      ……除了你。
      她用余光偷偷地看他。阳光勾勒出他简单、流畅的侧面线条,没有一点多余的表情。微风吹起额前的碎发,露出眼底的些许情绪。希望那是对她的关心,她一厢情愿地想。对于他,她总是一厢情愿的——
      他会怎么想她?会不会和别人一样,觉得她幼稚、可笑、胡作非为?
      ……胡思乱想了半天。她不会想到,他只想快点把她带下去见白丹而已。
      “别难过了,”他有些不自在地说,“所有人都在找你。所有人都在担心你……快回去吧。”
      她眼神闪烁了一下:“那你呢?”
      见他一时没反应过来,她又补了一句,“你说所有人都在找我,所有人都在担心我……”狂风把她的头发吹得凌乱。肆意飞舞的发丝后面,那双刚才还很黯淡的眼睛忽然有了莫名的光彩,“那你呢?”
      ……
      白丹忘记了自己等了多久。从站着到蹲着,从蹲着到坐着……一边等,一边骂谢扬说话不算数。说好的“马上”,这都过了一个小时了。可说好的“别动”,她就真的没有动,就这么在原地傻傻等着。所以当隋雨洁跟着谢扬下了实验楼,看到的就是白老师反常地、像小孩一样不顾形象地坐在地上,谢扬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她面前,俯下身,哄小孩一样说,“等很久了?”大脑顿时“轰隆”一声——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忽然又什么都明白了。那些小侥幸、小期待、小幻想,顿时被轰了个粉碎——
      为什么她一给他发消息,她就过来了?
      为什么他陪她坐了一个小时?
      为什么面对那个问题,他没有说话,却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原来不是因为担心她。原来不是因为喜欢她。原来不是因为面对她不好意思。原来是因为……另一个人。
      可是……
      他的衣后摆被她轻轻地拉住:“我不是和你说过不要告诉别人吗?”
      他回过头。一样的动作,由她做和由白丹做却是不一样的感觉。到底哪儿不一样,他也说不上来。“你是说过,”他说。收到她的消息是快放学的时候。或许她是算准了那个时候发的。说了她在哪儿、她好难过、她想见他,不要告诉别人……即使没有相关的经验,他也感觉得到那些话里暧昧的意思。所以没有回复。“可是,”他挑起眉,笑着看她,“我没答应你啊,”眼看她嘴巴一瘪,又要哭了,他不由得有些头疼,“好了。这也是为你好。你又不可能永远不回家。”
      她瞪大眼。
      ……他说得没错。
      只是在外面流浪了一个晚上,她就受不了狂风、暴雨、桥洞,才发现家里的空调、热水、大床有多舒适。他说得没错,她不可能永远不回家。之所以会对家不屑一顾,不过是没去外面经受过历练。去了才知道,家有再多问题也是家。家是永远的避风港。当她凌晨四点从桥洞脏兮兮地爬出来,第一个想法就是要回家,只是有些拉不下面子,“算了,你都这么说了,我只好回家了。”她说着,用余光偷偷地看他。他点了点头,没有一点意外。眼看他就要走了,她却拉住他的衣后摆不放,“可是……”还有一点疑问,“为什么是白老师?你知道我最讨厌她了。”
      答案很简单——
      “你讨厌,我又不讨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