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第十二章 ...

  •   
      差两分。
      隋雨洁看着卷子上的鲜红分数,心里多少有些不服气。表面上装作被没收了手机也不在乎的样子,其实还是很怕出糗,私底下为这次月考付出了不少努力:听听力、刷阅读、记笔记……结果还是差两分。两分。人为操作空间太大了。这下好了,恐怕全班都等着看她的笑话。
      白老师一定是故意的……
      “有人对自己的分数有疑问吗?”
      听到这句话,她马上站起来了,“我,我对自己的分数有疑问,”反正都这样了,索性豁出去了,“为什么我的作文分数这么低?明明所有人都写得差不多。白老师,改卷子不应该……带有个人偏见吧?”
      所有人大气也不敢出。
      剑拔弩张中,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就这么僵持着。
      白丹恍然想起上次也是这样的场面:无奈、尴尬、进退两难……不过,那时候忽然有人起身化解了场面。那人笑的时候,漂亮的桃花眼里顽固不化的积雪好像也在阳光下融化了。心中一动。她下意识的往那个靠窗的位置看过去。那人正趴在桌上,事不关己地旁观。好像在溜冰场里看她跌跌撞撞、东倒西歪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一样。
      她咬了咬牙,一定要证明自己……
      走过去,拿起隋雨洁的卷子,说,“第一,你的作文中心不明确;第二,有两处单词拼写错误,preference拼成了prefrence,noise拼成了noese;第三,有一处语法错误,这里,定语从句不完整……”一口气说完后,她又问,“满分二十五分,给了你二十分。我觉得没有问题。好了,你对自己的分数还有疑问吗?”
      隋雨洁低着头,没有说话。那个年纪,表面爱逞强,内心却敏感、脆弱。白丹几句话就把她的自尊心击得粉碎。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强忍着没掉下来。过了一会儿,她忽然狠狠从白丹手中抢过自己的卷子,没等白丹反应过来就直接坐下了。后来她一直装作在睡觉。脑袋埋进了臂弯,忍了很久的眼泪终于肆无忌惮了。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仿佛这样就能避开那些或同情、或讥讽的视线,那些小声的议论,那些背后的指指点点……
      ……
      下课了。
      谢扬正要起身,背后忽然响起一个声音,“你是不是也在看我笑话?”声音很小。有点哽咽。可是很近。他刚好听到了。回过头。果然,隋雨洁只是装作在睡觉而已。仔细看就会发现她的肩膀在微微抖动,应该是在哭……同样脆弱的、缺乏保护的样子,他没有那么反感白丹,却有些反感隋雨洁。这样敢于顶撞老师的人在有些人心里是英雄,有些人心里是小丑,在他心里……介于两者之间。这样的事情原本看看就好。可是她顶撞的是白丹,这就让他有些反感了。她不让别人好过,自己也不好过。这样的下场也是自找的。“没有人看你笑话,”他低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说。刚才的事情虽然引发了一些议论,但很快就过去了。旁边人来人往:聊天的、打闹的、赶着去上厕所的……一切又像没发生过一样。生活总是向前走的。任何事情都是会过去的。关键是从中明白了什么,以后要怎么做,“所有人都很忙,根本没有人看你,更没有人看你笑话,”见她的肩膀抖动得越发厉害了,他放缓了语气,“你也不要让自己再成为一个笑话了。”
      到了办公室,李晓梅问白丹:“那GX的新款手机……你还还给她吗?”
      “还啊,”白丹笑了笑,“你都说了。她在她爸面前告个状,整个L市都是要抖三抖的。我哪敢真的没收了她的手机,”说着,她想了想,“找个台阶下吧。这样吧。罚抄十遍单词,就私下把手机还给她算了……”
      然而,还没找到机会还手机,白丹就得到了隋雨洁离家出走的消息。那天早上,班主任朱红桂忽然找到她,问是否了解什么情况。她把之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朱红桂听完,愁眉苦脸地说,“听说她心情不好,和后妈吵架了,然后就离家出走了,”她叹了口气,“这下可不得了了。听他爸的意思,说不定会找学校的麻烦。”
      听到“后妈”两个字,白丹心里忽然一咯噔。
      很久以前,她也这么做过……
      那种感觉很奇妙。
      ……就好像,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这个事情我也有责任,”白丹低下头,说,“我会帮忙想办法找到她的。”
      朱红桂点了点头,看样子不抱什么希望:“所有人都在找她。L市都快被翻遍了,就是没有她的消息。你如果有什么消息再和我联系吧。”
      话是那么说,白丹也想不到什么办法。自己去找?除了上课,她和隋雨洁几乎没有交集。不了解隋雨洁的兴趣、习惯,更想不到隋雨洁会去什么地方;和同学打听一下情况?问了一些人,没有一个人是了解情况的;等别人的消息?这是实在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谢扬拎起书包,走出教室,一眼就看到了在走廊上透气的白丹。午后的阳光是油画般明艳的柠檬黄色,洒在她每一根细腻的发丝、每一寸光净的肌肤,还有那双小鹿般的眼睛里……美丽、虚幻,好像随时都会消散,好像她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定睛一看。发现她微微蹙眉,咬着嘴唇,似乎在为什么事情而烦恼。他了然,走过去,扯了一下她的马尾辫:“在想什么?”
      被打断了思绪。她吓了一跳,抬起头——
      他挑眉,好笑地看她:“在想怎么找隋雨洁吗?”
      见他一手拎着书包,一手插在兜里,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想到之前和他打听情况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的态度,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她瞪了他一眼。“是啊。都一天一夜了。她一个女生在外面,万一出了什么事——”她顿了顿,不敢再说下去,“算了。你如果有什么消息再和我联系吧。”
      她转过身,刚要走。那条马尾辫在他面前晃了晃。他心中一动。忽然扯住那条马尾辫,生生把她扯得靠近自己怀里。见她恍然无措地瞪大眼,他心情好极了,扯住马尾辫的手更用力了——
      “我就是来和你联系的。”
      好近。
      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的心跳、呼吸、体温,还有空气中清新的洗衣粉香气……
      她说话都有些结巴了:“你、你不是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吗……”
      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就那么看过来,倒映出她的样子。傻傻的,一张脸涨得通红。好像十七岁的样子。好像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样子。好像又看到了那些画面……她是如何被他从背后扯了一下马尾辫,如何忽然亲了他,如何在偌大的放映厅里,听到他一字一顿地说“爱到可以为你去死”,又是如何在那一天晚上,坐在街边的路灯下,发现他是真的不在了,哭到眼睛肿了、嗓子哑了……
      那些画面一闪而过。最后定格在眼前那张和记忆里一模一样的脸上。他是真的不在了。可是他又回来了。回到了她身边,回到了她眼前——
      命运的齿轮又一次转动了——
      “那是刚才,现在又什么都知道了,”他向她伸出了手,一字一顿地说,“跟我走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