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十章 ...

  •   白丹和林烨几乎没有联系了。
      ……上一条他的消息还是说晚安。当时她刚泡完一杯牛奶,一不小心,奶粉洒到了衣服上。赶忙清理污渍、洗衣服……忙着忙着,就忘了回复消息。渐渐的,他也不再发消息来了。不是没想过要主动找他,可是要说什么好?“吃过饭了吗”、“在干什么呢”、“工作怎么样了”……想了想,还是放下手机。说来好笑,每当想要主动找他,最后又还是想,算了,下次吧。
      下次,下次,就没了下次。
      耳边,李晓梅的声音格外刺耳——“哎呀,真的不用来接我。”一向大喇喇的李晓梅竟然也有这么温柔的时候。白丹捂住耳朵。不用想,她又在和那个石河打电话。石河就是上次白丹在海鲜城碰到的李晓梅的“优质”相亲对象。这么看来,八字已经有一撇了。“嗯,不和你说了,”李晓梅红脸、低笑,“挂了啊。”这还没完。挂了电话,她又忍不住对白丹有感而发,“没见过这么死缠烂打的人。不过没回他消息,就要打电话过来,”说着,她忽然想到什么,“对了,”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你和林烨……你们怎么回事啊?怎么好久没见你们打过电话了?”
      “他去O市了。”
      “啊?……去多久?”
      “不知道。说是半年左右。”
      “半年?等等、半年?他说走就走?”李晓梅傻眼了,“什么情况啊?再说了,他走你就让他走?你说你,你、你,”说着,她越发觉得恨铁不成钢,“你到底在想什么啊?送上门的金龟婿还不好好抓住……”
      一番话听在白丹耳里无疑是左耳进右耳出。她没有说话,看向办公室窗外那一片缓缓游动的白云……忽然想起了一个人的眼睛。那人笑的时候,漂亮的桃花眼里顽固不化的积雪好像也在阳光下融化了。和窗外干净、明朗的天空一样。
      ……
      此时,有人叩门。
      白丹回过神,说:“进来。”
      门被推开一条缝,露出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正是她刚才惦记的人。
      当谢扬一步步地走近、俯身,把一沓作业本放到办公桌上……好近。连他身上清新的洗衣粉香气都闻得到。白丹紧张、局促得手都不知往哪放。“所有人都交齐了,”他说,“除了隋雨洁。”她没敢看他,也没敢追究隋雨洁为什么没交。只是点了点头,“哦”了一声,就开始改作业了。
      没改几份,手机就响起来了。
      听到那头陌生又熟悉的男声。她一个钩划到一半,笔忽然顿住——
      “我……想你了。”
      “怎么了?”她听出他声音里的不对劲。
      他却好像没听到她的问话,自顾自地说,“昨天和小任一起去吃饭……竟然也是去了海鲜城。就是L市那家全国连锁的海鲜城,O市也有。可是又不一样,”他声音小下去,“装潢不一样、味道不一样、对面坐着的人也不一样……多希望对面坐着的人是你啊。是你就好了……”
      断断续续、语无伦次。恐怕是喝醉了。
      心神不宁地挂了林烨的电话。她抓了抓头发。指甲长了,很尖锐。划过的地方都是火辣辣的疼痛。眼前摊开的这本作业字迹潦草得好像鬼画符。可这样潦草的字迹……却唤醒了被压到很深的心底的记忆——
      “陈诺,你字也太丑了吧?”
      “字丑有什么关系?人好看就行了。”
      ……
      抬起头,不期然地对上一双漂亮的桃花眼。记忆、现实交叠在一起。熟悉的五官、轮廓,微小的表情变化……好像又回到了那个阴雨连绵的秋天,那个微凉的傍晚,那个分岔路口……有那么一瞬,她忽然有种冲动。想踮起脚飞快地亲他一下。不过,那种冲动转瞬即逝。毕竟,她不是十七岁的那个叛逆少女了。成长让她变得成熟、懂事,却也渐渐磨灭了当初那种不顾一切的勇气。
      所以,她只是看着他,问:“还没走?”
      “你在改我的作业,”他说,“有道题答案不确定,我想看看写对了没有。”
      他的作业……
      合上作业本,看了一眼名字。果然是谢扬。
      ……难怪会觉得这潦草得好像鬼画符的字迹有点眼熟。
      “哪道题?”
      “完形填空第四题。”
      她看了一眼,说,“不对,正确答案是选D,”题目不难,几句话就可以说完了。她却和他说了很久,把每一个相关知识点都梳理了一遍。嗯,这样才像老师和学生。才不那么……尴尬。说话的时候,窗外投进来的阳光和她眼底的微光交相辉映。一闪一闪,美不胜收。他看着她,忽然想到几天前不经意地看到她从窗边路过——她穿着白裙子,脑后是一条乌黑的马尾辫,随着步伐一晃一晃。年轻、漂亮,和那些女同学一样……不,不一样。她格外漂亮。到底“格外”在哪里,他也说不清。只觉得阳光下,她小鹿般的眼睛忽闪忽闪,肌肤饱满、透亮,每一根发丝都被勾勒出浅浅的金边……实在叫人挪不开眼。不是任何女同学,不、任何人能比的。
      旁边的何理捅了捅他的胳膊:“喂,想好了没有?”
      那是那天何理第三次捅他的胳膊了。何理是他的同桌。和那个年纪所有男生一样,关注着漂亮的女生。不过有人偷偷关注,有人明目张胆地关注。何理无疑是后者。从开学第一天起,他就见识到了何理的无耻——竟然在第一堂课上大着胆子问白丹“真的可以随时和你联系吗”。之后这种无耻也用在了他身上。开学不到一个月,何理起码问了他不下十次“你觉得班上哪个女生最漂亮”、“给班上女生的漂亮程度排个名”、“班上的五美和五丑分别是谁”之类的让人痛不欲生的问题。他不说话,何理就不依不饶地问——
      被逼急了,他忽然脱口而出:“白老师,我觉得白老师最漂亮。行了吧?”
      世界在那一秒安静了。
      还记得当时何理是如何懵了,接着,又是如何用一种极度不可思议的眼神看他:“白老师是漂亮。可是……她是老师啊。”
      ……
      要上课了。
      站在办公室门口,谢扬回过头,又最后看了一眼白丹。她垂着眼,改着作业。安静、认真的样子。他的视线就那么越过不大不小的办公室、一张张桌椅、几个正在耍宝的老师……径直落到了她身上。好像无论怎样的场景,他总是能一眼就看到她。那一秒,他终于明白了那种“格外”意味着什么——她漂亮。不过,在他眼里,她格外漂亮。可是,他又尚不明白那种“格外”意味着什么。只埋怨何理没眼光,不懂得欣赏。于是小声地、不服气地说了一句——
      “是老师又怎么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