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案件解决之后,剩下的就是目暮警官和高木警官的事了,新一抱着玩偶兔重新回到座位上,小兰坐在他旁边,一直到飞机降落了都还一脸探究地看着被新一牢牢固定在怀里的玩偶兔。
      玩偶兔全程没有一点异样,没给小兰一点可以抓的把柄。
      飞机落地,小兰带着行李走出出站口,看到在外面等着他们的有希子才稍微松了口气,见到救星似的快步走过去。
      新一落在后面,疑惑地看了眼怀里的玩偶兔:“你做什么了?”
      “我没啊。”玩偶兔无辜地回答,“飞机上她一直看我,还把我吓到了呢。”
      “是么?”新一怀疑地看着她的眼睛,随后跟自己母亲打了个招呼,将自己和小兰的行李一起放进有希子开来的车子的后备箱里。
      新一坐在副驾驶座,小兰在飞机上光顾着盯着玩偶兔了,坐在后排座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一辆警车从另一边车道“呜隆呜隆”地驶过。
      有希子放低了声音,笑呵呵地问:“我听说,你们搭乘的飞机出了什么事啊?”
      “嗯,确实,飞机上出了命案。”新一大致跟她说了一下,“不过,你干嘛让我们改了航班啊?”
      “没办法啊。原本以为不能参加的剧展忽然送给我门票,我也不想你们错过啊。”有希子笑容满面地说。
      “剧展?”
      有希子看了眼后视镜,指了指从身边驶过去的车子:“就是那个啊。”
      旁边的出租车车顶的顶灯以金色的灯光标志着“Golden Apple”,旁边还有一个裂成三分的苹果图案。
      新一兴致缺缺地转过头:“哦,你说最近热门的黄金文艺区啊。”
      “没错,在百老汇的幽灵剧院举行。八点开演。哈哈,我都等不及了。”有希子弯着眼睛笑起来。
      小兰没睡多久,路上有不少警车在巡逻,她被吵醒了。
      小兰揉揉眼睛,看着又一辆警车驶过:“奇怪,怎么这么多警车。”
      新一说:“那个是因为美国街道上的杀人魔。听说最近有个专门挑年轻女性下手的杀人魔,似乎是一个日本籍的男性吧。”
      有希子见她面露恐惧,安慰性地笑笑:“别担心,那家伙基本上是深夜十二点以后才会出没。我们只要在那之前回到旅店就没事了。”
      小兰迟疑地点点头。
      玩偶兔看了看小兰,眼神动了动,脸上还是带着可爱的笑容。
      有希子瞟了眼时间,忽然意识到自己得提前一个小时到剧院才能有时间去后台参观,随后在限速40公里/小时的公路上上演特技表演,虽然准时赶到了剧场,但很不幸,车屁股后面紧跟来了一辆警车。
      还好被及时出现的拉迪修雷多特警官解了围。
      警车走了之后,有希子对拉迪修警官道:“多谢,拉迪修,帮大忙了。”
      “你该谢的不是我。”拉迪修圆圆的脸颊上笑容和蔼。
      有希子愣了一下:“那我该谢谁呢?”
      “你要谢的话,该谢的……”拉迪修伸出手,手指探入脸颊边沿,嗓音忽然变为一个年轻女性的声音,“应该是我才对。”
      “拉迪修”撕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中年女性的脸来,她殷红的唇角上扬,露出一张自信的笑脸:“应该是我,莎朗温亚德才对。”
      听有希子介绍,莎朗和她算是同门师姐妹,两人都拜在同一个魔术师座下学习伪装技术。
      玩偶兔低声说:“那倒是稍微有点像我呢。我也可以伪装成任何人。”
      新一说:“你那不是伪装。”
      是开了外挂才对。
      人家这可是自己辛辛苦苦去学习的。
      小兰凑到前面来,笑脸盈盈地说:“真是太幸运了,竟然在纽约街上遇见,真是应该好好感谢上帝。”
      莎朗听到这话,微微沉默。
      沉甸甸的天空渐渐飘起了雨,雨水溅落得到处都是。
      莎朗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柄折叠伞,将它打开:“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上帝么?如果这个世上真的有什么神存在,那么世界上拼命过活的人,不就不应该遭到不幸了么?至少,天使从未对我微笑过,一次也没有。”
      看着莎朗嘴角苦涩的微笑,小兰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有希子说:“大概就是说经历了很多苦难吧。对吧,莎朗?”
      莎朗耸了耸肩。
      玩偶兔偷偷捏着新一的手指,不过她的身体软绵绵的,捏着新一的手指也没什么柔软的感觉,反而是自己的爪子像在给他按摩似的。
      她看着莎朗,这个女人的身上负面情绪很浓,各种各样的味道从她身上传来,像是百味的蛋糕,装饰了许许多多不同的东西。
      后来发生了什么玩偶兔不怎么记得了,小兰在飞机上一直盯着她,害她都不敢睡,僵坐了近十个小时,现在趴在新一身上,她很快就睡着了。
      等她再醒过来的时候莎朗已经不在这里了,舞台上似乎出了什么事,新一他们已经跑去处理了。
      因此,玩偶兔发现自己再次被抛下了。
      新一把她放在剧院的后台,可能是查案不方便带着她,毕竟她有那么大个个子。
      早知道就听他的,变成巴掌大的小玩偶了。
      玩偶兔干坐着也无聊,就走到窗边看着外面。
      雨还在下,空气显得格外湿润,夜色深了以后,来往的警车更加多了,街道上几乎看不到行人,看样子那位杀人魔的存在确实非常危险。
      窗外吹着风,玩偶兔担心雨飘进来,便将窗户关上,余光忽然发现下面的不远处的小巷子里闪过一道人影。
      玩偶兔动了动鼻子,努力闻了一下,那个味道很驳杂,似苦似辣似咸似甜,乱七八糟地混在一起。这个味道她才闻见不久——莎朗温亚德,是新一妈妈的朋友身上的味道。
      对方似乎受了伤,玩偶兔犹豫了一下,她不是那么多管闲事的人,但是直觉告诉她,这个人不能死,至少现在不能。
      玩偶兔迟疑了大概三秒,在自己原本坐着的位置放了一张白纸,用稍微重一些的木块压住,随后从窗户出去,变换成小黑猫,向那道人影冲过去。
      小黑猫穿过大街小巷,疾风似的从街道上刮过去,敏捷地跳过一个个房屋的顶层,追到一处废弃大楼。
      它藏在对面大楼的屋顶,轻轻越到废弃大楼一扇打开的窗户上,看着那人弯着腰藏进楼里,刻意放轻的脚步踩在铁制楼梯上仍发出了明显的声音。
      小黑猫抖了抖身体,将身上冰冷的雨水甩开,晃晃脑袋,湿润的毛发一条一条地黏在皮肤上,很不舒服。
      小黑猫又狠狠甩了甩了几下水,这才觉得好受一点。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