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自从小兰给小黑猫梳了毛,新一给她喂了化毛膏,果然发现她几乎没怎么吐毛了。
      新一给她倒了一碟水,看着她伸出粉粉的小舌头舔着喝。
      他说:“小兰每次给你梳毛你都要掉好多毛,有一天你是不是得秃?”
      小黑猫差点被呛到,一爪子拍飞了装水的碟子,不过碟子并没有飞向新一,只有几滴水溅到他睡衣上:“你才要秃!”
      “好心提醒你还不乐意。”新一撇了撇嘴,将她抱起来,“行了,回去睡觉,明天还要坐飞机去纽约。”
      小黑猫瞌睡来得很快,缩在枕头上,挨着新一的脑袋,很快就睡着了。
      新一照例给她盖好被子,也睡了。
      这次纽约之行是新一的父母寄来的机票,让他到纽约去玩。据说小兰也收到了新一父母寄过去的机票。
      时语变成一只小臂长的人立兔子玩偶,被新一抱上飞机。
      小兰笑话他说:“真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么少女心的爱好啊。”
      新一直翻白眼,他本来想让时语变成一个巴掌大的小玩偶的,踹在兜里就带走了,结果她硬要刷存在感,变成个这么大的玩偶兔。
      他将玩偶兔抱在胸前,报复性地让她面朝下趴在自己胸口,反正人前她也不能动,然后用两只手固定住她,充当安全带的作用,免得她掉下去。
      玩偶兔并没有气闷,玩偶是没有呼吸的,她变幻成玩偶,依然有这个特性,但是趴在他胸口什么也看不见,让她很不爽。
      新一轻轻拍拍她:“睡觉。”
      玩偶兔想翻白眼:睡了一晚上了,还睡,树懒吧?
      玩偶兔还没睡着,新一就睡着了,她也没法动,只好跟着一起睡了。
      睡之前她还在后悔——早知道变成人形上飞机就好了。
      玩偶兔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身下热乎乎的“软垫”动了一下,她被挪动了一下,然后又安静下来了。
      玩偶兔安安心心地继续睡。
      “诶,我刚才去看了,有人死了哎。”
      “不会吧?”
      “是真的,就在后面的厕所里面。”
      前面吵吵嚷嚷的,玩偶兔本来就被之前的一声尖叫震醒了,听了一会儿话,彻底清醒了。
      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端端正正地放在座位上坐着,安全带都系在身上,把她固定得牢牢的。
      旁边的小兰也清醒了过来,听说有人死了,下意识来推新一,结果摸到软绵绵的玩偶兔,一人一玩偶面面相觑半晌,小兰收回视线,觉得自己大概魔怔了,她竟然在和一个玩偶对视?
      她站起来,四下寻找新一的身影。
      玩偶兔也想找,但是人前不允许她做这样的动作,只好憋屈地维持原本的姿势坐在座位上。
      一个胖胖的人走过来,头上戴了顶棕色的帽子,见到小兰之后,原本凝重的神情稍微缓和:“这不是小兰么?你利用假期出来旅行啊?”
      小兰点点头:“嗯,对。先不说这个,我听说有人死在飞机上……”
      目暮警官挥挥手:“不要紧张,我现在正在调查这件事啊。”
      目暮警官和小兰一起去了后面的命案现场。
      玩偶兔被人无情地抛下,整只玩偶都不好了。
      新一被目暮警官赶出现场,耸了耸肩,看向小兰:“小兔呢?”
      “小兔?”小兰愣了一下,“哦,你说你的玩偶兔啊,放心。她还在座位上。”
      新一问:“她醒了么?”
      “什么叫……‘醒了么’?它是一个玩偶耶……”小兰不解地看着他。
      新一反应过来,也赶紧弥补:“我的意思,它的眼睛睁开了么?我那个玩偶的眼睛会动。”
      小兰想起之前自己傻里傻气地和玩偶兔对视,那双黑色的眼眸十分醒目:“睁开了。仔细看才发现,它的眼睛真漂亮啊,像真的一样。”
      新一干笑两声:“麻烦你去帮我把她抱过来行不行?”
      那家伙现在绝对在心里骂他了。
      不得不说新一是真的了解时语,她现在确实在骂他。
      玩偶兔一双漆黑的眼眸已经透出熊熊燃烧的怒火了。
      小兰走过来,将她抱起来,柔软的触感让她忍不住捏着她的耳朵揉了两下:“真软耶。”
      她一抬头,发现新一领着目暮警官和高木警官一起到前面去了,似乎是因为新一注意到了有嫌疑的四个人,现在是去指认了。
      巧合的是,这四个人竟然就坐在临近的位置上。
      新一走回来的时候顺手将玩偶兔抱在怀里,对小兰笑道:“谢谢啦。”
      小兰摇头,指了指跟着两位警官往后面厕所去的五个人:“他们就是嫌犯么?”
      新一指认了四个人,但有一个人随着同伴一同过去了。
      “没错。”新一轻轻拍打着玩偶兔的背安慰着。
      玩偶兔被他抱住,低声说:“别以为这样我就原谅你了。”
      新一笑容僵了僵:“小气。”
      玩偶兔小声哼了声。
      目暮警官先询问了一遍各位嫌犯进入厕所的先后顺序。
      由于在现场没有发现凶器,他们对有嫌疑的五个人进行了搜身和行李的检查。
      玩偶兔扒在新一身上,目睹全程。
      本来嫌疑只有被新一指认的四个人的,然而跟随同伴一同过来的那个人仗着自己没有来过洗手间过分嚣张,被临近位置的人指出他曾经离开过座位,以至于嫌疑犯又增加了一个。
      搜身搜了两次,依然毫无结果,没有找到凶器。
      玩偶兔幸灾乐祸地趴在新一耳边:“呐,你不会第一次亲自上阵就破不了案吧?”
      新一:“……”
      “等着瞧。”
      “行啊,我等着。”
      因为死了人的缘故,这整个飞机里都弥漫着恐慌的气息,就算是以负面情绪为食的时语也无法探知究竟是谁杀了人。
      人的情绪总是错综复杂的,相比起这些恐慌,时语对那位凶手的负面情绪更有食欲。
      那边,在新一的提示之下,目暮警官让人查死者大鹰和洋的行李,帮忙拿行李的天野柬伸出右手,迟疑了一下,又缓缓收回了手。
      高木警官问:“有什么不对的么?”
      天野柬摇摇头:“没有。我只是突然想到以前,他对我说过一句奇怪的话。”
      目暮警官问:“他对你说过什么话啊?”
      天野柬说:“大概是一个礼拜以前,他把他的包包忘在摄影棚里,结果被人用刀划得破破烂烂的……所以,为了这次出来旅行,他才会又买了一个新的包包。”
      天野柬伸出左手将大鹰和洋的包包取下来给目暮警官看。
      “我闻到了一丝痛苦的味道哦。”玩偶兔被新一抱小婴孩似的立起来抱着,两只爪子搭在他肩上。
      新一挑了挑眉,问了个题外话:“什么样的味道?”
      “这个嘛……有点像青苹果吧,又有点像没有成熟的橘子。”
      “简单来说就是酸的了。”
      “你还真是……”玩偶兔无语地翻个白眼,余光瞥见小兰转过头来,急忙止住话头,没有再动。
      过了一会儿,不知道新一掌握了什么线索,扭头问玩偶兔:“诶,时语,你是女孩子吧?”
      “是啊。”
      “那我问你一个问题。”新一脸上漫上了红色,“咳,那个……女性的那什么……咳,胸罩是不是有钢丝圈?”
      玩偶兔比他胆大多了,声音含笑地调侃:“哎呀,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好奇这个了?”
      新一红着脸说:“你赶紧说有没有就是了!”
      他声音提起来,在他不远处的小兰听到,疑惑地望过来。
      “新一,你说什么?”
      “呃……”新一见其他人也看过来,急忙挥挥手,尴尬地说,“没事,没事……”
      玩偶兔乐不可支,趴在新一肩膀上笑。
      新一等其他人都挪开视线了才瞪向玩偶兔:“你笑够没有?”
      “好啦好啦,真没耐心。”玩偶兔止住笑,“有的哦。”
      新一松了口气,十分钟之内都不想理又开始偷笑的玩偶兔了。
      事件在新一确认的那一瞬间,基本上就算是结束了。
      玩偶兔扒着他的肩膀,看着他大放异彩,唇角勾了勾。
      小兰:“……”
      差点尖叫!
      那只玩偶的嘴角是不是动了?!!!
      小兰使劲揉揉眼睛,再次看去,发现玩偶兔并没有变化,刚才似乎只是她看错了。
      也、也对哦,这要是真的……
      不不不,怎么可能有这种事!绝对没有!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