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一重地狱 ...

  •   不知道女主人和管家会去多久,不过动作快点总没有坏处。
      
      女主人的房间在走廊的尽头,凌维按下门把手,果然没有锁门。
      
      两人走了进去,这也许是“豪宅”里最奢华的一间房子。
      
      “她能在这里住下去,这是奇迹啊。”双琼看着天花板和角落结着的蜘蛛网,还有家具和地板上显而易见的一层薄灰。不过从陈设来看,价值不菲倒是没错。
      
      女主人在离开的时候没有关灯,双琼扫了一圈很快注意到了重点。
      
      要说在房间里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在欧式大床上方悬挂的婚纱照。
      
      男才女貌,好不般配。双琼好不容易才从那个身着婚纱的的年轻女子身上看出来一点女主人的模样。
      
      “婚姻果然是爱情的坟墓。”凌维在简单的吐槽之后,毫不犹豫的爬上床,仔细观察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双琼也没有闲着,翻翻床头柜里藏了什么东西。别的家具上面都积了一层灰,而这个床头柜干干净净的,明显就是游戏提示。
      
      床头柜上立着一张夫妻合照,双琼端起来仔细查看,发现相框的夹层里面藏着一张残破的报纸。
      
      双琼仔细分辨上面还看的清楚的字迹,“城郊庄园庄园主破产,祖传豪宅或被拍卖。”她念了两次以后,把这张破报纸放回原处。
      
      抽屉里空空荡荡的,只有一个信封留在底部,双琼打开一看是离婚协议书,离婚的原因是男方找了新欢。
      
      “你看看这是什么。”凌维把一本小册子丢给了双琼。打开一看,是一本日记。
      
      “还挺有意思的。”双琼翻了翻,从豪放的字迹和作者口气来看,这大概是男主人写下的。
      
      这上面记载了男主人,也就是管家口中负心霸总结婚以前的心里路程。什么女主人看起来就可爱,什么贤惠能操持事务什么的。
      
      “走吧。”凌维扫了一眼梳妆台,保养用的瓶瓶罐罐倒是没有几个,盒子里的首饰也没有几件,不过还是有点值钱东西的。
      
      双琼走出女主人的房间,指着隔壁的书房对凌维说道:“我记得管家在给我们介绍的时候还特别说明那里就是书房。”
      
      “来都来了,不顺便看看这个重点提示过的地方吗?”双琼拧门把,发现门是锁着的。她对此情况表示理解,就算教学关也不会这么轻而易举找到什么线索,估计还要回女主人房间找钥匙的。
      
      凌维一言不发,从兜里掏出一个黑色钢丝发卡,把它掰直了以后鼓捣了一会门就“啪嗒”一下开了。
      
      发卡估计是在梳妆台上面顺来的,这位看上去就很富家公子的人居然也有这种技能,爱好可真是广泛。
      
      凌维察觉到她带有一点误会性的眼神之后为自己辩解,“不要想太多,我爸在我惹他生气的时候总会把我锁起来,所以想出门的我就学着怎么开门,然后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溜出去。”
      
      书房没有灯,为了不引人注意两人特意关住了门,再打开手电筒查看四周。
      
      一片黑暗里,凌维打开了光线微弱的手电筒。
      
      屋里的景色猝不及防的撞进双琼的眼帘,她捂住嘴巴抑制住自己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
      
      红色。
      
      所能看到的所有地方都是红色的,是血的那种鲜红。
      
      “书房这种地方全都做成红色系,这真的能静的下心来做事吗?”凌维想起自家设计的非常巧妙的书房,越发觉得这个室内设计容易使人焦躁。
      
      窗户被打开来了,阴风倒灌进房间,双琼身上有点凉凉的,书桌上的一些文件也有几张吹落在地上。
      
      “我怎么觉得有点血腥气啊。”双琼自觉自己的鼻子还算是灵敏,这个房间的气息有一股腥味。再者,有些文件上也有点点疑似血点的东西。
      
      两人翻了一阵,从角落里找出一份财产转移合同,受益人写的是女主人的名字。
      
      “男主人对她也不算绝情啊。”凌维结合自己找到的一些线索分析,“离婚给房子,日记里也充满爱意,梳妆台里也还有几件名贵的首饰。”
      
      “这倒未必,出轨都出轨了,还讲什么绝不绝情。”双琼借着微弱的手电筒光,发现了一个文件。
      
      “你看……”双琼一脸凝重,把文件交给旁边的人。
      
      凌维接过一看感觉被这个消息惊到瞳孔爆裂,“这……也太?”
      
      附近传来清脆的铁环滚动声,最后“啪的一声掉落在脚下,还带着一些无法消除的余音。
      
      凌维拿手电筒往自己脚下照,竟是刚刚被双琼推到楼下去的那个疯子手上带的戒指!
      
      “那个人摔下去怎么找不到了?”这时,窗外传来管家低声的嘀咕。
      
      “总不会是自己爬回棺材里去的,再找找。”女主人催促着,“动静不要太大,被楼上那些人察觉就不好了。”
      
      在靠墙书架翻找东西的双琼猛地转身,那个砍断了半边脖子的疯子站在书房中央,双眼严重凸出,咧着一个正常人不可能做到的夸张的笑,嘴角都快裂到了耳朵。
      
      血红色的窗帘因为外面的狂风而肆意飘荡,木质的窗框上留下了几道深深的尖锐指痕。
      
      他是从那里爬上来的。
      
      对于一个刚刚就能轻而易举就能爬上二楼附加敲窗户的人来说,这并不是一件难事。
      
      他桀桀的笑了起来,难听的笑声惊悚的就像是从地狱飘回来的一样。
      
      要是被下边的那两个人察觉到他在这里,那现在自己和凌维也不好跑。
      
      凌维眼神一凛,迅速抓起桌上几张废纸就往他的嘴里塞。再外加按住他的肩膀向下用力,成功把他压倒在地面上。
      
      双琼悠哉悠哉的拿出之前在餐桌上藏起的那把还算锋利的牛排刀蹲在他面前比划,“你那脖子吊着也费劲,不如我把你彻底割掉吧。”
      
      “!”那个人拼命的想挣扎,但是因为实在是被凌维力量压制得动弹不得,只能放弃了。
      
      双琼在比划刀的时候,发现那个疯子下方的地板有一大块地方和其他木质红地板的颜色不太一样。
      
      之前拿的手电筒光线实在太微弱了,要不是这样,还真的很难发现这一点。
      
      这块地方颜色更深,双琼拿着那个可怜的手电筒往旁边照了照,心里也有了数。
      
      “你这脖子就是在这里被人砍的吧。”双琼结合之前在一些文件上看到的血点,很简单的就下了定论。
      
      “这块地方很像是被喷溅而出的血液弄上的,血这种东西又比较难清理,也怪不得会把这书房弄成这种颜色了。”
      
      凌维看看这间诡异配色的书房,又观察了一会儿他的脖子。
      
      “颈动脉全部被割断了,下手真是干脆利落,也难怪会弄出这么多血来。”
      
      “那可不,刚刚在书架里找到的管家认命单上写的明明白白,管家以前是个杀猪的。”双琼一点也不怕的摸摸伤口,连连惊叹于下手得快准狠。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凌维接过双琼递给他的,从厚重的窗帘上面解下来的固定窗帘用的带子。
      
      把他绑的严严实实,扭来扭去也挣脱不开。凌维满意的点点头,拿起手电筒就想走。
      
      “这位鬼……”双琼刚说了这个词就觉得不对,赶紧换了一个称呼,“丧尸?”
      
      怎么说怎么觉得不对,双琼还是换了一个正常的称呼,“这位先生,有什么话要说吗?”
      
      疯子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低下头什么都没有表示。
      
      顺利溜回自己的房间,双琼表示这一趟下来实在是太刺激。
      
      “还好我们动作快,不然真的要被那个循声而来的女主人和管家给发现了。”屋子里面的其他三个人都还在沉睡之中,双琼靠在门板上,还是不敢大声说话。
      
      “这位女主人真是了不起的一个人啊。”凌维漫不经心的把刚才捡到的戒指往上抛,又准确无误的接在手里。
      
      “这里面还有东西呢。”双琼趁他再一次往上抛的时候把戒指抢过来一看,发现戒指的内壁另有乾坤。
      
      里面刻了一个玫瑰花的图案,周围环绕着几个数字。
      
      那是双琼在日记上看到的,男女主人第一次约会的日期。
      
      “这个房子也藏了挺多秘密啊。女主人能在那么短的停电时间里面消失不见,应该也是有暗道之类的什么东西吧。”
      
      两人躺在床上,亢奋的神经加上前半夜积攒下来的良好睡眠时间使他们有点睡不着。
      
      双琼抑制住自己翻来覆去的动作,怕被大姐大察觉自己的异常,过了一段时间保持不动,果然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就到了早上,一睁眼隔壁床上的几个男的都爬起来了。
      
      昨天昏过去的大姐大睡眠质量倒是挺好,到了现在双琼摇了四五次才醒了。
      
      花臂大哥见两个女成员醒了,笑着对她们说:“刚刚管家来过了,说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让我们快点下去吃。”
      
      双琼抓紧时间用这里准备的东西简单漱洗之后,和其他人一起下楼,按照昨天安排的位置分别坐好。
      
      女主人已经早早的坐在了上端的主位上,她用锐利的眼神一个个扫过每人的脸庞。
      
      “说!”
      
      “你们昨天有谁去了不该去的地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