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一重地狱 ...

  •   双琼看着仆人抬进来的两张摇摇晃晃的木床,嘴角有点抽搐。
      
      “敢问府上是不是财政严重赤字,贫困潦倒?”她又摸了摸送来的被子,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竟然有些扎手。
      
      堂堂一个豪宅,如此寒碜阴森,什么东西都拿不出来可还行?
      
      管家微笑:“老爷走了以后在外面又成了家,已经很久都没有钱入账了。”
      
      双琼觉得很奇怪,管家不是说女主人小的时候自己都能养活自己,现在怎么就不行了。
      
      难道是豪门生活把她养太好了?但是对于这种女强人来说,这也不太可能。
      
      五人分男女,躺在两张床上。双琼这里边还好,只有两个女孩子。而另外一边三个男的躺在一起简直是挤得要死,连翻身都翻不了。
      
      为了防止有什么意外的情况,故意留了灯没关。
      
      这可真是一个神仙的地方啊,苍蝇嗡嗡的叫,双琼把被子拉过头顶,双眼一闭。
      
      大姐大翻来覆去都睡不着,看到双琼这么快就进入了状态,也是佩服得很。
      
      “这种鬼地方也能睡得着,真是厉害。”
      
      “要不然呢,明天晚上可就要验收完成度了,不好好休息一下怎么能行。”
      
      双琼心理素质极其强大,对于周边的环境多奇怪也不在意,很快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睡到了半夜,她被一声刺耳的尖叫吵醒了。
      
      她旁边的翻来翻去的睡不着的大姐大用颤抖的手指着已经破了半边的窗户,“那里……那里有……”
      
      其他人也纷纷惊醒,立马就被窗外的景象惊到了。
      
      有个人披头散发的趴在窗外,眼白过多的大眼正在注视着屋里。脸上有细小的伤痕,面目狰狞的很。
      
      最最重要的是,他的脖子一直都是歪着的,诡异不自然的往一边倒。
      
      因为,他的脖子被砍断了,只剩一点点皮肉勉勉强强的连接。身上衣服溅满了鲜血,不自然的分布着。
      
      注意到里面的人正在看他,跟疯子一样趴窗子的男人举起拳头,一声一声地敲打着本来就破了半边的玻璃。
      
      “啪、啪、啪……”一声更比一声大,男人手上带了一个松松垮垮的环状金属戒指,敲打玻璃的声音里带着指甲抓黑板的奇异音效,更是令人毛骨悚然。
      
      双琼毫不怀疑再过一分钟,这扇窗子就被他砸坏了。
      
      她麻溜的下床、穿鞋,走到窗前与那个人对视,“有何贵干?”
      
      大姐大看到她的举动,人都晕倒在床上,这样把她前半夜睡着的觉都补回来也好。
      
      披头散发的男人嘴里反复重复一句话,声音虽然不大,但在这种寂静的夜里足以让屋里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给我去死!去死!”
      
      “屋子里的人都该死!”
      
      嘶哑的怒吼,击打在每一个人的身上。
      
      “哦,知道了。”双琼一脸淡定,和他靠的最近却没有害怕的意思。她打开窗子的插栓,一幅欢迎你的架势。
      
      花臂大哥吓得乱叫,“你你你!你在干什么?”
      
      “快关窗!”嘴贱男孩的嗓子这会都要喊破音了,“你不要命,我还要命!”
      
      “打开窗也好。”休闲装男子和旁边的两人反应截然不同,以手枕头,“来者皆是客嘛。”
      
      “是啊。”双琼罕见的附和了他的话。她打开窗子,外开的窗面把男子给推了下二楼。
      
      “这不就好了。”休闲装男子笑道。
      
      “窗台上面又不好站,把窗往外一推不就掉下去了。”
      
      听到休闲装男子的补充说明,花臂大哥把自己脸上的冷汗擦干净,“那……那就好。”
      
      经过男子这么一吓,花臂大哥和嘴贱男孩受到的惊吓可一点都没少,原本睡不□□稳的两人很快就鼾声如雷,与周公友好相处了。
      
      双琼这会却有点睡不着,刚刚她走到那个疯子旁边的时候,明显看到了他砸窗时动作那么激烈却并没有影子。
      
      他的表情急切多过疯狂,好像是想告诉自己什么东西而不是要来害人的。
      
      休闲装男子也没睡,走到双琼旁边拍了拍她的肩膀,“长夜漫漫,不如我们趁他们睡着了做点有意思的事情吧。”
      
      双琼看出来了他的意思,微微挑眉,“好啊。”
      
      “不过你就不怕我拖你后腿吗?”
      
      面对双琼的反问,休闲装不以为然指着嘴贱男孩,“他在下面摸到的手是你的,再加上刚刚你推窗的举动。”
      
      “我觉得你是一个很好的队友。”
      
      他也不知道哪里翻出来一个快要没电的手电筒,试了试亮度,“应该能再撑一会儿吧。”
      
      他打开大门,破烂木门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他转身看着身后跃跃欲试的双琼,“来吧,睡不着在外面转转也是件好事。”
      
      外面走廊上留的灯光明明灭灭,为了节省电源,休闲装男子的手电筒也没开,两个人在昏暗的走廊上行走,竟然也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那个……”双琼正想问他准备去哪逛,后来想起来来到这关这么久,自己和其他几个人根本就没有互通过个人信息,这位休闲装男子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我叫凌维。”休闲装男子非常善解人意的说道。
      
      “凌维?”双琼念了一遍他的名字,总觉得十分耳熟,像在哪里听过似的。
      
      两人交换了名字以后,态度也熟络起来。凌维盯着比自己矮一个多头的双琼,要不是刚刚的亲眼所见,他还真的不敢相信看起来娇娇小小的她敢走到脖子都被砍断半边的人旁边说出“有何贵干”这种话。
      
      要知道自己旁边那个花臂大哥看到那个疯人用被子把自己捂的跟个球一样,就留两只眼睛在外面都吓得半死。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问双琼,“你为什么会选择到这里来?”
      
      在他的印象里,只有那种极端追求刺激的推理爱好者,或是极度自负的人才会选择进入这个游戏。
      
      九重地狱一共九关,游戏挑战者只要能全部通过,就能拿到一千万元。
      
      就算成功率实在太感人,但还是有无数的人前仆后继,哪怕失败了是现实游戏一起死去也想来。
      
      金钱的诱惑无限大啊。
      
      “当然是因为穷啊 。”双琼甩了甩扎在后脑勺的高马尾,丝毫不觉得这个原因有什么不对。
      
      “我爸喜欢跟人家赌钱,家底都被赔光了,我口袋就跟脸一样干净,索性就来这里。”
      
      “假如赢了就可以凭着这么多钱远走高飞,输了呢,反正也穷得只剩下这条命了,没了就没了。”
      
      凌维看着双琼,感觉她好像是在说另外一个人不干紧要的事。迫不得已来到这里的她,一定心里不好受吧。
      
      “那你呢。”双琼猫儿一样的眼睛上上下下都把凌维仔细地打量了一遍。
      
      “你可不像是像我这种穷人。”
      
      的确如此,凌维的周身气度就不像一个小门小户里就能养得出来的。双琼这话可谓是一针见血。
      
      凌维陷入思考和回忆中,“我只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在走廊的拐角处传来有人走动声音。两人对视一眼,找了一个视觉死角躲了起来。
      
      双琼发现自己以前的那么嫌弃这个破破烂烂的豪宅想法是错误的,这种视线死角地方这么多、这么好藏踪迹的地方对现在的自己真的不能太友好。
      
      双琼和凌维藏在一个高的立柜后面,头上的那盏灯泡又恰好是坏的。
      
      那个在走动的人身影也露了出来,是女主人。
      
      她穿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在地板上发出“哒哒”清晰响亮的脚步声。
      
      在餐桌上消失不见的女主人一步步走向双琼这个方向,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在离藏身的立柜几步之遥的地方,她停了下来,尖锐的声音快要划破双琼的耳膜,“快出来吧。”
      
      “你不出来,我就过去了。”
      
      回应她的是长期的沉默。双琼一动不动,凌维也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有本事你就过来啊。双琼握紧从餐桌上藏起的牛排刀,女主人要是过来就和她拼命。
      
      守关者说的通关要求是“匡扶正义”,但是双琼下意识觉得这个女主人并不像什么好东西。
      
      女主人没有说话,而是站在不远处耐心的等待。
      
      “咔哒”一声门开锁的声音,双琼旁边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管家的声音传了出来。
      
      “夫人。”
      
      “被那群客人推下去的那个死人你处理好了吗?”
      
      管家沉默片刻,“处理好了。”
      
      “他总是喜欢从棺材里自己爬出来,真是难办的很。”
      
      “那群年轻人好忽悠的很,明天再引导一下让他们再好好对付他。”女主人轻蔑的笑了一声。
      
      “是。”管家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你跟我去把他抬回棺材里吧,要是明天早上那些人起来看出来什么问题可不好。”
      
      高跟鞋和皮鞋两股声音渐渐由清晰转为微弱,双琼把头伸出去看了一眼,人已经不见了。
      
      楼下的大门也发出了被钥匙开门而发出的碰撞声。
      
      “既然女主人已经走了,那我们就去……”凌维从立柜后的阴影走出来,似乎意有所指。
      
      “我也是这么想的。”
      
      双琼狡黠一笑,“她就穿了个睡衣,身上什么口袋也没有,不会锁门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6-07 10:25:30~2020-06-08 11:42: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姜不吃葱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