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医院 ...

  •   “我不是傻子!”小男孩拽着时迁的衣角,对着霍煜吼道。
      
      霍煜一把拽开了小男孩,把他往旁边推了推,孩子摔倒在土堆里,自顾自地哭了起来,哭声震天动地。
      
      时迁想要去把孩子扶起来,霍煜却狠狠地拽着时迁的手,把她拉回了家里。
      
      关上门后,时迁有些生气了,她恼怒地问:“你推他干什么?那是个孩子。”
      
      “孩子吗?”霍煜的呼吸有些急促。
      
      时迁觉得霍煜的语气有些不对,她对上霍煜的眼睛,发现他眼里布满了血丝,仿佛下一刻就要裂开一般,与平时温柔的神色大相径庭。
      
      她试探地轻声叫了叫他:“霍煜?”
      
      “对不起。”霍煜缓了缓神,放轻声音说:“我不该发脾气,不该推那个孩子,不该拽你。”他看向时迁的手:“疼不疼?”
      
      时迁摇了摇头:“没事。”她觉得霍煜可能是累了:“早点休息吧。”她说。
      
      霍煜点了点头,两个人最终不欢而散。
      
      因为爷爷晚上要照顾外婆,所以他们两个人要睡在一间,而这个房子只有两间屋,所以时迁被迫和霍煜睡在一张床上。
      
      时迁睡到半夜突然觉得有些冷,她伸出手想拽一拽被子,却发现自己身旁是空的。
      
      她猛地坐了起来,努力睁了睁眼睛,发现黑暗中只有自己一个人,霍煜早就不见了人影。
      
      时迁摸了摸霍煜躺的位置。
      
      冰凉……说明人早就离开了。
      
      她突然感到有些害怕,窗外是一望无际的黑暗,眼前除了几只蚊子,没有一点生命的痕迹,时迁攥紧了被子,轻轻咬住了下唇。
      
      可能是去上厕所了……上厕所了……
      
      时迁这样安慰自己。
      
      她缓缓攥着被子躺下,把头蒙了起来。
      
      时迁想要躺着等霍煜一会儿,但不知道怎么,高度紧张的神经却在一瞬间突然放松,她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翌日,清晨。
      
      时迁的生物中一向准时,她不知道自己昨晚怎么就睡着了,她踩着拖鞋下了床,却发现爷爷坐在门口的马扎上,手里拿着几块玻璃碎片,在研究着什么。
      
      时迁有些奇怪地走了上去,伸了个懒腰,问道:“爷爷,手里拿的什么?”
      
      “哦呦。”爷爷被吓了一跳,回过头:“明明昨儿还好好的,今早上玻璃咋就碎了呢……”
      
      “玻璃?”时迁像是被提醒了一般:“是镜子吗?”
      
      “你咋知道?”爷爷还在拼手里的玻璃碎片,听到这句话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头看着时迁。
      
      时迁不知道为什么,爷爷在刚才说玻璃的那一瞬间,就想到了自己家里破裂的镜子,而刚听爷爷的反应,好像破裂的也是面镜子。
      
      是巧合吗……时迁把两件事情串联在一起,发现碎镜子的这两天,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如果非要说多了点什么,那只能是——
      
      “爷爷早安。”霍煜手里提着菜,走进了大门,在看到时迁的一刹那眼角荡漾开笑意:“早安学姐。”
      
      可能是想多了吧。
      
      时迁知道自己不该疑神疑鬼,而最近发生的事情,却不得不让她往这方面想。
      
      可霍煜只是个高中的普通男生,又怎么会跟这些事情有关系呢?
      
      时迁怀疑自己灵异小说看多了,她把这件事暂时抛到了脑后,在爷爷一声又一声的表扬霍煜声中,拿起袋子里的菜帮忙洗了起来。
      
      “今天要带她去医院。”饭后,爷爷对着两个人说:“我一个人的时候腿脚不方便,医生说了,中风的人最好不要随意移动,但是现在有小煜帮着,我还是想带你奶奶去大医院看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爷爷对霍煜的称呼已经变成了“小煜”,显得十分亲密,就像认识了好久一样。
      
      霍煜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在床上躺着睡觉的奶奶:“今天就去吗?”
      
      “今天不是周末,人少,不用排号。”爷爷随口说道:“小煜今天有事?”
      
      “不。”霍煜看向爷爷,对他笑了笑:“没有,我帮您带奶奶去医院。”
      
      的确如爷爷所说,医院的人不算少,但跟周末比起来,已经算少了很多了。
      
      他们不敢带着奶奶坐大巴,只好租了辆车,带他们来县城的医院。
      
      “我先去挂号。”霍煜帮他们把奶奶扶到椅子上坐下,他站起来,朝着挂号窗口走了过去。
      
      这是家综合医院,上到偏袒中风,下到感冒发烧,都在这一家医院看病。
      
      几个跟外婆年龄差不多大的奶奶,坐在轮椅上,被自己的儿女推着,眼神空洞迷离,像是得了阿尔兹海默症。
      
      一个人究竟要熬过什么,才能健健康康地直到死去。
      
      时迁之前总以为快乐地活着很难,但她现在发现,原来健康地活到老,更难。
      
      医生安排了奶奶住院。
      
      时迁和霍煜走出了病房,留爷爷和奶奶自己在屋里。
      
      “霍煜,谢谢你。”时迁关上房门,第一次郑重地对霍煜说出了她一直想说的话。
      
      “真俗。”霍煜摸了摸她的头,对这句“谢谢”十分嫌弃的样子,过了半晌,霍煜突然问:“时迁,问你个事。”
      
      时迁看向他,她知道霍煜平时喜欢叫她学姐,这么突然一下子叫名字,她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如果现在可以让你选择,你最想让什么变好?”霍煜问。
      
      时迁想都没想就答道:“当然是外婆的病能好了。”
      
      “没有比这个还重要的吗?”
      
      “目前没有。”时迁想了想:“我真的很希望奶奶的病能好。”
      
      霍煜抿了抿唇,浓密的睫毛却也挡不住他眼里有些落寞的神情,时迁发现他把下嘴唇咬的有些发白了,才出声制止:“去买饭吧。”她说。
      
      霍煜闭上了眼,过了片刻后又睁开,而此刻他眼里的落寞却被笑意取代,仿佛刚才的神情只是时迁的错觉。
      
      “走吧。”霍煜笑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